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8章 无计可施了
    蓝心月的神情有点愕然,随即,她快速的点点头:“嗯,紫苏姐,我知道了,谢谢你,绞尽脑汁为我想这些,其实,你说的办法,的确是以毒攻毒的好办法,如果五年前就这样做了,或许,现在也不会这样,只不过,现在他们的态度,已经好多了,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教唆我师傅这样做的,但是,如果他们还是想用五年前的手段对付我,那我就不会那么好说话了!”

    看到蓝心月的神情,柔中带刚。

    路紫苏终于点点头:“看到你这个样子,我放心了不少!不要想着去欺凌他人,但是,也不能允许别人踩在自己的头上,这才是明智之举!”

    蓝心月微微笑了笑:“紫苏姐,你就别担心我的事情了,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困难,我肯定会第一时间找你帮忙的,而且,我师傅对我真的很好很好,这么多年了,我也很相信他,估计我不用出面,所有的事情,都不用我操心了!”

    看着蓝心月一副乐天派的样子,路紫苏没好气的笑着开口:“只要你凡事都能想开,我当然没什么问题了,只不过,万事小心,我下午还要回去,你这边晚上结束之后,给我个电话,知道了吗?”

    蓝心月连连点头。

    中午的时候,蓝心月和蓝清风请路紫苏吃了午饭。

    送路紫苏离开临市,蓝心月和蓝清风才回医院。

    蓝宝宝知道姥姥生病了,很是乖巧的在旁边跟姥姥说话聊天。

    蓝清风下午还在实验室,他心想,不管是蓝家把解药给他们,还是他这边配制解药,两个都不能松懈。

    无论跟父母的关系如何,袁冰冰的毒,一定得先解了。

    而路紫苏和蓝宝宝,一直在病房里,跟方平衍和袁冰冰聊天。

    下午快四点的时候,蓝心月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手机,低头看了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归属地还是临市的。

    蓝心月本来不想接听,但是,她想了想,她在临市也没有什么朋友,如果不是袁家或者方家的人,那势必就是蓝家人。

    想到这里,蓝心月拿着手机站起来:“爸妈,你们先聊,我出去接个电话!”

    “睡得电话啊?”袁冰冰有点好奇。

    蓝心月笑了笑,开口道:“是一个朋友的!”

    蓝心月说完,便拿着手机,笑着向着病房外面走出去。

    蓝心月到了病房外面,这才接通电话。

    “喂,您好!请问你是?”蓝心月的开场白,就很礼貌。

    对方也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是我,清风的妈妈,心月,我知道当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跟你蓝叔叔做了很多事情,让你从心底没办法原谅,以至于你们后来一走了之,但是,从心底里来说,我们都是清风最亲近的人,我们都希望他能过得好,不是吗?”

    蓝心月听到是崔玉英,她的眸子闪了闪。

    她不知道,崔玉英说了半天,做了这么多的铺垫,这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她深吸了一口气:“喂,阿姨,我想知道,您说了这么多,究竟想说什么?说真的,当年的事情,我不能说不介意,但是,你们是我师傅的父母,我已经慢慢释怀了!”

    听到蓝心月这样说,崔玉英顿时有点不好意思:“忘了就好,当年的不愉快,我们现在不提也罢,今天呢,阿姨想请你出来,跟我一起喝个下午茶,你看,天气这么好,我一个人在家里也怪闷的,你出来陪我说说话,就你一个人,不要叫清风,能答应阿姨吗?”

    虽然五年前的事情,让蓝心月心有余悸。

    但是,崔玉英的态度很和气,折让蓝心月的心里,还是有点动容的。

    她想了想,点点头:“那好,阿姨,您把地址发给我,我一会,一个人出来!”

    崔玉英笑着连连点头:“诶,好好好,我马上给你发地址!”

    蓝心月刚挂了电话,就接收到崔玉英发过来的地址。

    蓝心月拿着手机,走进病房。

    她跟袁冰冰和方平衍说:“爸妈,我出去买个东西,你们跟宝宝先待着!”

    方平衍点了点头。

    蓝心月低头看向蓝宝宝:“宝宝,听姥姥姥爷的话,妈妈现在出去一趟,一会就回来,好不好?”

    蓝宝宝眼珠子转了转,可爱的不行:“妈妈,我能跟着你去买东西吗?我昨天一天都没见着你了!”

    蓝心月顿时有些为难:“那个……妈妈可能要走很远的路,宝宝累了,走不动了,就需要妈妈抱着,宝宝肯定不舍得让妈妈那么累吧!听话,在医院等妈妈,好不好?”

