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晨昏两场雨,一场寒,一场冰(下)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大雨倾盆,路上行人鬼投胎般急匆匆穿插而过。

    港岛最近的水又多又频繁,就好像是三十岁的少妇,轻轻一勾搭,就需要大禹治水。

    眼转流波,内含骚动。

    望着眼前身材凹凸,风韵曼妙手托圆润香腮直勾勾盯着自己的文艺少妇青霞,吴孝祖叫住了侍者,改换了一杯冰水。

    莫不是,眼前的三十少妇因为梅雨季节的来临,也跟着水涨腿高,开合放水?

    “港岛最近雨水很多,我倒是很喜欢阴雨天,让人懒散,卧在沙发上,喝一杯热可可,看着雨水串联成水晶般的珠子,滑落下来,很美妙。

    只可惜,阴雨天不太适合约人——”

    林少妇换了下腿,大开叉旗袍勾勒出丰满的美意,美眸传情,笑盈盈的望着吴孝祖,不言而喻。

    文青病还有三十秒到达lgndary kill!!

    同亦抒厮混久了,青霞姐姐一开口,瞬间把吴孝祖送上了高地。

    望着灰蒙蒙阴沉沉的天,看着噼里啪啦任意妄为的水珠,哪有一丝美妙可言?

    “这样的天气,狗仔才不会盯住你这个大美人不放。我也才能与你坐在这里饮咖啡。”

    吴孝祖用蹩脚的理由回答了林清霞的问题,解释了为何“无事献殷勤”的来约她。正所谓男人这张嘴,上可胡扯乱砍,下可咳咳。

    毕竟就如她所言,下雨天并不适合约会,雨天路滑,不适合开车!

    手是个好东西!

    可以捏、可以摸、可以揉、可以摸索

    林清霞无视掉吴孝祖伸进旗袍内侧的手,头轻轻的倚在对方宽厚的肩膀上,嘴角挂笑,似乎这个蹩脚的理由就足够说服了她。

    女人,爱你的时候,你吃屎她都觉的你牛b!

    如果不爱你,你吃屎呃她还是觉得你牛b!

    好吧,换个例子。

    大致可以用恋爱的女人对待喜欢的男人,脑子里自带美颜和滤镜。她会用一百种方法来解读你的答案,然后选择最让她信服的一个,自己说服自己。

    记住,女人被你说服一定不是你的逻辑让她满意,而是她对你的感情占了上风,仅此而已。

    当然,如果她不爱你,你要敢用这种蹩脚的回答来应付她,她还如此顺其自然的接受。那么毋庸置疑,兄弟,你被绿了!

    或者——她是做“200块的快餐生意。”的选手。

    因为超过00的服务行业小姐姐都会在与你颠龙倒凤之前,虚情假意的交流一下,只有“快餐小姐姐们”才不会管你七七八八的鬼话,也只有她们,才是灵与肉啪啪最简单的道系青年的友谊。

    这就是商品经济社会,最简单、直观的契约精神。

    “难道不是要我帮你”林清霞婉转秋波,自带妩媚。

    最近两日,吴孝祖与雷韫龙因为‘王祖苋’争风吃醋的绯闻在圈内好似台风一样席卷。024火车头电影公司的日子很不好过。甚至传出金公主联合其他两大巨头封杀吴孝祖这种明显就不切实际的奇葩新闻。

    但不管传闻如何,吴孝祖与雷韫龙两人醋海风波却不可否认。且随着倩女幽魂大卖,聂小倩爆红更受到很多人关注。

    024火车头电影公司,接连捧出罗伊健、周慧慜、吴振宇、梁镓辉四位风格各异的明星。不知引得多少人眼馋。

    尤其是罗伊健与周慧慜,简直就是两棵摇钱树。

    突然传出王祖苋加盟024火车头这样的小道消息,可想而知会受到多少人红眼。

    借将好比借种,在顺利,哪里有自己的种好?这个社会,并不是说你优秀就理所当然。这是一个哪怕你不招惹他人,但只要你过得比我们好,我们都要给你下绊子的地方。

    不然后世哪里会冒出:金像奖就是为港片服务的电影节这种看似有根有据,其实暗藏祸心的言论?

    “我只求你一件事!”

