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2章 不相信她死了
    三个黑色的身影,把别墅上上下下,翻了遍,却没有找到一个人影。

    其中领头的男人,打电话给南宫瑾:“南宫先生,我们翻遍了整个别墅,都没有找到人!还要继续找吗?”

    南宫瑾忍不住皱起眉头,难不成自己猜错了,宋慧月并没有将人放在别墅里?

    可是,不应该啊,如果人不再别墅里,宋慧月这段时间,不可能哪里都不去,就待在别墅里啊,不符合常理。

    想到这里,南宫瑾继续开口:“这样,你们再仔细找找,看看别墅有没有什么暗门之类的,还有杂物间,储藏室之类的,都要找!”

    属下点了点头:“好的,先生,我们接着找!”

    南宫瑾补充了一句:“记得不要烦乱家里的东西,让宋慧月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如果找不到,说不定还要再次进去!”

    属下赶紧开口:“南宫先生,您放心,我们都带着干净的胶套和手套,不会有什么印记留下来的!”

    南宫瑾这才满意的点头:“那就继续找吧,注意把握时间,有消息的话,随时跟我联系!”

    手下点点头,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南宫瑾挂了电话,还不是很放心,又给手下发了一条信息:如果时间到了,还找不到人的话,就退出来。

    手下赶紧回复:好的,先生,我知道了!

    南宫瑾这才放心。

    话说,叶墨笙在国外发了高烧,断断续续两天,才退了烧回国。

    回国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欧阳清凌。

    欧阳清凌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心下意识的紧张起来。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这才接通电话:“喂,叶总,您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叶墨笙沉声:“我要见你!”

    欧阳清凌皱眉:“叶总,现在已经晚上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不行吗?”

    叶墨笙的语气听起来就异常的固执:“不行,要么我请你吃晚饭,要么我来欧阳家别墅找你,你自己选择一个!”

    欧阳清凌听到叶墨笙的话,莫名的头疼:“那好吧,有什么事情,我们出去说吧,你说个地点,我一会开车出来!”

    叶墨笙点点头:“念凌酒吧见!就这样,我先挂了!”

    叶墨笙说完,不给欧阳清凌说话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欧阳清凌莫名的心烦气躁,因为她不知道叶墨笙究竟想干什么,她对于这样未知的情况,总是充满莫名的担忧。

    欧阳清凌摇摇头,起身,换了衣服打算出门。

    她刚换好衣服从衣帽间走出来,就看见欧阳辰来找她。

    小家伙一脸疑惑的看着欧阳清凌:“妈妈,你去干嘛?这么晚了?你要出门吗?”

    欧阳清凌看着儿子一脸好奇的模样,开口道:“妈妈有点事情,需要出去一趟,你呢,就好好在家里待着,不要乱跑,知道了吗?”

    欧阳辰看着欧阳清凌,闷闷的开口问:“妈妈,能不能带着我一起出去啊,你这次回国之后,无论去哪里,都不带我了,是不是辰辰做错什么了?”

    欧阳清凌看着儿子难受的小模样,心里顿时有些难受:“没有,辰辰这么听话,怎么可能做错事情呢?是今天太晚了,妈妈觉得不安全,辰辰别难受了,妈妈心疼,这样,你不要难受了,妈妈明天中午带你出去吃饭,好不好!”

    欧阳辰终于听到妈妈要带自己出去了,顿时开心不已:“那妈妈要说话算数哟,不许骗我!”

    欧阳清凌点点头,伸手揉了揉欧阳辰的小脑袋:“当然了,妈妈肯定会说到做到的,再说了,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呢!”

    欧阳辰这才咧嘴笑了。

    欧阳清凌看着儿子,顿时觉得心里无比满足。

    跟欧阳辰说了几句话,欧阳清凌送他回房间,这才离开。

    下了楼,欧阳清凌免不了被云清盘问。

    云清皱眉:“清凌,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欧阳清凌如实回答:“叶墨笙回国了,他让我出去!”

    因为欧阳清凌现在对叶墨笙,基本是隐瞒着自己的身份,结果叶墨笙一回国就来找欧阳清凌,这让云清忍不住担心:“清凌,墨笙会不会发现你的身份了?我看实在不行,你就告诉他你的真实身份吧!我想,按照墨笙的性格,肯定会帮着你的!”

    云清以为,有她说服,欧阳清凌怎么着都会考虑一下自己的意见。

    结果,欧阳清凌还是坚决摇头:“不行,我是不会告诉他我的身份,这个世界上,除了您和我爸,我真的无法再去轻易相信任何人!”

    欧阳清凌说完,看了一眼云清无奈的神情。

    她补充道:“妈,您早点睡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先走了!”

