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3章 十年的鸿沟
    欧阳清凌看着叶墨笙幽深的眸子,她平静的开口:“是,你说的没错,你的确有病!欧阳清凌死了,你不要再抱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了,你觉得人死还能复生吗?况且,她现在只有骨灰了,就算是你想保存个尸体,怕是也不可能了!”

    叶墨笙嗤笑:“你是觉得我有保存尸体的癖好吗?”

    欧阳清凌皱了皱眉:“我只是随口一说,你要怎么想,那是你的事情,我无权干涉,我也左右不了你的思想!”

    叶墨笙的目光,从欧阳清凌的脸上移开,盯着虚无的地方。

    他说:“loran,你知道吗?正是因为我知道,她现在只有骨灰了,而我见不到她的尸体,证明不了她真的死了,所以,我还是不会相信的!”

    欧阳清凌已经受不了叶墨笙的顽固了:“我说你怎么这么固执呢,她已经死了,她临死前托我回国帮她上诉五年前的案子,还她清白,你懂吗?你现在还不相信,你想看什么,你以为你这样说,她就能活过来吗?”

    欧阳清凌的情绪有点激动,她是真的不明白叶墨笙的思维。

    他现在在这里装什么悲伤,如果他真的在意以前的欧阳清凌,那五年前的案子,就不会以自己杀人结案。

    而且死的人是他的父母,她真的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这么草草结案,对他也没有好处。

    现在他装出一副神情的样子,谁会相信!

    她不断的在心里麻痹着自己,以前的欧阳清凌已经死了,没有人会相信叶墨笙的话。

    叶墨笙看欧阳清凌的情绪有点失控,他背靠着沙发,平静的看着她:“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在为清凌不平吗?我是她的丈夫,我都没有那么激动,你这是干什么呢?”

    欧阳清凌听到叶墨笙的话,她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我激动什么,都的确是在为她打抱不平,你说你是她的丈夫,可是,你真的配当她的丈夫吗?她的丈夫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冤枉!”

    叶墨笙看着欧阳清凌,笑的讽刺:“那你知不知道,她的丈夫,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别的男人带走,不!我说错了,是她的丈夫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跟别的男人离开,留下失去父母的他!你懂我的心情吗?loran,我真的不懂,你有什么立场来指责我,你这个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就是欧阳清凌呢!”

    叶墨笙说完,欧阳清凌的脸色瞬间苍白。

    难道他发现什么了?

    欧阳清凌死死地盯着叶墨笙:“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叶墨笙冷笑:“你听不懂,你听不懂你能说我不配当她的丈夫吗?你既然知道五年前的案子,你又怎么可能听不懂,还是说,清凌在临死前,没有把五年前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诉你!”

    欧阳清凌没想到,她竟然会坐在这里,跟叶墨笙争论这么没有营养的话题。

    她深吸了一口气:“我说叶墨笙叶先生,你真的想多了,我觉得你们分开五年,早已没有了夫妻的情分,而清凌可怜,我站在她的立场说话而已,你说你可不可笑,跟我争论这些,你说的再多,我也不是欧阳清凌,我理解不了你的心情,我也无法理解!”

    叶墨笙直直的看了欧阳清凌五秒,突然转移视线:“对!你说的也是,我们分开五年,在国内的话,这早就就属于离异夫妻了,有些事情,你不懂,我知道五年前,杀人纵火的不是清凌,我也知道这些都是谁做的,我只是在等,等着她回来而已,而且,这中间有些东西,我无法跟你讲,我说了你也不会懂的!”

    欧阳清凌有点着急,叶墨笙竟然知道真相。

    可是,他为什么要让公安这么定案呢!

    欧阳清凌有点着急,是不是叶墨笙手里有什么证据,可以帮助自己翻案。

    想到这里,她迅速的开口:“叶先生,你既然知道事情的真相,为什么五年前不说出来,而且,你所谓的我不理解的东西,你不说,你怎么知道我理解不了!”

    叶墨笙勾唇,讽刺的笑了笑:“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不是欧阳清凌,你只是loran,你只是一个为别人打官司的律师,你有必要知道有些事情背后的故事吗?我想,没必要吧!”

    欧阳清凌心里有些生气。

    她很想知道叶墨笙所谓的原因,可是,她却又不能告诉叶墨笙,她就是欧阳清凌。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憋屈。

    欧阳清凌想了半天,才开口:“既然你觉得有些事情告诉我没有必要,那你跟我说说,当年的真相是什么,可以吗?”

