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3章 自负的代价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城!颜一笑!”

    玄剑子深深吸了口气,这两人分别乃是出身于天涯一刀谷和青城山门下!

    和他一样,都是各自师门当家传人!

    不管是天涯一刀谷还是青城山,都是赫赫有名的名门大派,一方大教!

    尤其是青城山,更是古老无比,传闻道统已经保留了三百万年以上!整个三界之中,能比青城山还要古老的大教,都屈指可数!

    望着这曾经与他同样屹立在云巅之上,如今却用着一种怜悯,嘲讽眼神高高俯视他的大教圣子。

    玄剑子强忍着怒火。

    如今的他,不再是那个骄傲无比的大教圣子,更不是东洲有名的天才。

    现在的他,不过就是失去了修为的废人!

    纵然被当众嘲笑,他也唯有忍让!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今的他若是稍有异动,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

    “技不如人,玄某无话可说。”

    玄剑子深吸了口气,表情淡漠,语气平淡。

    那顾城和颜一笑,如今乃是个高高在上,背后都有着大教背景。两人修为与失去修为前的玄剑子也是伯仲之间,乃是准帝榜的绝世天才。

    此刻看到如此模样的玄剑子,不禁鄙夷一笑。

    “没想到曾经仗剑天下,一手御剑惊动东洲的玄剑子,如今也变得如此,当真是让人觉得可惜。”

    顾城哈哈一笑,千百万年来,刀修和剑修,总有矛盾。到底是剑修更强还是刀修更霸道,从未有人可以压过对方一头。

    其中,御剑庄乃是剑修的圣地,门下弟子千万,无不是剑修强者。反观天涯一刀谷,乃是修炼刀法的圣地,多少刀修梦寐以求拜入门下。

    两人不止一次互有切磋印证,却总是不分胜负。

    如今看到玄剑子这般模样,顾城当然是心中畅快!至少在他这一代,天涯一刀谷的圣子传人,明显就压过了御剑庄的传人剑子!

    “顾兄,看玄剑子如今也不过就是个废人,以难有资格与我等同列。”

    一边颜一笑微微笑道,却是那般的轻蔑。

    青城山乃是古老大教,如今除了三清殿和海空城外,数不出有第三家比青城山更为古老的大教道统还能保持到现今。

    论出身,青城山一门如今至少有四位圣君老祖还活着!稳稳压了天涯一刀谷和御剑庄一头!

    而他本身,更是曾经挑战过帝榜天骄,不过惜败一招!乃是最有机会这一次,杀出一条血路,进入轮回塔内寻找机缘的人之一。

    隐隐,周围不少天才,都以他为首!

    哪怕是顾城自持身份,不过也是稍微与他。

    两人哈哈大笑中,就此离去。

    仿佛根本不把本与他们同等身份的玄剑子放在眼中,仿佛那就是一只蝼蚁,他们都懒得多说一句。

    望着两人和其他跟随的各派天才离去,玄剑子死死捏紧双拳!

    若非他修为全失!如何会落得这般田地!

    恨!

    玄剑子突然间浑身一颤,脑海中闪过那个可怕无比,宛如魔鬼般的男人,顿时清醒过来。

    “你后悔么?”

    突然间,一道声音打断了玄剑子。

    纵然他失去修为,不过多年淬炼的肉身也绝非普通修炼者可比。有人悄无声息的靠近,他连一点知觉都没!

    高手!

    “你是何人?”

    当他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乃是与他年若相仿,却浑身散发着强大刀意的男人,不由眼底划过一道警惕。

    “我不是来杀你的,哪怕现在的你,连我一刀都承受不了。”

    仿佛看出了玄剑子眼中的警惕,林一刀发出了嗤笑,“我林一刀要杀的人,只有那些比我更耀眼,修为更高,天赋更强大的天才!”

    林一刀!

    玄剑子仿佛有些耳熟,在那里听过。

    而林一刀却并未在意,继续说道,“以前的你有那个资格!但是现在的你,就是一个废人。”

    废人?

    玄剑子脸上划过怒色!不管林一刀是谁,却绝对不是出身一方大教,否则他不可能不知!而且他眼光何等毒辣,一看就知道林一刀身上除了他那把刀乃是上品皇器外,其他却显得太过于寒酸。

    “你是散修?”

    “散修又如何?你堂堂大教,御剑庄的圣子,现在若非我不想杀你,否则不一样在我眼中不过就是待宰羔羊?”

    林一刀冷笑,却让玄剑子一瞬间仿佛泄了气。

    是啊,如今的他,不过就是一个毫无修为的废物。

    “刚才你为何不告诉他们,那个逼的你堂堂大教圣子自废修为的,是何人?”

    林一刀的眼中,散发着一种寒芒!

    就在刚才,顾城和颜一笑分明想要从玄剑子口中打听消息,不过两人也不过就是随意,或许根本并未放在心上。

    整个东洲城,无数人此刻,都在半信半疑之中!

    到底何方神圣,能够这般狂妄?不仅坏了规矩,还一下子将两个大教得罪死了?

    他们不知,可林一刀却知道!

    从听到那个传闻的一瞬间,他就知道动手之人到底是谁!

    只不过,他却不解,玄剑子分明心中怨恨,却为何不提及。

    “我为何要说?”

    玄剑子却是露出一抹阴冷笑容。

    他为何要说?

    李叶!李丹王!东洲百万年来,唯一的少年丹帝!丹武大帝的当世传人!

    若是消息传出,不知道有多少叫嚷着要诛杀那个坏了规矩的狂人的天才妖孽,都会纷纷骇然失色,绝口不提!

    “原来如此,你心中有恨,可是你却知道不可能找他报仇!所以,他要将你承受的这一切,让那些人也享受一番。”

    林一刀何等人物,他能够当年将整个师门血迹,来修炼禁忌的疯魔刀,然后从不少强者追杀中逃脱,反而是一身修为越来越高,就看出他并非毫无脑子。

    “你如今修为全无,却并未离开东洲城回御剑庄!”

    其实玄剑子从自废修为那一刻开始,他就失去了争夺进入轮回塔的机会。可他还是留了下来!内心深处,仿佛有一种魔力,让他想要看到最后的结果!

    “我留下来,只是想要看看,这东洲城的天空,将会被多少人的鲜血彻底染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