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居酒屋集结,众反派登场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中环,一间小小的复古居酒屋。

    门框前吊着两只昏黄鬼画符的纸糊灯笼,前沿处挂着一排写着“酒”字的藏蓝破布帘,松木木格栏门上旁边竖着一块“暂#不营业”的小黑板木架。

    ‘暂’旁边涂鸦着一个写错的字,它只好挤在左上角,显得可有可无,就像是老王的胸。

    一块不规则的黑黄色牌匾挂在正当中,上面用簪花小楷书雕刻着“花蕊”二字,同时下边标注着“ㄏㄚㄖ1”的字样。

    这不是日语,这是湾湾拼音“hua rui”的拼写。

    湾湾地区一直承袭了民国传下来的拼音,后世你看湾湾同胞的手机,他们拼写的时候你会有一种看对方打五笔的感觉,溜的飞起

    “噔噔儿楞噔儿,噔噔儿楞噔儿”

    居酒屋内昏暗无比,只有一盏小吊灯挂在吧台前,除此之外就是不断旋转的风扇。

    吴孝祖捏着酒杯,抿着清酒,耳边则听着邓丽君演唱版本的往事只能回忆。

    “时光一逝永不回

    往湿只能回味忆童年时竹马青梅,俩小无猜日夜相随春风又吹红了花蕊,你已经也添了新水”

    清脆声中带着万种骚情,骚柔的小明调哼的人酥酥麻麻,配合着日本鬼子的清酒,特别有一种在东京很热的滋味。

    “叮当——”

    风铃一晃,撞飞铃铛,紧身裙勾勒着凹凸丰腴的身材,蓬松长发,御姐扮相的林清霞走进居酒屋,散发着大气与成熟。..

    “你就要”

    没等‘变心’两字唱出来,吴孝祖轻轻的提起了唱片指针,笑着抬起头,目光明烁的望向对方。

    “我替你忙前忙后,你在这边躲清闲?”

    香风袭来,林清霞玉手一带,拿过吴孝祖手中的清酒,小抿了一口,双眸明亮,盯着吴孝祖笑,哪里有丝毫的不乐意。被吴孝祖艹呸!被吴孝祖用呃能帮吴孝祖干呸呸呸!

    总之,她很乐意。

    吴孝祖微微一笑,手在丰腴腰肢上轻轻一带,直接把东南亚第一阿姨卷进怀里,放在腿上,棍棒支撑住。

    “那你就送佛送到西,陪我一起见一见这位老乡”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成?”

    林清霞略带风情的不客气白了吴孝祖一眼,半开玩笑半认真问:“我拿什么身份?我是你的什么?”

    “你是我的奶茶”吴孝祖下意识就冒出一句。

    “??”

    看着面露窘态的吴孝祖,林清霞挑眉。

    “这样可以捧在手心里”吴孝祖觉得既然念出了恶俗的台词,就一定要继续恶俗下去。

    “酒杯也可以吧?”林清霞甜蜜失笑。

    “因为奶茶除了捧在手心里,还可以——”吴孝祖一本正经的用收模仿“插”的动作。

    林阿姨瞬间领悟:奶茶可以插!文青病瞬间心思荡漾,文人耍流氓莫过于此了吧?一语双关,一词多义,却直插内心。

    她越发觉得吴孝祖和自己三观很合拍。(鬼知道,她会觉得吴孝祖有三观)

    至于吴孝祖身边的“一对a”,此刻已经从她的观点中消失殆尽。

    作为东南亚第一阿姨女神!林清霞可谓是湾湾之光,台胞骄傲。出道多年,在湾湾的人脉不可小觑。

    那一日,吴孝祖约她喝浓稠的咖啡牛奶。当天晚上的飞机,她直飞湾湾。帮助吴孝祖去破局!

    原本,她想着如果不顺利,她会用人脉帮吴孝祖达成这个事情。十几年的玩玩娱乐圈人脉,林清霞不能用单纯的明星来囊括。

    湾湾在杨德倡、侯孝苋、李鞍等一批文艺大导未上位之前,真正被民众和娱乐圈认可的湾湾之光只有两位,一位是邓丽君,一位是林清霞。

    哪怕过些年老王崭露头角,依旧无法比肩上述两位姐姐在湾湾民众中的地位以及在湾湾文艺圈的底蕴。因为归根到底老王是港人捧起来的明星。林清霞则属于自家亲女儿

    不过,这件事情的顺利程度超过了林清霞的预期。这让她不禁又回忆起她离开咖啡店时,吴孝祖站在门前默默望着她笑的画面。笑的让她安心和踏实。

    雨珠连成线,沿着屋檐噼里啪啦的摔打,砸在地上,溅成多瓣——

    哒!

    一只男士黑皮鞋踩碎了水珠,顺着笔直的双腿上移,臀部紧绷,蜂腰虎背,宽肩挺拔,五官俊朗,星眸剑眉。

    这个男人往这里一站,天地间好似撑起了一个空间。

    呃

    一只手撑起一支黑色雨伞,晶莹剔透的水珠一一滑过伞面,果然是撑起了空间!

    一台黑色平治由西边的路口驶来,与此同时,一台银色的丰田佳美则从东边的路口露出头。在这大雨磅礴,街道空荡的时间点,两台汽车一左一右出现——

    吴孝祖嘴唇上不着力气的斜叼着一支香烟,烟雾袅袅,双眸泛着平淡,听见汽车鸣笛声音,嘴角一扬,手指夹下燃烧过半的香烟,曲指一弹,火星一闪泯灭,划出一条迷人的弧形——

    刹!

