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就当这婚没结
    房间的门被推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纯手工定制的意大利皮鞋。

    鞋头蹭烟发亮,似乎能照出人来。

    苏北的眼睛缓缓上抬,看到一个清隽干练的男子。

    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开口说道:“苏小姐,你好,我是路总的助理云帆,他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由我代替他来迎亲。”

    苏北瞬间嘲讽的笑出声。

    她是代替出嫁,对方是找人代替迎亲,简直就是绝配啊!

    既然是代替迎亲,苏暖也不想为难对方。

    她缓缓的站起来,面无表情的开口:“那就走吧!”

    云帆微微有点诧异。

    他本来以为,自己来迎亲,这是对对方极大的不尊重,一般人的话,肯定会大吵大闹,甚至歇斯底里的拒嫁。

    可是,对方平静的好像一滩死水,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只不过,苏北既然说了走,那他也没有必要没事找事。

    云帆主动在前面引路,直到将苏北送进婚车里。

    一整天的时间,苏北都是一种郁闷又沉闷的心情。

    原因很简单。

    虽然是替嫁,但是,你见过有人结婚,只有新娘一个人在场的吗?

    而且,结婚的形式,还是传统的拜天地。

    她到了路家之后,就被换上了红盖头,红喜服。

    苏北在红盖头下,被捂了整整一天,她就像是个牵线木偶一样,任人拉着走。

    折腾了整整一天,苏北已经累的骨头都快要散架的时候,一切仪式才结束,她被送入了喜房。

    苏北回想这一天的经历,心里有点无语的发慌。

    这样的婚礼,就像是某种祭奠仪式,根本感觉不到丝毫的喜庆。

    看着布置暗红沉闷的房间,苏北的心里,沉沉的,就像是灌了铅一样,压抑的有点喘不上气。

    她在房间里坐了大概有两个小时,这才听见,房间外面,似乎有脚步声靠近。

    一步一步,似乎每一步都踏在苏北的心上。

    苏北的身体微微动了动,她伸手将盖头拿过来,重新盖在头上。

    就在她盖好盖头的瞬间,房门就被打开。

    男子的脚步声,缓缓靠近。

    苏北低着头,看见男子的皮鞋和西装裤,缓缓靠近。

    她的心微微紧了紧,原本想好的台词,突然有点说不出来。

    她通过今天的具体观察,好像这位传说中的路总,并不想结婚。

    既然这样的话,她何不跟他达成协议,就当这婚没结呢!

    只不过,她还是先沉默,观望一下对方的态度吧!

    路南看着眼前这个,被红盖头捂得严严实实的女人,心里无语到极致。

    奶奶也真是的,结婚就结婚吧,竟然还搞这一套。

    这哪里是婚礼,明明是祭祀现场嘛!

    只不过,今天上午之后,西西的病情,好像真的有所好转。

    既然这样的话,那他就暂且忍受一下,坐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男子沙哑的声音,在房间里缓缓响起,苏暖的心,微微一紧。

    “盖头你自己取吧,带着那个,难不成还等着我帮你!”

    听着男子淡漠的语气,带着丝丝的冷漠和疏离。

    苏北微微一愣,这个声音,似乎有点熟悉。

    只不过,这个男人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要不是最后离开房间的人,告诉自己,盖头千万不能自己取,她才懒得取下来,又盖上去呢!

    想到这里,苏北毫不犹豫的伸手,直接将盖头取下来。

    苏北取下盖头的那一刻,目光直直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那一刻,苏北愣住了。

    是他!机场遇见的那个男人!

    “是你!”她惊呼出声。

    路南也愣住了,他的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

    五年前,他被明森集团的人设计,喝了药酒,和一个陌生女人上了床。

    当时,他差一点就找到那个女人,没想到,最终还是迟了一步。

    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当年那个女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这五年的时间,他基本都在开拓盛世集团的海外市场,很少待在国内。

    竟然还会有人认识他?

    “你认识我?”路南的声音,冰凉如水。

    苏暖差点就脱口而出,我们不是在机场见过吗?

    可是,一看见路南阴沉的神情,她最终还是讪讪的闭嘴了。

    路南向前一步,猛地捏住苏北的下巴,冷冷的开口:“女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更别以为,你是苏家千金,就可以在我这里,为所欲为!”

    “说!你是不是认识我?”路南加重了语气。

    苏北凉凉的看了他一眼,不屑的开口:“你想多了,我对你,没兴趣,没想法,更没有想要去挑战你的耐心,大哥,我的时间很宝贵的!”

    说完,她使劲甩开路南的手,继续说道:“既然你这么不想结婚,你何必还跑进来羞辱我呢!你是不是有精神病,有病你去医院,我没药!”

    路南神情阴鸷,瞬间宛如魔鬼,他一把将苏北推到在床上,凶狠的看着她:“你竟然敢拐着弯骂我?”

    苏北冷哼了一声:“骂你错了吗?你既然不愿意,干嘛还让我受了一天的白眼,晚上等这么久!”

    路南危险的看了她一眼,倏地从她身上起来,冷冷的开口:“对!如果不是家里的意见,我根本不想娶你!”

    苏北无所谓的撇撇嘴:“那正好啊!反正我也不想嫁给你。既然你不愿娶,我不愿嫁,我们都是受外界条件所迫,我们何不达成协议,互不干扰,就当这婚没结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