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噢——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吴孝祖迈进内厅,旁边站起来十四五个态度嚣张的古惑仔,挑衅的看着吴孝祖。

    正当中,一张牌桌,乌烟瘴气,四个油腻中年人继续打着麻将,只有一名矮壮满脸胡须的男人偷瞄了一眼吴孝祖身后进来的人,刚略有走神,就被旁边的人不客气的提醒。

    “胡须勇你个扑街,到你出牌了!”

    穿着西服,敞着胸膛的男人嘴上叼着烟卷骂了一句,反手去摸了一张麻将牌,转着眼珠摸索。

    他对面坐着口大宽面的赤身大汉,背对着吴孝祖的则是一个穿着汗衫身形消瘦剔着板寸的男人。

    “哈哈,果然是风牌!”

    西装男一翻开牌,果然是一张“西”,哈哈一笑的对面前三人开口道:“今天的风上赶着吹上门,西风送财,看来我要有生意上门啦——这就叫笑倚西风里哈哈——你说是吗?”

    西装男大笑着转头看向吴孝祖一行人,最后目光定格在吴孝祖身上。

    “是吗?”

    吴孝祖把不远处角落里“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古仔尽收眼底,气急而笑,示意罗东、肥成两人去捞人,自己则捞了一把椅子,坐在西装男身边,笑眯眯道:“我倒是知道一句诗词,凄凉拚作西风客,不肯嫁东风——

    不知阁下点称呼?我这位小兄弟点得罪阁下,被打的这么惨。”

    “江湖上大家都喊我比利哥。”

    敞着胸膛穿着西服的比利哥抖着肩膀笑,“你这人蛮无厘头。还会念诗,不愧是大导演。”

    “比利哥,是吧?我就先问下,我这位小兄弟怎么得罪了阁下,被打的这么惨。”吴孝祖身子前倾,继续笑眯眯的问。

    “你咩意思?”比利哥收起笑脸,冷冷盯着吴孝祖。

    “没有意思。我就是想问问,我这位小兄弟到底是怎么得罪了阁下,被打的这么惨?”吴孝祖依旧笑眯眯的表情。

    “200万带没带,带就掏钱,没带就滚蛋!?”

    比利哥脸色阴晴不定,手中把玩着“西”,冷笑道:“我这个人只认钱嘅。难道你要我给你这个马仔做保姆咩?你小弟说不得就是走马路摔倒了也说不定”

    “噢——”

    吴孝祖想了想,笑眯眯点了点头,认真道:“这个解释我接受。”

    “你接受乜?接受西风吗?不如再做一首诗,说不定我一开心,就少收点利息”

    比利哥嚣张跋扈的嘲讽的扬了扬手中的麻将:“来,在做首西风的诗。”

    “作诗”

    吴孝祖笑眯眯的靠近比利哥,突然牙缝中冒出冷冷的声音,“我做你妈个头!”

    话音未落,突然暴起。

    整个人好似猛虎出闸,直扑这个装b西装男,在对方懵逼的状态下,一把掐住对付的脖子,直接把其脸怼在麻将桌上,呼啦一声,麻将摔满地。

    然后扯起桌布,全蒙在对方头上,手用力的一缠绕,裹住这颗人头,猛地朝着桌子砸去。

    “干你娘!”

    “敢动我大佬,砍死他!”

    唰唰的几声,十几个古惑仔直接抽出西瓜刀,但没等他们动作,三四支黑洞洞的枪口指向这些古惑仔,瞬间吓得原本叫嚣暴怒的古惑仔安静的像一只只鹌鹑。

    显然,他们估错了形势。

    枪这种东西吧,距离古惑仔还是比较遥远。

    蔡志明此刻脸都黑成了黑锅底,看着被揍成破壁一样的古天樂,整个人的样子全然一副:我好似一口破b,摩擦的已经国产吊都满足不了了的惨不忍睹的模样。

    你就想像一下古天樂此刻有多惨!

    如果这里是荷兰,蔡志明早就让手下做掉这些人了。

    可惜这里是港岛,讽刺不?

    “咚!咚!咚咚咚咚!”

    吴孝祖拎着人头猛地砸在桌子上,起先对方还手脚不断挣扎,但一声声闷响后,只剩下痛哭的求饶声。

    房间内的古惑仔和三个牌友都吓傻了,看着桌布突然染透血水,一个个吓得后。

    角落里的谢老四握着一手的扑克牌,双王四个2不知所措,吓得一声不敢吭。

    “砰——”

    吴孝祖松开手中的人头,桌布散开。

    西装男脸上血肉模糊的沾满了麻将,鼻梁、脑门处不住的冒血。整个人好似一滩烂泥的趴在桌子上,双目无神,牙齿都崩掉了好几颗,简直惨不忍睹。

    吴孝祖手随手拿起一张牌,翻到西装男面前,眯眯笑的道:“看来西风送来的不是财,而是西北风。”他手中的赫然是一张“北”。

    “我这人最烦别人敷衍我,真的。”

    吴孝祖擦了擦手,贴着比利哥耳边道:“不过看你这么有诚意的特意表演摔倒给我看,我现在真的就勉强相信了。”

    “祖祖祖哥”

    罗东、肥成两人搀扶着惨不忍睹的古仔走过来,。

    “臭小子还有瓜子食啊?”

    吴孝祖伸手摘下古天樂脸上的瓜子皮,听到古天樂的话突然手一顿。

    “钱家豪那个王八蛋他在那里”

    古天樂颤颤悠悠的指着不远处扔在地上的一袋瓜子,咬牙切齿的道:“祖哥就是他他把我打的这么惨还逼我说你是三合会”

    吴孝祖点点头,拿起纸巾,轻轻帮古天樂擦了擦鼻血,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转过身,看着不远处门后边露出的脚,一步一步的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瓜子,露出淡淡的微笑。

    钱家豪冷汗淋漓的躲在门后,突然感觉眼前一亮,门突然被打开。

    “钱sir,你的瓜子。”

    吴孝祖笑眯眯的拎着一袋瓜子,递向面前胆颤心惊的钱家豪。看到吴孝祖的瞬间,钱家豪一脸死灰。

    “咔啪”吴孝祖嗑了一粒,点点头,“还不错。”,再抬起脸,双眼似寒冰一般的盯着钱家豪,“钱sir,他才岁”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钱家豪突然好似变脸中的尼古拉斯凯奇,瞬间跪下服软,全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嚣张跋扈,绝对的真小人做派。

    “不许动!!”..

    突然,一阵暴乱的声音,呼啦一声,十几位军装和便衣差佬握着枪冲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