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意外的吻
    路南挂了电话,就开车回家。

    刘总一脸可惜,无奈的摇摇头。

    苏暖急切的看着他。

    “刘叔叔,怎么了?路总他这是不回来了吗?”

    刘总点点头。

    “路总说他有事,先走一步!”

    苏暖的脸上,立马闪过一抹失望的神色。

    她想了想,翻了翻手机,煞有其事的开口。

    “刘叔叔,我也临时有个通告,就不能陪你了,你先玩啊!”

    苏暖说完,不给刘总任何说话的机会,起身就走。

    刘总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一愣一愣的。

    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影。

    刘总忍不住在心里意淫。

    这个小浪蹄子,平日里就知道媚眼勾人。

    现在遇见一个喜欢的男人,立马撒腿就跑,可真是够骚的!

    ……

    路南回到家里,发现一片漆烟。

    他忍不住皱眉。

    不应该啊!

    一下午的时间,就算是用走的,苏北也应该走回家了。

    难不成,她真的出了什么事?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苏北那张倔强的小脸。

    她对着自己的时候,张牙舞爪的动作和神情,让他微微一怔。

    他立马摇摇头。

    自己什么时候,对刚认识的陌生人,这么关心了。

    诚然,她是路家大少奶奶。

    可是,那也只是挂名的而已。

    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路南立马脱下外套,向着浴室走去。

    喷头的水,刷刷刷流下来,冲在路南的脸上。

    他伸手将温度调低,这才感觉大脑慢慢清晰。

    客厅里。

    路南的手机,一个劲的响个不停。

    上面不断的闪动着云帆两个字。

    云帆想着。

    谈了一下午的生意,总裁这会应该闲了吧。

    可是,他打了半天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云帆站在二楼的阳台上。

    他有气无力的看着手机。

    整整一天时间了。

    他想告诉老大一件事,怎么就这么困难呢?

    他低头想了想,干脆编辑一条短信,给老大说一声得了。

    说干就干,他立马打开短信,开始打字。

    他刚写了一句。

    “路总,今天我一直想跟你说一件事,您跟苏北小姐结婚的时候,是我代替你去迎亲的。

    所以,我对苏北小姐,印象挺深刻的……”

    他这样写了之后,发现有点不对劲。

    说的他好像对苏北记忆深刻,有什么意思一样。

    就算是路南不喜欢苏北,他们都是名义上的夫妻。

    他要是这样发过去,路南心里肯定会吃味。

    他想了想,又把编辑好的内容删掉。

    他有点烦躁的揉揉头发,究竟该怎么写,才能让老大觉得合情合理,又不失分寸呢?

    他一只手拿着手机,刚想继续编辑短信。

    谁知道,他一个没拿好,手机直接从手里滑出去。

    他眼睁睁的看着,手机从二楼掉到一楼的水泥地上,发出一声剧烈的响声。

    云帆瞬间傻眼了。

    不是吧!

    老天爷这是有多不愿意,自己告诉老大,这件事情呢!

    手机是无辜的啊!

    怎么能这样壮烈牺牲了!

    他干瞪眼了半天,快速跑下楼去捡手机。

    路南洗完澡出来,随手拿起手机。

    上面有三个未接来电,全都是云帆打过来的。

    他微微皱眉。

    云帆今天三番五次的找他,莫非是有什么大事?

    他想了想,拿起手机,给云帆打过去。

    手机中播放着机械化的女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手机已关机,sorry……”

    路南烦躁的将手机挂断。

    云帆这家伙,找了自己一天,现在居然玩消失!

    他想了想,再次拨号,锲而不舍的打过去。

    手机中,依旧提示,对方关机的声音。

    路南将手机扔在沙发上,随意的坐在旁边。

    他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自己将苏北推下车时,她脸上吃惊又无辜的神情。

    她当时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路南想着想着,感觉又把自己绕进去了。

    他猛地摇摇头。

    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

    怎么不断的想起那个女人!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不行!

    他的干点别的事情,转移一下注意力!

