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扑街天团,纳头就拜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德宝戏院,《恋恋风尘》首映场,锣鼓喧天,人不山,人不海。

    “ ̄_, ̄”

    侯孝苋黑着脸扭捏的拽着衣角,好似系着黄头巾的小岳岳一样跟在豪气大亨邓广荣身后渡步。

    身前一群自来熟的嫖……飘洋过海来看他电影的嘉宾。

    邓广荣一身白衬衫黑西装,大背头,卖力堆着笑,客气的样子好像后世当年某4s店卖车的努力小青年,不断热情的推销着这部《恋恋风尘》。

    斜瞥了一眼身旁昏昏噩噩、不在状态、委曲求全的侯孝苋,脸瞬间一板,示意侯孝苋上前“表现”。

    效果,好比后世某导演让某苗苗上前跳舞。

    侯孝苋脸一垮。

    老侯比后世的女明星还是要那么点……脸,或者说还习惯性的举着贞节牌坊,远远做不到后世一些人的做派。

    干爹千里来相送,洞房夜夜换新郎。

    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

    装成一身娇体态,扮做一副假心肠。

    海陆旱道接可走,旧事一删做新娘。

    “这部戏原生态,充满了少年男女荷尔蒙的冲动,好好看嘅,包你不会失望……”

    “高抬贵手,一定多多的好好评价一下这部戏。”

    “欢迎欢迎,一会一定多提意见!”

    邓广荣尽显豪迈的招呼着一位位捧场嘉宾,威严的面目颇有几分大佬做派。其人在娱乐圈人脉之广绝非常人所想象,虽然有时候做事略显腌臜霸道,但为人却很爽快,加上背景不凡,遮拦之下也照顾过不少圈内人。

    人总是有两面性嘛,恰若合同都分阴阳,何况人乎?

    “╰°▽°”

    忽如,眼前一亮。

    黑色choker项圈加白衬衫扎着俏皮的丸子头,标准的一字眉,没有大浓妆,红唇微微一点缀就已经美艳八方了,再加上两条白嫩的大长腿,让人挪不开眼睛。

    这就是美人!

    《倩女幽魂》最近受到湾湾、韩日、东南亚的追捧。扶桑的《读卖新闻》上边称王祖苋是“亚洲一天美腿”,高丽棒子国则跪舔奉上“亚洲美神”的称呼。

    第一个被称为“美神”的女人。

    邓广荣刚露出笑容,就被旁边一张讨厌的人脸给打断了好心情。

    这个时候,如果用文字描写,周围男人的眼睛一定是眼冒精光或者精光一闪。这种情况用医学解释估计是青光眼白内障之类的吧。

    但不可否认,王祖苋如中华小当家里的美食一样闪闪发光,就像是绝美的闪光体在行走,不断受到周围饕餮们的注目。

    旁边同样的大帅比吴孝祖则就显得有点碍眼。

    简单的白色t恤配格子短裤,脚下趿拉着一双三叶草人字拖。

    那特么是什么????

    无数男人看着吴孝祖手中握着的一根两米多长的甘蔗,一脸懵逼。

    “大猴”

    吴孝祖笑着把系着红绳的紫色甘蔗递给侯孝苋,感受着旁边男人鄙夷的眼神。

    “一个破甘蔗??”虽然认出了吴孝祖,但总有人忍不住情绪。

    吴孝祖瞥都没瞥这个无名的龙套,脸不红心不跳的道“我选了好久才选到这根两米多长的甘蔗,祝你新戏如甘蔗一样,红到发紫。也愿你的艺术之路如同这根甘蔗一样,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哈哈哈……”

    侯孝苋大嘴叉子裂开,就和要吃孩子一样。

    这才是艺术家的朋友啊!

    那些张口票房闭口发行的铜臭商人绝对不能比。

    “大猴接棒!”吴孝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奉上。

    侯孝苋擦了擦手心的汗,笑着接过,“有心了!”。吴孝祖这分明是来抬举他。明天娱乐新闻肯定会送上这样的趣闻。说不定还会写出什么“传接”之类的评语。

    “对了,这么长的甘蔗你怎么开车拉过来的?这要有两米五吧?”侯孝苋比划了一下手里的甘蔗,好奇问。

    “咯咯咯……”

    王祖苋掩嘴偷笑,揶揄道“候导,他哪里是用车拉过来,明明就是在街角处买完拎过来的……”

    “吴…吴导演??”

    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压抑着惊喜的男人声音,打断了王祖苋的揶揄,顺便解救了吴孝祖与侯孝苋两个人的烟火。

    小平头,大高个,老头衫,平光镜。

    眉毛上挑,鼻翼分散,法令纹导致颧骨微高,嘴唇略厚,嘴角下垂。这个面相给人第一印象,会让人感觉到这个人不善言谈,但心思沉稳,主意很正。

    “阿祖,我给你介绍一下——”

    侯孝苋见到来人,瞬时露出笑脸,特别欣赏的把这个男人介绍给吴孝祖,“王佳卫,大荣电影公司的一名编剧,谭导那部《最后胜利》就是他的故事。”

    看着略显拘谨的墨镜王,吴孝祖瞬间露出笑颜。

    南候北王,赔钱天团?

    你们俩赔钱才是认真的!

    看着侯孝苋对王佳卫心心相惜的样子,吴孝祖嘴角忍不住的抽搐。自己刚准备坑一波张国栄的投资,眼前就冒出两个赔钱的大神来打脸?

