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双雄》登场,开场精彩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随着讲话完成,戏院的灯光渐渐暗下来,戏院里的声音也慢慢消失。

    荧幕上微微一亮。

    024火车头电影公司纯洁的片头哐次哐次的再次出现,充满了文艺感与造型感。

    后现代主义与表现主义的一种图像化的展现!

    相比第一次的劣质,此时的公司lg精致了许多。哐次起来,显得格外有力!

    几部电影的积累,024火车头也积累的一点名头,不少人看到片头,也都感到眼熟,情绪慢慢沉淀下来。

    大戏,正式开始!

    屏幕黑暗一片,细不可闻的渐渐的响起一段极为吊诡悠扬的口哨声。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口哨声尖锐、环绕在耳边不断侵蚀,bg自带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诡异滋味。

    电影一开始,很多人就被电影吸引,这段口哨声充满了一种不怀好意,就好像是一只黑曼巴,朝你吐着蛇信,双眼冰冷的盯着你。

    这段口哨的配乐灵感出自英国年的一部恐怖犯罪电影魔鬼天使,当然,真正让其名声大噪的是后世一个下巴可以锄地的大叨逼——元璋昆汀叨逼塔伦蒂诺。

    如果你看过朱元璋在课本上的画像,你会清楚的认为昆汀塔伦蒂诺一定有老朱家的血统。

    这段经典的口哨配乐isd nrv就是在杀死比尔后响彻世界影坛和影迷圈。

    电影中,

    一双黑色尖头漆面皮鞋横移踩在木质的地板上,镜头跟随着脚步特写移动。

    演员字幕一闪,顺势画面从横移的镜头换做后面跟进,整个景深很远。

    很多观众都看到了一个五彩斑斓的楼道,镜头上拉,一个嬉皮士打扮的男人,手中提着一把琴箱,双腿踩着节拍前行。

    走廊安静阴森,但是时不时的走廊上有一块教堂常有的彩色穹顶式的玻璃窗户,窗户很小,窗台很窄,玻璃的颜色五彩斑斓,光线打进来,充满了视觉的五彩颜色。

    光线在这里的运用让观影者好似再看一副名贵的浓浓墨重彩的油画。

    每一束光线穿透窗户,变幻成迷离的五彩颜色,青橙黄绿蓝靛紫,斑斓的光线无法掩盖掉走廊的阴森。却把走廊分割成一个个独有的小空间,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展现。

    这一组镜头是长镜头拍摄,为了镜头不单调,吴孝祖当初在沙田摄影棚拍摄这场戏的时候,特意找了基督教教堂穹顶专用的那种五彩玻璃来增加画面的维度和光感度。

    教堂的玻璃是圣洁和端庄,此刻却显得越发迷离和诡异,搭配着音乐,让整个原本乏味的长镜头,瞬间就变得格外吸引人。

    无数影评人和电影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这开场的镜头。

    “一镜到底的长镜头?”德宝发行的负责人张家振一脸震惊的对身旁的好友吴白鸽询问。

    吴白鸽着聚精会神的盯着画面,用行动告诉张家振:你的好友智商以下线,无法解答!

    “伪一镜到底,但剪辑很巧妙。运用色彩来诠释空间,让整个画面瞬间就惊艳了。

    他用一种匪夷所思西方教堂壁画一样的方式填充了整个画面镜头这个镜头就已经超越了港岛百分之九十五的导演,足够成为港岛电影最惊艳的开场镜头!”徐尅抿着嘴解读。

    他偷偷跑回来,原本是为了兴师问罪,可没想到电影一开头,就让他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配乐更精彩!”

    霍比特人泰迪罗滨咽了咽口水,“这一段口哨声简直绝了!搭配着电子乐渲染,真的精彩!”

    戏院底下,无数伪装前来的电影人和影评人都沉陷其中。

    口哨声继续——

    蒙太奇出现,儿童嬉戏的画面,欢乐的气氛,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穿着公主裙银铃般笑声的在草地上奔跑。

    阳光灿烂,小女孩咯咯咯的笑,光线十分的明亮,充满了童趣和温馨,一扫刚刚口哨声的阴霾,让人不由自主的露出笑脸。

    “爸爸,峰峰!来抓我呀——”

    小公主露着古灵精怪的笑容,好似一只可爱的精灵,旋转躲闪。

    “不要跑,大魔王来抓你了——嗷嗷嗷——”

    画面中,一个挂着阳光灿烂笑容的男人出现在荧幕上,背上还背着一个手舞足蹈的小男孩。

    “爸爸,快点抓住婷婷——”

    小男孩很帅气,扮演者正是后世大名鼎鼎的谢逼王。

    当初拍摄双雄的时候,肥成这个肥叔叔亲自推荐岁的谢霆峯出演小男孩,而那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则是谢亭亭。

