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选择和代价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点样,各位老大要在这边开pary嘅?”

    四方大脸像首都,怎么看怎么像倪老师他二姑父的陈炳忠穿着一身笔挺的夏季警服进场,从他严肃的面孔内开起这样玩笑,违和感十足。

    “哈!这次!还不钉死你?!”

    钱家豪嘴脸瞬变,站起身看着面前的吴孝祖,抬手就朝着吴孝祖脸拍过去——

    “砰!”

    陈炳忠脸色严肃一点b脸不给留,一脚踹在钱家豪身上,钱家豪好似一只煮熟的大虾,痛的跪倒在地上,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自己人”。

    “不要乱动,小心枪走火。”

    陈炳忠沉着脸看都没看钱家豪变成铁青的脸,目光扫视蔡志明与吴孝祖二人。

    “头”

    青春痘警员拿着缴械的枪,一脸无奈的递上前,“玩具枪。”

    “”

    全场目光瞬间定格在吴孝祖身上。

    吴孝祖耸耸肩,“陈sir,我公司雇员被绑架勒索,我只好请些龙套来壮壮胆色。不然——”

    手一挥,指着一群懵逼的古惑仔,“这些不良青年,我哪里够胆过来啊!”

    “玩具枪???”

    钱家豪捂着肚子,一脸不信,急忙道:“会不会是道具枪?道具枪也有杀伤力嘅!”

    “吱——”

    陈炳忠都不等钱家豪喊完,抬手朝着他就是一激,一柱水流瞬间喷在钱家豪脸上,然后紧接着一柱柱水流接踵而至,全射在了钱家豪脸上,陈炳忠又多扣了几下扳机,发现没水了。

    “”

    众人看着一脸遗憾的陈炳忠,你这是没玩够吗?

    “还是应该化验一下是不是硫酸”

    陈炳忠慢慢吞吞的看了眼满脸水渍目瞪口呆的钱家豪,点点头笃定到:“看来不需要了。”

    钱家豪阴沉着脸喊:“阿sir,我是记钱家豪!我在调查三合会问题,我怀疑这几人与三合会有关。这个扑街刚刚故意伤害了这位先生”他指着吴孝祖和被抬走的“比利哥”

    “现在你一样是当事人”

    陈炳忠盯着钱家豪看了一会,表情平静的下了定论,“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咳——”

    肥成看着黑锅一样脸色的钱家豪,差点笑出声。

    “胖子你有意见?”陈炳忠又看向肥成,面色平静。

    “冇有!阿sir你果然是秉公执法的警界楷模。”肥成挺灯,谄媚舔了一口。

    “嗯。”

    陈炳忠点点头,紧接着对身旁的手下警员指了指肥成,“记下这个胖子用言语示好、麻痹高级警务人员。

    让审讯的兄弟们注意点,一定要按警务条例办事,这种人会倒打一耙。”

    “”肥成两台大灯差点憋灭。

    “吴孝祖”

    陈炳忠凑近,目光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模样英俊的男人,“我说过,不要搞事情。你现在也是堂堂的大导演了,一部双雄,就连警署都有褒奖你,何必趟风冒雨呢?”

    “我不喜欢搞事情,问题麻烦来找我,我总不能装睡吧?”

    吴孝祖沉吟一下,似笑非笑道:“总不能只靠这个差佬吧?我都怀疑他与绑架案有关。”手指向钱家豪。

    “这位当事人怀疑你们同三合会有关,并指正你殴打他人。”

    陈炳忠指了指正被手下带走的钱家豪,“你又说他涉及绑架讲话最好有证据,不然诬陷一位警务人员还有,这个伤员总要证明怎么回事吧?”

    他说的是正被抬出去的“比利哥”

    “那个人是我打的!!”

    古天樂突然喊道:“那个人是和我争斗时候被我打伤,然后这个警察和对方是一伙,他们绑架了我!蓄意报复陷害我!殴打、恐吓我!”

    “乱说什么!”

    吴孝祖脸色大变,猛然转头训斥,然后忙望向陈炳忠,“他才岁,小孩子一时情急阿sir,我先和你回警署吧。”

    “祖哥!”

    古天樂挣扎下担架,看着吴孝祖,眼神坚定,已经做了某种决定。

    吴孝祖仔细看着他,古天樂目光特别的坚决。他瞬间就明白了古天樂的选择!

    不惜一切代价钉死钱家豪!

    能够想象他心中的怨恨有多大!

    “阿sir,我愿意对我说的话负责。我也愿意承担因此产生的任何责任!接受一切调查!”古天樂的声音不大,却铿锵有力。为此他不禁揽下所有事情。

    古天樂沉声回答,然后看了眼不远处的谢老四,“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这件事与他们无关,他们都是目击证人!”

    谢老四心中很忐忑,毕竟真的要论起来,他也是“绑架”计划的同伙。正当他心虚的时候,古天樂突然的选择让他一下子豁然开朗,目光诧异的看着眼神坚决的古天樂。

    他抬起头,突然被吴孝祖平静的眼神吓了一跳。

    顿时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我证明刚刚那个差佬确实绑架殴打了这个年轻人。我本人也被非法拘禁。”

    谢老四恢复了潇洒神色,义愤填膺道:“这帮人还威胁我要交200万港币!”

