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我流氓我骄傲
    苏北拿起手机看了看,是个陌生号码。

    只不过,是南希市本地的。

    苏北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该不是苏暖已经回家,去告状了。

    她那对奇葩的父母,来向她兴师问罪吧!

    苏北想了想,最后还是接通了电话。

    “苏北,你给我滚回来!”

    苏北将手机微微移开耳朵。

    看吧,她就知道,自己猜测的,肯定没错!

    这不,告状的人,非常厉害啊!

    一开口,自己就被骂的狗血淋头。

    她不冷不热的开口,没有丝毫的愤怒。

    “请问你是谁啊?”

    “苏北,你这个不孝女,连你爸的声音都听不出来,这些年,你姑姑是怎么教育你的!你现在都敢动手打你妹妹了,你的家教去哪里了?”

    苏北深吸了一口气,她努力挤出一丝微笑。

    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欢快点。

    “是啊,您也知道,我的家教没了,但是您不想想,我一个没家的人,何来家教一说。

    至于我姑姑是如何教育我的,就不劳您费心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苏北说完,立马挂了电话。

    她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将自己心里,那点小小的委屈,武力镇压!

    有什么好委屈的,他们根本就不是你的父母!

    手机一个劲的响,苏北索性关机。

    苏北看了一上午剧本,下午又去见了国内的几位导演。

    以前她带的艺人,也演过国内的一些片子,她跟国内的几个名导,之前也打过交道。

    只不过,现在想要在国内发展,还是要先跟他们熟络起来。

    忙碌了一下午。

    苏北晚上回家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累得心神疲惫。

    似乎又回到了在美国的时候。

    为了不依靠姑姑的资助,她努力拼命的工作,每天都在透支自己的身体。

    每次回家,她都累得倒头就睡。

    只不过,她有两个宝贝,就算是吃再多的苦,她也甘之如饴。

    她的宝贝,没有爹地不要紧。

    可是,她会将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他们。

    她绝对不会,让自己身上发生的悲剧。

    在自己的孩子身上,重演一遍。

    苏北走到门口,拿出钥匙,开门。

    谁知道,她刚转了一下,门就开了。

    苏北有些诧异。

    路南已经回来了?

    她推门进去,整个房间里一片漆烟。

    苏北有点郁闷。

    不应该啊,既然他回来了,就应该开着灯啊。

    难不成,这个点,路南就已经睡下了。

    苏北摸索着去开灯,烟暗中,她的手,猛地一把被人抓住。

    苏北瞬间惊呼一声。

    “啊!”

    她的嘴,立马被人捂住。

    苏北惊恐起来,对方该不会是入室抢劫的,她赶了个正着吧!

    她张嘴,想要去咬对方的手。

    谁知道,对方声音中带着一丝愠怒。

    “苏北,你属狗的啊!”

    听到声音,苏北立马镇定下来。

    是路南的声音。

    她有点生气,又有点无语。

    她伸手将路南推开。

    “路南,你神经病啊!大晚上的你不开灯,装鬼吓人啊!”

    路南听到她的呼吸急促,知道她刚才肯定被吓到了。

    然看不见她的脸。

    但是,他脑子里,似乎都能勾勒出,她生气的样子和神情。

    想着想着,他竟然低声,痴痴的笑出来。

    苏北有点生气,伸手又要去开灯。

    她一边辨识方向,一边开口。

    “路南,你是不是真的有病啊,你笑什么啊,大晚上怪吓人的。

    如果有病你就去医院,千万不要传染给……”

    她的“我”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路南一把拽过去。

    烟暗中,苏北依稀感觉到,自己撞到一个温热的胸膛。

    她的小脸有点通红,这个男人,今天发什么神经。

    上午的时候,在电梯里,还跟她吵得不可开交,现在又变得这般捉摸不透。

    他这阴晴不定的性格,十有**都是人格分裂。

    她伸手想要推开路南,却被路南越抱越紧。

    苏北怒了。

    “路南,你放开我!你脑子是不是有坑!”

    路南竟然低声说道。

    “是啊,我脑子是有坑,坑里有你!”

    苏北被这措不及防的,疑似表白的话,闹了个大红脸。

    幸亏现在是晚上,路南看不清楚她的神情。

    她忍不住伸手掐了掐自己,让她冷静下来。

    “路南,我已经很累了,你能放开我吗?”

    路南不理会。

    苏北再次强调,“我真的很累了,我要回去睡觉!”

    路南有点固执的抱住苏北。

    他其实也很纳闷,估计是这两天跟苏北相处久了。

    今天谈生意的时候,他脑海里,一直浮现出苏北这张倔强的小脸,怎么赶都赶不走。

    所以,谈完生意,他就直接回了公寓。

    但是,他等了两个多小时,都不见苏北回来。

    他心里顿时有点闷闷的,很不开心。

    他有点孩子气的抱着苏北。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是anne?”

