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0章 别白费心机了
    看着南宫瑾着急的样子,宋慧月讽刺的笑了笑:“好啊,既然你不想在这里谈事情,那我们就去别的地方喽,反正……我不介意!”

    宋慧月说的意味深长,南宫瑾的眉头皱的更厉害。

    宋慧月将自己的车子挪开,南宫瑾开着他的车跟上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宋慧月现在住的地方。

    海边的一栋白色别墅。

    他们两个人下了车,宋慧月却丝毫没有带着南宫瑾去别墅里的打算。

    看出了南宫瑾的疑惑,宋慧月笑着开口解释:“别墅里是我妈妈在养伤,她身体不好,我不希望任何人打搅她,这些年,我一边写小说,一边炒股赚了些钱,我只想给她最好的生活!”

    南宫瑾停了宋慧月的话,点了点头:“那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宋慧月嘴角勾起一抹笑:“你还挺神秘的啊,回国也不跟我说一声!”

    “我今天才回来!”南宫瑾皱眉说道。

    宋慧月笑:“可以理解嘛,我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你没有必要在回来的第一时间找我!”

    南宫瑾的神情有些复杂:“其实,你不用这样说,就算是你不说,我也会来找你的,只不过,刚下飞机,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就没有来找你而已!”

    宋慧月的眸子闪了闪:“是嘛,所以,你是在怪我没有耐心等你,主动找上门来了!”

    南宫瑾忍不住皱眉:“宋慧月,你能不能正常点,你明明清楚的,我回来第一时间去了哪里,如果不是你当初栽赃陷害,我也不会成为通缉犯,更不可能在回来之后,不能安生的在临海市生活!”

    宋慧月忍不住嗤笑了一声:“那听你的意思,这还怪我喽!”

    “随你怎么认为吧!”南宫瑾的神情有点不耐烦。

    宋慧月的眉头皱了皱,隐约有些不高兴:“南宫瑾,你不要太过分,你别忘了,当初没有人把刀架在你脖子上,逼着你出国!”

    南宫瑾冷哼了一声:“你别以为你这样说,这件事情就跟你没有关系了,如果我带着清凌离开临海市之后,你没有动那些手脚,或许现在我根本不会再这里跟你说一句废话!”

    宋慧月的神情变得阴冷起来:“南宫瑾,难道你就不怕我把当年的事情告诉欧阳清凌吗?还是说,你现在根本不在乎她的看法,当初如果不是你自私带着她离开,说不定,她还有机会为自己辩解呢!”

    看着宋慧月的神情,有几分狰狞,南宫瑾忍不住缩了缩眸子:“宋慧月,看你现在的样子,这么说,你知道清凌在哪里了?我的确是自私,只不过,我是为了保护清凌,而且,我也不怕你把这些事情说出去,我只是自私了,但是,我并没有触犯法律,你自己做了多少犯法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

    宋慧月看到南宫瑾讽刺的眼神,她心里突然有点不太明白:“你真的不介意我将当年的事情说出去?”

    宋慧月的眼神带着浓浓的试探意味:“我现在的确是不知道欧阳清凌现在在哪里?可是,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你的把柄,我不怕找不到欧阳清凌,只要你还在乎她,这永远都是你的软肋,而且,既然你觉得我做了犯法的事情,那你去告我啊,我不怕!”

    南宫瑾讽刺的笑了笑:“我这不是已经告你了吗?”

    宋慧月的眸子微微缩了缩,神情有些紧张:“这么说,那个女律师背后的人,是你,而不是欧阳清凌了?”

    看着宋慧月一脸怀疑的目光,南宫瑾想到欧阳清凌告诉自己的话,一切按计划行事。

    想到这里,他看着宋慧月,表情非常严肃:“是,的确是我让loran起诉你的,所以,你也不用针对loran,就算是没有loran,还会有别的律师,loran唯一特殊的地方就在于,她是清凌唯一委托过的律师,别的律师,恐怕是没有这个可能了!至于你口口声声有我的把柄,我也不妨告诉你,我并不介意你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去,因为清凌不在了,她死了,你知道吗?所以,你觉得我还有什么好在乎的吗?”