    欧阳清凌说完,就向着外面走去。

    云清看着她的背影,只能无奈的摇头。

    欧阳清凌从门口出来,感受着晚上的微风,她的心里升起淡淡的愁绪。

    其实,不是她不愿意告诉叶墨笙,她也曾想过相信叶墨笙。

    可是,叶墨笙五年前都不相信自己,又如何让自己去相信他呢。

    更何况,是他把自己的信任,一天天消磨殆尽了,怪不得自己。

    想想以前,她是那么的相信叶墨笙,就算是他说错的话,她也觉得是正确的。

    可是,他们之间消磨了多少年年,就算是有再多的激情和爱慕,也被时光带走了。

    欧阳清凌不否认,自己还爱着叶墨笙,可是,那种爱只是深刻的记忆,抹不去的一种伤痕而已。

    欧阳清凌走到车旁,才发现,自己没有打开中控,傻傻的站在那里,眼角竟然流出了眼泪。

    她赶紧伸手擦了擦眼角,打开车,上车。

    夜晚,没有人看见那隐藏的眼泪。

    欧阳清凌的车速很稳,这会路上车依旧很多,欧阳清凌在车流中,慢慢的前进。

    一个小时候,欧阳清凌才到达念凌酒吧。

    这栋四层的建筑,在夜色中,格外的流光烁金,晚上来这里的客人,依旧很多。

    欧阳清凌走进酒吧,看着热闹喧嚣的酒吧里,灯光晃得人眼花。

    她拿出手机,本来打算给叶墨笙打电话,想了想,却改成发信息。

    这么吵闹,就算是打电话,说话也听不清楚。

    欧阳清凌:我到酒吧一楼门口了,你在哪里?

    欧阳清凌的消息几乎是刚发过去,叶墨笙就回复了。

    叶墨笙:我让人来带你!

    看到消息,欧阳清凌抿了抿嘴唇,神情有些复杂。

    看来,他是一直在等自己的消息。

    欧阳清凌没等多久,就看见一个穿着墨蓝色西装的男子走过来。

    他恭敬的看着欧阳清凌:“loran小姐,叶总让我来接您!”

    欧阳清凌并不认识对方,可是,对方很清楚自己是来见叶墨笙的,欧阳清凌便点了点头,让他在前面带路。

    欧阳清凌跟着男子,一路来到一个包厢。

    包厢门打开,欧阳清凌就看见,叶墨笙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酒,包厢里的灯光开的很暗,打在叶墨笙的脸上,欧阳清凌莫名觉得悲伤。

    她下意识的攥紧手。

    可是下一秒,她赶紧摇头,自己在干什么!

    心疼他吗?

    自己为什么要心疼他!

    欧阳清凌闭了闭眼就,才调整好心情,向前走过去。

    带着她来的男子,关上了包厢门。

    欧阳清凌立马听不到外面的一切声音了,这个包厢,将外界所有的声音,全都彻底的隔绝在外。

    欧阳清凌不得不佩服,怪不得这里生意这么好,主要是设施好,服务好,自然吸引客人。

    欧阳清凌看了一眼叶墨笙,向着他走过去。

    她在叶墨笙两米外的地方坐下来,平静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欧阳清凌不说话,叶墨笙也沉默不语,两个人就像是比,谁更沉得住气一般,僵持起来。

    足足十分钟过去了,欧阳清凌都不见叶墨笙说一句话。

    欧阳清凌是真的忍不住了。

    她皱眉看着叶墨笙:“叶先生,你这是干什么?喊我过来看你喝酒的吗?”

    听到欧阳清凌不耐烦的语气,叶墨笙突然笑道:“你知道吗?你生气的时候,真的挺像她的!”

    欧阳清凌眉头狠狠地跳了跳,她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的开口:“我不是她,我是loran,叶先生,我希望你能搞清楚!”

    叶墨笙抬头看了她一眼,苦笑道:“是啊,我知道你不是她,所以,我才会这么难过,你知道吗?我这次去法国,看到她的墓碑了!那么多人都告诉我,她已经死了,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你知道吗?”

    看着叶墨笙难受的样子,欧阳清凌心里莫名的难受。

    他这是在做什么,是在告诉自己,他还爱欧阳清凌,还在乎她吗?

    她不相信,她也不能心软。

    欧阳清凌狠狠的攥紧手,深吸了一口气:“是啊,我知道她死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可是,只是你自己不相信而已!”

    叶墨笙突然猛地起身,迅速的靠近欧阳清凌。

    欧阳清凌吓得捏了一把汗,她睁大眼睛看着叶墨笙:“你想干什么?”

    叶墨笙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恐和害怕!

    他突然就摇了摇头,往后坐了一点:“没什么,你以为我想干什么?我只不过就是一个突然的举动而已,你又想到了什么?或许我说出来你都不相信,虽然那么多人告诉我,她死了,还有她的墓碑,我也亲眼见过了,可是,我就是不相信她死了,你说我是不是有病?”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