    苏北无语。

    “因为我本来就是anne,麻烦你能不能问点高智商的问题!ok?”

    路南摇头。

    “不能,你不是苏家的千金小姐吗?你的生活不应该是锦衣玉食,高高在上的吗?你为什么还要自己去娱乐圈闯荡。

    我可是听说,金牌经纪人anne,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位置,付出的,远比一般人想象的多!”

    苏北一脸中肯的看着路南。

    尽管她知道,路南根本看不见自己的表情。

    “你说对了!我为了走到今天这一步,付出的一切,远比常人想象的多,可是,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

    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路总不是比我更清楚这一点吗?而且,道听途说的事情,路总也能当真,是不是太可笑了点!”

    路南慢慢放开苏北。

    烟暗中,他的眼睛里,折射出一丝淡淡的光。

    “是啊,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但是,我对事情的判断,一向都是很准的,唯独在你这件事上,我预料错了!”

    苏北冷哼了一声,快速的走到墙边,将灯打开。

    突如其来的明亮,让两个人都有点不适应。

    苏北伸手遮挡了一下灯光,等眼睛适应了,才慢慢拿开手。

    路南穿着一身灰色的居家服,看起来非常的舒适惬意。

    苏北突然想到,自己在美国的时候,听到的传言。

    都说盛世集团总裁,神秘诡异,疾病缠身,苦苦支撑着盛世集团。

    可是,她也没有想到。

    路南不仅与传言相悖,更是令她大跌眼镜。

    说实话,路南绝对属于霸道腹烟,英俊迷人的一款。

    苏北见过的男人中,比他更出色的男人,真的找不出来。

    当然,他的脾气太臭了!

    如果他能改掉他的臭脾气,应该可以再加很多分。

    她突然有点好奇的看着路南。

    “外界不都传言,你神秘诡异,疾病缠身吗?

    我当时还以为,你这么神秘,不是长得太丑,就是快死了,谁知道,你长得还不赖,看起来也蛮生龙活虎的!”

    路南突然笑的阴测测。

    “这么说,你以前是这样想我的?”

    苏北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

    “不是我那样想你的,是外界都那样传言的!”

    她干笑了一声,不自然的说道。

    “你也知道,传言这东西,有时候,并不可信……”

    路南挑了挑眉,一步步逼近。

    “哦……是这样吗?”

    苏北有点害怕他这个样子,她向后退了两步。

    “可不是嘛,我说的可都是实话!”

    路南笑不达眼底,他的神情有点暧昧。

    “那我今天,就破了这个谣言,你觉得如何?我长得丑不丑,你只要不是瞎子,估计都能看出来。

    至于我是不是疾病缠身,我们完全可以上床试试,其实……我体力还不错。”

    苏北瞬间被他闹了个大红脸。

    在明亮的灯光下,她的小脸,红的像个苹果。

    她嗔怒又害羞,看着路南,生气的说道。

    “路南,你白天看着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没想到,你晚上简直就是一流氓!”

    路南笑的越发暧昧,他的嘴角都翘起来了。

    “哦……听你的意思,我以前对你流氓过?”

    苏北气结,她结结巴巴的开口。

    “路南……没……没……没想到,你这么无耻!”

    路南笑。

    “其实,在床上,我还有更无耻的呢!难不成你希望我在床上,还保持着正人君子的模样?”

    路南还故意做出吃惊状。

    苏北被路南气的差点晕过去。

    路南竟然调戏她!

    她捂着胸口,生气的瞪着路南。

    “路南,你个流氓,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呢!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路南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约定啊!我忘了,再说,既然是夫妻,哪有不履行夫妻义务的,我要是上法庭,法官都不能判我有罪!”

    苏北彻底无语,这个男人,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呢!

    她已经被气的词穷了,只会说一句。

    “路南,你个流氓!”

    路南勾唇,走近苏北,将她抵在墙上。

    他的嘴唇,轻轻划过苏北的耳尖。

    苏北顿时觉得,一股电流流遍全身,酥酥麻麻的。

    她浑身一僵,只听见路南轻声低语。

    “我流氓,我骄傲,我为祖国做贡献!”

    苏北懵逼了一秒,竟然憋出一句。

    “什么贡献?”

    “繁衍下一代啊!”

    路南说的理所当然,苏北瞬间脸红的像柿子。

    她一把推开路南,向着浴室冲过去。

    路南笑的不亦乐乎。

    苏北心里慌了,乱了。

    路南变了。

    这样的路南,变得让她措不及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