    蓝宝宝到底是听话,听到蓝心月这样说,他最终闷闷的点点头。

    袁冰冰似乎是看出来蓝心月有事情,她笑着安慰外孙:“宝宝,你妈妈一会就回来了,难道你不想跟姥姥一起呆吗?”

    蓝宝宝听到自家姥姥的话,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不想跟姥姥待呢,宝宝最喜欢姥姥了!”

    蓝宝宝知道,姥姥生病了,他不能惹姥姥生气,所以,他比平日里还要乖巧。

    袁冰冰听到他这样说,笑着给蓝心月使眼色,让她赶紧走。

    蓝心月点点头,转身离开病房。

    小家伙虽然嘴上说不去了,但是,目光还是追随着蓝心月的背影,一直看着她离开病房,目光还有点恋恋不舍。

    袁冰冰心疼的看了看外孙:“宝宝,你妈妈一会就回来了!别再看了!”

    蓝宝宝点点头,只不过,话却少了不少。

    蓝心月这次到了和崔玉英约定的地点后,她并没有率先进去。

    鉴于五年前,蓝横之和崔玉英想尽办法对付自己的事情,蓝心月还是有点阴影的。

    她去对面的餐厅,点了一份扬州炒饭,等了许久,见没有什么异常情况,这才结账离开,去了对面的咖啡厅。

    崔玉英等了五分钟左右的时候,终于看见蓝心月来了。

    她看向蓝心月,语气很是温和:“你想喝点什么?”

    蓝心月看了一眼崔玉英,在她对面坐下来:“我喝一杯橙汁就行!”

    崔玉英跟一旁的服务生说:“给她来一杯橙汁!”

    蓝心月看着崔玉英,心里到底还是有些忐忑:“阿姨,您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崔玉英笑着看向蓝心月:“没有什么事情,我你就不能找你聊聊天了吗?心月。”

    蓝心月干笑了一声:“阿姨,我这人直性子,说了有些话,您也别见怪,我一直都知道,您和叔叔不喜欢我,您突然喊我出来,对我态度这么好,我还有点受宠若惊,我想着,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您肯定不会找我出来!”

    听到蓝心月如此直白的话,崔玉英忍不住笑了笑:“那可能是以前不了解你吧,其实,现在听着你说这么真诚的话,我心里倒是挺高兴的,因为你愿意跟我说实话,我也是现在才发现,自己其实并不讨厌你,以前,心里夹杂着两家人的仇恨,说实话想要放下一些东西,谈何容易,说到底,其实过去的恩怨,跟你和清风是没有关系的,是我们自己放不下,只不过,经过这几年,清风毫无音讯的生活之后,我们其实也明白了,仇恨始终很虚无,它是人心底一种对现实不满意的情绪,可是,如果你在乎的人真的离开你,那真的是一种无法无法形容的痛苦,我跟你叔叔,离不开清风,所以,我们选择妥协,只不过,心月你也不要一直误认为,我们讨厌你,我们当时只是被仇恨迷了眼,我们并不了解你!所以,谈不上对你有何种情绪,现在我们放下了,希望你不要心生芥蒂,我们这次是真的想放下过去的一切,好好生活!”

    蓝心月听到崔玉英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花。

    而且,她的声音和语气,都分外真诚,让人看不出来一点点做戏的成分。

    如果说她现在的样子,是在做戏的话,那她不去当一个演员,是真的太可惜了。

    但是,人对人之间,都要心存包容,不是吗?

    而且,蓝清风离开的这五年,对他们夫妻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惩罚呢!

    想到这里,蓝心月的心里,释怀了更多。

    她抬头看着崔玉英:“阿姨,其实过去的事情,我真的都忘记了,毕竟,时间太长,我能从你嘴里听到,不讨厌我,因为你们根本不了解我这样的话,我真的很开心,如果以后您和叔叔想了解我,那我一定会好好表现,因为我知道,我们都有共同在乎的人,你们想放下过去,好好生活,其实,何尝不是给了我和……清风一次机会呢,我们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蓝心月在崔玉英面前,觉得喊蓝清风师傅,有点怪怪的。

    结果,她喊了清风,觉得更怪异。

    崔玉英也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她听到蓝心月的话,脸上带着笑容,神情真切而又激动:“孩子,谢谢你,谢谢你能不计较以前的事情,其实,我还要跟你道歉,就是关于你妈妈的事情,我跟你蓝叔叔,着实糊涂,你跟清风躲起来,我们也是无计可施了,才会出此下策,真的很对不住!”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