    梁镓辉搂着谢霆峯,张牙舞爪的朝着谢亭亭追过去,你追我赶,好不热闹。

    谢霆峯与谢亭亭的笑声让现场观众为之一笑。两个颜值在线的小萝莉和小正太无疑让观众赏心悦目。尤其是有孩子的成年男女,更是会心一笑。

    小男孩手中抓着一根细线,绑着一个红色米老鼠气球。

    忽然,蒙太奇闪过,画面一暗,又回到了楼道里——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口哨声加快,又配上了钢琴和电子乐的配乐,整个配乐响彻戏院。

    观众聚精会神的盯着荧幕,预感到有事情要发生。

    “嘎达——”

    黑色漆面皮鞋踩在某种东西上,碎掉的声音。

    皮鞋脚跟不动,脚掌以脚跟为中心抬起旋转。

    一辆最普通的儿童小汽车被踩扁成了碎片,鲜艳的小汽车玩具与整个阴暗的气氛非常不符,却莫名的有一种不详的暗示。

    镜头慢慢上扬。

    “哇,小马哥?”

    “周闰发!”

    戏院的有些观众看到周闰发的脸,忍不住念出名字。

    周闰发眼神无辜的看着被踩碎的小汽车,蹲下身子,手掌小心翼翼的捡拾起来。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音乐越来越快,长镜头描写,周闰发一步步的朝着走廊尽头的黑暗走进,镜头拉起来,他身后的窗户边上,一朵小花靠在小汽车旁边,光线折射在玩具和小野花上边,形成了一种绽放的光影效果。

    大全景下,周闰发提着琴盒走上了一个螺旋形的楼梯,基督教的大穹顶瞬间展现出来。

    这就是一座为装修完的教堂!

    顺着楼梯往上盘旋,口哨声继续。

    镜头越拉越长,周闰发彻底淹没在最深处顶端的黑暗之中。

    咔——

    一扇铁门推开,阳光直射进来,观众眼前也恍然一亮。

    周闰发站在阳光下,镜头围着他转。

    当琴盒打开的瞬间,镜头停止下来,预示着原本摇摆的心绪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定。

    用镜头来展现心理活动,不是很难的技巧,但这手法却绝对让很多港岛电影人汗颜。

    港岛电影圈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电影人全都是野路子出身,甚至有的人连镜头是什么都不懂。

    后世,就算是被誉为鬼才的刘镇韦,当初也是彻头彻尾的外行。第一次拍戏,连镜头焦距都不懂。

    吴孝祖花样吊打港岛电影人。

    “这电影看得我欲罢不能——”微胖的刘镇韦碰了碰身旁的好基友。

    “色彩运用真美。”

    王佳卫难得第一次跟上刘镇韦的节拍,看着荧幕,心中悸动。

    梁镓辉笑着陪着一儿一女在草地上玩耍,嬉笑打闹,非常的温馨。

    画面内,一个带着刻度的镜头以主观镜头观看着不远处的这一切。

    周闰发趴在地上,身后则是巨大的十字架,棱形的尖顶上无数只白鸽停留在周围。

    阳光照在十字架上,阴影盖在了周闰发身上。

    微微一笑,周闰发轻摸了一把粘在嘴唇边上的小胡子,眼睛望向手上的狙击枪。

    “爸爸爸爸你快点!”

    谢霆峯拎着气球伏在梁镓辉怀里,笑着把手中的米老鼠气球递给另一边的妹妹,“妹妹,送——”

    砰!!!

    气球没等递给妹妹,手指一下子松开,红色气球格外鲜艳的慢慢飘起,慢镜头下,气球缓缓升高。

    红!..

    红的很刺眼。

    梁镓辉呲着牙捂着肩膀,血液沾满了衣襟,低下头,谢霆峯童真的笑定格在那他愣住了,眼底收缩,不敢相信。

    “哥、你怎么不说话了?”

    谢亭亭幼嫩的如春芽般的童音在屏幕上响起。

    梁镓辉转过头。

    谢亭亭白嫩的小脸上溅满了一朵妖艳的血花。

    蒙太奇镜头重复,换做周闰发的画面。

    周闰发的镜头瞄着梁镓辉,手指轻轻的搂动扳机,这时候,对面的小男孩突然递过一个气球,一下遮挡了他的视线,但没等他调整,手却下意识的开枪了。

    枪响——

    哗啦,无数只白鸽从他身后扑打翅膀飞起。

    周闰发看着倒地的梁镓辉微微一笑,继而笑容凝固,双眼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小男孩。

    “”

    周闰发双眼震惊,难以置信。

    为了让电影角色之间趋于平衡也为了商业考量,周闰发自然不能描写成彻头彻尾的大坏蛋。

    不然如何叫双雄?

    镜头跟随着红色的气球,缓缓升高!

    啪的一声,气球爆裂,红色的气球化作两个字符:

    双雄!

    电影名红艳艳的出现在屏幕上,也拉开了影片的正式序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