    这节奏是告诉自己,欲与天公试比高?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吴孝祖看着王佳卫,张口问道“你听过吗?”

    王佳卫眼露惊愕“⊙⊙,难道真的有这种鸟??”

    “这种鸟倒是蛮有意思。”侯孝苋道。

    “……”

    吴孝祖一脸神秘“可能有,可能没有。我相信应该是有的。”

    王佳卫慢慢的道“也许会有这样的人。”

    “也许没有这样的人。”侯孝苋又补充“也说不准。”

    “呵呵……”王祖苋傻乐。

    她看着神神叨叨的三人,感觉听三人的对话,此刻的脑子好似变成了自己的胸,连下垂的机会都不给自己。这种感觉……除了傻乐无言以对。

    这种感觉就像是男同学第一次听女人讲女浴池搓澡搓四面一样震惊,不明觉厉。(你们知道女澡堂搓澡搓四面吗?)

    “吴导……”

    王佳卫可能觉得吴孝祖和自己是一挂的一类人,放松了不少,开口道“我很喜欢你的电影,不知道这几部电影你自己比较偏爱哪一部?”

    吴孝祖一本正经的眨眨眼回答“难道我有意无意,却看他有情无情。你猜……”

    王佳卫一脸钦佩,这符合他对吴孝祖的印象。

    侯孝苋则笑,突然感觉周围充满了艺术的气氛,看着周围纷纷扰扰,乱世俗尘,突然有种片叶不沾身的文艺腔的骄傲感。

    王祖苋“………………我先去同朋友打个招呼。”

    再不走,她感觉自己会沉沦在装逼的海洋里,溺海身亡!

    文化的洪流把文盲冲跑,剩下三只装逼犯在那互通有无的吹牛比。

    “阿祖,你们先聊,我过去一下!”

    见到不远处自己的老板脸色阴沉的招呼自己,侯孝苋掸了掸屁股上的土,起身离开。

    只剩下吴孝祖与王佳卫两人坐在石墩上尬聊。

    “吴导,不……知道你看没看我投给你的那个剧本?”

    王佳卫终归还是年轻,没忍住的率先开口,双眼流露出期待,“上一次我和朋友去你公司投稿,一位李监制招待的我们……”

    “抱歉,这段时间一直在筹备新戏。”

    吴孝祖毫不避讳的问道“你的新戏是什么?方不方便现在讲一讲?”

    “一部关于小混混的故事……阿华和阿友是旺角的两个黑帮打手,二人情同手足,阿华较早涉足黑社会,已经厌倦了江湖的打打杀杀,阿友则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坐上“头目”这把交椅……”王佳卫干干巴巴的讲述,虽然讲的很干巴,但越听吴孝祖却越耳熟。

    “《热血男儿》?”吴孝祖皱了皱眉,这特么不就是《旺角卡门》吗!!

    “嗯,这个故事我之前也交给过谭导……后来他选择了《最后胜利》。”

    王佳卫磕磕巴巴的解释,略带期待的道“不知道吴导,你对这个故事感不感兴趣?”

    “你想投剧本卖钱?”

    “嗯。”王佳卫迟疑一下,点了点头。

    “怎么没想过揾邓老板拍吗?”吴孝祖指了指不远处豪遮一般的邓广荣。

    “……”

    王佳卫脸露尴尬,“邓老板不是太心仪。”

    “噢——”

    吴孝祖点点头。

    空气有点安静,周围噪杂的声音映衬的这边越发沉默。

    “他更喜欢江湖的豪情与厮杀,前两日我参与了一部《江湖龙虎斗》。”

    王佳卫一笑,颧骨升高,感叹一句“参考了不少吴导你的《双雄》。你这部电影让我看到了电影新的可能……可能双雄对峙的类型,再无法达到这样一个高度了。这部电影实在是太好了,恐难没有人再用同类型的电影超越这部影片了。”

    “如果我再导一部同类型的电影呢?”吴孝祖眯眯笑,反问。

    好吧,吴孝祖瞬间就把话题聊死了。

    “你的这个故事倒是很有意思。”

    吴孝祖突然开口,“如今很多人都把视觉放在大人物上边,反而这种底层的角色无人触觉。”

    “呵呵……吴导你还是第一个说我故事有意思的人,噢,除了阿伟。”王佳卫自嘲笑了笑。

    “既然其他人不愿意拍……”吴孝祖眯着眼睛,抬起头看着面前还落魄的王佳卫,声音充满了诱惑力的又看似随意的揶揄道“既然你可以写出这样一个优秀的故事。为乜不自己做导演来拍摄这部戏呢?”

    “啊??”

    王佳卫一脸吃惊。

    “考虑一下好了。既然你这样关注我的电影,应该知道我一直倡导给年轻人机会。我的公司近年会投资多部新戏,如果……”

    吴孝祖目光锐利的盯着王佳卫,强调一遍“如果,你真的对自己故事有信心,不妨来试一试。山不向我走来,我便向山走去……”

    说完,拍了拍面前神情恍惚的王佳卫,b格十足的转身离开。只留下陷入沉思的王佳卫。

    《旺角卡门》这部电影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故事。商业性也有可为之处。

    更重要,挖邓广荣的墙角吴孝祖心安理得。

    何况,谁不知道挖王佳卫基本就等于买一送一啊!刘镇韦那个好基友说不定就可以挖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