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2章 怎么才给解药
    听到蓝横之的话,蓝清风彻底黑了脸。

    他愤怒的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五年了,没想到,他还是没有什么改变。

    他气的胸口不断起伏:“凭什么!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听你的话,按照你的安排去做!”

    看着蓝清风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蓝横之似乎根本不在意:“听说你去看了袁冰冰,然后就回家了,我就跟你挑明说了,因为我知道,按照你的性格,你会同意的!”

    蓝清风失望的看着蓝横之:“呵呵……我本来还心存一丝幻想,觉得那件事情不是你做的,这么说来,的确是你所为了!所以,你才这么威胁我?”

    蓝横之冷哼了一声:“蓝清风,你知道就好,所以,我并不在乎你到底怎么想,我也不想跟你来那些虚的,我只会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想要救袁冰冰,先过了我这一关!”

    蓝清风痛苦的闭上眼睛,他完全没想到,五年后回来,第一天晚上,就遇到这样的事情。

    袁冰冰身上的东西,他看了,那是一种皮肤表面中毒的迹象,一般人根本检查不出来。

    毒素会积累在水泡中,所以,水泡破了,周围的皮肤会被毒素所侵蚀感染,这种毒素,是蓝家的一位医生无意中配置出来的,很难检查出来,而解药,也只有蓝家有。

    蓝清风以前只是看过,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在意过这个东西。

    直到这次看到袁冰冰的样子,他才怀疑了父亲,却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他的情绪,突然有点失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逼死我吗?如果你们真的不想让我活着,那你们就实话告诉我,不要再用这些卑劣的手段了!”

    崔玉英心疼的看着蓝清风:“儿子,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走了,我们都太像你了,我们这样做,只是想让你出来,我们是你的亲生父母,我们怎么可能会希望你出事呢,你怎么想,都不应该这样想我跟你爸爸啊,我们的用心良苦,你看不见,你却为了别人,这样对我们,你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看到母亲说着说着,哭了起来,蓝清风心里也不是滋味。

    可是,五年前,母亲吃安眠药,父亲找人开车去撞蓝心月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他忘不了,也没法忘。

    如果自己真的麻痹大意了,蓝心月出了事,他恐怕后悔都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蓝清风抬头,看了一眼崔玉英:“妈,你别哭了!”

    说完,他认真的看向蓝横之:“爸,你非要这么逼我,难道你还想弄成五年前那样吗?你觉得是我心里没有你们吗?你们何曾想过,从小到大,你们是怎么引导我的,你们总是想置别人于死地,我不赞同你们的看法,我想逃离你们的世界,这有问题吗?你们的思想,本来就扭曲了,可是,我却不能反驳,你们真的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对的吗?我这次回来,是想面的这些,我想非常认真的告诉你们,别再执迷不悟了,你们这样下去,真的没有好报的!”

    蓝横之听到蓝清风的话,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讽刺的笑了起来:“我们没有好报,那方家人呢,他们就能有好报了吗?他们费尽心机的,害死我的儿子,现在又让女儿骗走我另外一个儿子,有谁来考虑过我的感受,我的确是用了一些非常手段,可是,这都是被你们逼的,害死我的小儿子,方家的报应,也好不到那里去!”

    蓝清风根本没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会这么冥顽不灵。

    他痛苦的闭上眼睛:“我逃避了五年,五年的时间,却没想到,一回来还是要面对这样的问题,你们根本没有丝毫改变,枉我还心存幻想,或许,你们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或许,你们根本不爱我,你们只爱自己的面子和尊严,你们说啊,到底要怎样,怎么样才肯给我解药?”

    蓝清风的生意有点挣扎,最后一句话,甚至有些压抑的歇斯底里。

    蓝横之不顾崔玉英在瞪他,态度很是坚决:“我们的要求很简单,我们想要孩子,还要你跟蓝心月断绝关系,这样的话,我们就同意把解药给方家,以后,我们两家人的恩怨,不再来往,我也会努力忘记以前的仇恨,蓝清风,我告诉你,这已经是我的最大底线!”

    蓝清风听到蓝横之的话,神情愤怒,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没可能!我不会跟心月断绝关系的!”

    “你你们就等着袁冰冰死吧!”蓝横之也生气了,口气很不好。

    蓝清风如同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凉水,他突然觉得,有点心灰意冷。

    只不过,他知道,自己才刚回来,如果他都没有了斗志,那蓝心月怎么办!