    烟蒂沾了水,直接竖在路中间的水泊中,两台车一左一右戛然而止。。。

    肥成从平治车钻出来,撑起一把伞黑扇,去迎接后座的客人。

    蒋二少从佳美车钻出来,不等他撑伞,后边两扇车门分别打开,两柄黑伞分两边举出来——

    “陈老板!”、“冯老板!”、“蒋老板!”

    “蔡老板!”

    平治车站出来的蔡松淋狼眸一扫对面三位露出亲切笑意,与此同时蒋志强、陈荣美、冯秉仲三人也打招呼。四人转过身,吴孝祖站在居酒屋前眯眯笑。

    “吴”陈荣美欲开口。

    “吴老板!”

    蔡松淋突然直视吴孝祖,狼眸中露出笑意,“好久不见。”

    “现在见时间更好。”

    吴孝祖让出身子,深深的忘了几人一眼,一伸手,“几位,雨水这么肆意,不如饮一杯酒,暖暖身子。”

    “有心了——”

    蔡松淋看着眼前熟悉的招牌,冲着吴孝祖点点头,偏过头看向陈荣美、冯秉仲两人,目光闪烁,微微一笑,“两位,一起吧——”

    陈荣美看了眼冯秉仲,到底不是莽撞人,两人开始可能还未察觉,但是见到蔡松淋的模样,如何看不出吴孝祖这次选择地点非同一般,对视一眼,暗通有无。

    花蕊,蔡松淋当年在港岛最常出入的居酒屋。

    蔡松淋都没想到吴孝祖在这里给自己接风洗尘,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吴孝祖心思之缜密,做事之细致。

    相比吴孝祖,那两位少爷虽然不是笨人,但论心机、城府,无疑输了不止一筹。

    蔡松淋喜欢同聪明人打交道。

    注意,

    他指的聪明人不是自作聪明的人,而是——望着眯眯笑不卑不亢的吴孝祖。

    这才是聪明人!

    一个摆的正位置,却又懂得食脑能屈能伸的坏蛋,最主要,这个坏蛋话还不多!全都用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阿祖?”

    蒋志强仰着头看着吴孝祖,眼神复杂。

    “蒋生有何”

    “喊我蒋志强或者阿强。”蒋志强摆手打断。

    吴孝祖嘴角保持弯度,眼皮撑开一点,仔细看着蒋志强,忽然笑了笑,“好——小强,你有事对我讲?”

    蒋志强点点头,虽然心中觉得有点不妥,却不知道哪里不妥。

    “你知唔知你这样做的后果?”

    小强盯着吴孝祖的双眼,希望猜出一点头绪,可惜,吴孝祖还是那副不卑不亢笑眯眯的模样,无奈开口,“平地一声雷,你当初也说了,弄不好就炸到自己。

    可现在你却亲自去拥抱地雷”嘴角抽搐,蒋志强继续道,“有没有想过就算是成功,你说不定都要被很多人当做眼中钉、肉中刺——”

    “我现在难道不是吗?”吴孝祖笑呵呵问。

    “呃”

    蒋志强词穷,想了想,好似现在吴孝祖也差不多这种情况了。

    雷家两兄弟上演相亲相爱一家人戏码,吴孝祖就算是摇尾乞怜最多也就是苟延残喘的成为某位大佬的附庸,就像是那些才华横溢的人一样。

    你真以为程龙、麦党雄、麦加、洪金寳他们百分百乐意纳贡吗?

    现代社会,有几个人真的从骨子里会去遵从一个人?只听过升米恩,都米仇!

    你给你老板打工,无非也就是为了那点工资,难道真的是为了把老板推上先富起来那一拨人的宝座啊??然后,好指望老板发扬先富带后富的精神,回过头拉扯你一起走向共同富裕吗?

    如果真的这样,为何你就不能成为先富起来那一拨呢?

    “港岛圈子里,你这回算是臭了大街了。”

    蒋志强苦笑的指了指居酒屋,“我都觉得我们这些人就像是一群聚集在一起准备密谋篡位的大反派”

    “嗯怎么能这么说自己??”

    吴孝祖摇摇头,指着屋内,严肃认真纠正道:“人家陈大少、冯少爷两位称得上一句谋朝篡位,你我最多算是揭竿而起!”

    顿了顿,吴孝祖又补充一句:“如果你不满意,我们还可以叫港片内奸、外来鹰犬、圈内叛徒”

    “”

    蒋志强被噎的无话可说,但还是抓紧表态:“揭竿而起!我们这属于揭竿而起!!这个词更褒义一点!”

    “好啊,那我们就是揭竿而起。你开心就好。”吴孝祖笑着应和。

    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吴孝祖,蒋志强一点都不开心。

    “你可考虑清楚——”

    蒋志强手推着门,还是不忍心的转过头,“没有回头路!农民起义,可没有几个好下场!就算有你这也算是诛首恶里的那个首恶。中国人对待敌人还可以饶其狗命,对待内鬼”

    “为了港岛娱乐市场的繁荣,为了华语电影的未来,抛头颅洒热血如果你非要认为我是内鬼,不妨换个称呼,内应得唔得?”

    吴孝祖开了个玩笑,直视蒋志强,“实际,你对我说的话,也是我对你说的话。小强——你考虑清楚了吗?上了我的贼船,就真的一去无还!”

    “我蒋志强活这么大,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唯一的优点就是够有胆!”蒋志强小短腿毫不犹豫的踏入居酒屋,风萧萧兮易水寒,充满了豪情壮志,小小的背影充满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气魄——

    “抬脚!!”

    蒋二少回过头低声吼了一句。

    吴孝祖无辜的抬起脚,对方扯着趿拉地沾满泥泞的风衣刷刷的走进居酒屋,留下一条脏路。

    这是一条神奇的脏路把反派的温暖送到港岛,从此山不在高,路不在漫长,各个反派齐聚一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