    想到这里,路南起身,打算去书房看文件。

    他刚站起来,就听见开门声。

    那一刻。

    路南承认,自己的心跳竟然诡异的停止了。

    他大气都不敢出,等着门外进来的人。

    听着钥匙响动的声音。

    门被从外面打开。

    路南瞪着眼睛,浑身僵硬的看着站在门外的人。

    苏北一脸的灰土,双眼呆呆的看着路南,脸上还流着汗渍。

    她看起来像是没气的气球一样。

    眼睛里,早已没了早上的神采。

    她身上的淡蓝色职业装,早已沾满了灰尘,就像是从工地上回来的农民工一样。

    她光着脚丫子,脚上血和土混合在一起,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她一手提着高跟鞋,一手提着一个塑料袋。

    整个人,看起来狼狈至极。

    她面无表情的看了路南一眼,就像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布娃娃一样,直直的向着房间里走进来。

    她什么都没有说。

    但是,路南却觉得,这是一种无声的控诉。

    看着她的模样,他就能想象到。

    她今天究竟受了多少苦。

    不知怎么地,他的心脏就狠狠地疼了一下。

    路南僵硬的看着苏北,甚至忘记自己究竟要干什么。

    苏北将手里的鞋扔在门旁边,目不斜视的走向沙发。

    她随手将手里的塑料袋扔在茶几上。

    然后,她看都没有看路南,直接走向浴室。

    听见浴室传来刷刷刷的流水声,路南才缓过神。

    他心里五味陈杂。

    苏北的样子,让他心里止不住的难受。

    他突然有点懊恼,为什么今天,要将苏北扔在那么偏远的地方。

    他转身,看着浴室的方向。

    心有点累,有点丝丝的疼。

    说到底,苏北也只是个女孩子而已。

    路南坐在沙发上,像是在等着什么一样。

    他想了想,随手将苏北扔在茶几上的袋子打开。

    看到东西的一瞬间,他就愣住了。

    跌打药!

    她受伤了?

    自己竟然没有看出来!

    苏北从浴室走出来。

    身上的尘土洗干净,她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多了。

    可是,当路南的目光下移的时候,就说不出话了。

    苏北的脚上,全是划破的痕迹,脚后跟上,还冒着血。

    路南有点傻眼,他完全没有伤害苏北的意思。

    就算是不希望她在外面,公开自己的身份。

    可是,他也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

    既已冠上路姓,那也算是半个路家人!

    苏北压根不理会路南怎么想。

    她直接越过路南,将他当成了空气一般。

    她坐在沙发上,打开跌打药。

    空气中,顿时散发着一种怪怪的药味。

    苏北微微蹙眉,拿起跌打药,向着脚腕抹去。

    路南的目光斜视。

    她的脚崴了吗?

    看着她吃力的样子,路南有点于心不忍。

    可是,他又不愿意承认自己错了。

    他在心里狠狠地鄙视自己。

    他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容易心软了!

    最后,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苏北根本不会照顾自己,她就连抹个药,也抹不对地方。

    而且,她总是不经意间,就将自己弄疼。

    看着她每次伸手抹药,都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路南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他直接坐过去,坐在苏北旁边。

    他隐约能闻到,她身上清淡的气息。

    很好闻,感觉非常的舒服。

    他伸手,一把将药从苏北手里拿过来。

    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他嘴里还自言自语。

    “简直笨死了!”

    苏北本来还能装作若无其事。

    可是,路南今天将她扔在郊区,就那么扬长而去了。

    偏偏,她手机又没了信号。

    一路走回来。

    因为穿着高跟鞋,走了那么远的路,她被太阳热的恍恍惚惚,一个没注意,竟然栽到地上。

    最后弄得,衣服上全是灰土不说,就连脚都崴了。

    实在疼的难以忍受,她才脱掉鞋子,光着脚走回来。

    不得不说,回国后,她就像是霉运缠身一般,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心。

    现在,这个罪魁祸首的源头。

    他把自己害成这样,竟然还这般理直气壮的说自己笨!

    她真的不想跟路南吵架,她今天累得连句话都不想说。

    可是,路南竟然还这样刺激她。

    苏北瞬间就发怒了。

    她一把将药膏从路南手里夺过来。

    她的眸子里,燃烧着熊熊怒火。

    “路南,我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你害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笨!

    再说,你也不用假惺惺的,不需要你黄鼠狼给鸡拜年!”

    路南看在她受伤的份上,不想跟她计较。

    “苏北,我今天也不想跟你争论谁对谁错,你把药拿过来,我什么都不说!”

    苏北被他气得头顶冒烟儿。

    “路南,你这么自以为是的样子,是谁教你的,你又不是我大爷,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看着苏北喋喋不休的小嘴。

    路南有点气闷。

    可是,看着她气得小脸通红,还这般倔强,不肯说一句服软的话。

    他的心里,突然微微一动。

    他脑子一热,一手拉住苏北,一手捧着她的小脸,就吻上去了。

    一秒,两秒,三秒……

    苏北震惊的看着路南,直到她彻底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嘴上温凉的触觉。

    她才意识到,自己被吻了!

    而且,亲的她的人,还是口口声声嫌弃她,一直不断给她找事的路南。

    苏北猛的回过神,一把推开路南。

    看着路南眼睛里,带着一丝疑似柔情的光芒。

    苏北声音卡在喉咙里,突然就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