    袁冰冰现在还躺在病床上,等着自己救呢!

    蓝清风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把心里的种种情绪压下去。

    他看向蓝横之:“爸,不是我不同意你的话,只是,心月怀孕的时候,因为你找人,开车差点撞到她,她那时候刚怀孕,心虚不稳定,而且又受到惊吓,孩子当年就没了,你们想要孙子,我可以努力要一个孩子,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那么排斥心月,你们是我的家人,心月她是我的爱人啊,你们怎么能逼着我,在你们之间做选择呢!”

    蓝横之的眉头高高皱起,似乎是很不悦:“我们逼你,你怎么不说,你选择谁不好,偏偏要选择方家的女儿呢,方家人跟我们有仇,你不是不知道!我今天明确的告诉你,想要解药,你以后就要乖乖的留在蓝家,继承家业,并且答应我,从此以后,都不要再搭理方家人,我可以不计前嫌,救袁冰冰一命!”

    蓝清风跟蓝横之说了这么久,说来说去,都是这个话题,他真的有点崩溃。

    他难受的看着蓝横之:“爸……妈!仇恨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你们要这么逼我,你们不要忘了,我的医术也不低,只要给我时间,我肯定能救心月的妈妈!”

    蓝横之讽刺的看了一眼蓝清风:“你救……呵……我实话告诉你吧,等你研究出来解药,袁冰冰恐怕已经没救了,她死了,你觉得蓝心月还能不计较所有的事情,继续跟你在一起吗?如果能,那好,我也接受,就当是袁冰冰一命抵一命,还了你弟弟的命,如果蓝心月不能,那你就不要再说什么风凉话,她都不能忍受自己的妈妈出事,我们凭什么能接受你弟弟的死,人心都是肉长的,就允许她偏向自家人,我们就不能偏向自家人了吗?”

    蓝清风已经彻底崩溃了,他站起来,心灰意冷的看了一眼蓝横之:“爸,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很厉害,每一次,你都有办法逼我,让我想尽办法来面对你的手段,这一次,你狠厉害,可是,我不会轻易妥协的,如果心月的妈妈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别说心月,我也永远无法原谅你们,我无法接受,自己有这么狠毒的父母!我不会接受蓝家的任何东西,更不会再把你们当成父母!”

    蓝清风说完,直接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蓝横之气的手指发抖,他指着蓝清风的背影:“你滚,你最好滚得远远的!”

    崔玉英顿时激动的站起来:“儿子,你去哪里啊?你才刚刚回来,让妈妈好好看看啊!”

    蓝横之伸手拉了一把妻子:“你让他走,你看看他对我什么态度,你还喊他回来做什么!”

    崔玉英直接哭了出来,她伸手捶打着蓝横之的胸膛:“你到底在造什么孽啊,我们不是说话了,儿子回来之后,我们好好说吗?五年了,五年时间了,他好不容易回来了,你为什么要这么跟他说话啊,我的儿子啊!”

    崔玉英抱着蓝横之,直接哭了起来。

    蓝横之无奈的叹口气,心里很不是滋味:“好了,玉英,你别哭了,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是我不想好好说话吗?他什么态度,在亲生父母面前,态度这么强硬,他到底想干什么!这是我的问题吗?”

    蓝横之这个时候,还在指责蓝清风的不是。

    崔玉英突然止住哭声,伸手推开蓝横之:“横之,你还是不明白我,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我不想再失去一个孩子,你懂吗?清风从小,就跟我们不是很亲近,现在还能愿意回来,我已经很知足了,我本来都想好了,只要他愿意回来,他愿意回来就好,他想怎么样,我都顺着他,我都想通了啊,你为什么还要这样!”

    蓝横之的脾气突然暴躁起来:“玉英,你现在这话是什么意思,在怪我吗?如果不是你当初强烈的反对蓝心月进我们家,我就不会那样做,现在变成这样,你却突然改变态度,这么说,这一切还是怪我了?”

    崔玉英委屈的哭起来,事情变成这样,她也不知道怪谁。

    可是,蓝清风走了,她心里真的好难受,好难受。

    看着崔玉英难过的样子,一个劲的伸手抹眼泪,蓝横之坐在一旁,无奈的叹气。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