    南宫瑾的情绪变得有些失控,为了演的更像一点,他甚至突然冲到宋慧月面前,神情愤怒狰狞。

    宋慧月被他的样子,吓到了,直接后退两步。

    她慌乱的摇头:“你说什么?我不相信!欧阳清凌死了?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死了,她……”

    宋慧月说了一个她字,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南宫瑾突然就没了力气,靠在车上,讽刺的看着宋慧月:“你不相信……那是你知道,她当年伤的究竟有多重,她坚持了五年,可是,她最终还是没能坚持下去,你知道我为什么回临海市吗?如果她真的还活着的话,我怎么可能回来,就是因为她死了,她死了你知道吗?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回国,怎么可能费尽心机,回国想要帮她证明清白,宋慧月,我告诉你把,我现在是不会再介意,你用那那些无所谓的东西来威胁我了,说吧,你今天来找我,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

    宋慧月的神情阴晴不定:“南宫瑾,这么说,你是不肯放过我了?”

    南宫瑾冷笑:“不是我不肯放过你,是五年前的你,不懂的放过你自己,如果当初你肯放下仇恨,不去叶家,或许现在的一切,都不是这样的,我也没有必要去找你的麻烦!”

    宋慧月的神情难看的害怕,这么看来,欧阳清凌是真的死了,而这个男人,现在站在这里,口口声声的说,要跟自己死磕到底。

    她不害怕跟南宫瑾对峙,很早之前,她就想过会有这样一天,只不过,她没想到,这一天来了,她却没有了南宫瑾的软肋。

    这样下去可不行!

    宋慧月的神情变化莫测。

    突然,她的脸上生气一抹诡异的笑容:“南宫瑾,欧阳清凌死了,我没有了你的把柄,可是,我有别人的把柄啊!”

    南宫瑾神情一紧:“宋慧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慧月眨了眨眼睛:“我的意思,很简单啊,那个女律师,好像还有个儿子吧,我看着,那个小孩子还挺可爱的,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那个女律师的把柄呢,对方是不是也是那样无所谓,觉得为了别人的案子,可是舍弃自己的孩子呢!”

    听到宋慧月这样说,南宫瑾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宋慧月,你不要乱来,那是人家律师的孩子,你想干什么啊?”

    宋慧月嗤笑了一声:“我乱来,这样事情,我做起来,你不应该觉得很正常嘛?既然我不能阻止你,那我就阻止那个女律师,大不了最后我们拼个鱼死网破!”

    南宫瑾这算是听出来了,宋慧月对他下不了手,就打算对欧阳清凌下手。

    她现在只是单纯的以为,欧阳清凌就是个女律师,关于他说欧阳清凌死了的说法,她也相信了。

    可是,宋慧月不傻,她几乎是片刻时间,就想到了对付欧阳清凌的办法,那就是欧阳辰。

    在欧阳清凌心里,最重要的,莫过于欧阳辰了!

    想到这里,南宫瑾的眉头狠狠地抽了抽,不管用什么办法,他一定要保护好欧阳清凌和欧阳辰,绝对不能让他们出事。

    否则,这次回来的初衷,就全都变了。

    想到这里,南宫瑾冷冷的看了一眼宋慧月:“你想找loran的麻烦,尽管去啊,只不过,我还是劝你别白费心机了,loran就算是不打这个官司,她之后还有无数个loran,这个你懂的,你根本阻止不了我,还有,按照你的行事风格,我现在不得不猜测,叶家阿姨和她的孙子,现在都在你手里吧!”

    看着南宫瑾目光阴沉的看着自己,宋慧月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你倒是聪明,只不过,南宫瑾,我劝你,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要乱说啊!”

    南宫瑾危险的看了一眼宋慧月:“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南宫瑾说完,转身就走。

    宋慧月盯着他的背影,沉思了片刻,最终也没有阻止。

    话说,跟宋慧月见完面,南宫瑾就安排人,在欧阳家别墅附近,保护欧阳清凌。

    另外,他也加紧去找叶家阿姨和她的孙子了。

    叶家阿姨是最重要的证人,她能指控宋慧月的恶行,更能讲清楚,自己当年就是受了她的指使。

    只不过,叶家阿姨的孙子,就是她的软肋。

    南宫瑾现在总算是有点懂宋慧月的手段了,她无论什么时候,对付不了别人,就去找他的家人或者朋友下手,真的很无耻。

    但是,方式也的确很管用。

    南宫瑾一回来,搜集证据的力度加大了,欧阳清凌很是满意。

    另外,叶墨笙这边。

    他对女律师loran,也就是欧阳清凌的话,半信半疑。

    他真的不信,欧阳清凌就会那样死掉。

    因此,听到她的话之后,叶墨笙想都没想,直接去了法国。

    到了法国之后,他顺着loran这条线,好不容易找到欧阳清凌以前住的地方。

    叶墨笙听到这个消息,就直接上门去拜访那位房东老太太了。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