    场内情景再次变幻。

    古天樂、谢老四一起咬死钱家豪。

    “阿sir!我们也都是被那个差佬威胁嘅!”

    突然,矮壮满脸胡须的男人看了蔡志明的眼色后,也举手大喊:“我们几个都替这个差佬做事!”..

    吴孝祖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莫名有点眼熟。看着蔡志明得意的样子,脑子里瞬间想起上一次替蔡志明送剧本的那个男人,那个身影慢慢与眼前这个男人重合。

    “阿sir,我也可以证明!”

    正当此时,从吴孝祖进房间就一直冷眼旁观的那个穿着汗衫,身材消瘦的羊咩胡子男人突然开口。

    “呵,没想到这里除了号码帮的比利、联乐堂的大口麟,还有和胜的现任尖沙咀揸fi人—高脚荃,再加上前铜锣湾大佬吴孝祖,现在我真的怀疑你们是不是要集体包红包要过档?”陈炳忠笑看着面前这个羊咩胡子男人。

    这个人正是和胜的高脚荃—胡荃。

    吴孝祖也一愣,看向胡荃。

    罗东、肥成、苏黎耀也都看着刚刚一直低着头的高脚荃。

    “?”

    吴孝祖看了眼罗东,对方暗暗摇摇头,表示不是特别熟悉。尽管都是同一个社团,但并非每个人都互相熟悉。

    “都带走吧。”

    陈炳忠一挥手,让人带走现场的人。

    吴孝祖错身路过的时候,他突然对吴孝祖问:“你给我打的警?”

    吴孝祖一脸无辜,见对方笃定的目光,耸了耸肩,附耳小声道:“陈sir,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目光紧盯着眼前面色严肃的陈炳忠,有意无意笑道:“我突然记起来,我去年放监出来的时候,你去招呼我的那支香烟好似是小熊猫?”

    吴孝祖直视眼前的陈炳忠。

    “呵呵”陈炳忠眼睛不回避,不答反问,“吴导演需不需要头套呢?外面可是来了不少的狗仔队!”

    顿了顿,看着吴孝祖,自言自语道:“为了钉死人,还真的是处心积虑。又是让人偷偷给我打电话,又是让人请记者狗仔,还拨打了廉署的电话,这算不算三管齐下?”

    “我做正经生意的咩。当然是走法律途径。难道学古惑仔揍人咩?再说了,差佬如果犯事,总要有人来制约嘛。廉署电话我最熟。作为良好市民,当然要配合政府工作。”

    吴孝祖嘴一咧,露出笑容,收回头,提高声音道:“至于头套就算了,我和那位蔡老板这次过来呢,全都是和谢四哥谈拍戏。是不是,谢四哥?我准备了一百万的片酬给狄波拉女士。”

    吴孝祖笑眯眯的看向谢老四。

    “?”

    谢老四一愣,看着吴孝祖笑眯眯的笑容,又联想到刚刚的狠辣。他在社会上混迹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刚刚那几个掏出“水枪”的东南亚人绝对都是真正的亡命徒。

    再看看他与面前这个警司谈笑风生的样子,他瞬间打定了主意。

    再说了,有戏可拍也不是什么坏事吧?

    何况是吴孝祖的戏?

    再加上刚刚对方的细佬把自己身上的“事情”全都扛过去,如果不顺其心意,弄不好自己都要受连累!

    他现在明显又小辫子攥在吴孝祖手中。随时都可以给他按上“同伙”的罪名。

    况且此刻门外全都是狗仔,他这种状态出去,影响太恶劣。但如果有个借口,那自然就完美不少。

    谢老四瞬间又做出来选择。

    有些时候,每一个选择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每一次,你都要承担这种代价。

    “冇错警官,我原本和吴导演约着谈戏,已经签了合约。”谢老四点头承认,笑着道:“狗仔采访也无所谓!”

    蔡志明回头看向谢老四,又看了看吴孝祖,露出笑容。

    “呐,陈sir,你看看。这位是导演李莉成,这位是狄波菈女士的丈夫谢先生。这位是投资人蔡志明老板。我这是制片人。”

    吴孝祖笑看着面前的陈炳忠,“我们连片名都想好了,就叫做大清八大****之绿帽王,点样,陈sir,到时候我请你一起去看戏”

    吴孝祖心中特别畅快。

    眼前这个陈炳忠一定就是那个墓碑前祭奠邱建军,抽小熊猫香烟的那个人。

    如果真的这样

    他忽然对自己那个待自己如子侄般照顾的大佬产生了一丝陌生感。

    当时自己大佬也是做了选择?所以付出了代价?

    这个代价是死亡??

    突然发现,当初大佬被砍,并非那么简单啊!

    联系自己出狱,再想一想那次在酒楼,再想一想“花鸡”事件,突然释然!

    现在想一想,陈炳忠一直以来虽然嘴上说盯着自己,但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刁难,反而好像是在照顾自己。

    难道说

    自己最大的金手指是死去的大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