    “我凭什么告诉你!”叶墨笙一边喝酒,一边讽刺的看着欧阳清凌。

    欧阳清凌的神情一变,她冷着脸:“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告诉众人,事情的真相吗?”

    叶墨笙笑了笑:“我隐瞒了五年,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一个外人吗?”

    欧阳清凌有些着急:“可是,你难道就不想为欧阳清凌讨个公道吗?”

    欧阳清凌说完,看着叶墨笙的神情有些复杂,更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期待。

    叶墨笙淡淡的看了欧阳清凌一眼:“我想啊,可是,我更想等到她出现在我面前,再为她讨回公道,我不相信她死了,我说过的,除非是我亲眼看到的,不然,无论多少人告诉我,我都不会相信!”

    欧阳清凌突然有些无力,她没想到,叶墨笙这么固执。

    她深深地看着叶墨笙:“你这样是图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喜欢欧阳清凌呢!”

    叶墨笙的神情明显的一愣:“难道我不喜欢她吗?谁又告诉你,我不喜欢她的!”

    欧阳清凌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明显有些加快。

    她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开口道:“当然是清凌告诉我的,她说了,她喜欢了你十年,刚认识你的五年,你喜欢一个叫水凝烟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也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她也很喜欢那个姑娘,所以,她一直在你们都知道的情况下,默默的喜欢着你,后来,你们终于结婚了,她以为,你们真的可以好好生活了,却没想到,生活带给她的,只有破灭,你觉得她杀了你的父母,跟别的男人离开了,她发生了什么,你也同样一无所知,你们之间,是整整十年的鸿沟,她爱你的时候,你不爱她,眼看着相爱了,结果一切都破灭了,这些都是清凌告诉我的,叶先生,作为一个局外人,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的确不爱她,所以,站在公平的角度,看在她喜欢你这么多年的份上,给她一个清白!”

    叶墨笙很认真的听完欧阳清凌说完话。

    他突然轻笑了一声:“是啊,十年,我们之间整整纠缠了十年,时间这么快,这么久,我都快记不清楚了,可是,我要纠正你刚才的话,我的确是不喜欢她,但是,我爱她,你作为一个局外人,那永远只是局外人,你不懂我的心情,你也只是听她讲故事,并不能切身感受,还有,我依旧坚持我的观点,只要她出现在我面前,我会把真相说出来!”

    欧阳清凌的情绪有些激动:“可是她死了,叶先生,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明白我的意思呢!”

    叶墨笙的情绪却很平淡,他看着欧阳清凌:“你说多少遍,我都不会明白你的意思,因为我不相信她死了!”

    叶墨笙不知道怎么说自己这种感觉,他能感觉到,欧阳清凌还活着,那种感觉不会骗自己。

    可是,他却不能把自己凭借感觉这样的话,说给面前的人听。

    欧阳清凌真的有点崩溃了:“叶先生,我们今天的交谈就在这里吧,我先回去吧,我不想再跟你说话了,我感觉自己很累,你懂吗?而且,这个案子我相信,不用你,我也能上诉成功,我先走了!”

    欧阳清凌说完,就直接站起来,想要向外面走去。

    结果,她刚走了一步,就被人拉住了。

    她猛地回头,脚心不稳,直接跌倒。

    叶墨笙也没有想到,这个loran会这么急,更没想到,她会站不稳。

    欧阳清凌直直的跌倒在叶墨笙的怀里,两个人的鼻尖对着鼻尖,就差接吻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两个人的神情都是懵逼的。

    两秒之后,欧阳清凌就像是触电一般,猛地跳起来。

    她看了一眼叶墨笙,迅速的向着外面跑出去。

    结果,她刚走到包厢门口,手还没有拉到包厢门,就被叶墨笙一声喊住了:“loran,你给我站住!”

    欧阳清凌转身,胸口起伏不定,她看着叶墨笙,止不住的皱眉:“什么事?”

    叶墨笙有些生气:“刚才的事情,我承认是我不对,唐突了,可是我也没有想到,你会站立不稳,还有一件事情,我想问你,你今天晚上的情绪,似乎很不稳定,难道你在法庭上,跟别人对峙的时候,都是这样子不冷静吗?别人说一句话刺激到你,你就是这个态度?不沉着,不冷静,那我作为非专业人士,也说一句我自己的看法,你真的不适合当律师,你现在经手的案子,我觉得你也胜诉不了!”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