    吴孝祖认真看着林清霞,明目张胆撩拨,“一直美下去,一直这样迷人”用力一掐,三十岁女人差点开闸放水。

    林文艺御姐是属于凭借言语就能汪成沼泽的类型,手口并用,林清霞的文青世界里自动响起属于自己的bg——确认过尺寸,遇上了对的人。

    吴孝祖见林清霞自然有所诉求,但同样不是林清霞所想的帮助。吴孝祖不是那种直男,如果林清霞能帮助自己,他不会为了所谓自尊故意找虐。

    但,他需要的就是林清霞捆绑在双雄这部电影上即可。林清霞在利益面前,人脉并没有一沓沓钞票更有价值。

    金公主既然冷处理这件事,甚至不主动宣扬双雄上映事情,那么这就代表了他们的一种态度。生意场上,人脉当然很重要。但,这种重要的前提是,不损害对方利益。

    不过,吴孝祖有一点想不明白。

    既然大家谈利益,金公主大肆宣扬双雄显然更符合他的利益,同样也符合雷韫擎的利益,问题是,明知道雷韫龙有借故打击他的嫌疑,毕竟麦加的背后是雷韫擎。

    可偏偏雷韫擎就任雷二胡来,既然双方有龌龊,这个时候不是该保持自己利益吗?

    金公主戏院。

    麦加也同样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大金主,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如果说雷韫龙一脸纨绔,那么雷韫擎就显得古板斯文,卖相还算符合精明商人的模样。

    “兄弟萧墙?但你不要忘记,萧墙的前提是兄弟。这部戏最多不过千八百万,与我们雷家的面子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

    雷韫擎话音一转,“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会以为我会借机保护自己的利益,狠狠打脸韫龙一次,可这对我又有多大好处?你认为,这个时候,老豆眼中,我帮弟弟一起对付外人更让他老人家开心,还是说我联合外人对付自己弟弟更让他满意?”

    麦加惊瞥了一眼雷韫擎。

    好深心机!

    他打赌,雷韫擎心中百分百想打脸自己愚蠢的弟弟,但,正如他自己所言。雷觉坤还没作古。这个时候作为长子,最佳做法自然是站出来帮弟弟一起对付外人!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戏码在豪门中视为大忌。尤其是在老家主还没闭眼的时候。

    曹丕也同样是曹操去世之后,才朝自己弟弟下的手,在此之前他可是多次在曹操面前替弟弟求情。

    吴孝祖想不明白的事,只是因为他并不是豪门。他不需要看太上皇眼色行事。电视剧中兄弟明目张胆对抗的戏码可以说是脑残极点,那种情况下,一般这样的脑残太子绝对会gg。

    千八百万的损失换来一句长兄宽厚的评价,值不值?那种闹到公堂上的情况只会有一种情况,要么老家主镇不住了家族,要么就是老家主驾鹤西游了。

    不然,哪怕闹的再欢如赌王贺家,哪一次不是兄友弟恭姐妹情深的戏码?

    麦加看着自鸣得意的雷韫擎,心中黯然。在大人物眼里,千八百万竟然只是为了做一次秀,一次人情,一句评语,他不能理解,却无可奈何。

    第一次,麦加生出一种心很累的滋味。

    他真的很看好吴孝祖,甚至超过了林岭栋。是想一下,一个能够不顾名声,只为市场,拍摄出古惑仔的导演,如何不招电影公司老板喜欢?

    王京一定比许鞍华更受这些电影公司老板欢迎。吴孝祖这种,既能够有深度,还能够放下身段迎合市场的导演,可想而知?

    胳膊也许能拧过大腿,但没有足够的好处一定没人拧。吴孝祖够格吗?

    他显然不够!

    上帝视角上你会觉得很多人目光短浅,置身其中想一想,生活中,一个颇有才华的工程队和自己公司的‘王思聪’撕逼,你站在谁身后?

    可惜肯定会可惜,但身体会很诚实。

    嘉禾办公室,邹汶怀很热情招呼吴孝祖。

    “阿祖,很早就欢迎你来这边坐客,这是明前的龙井。托老朋友从大陆带回来的你尝一尝——”邹汶怀平易近人亲自给吴孝祖沏茶倒满。

    吴孝祖双手垫在杯底,微弯着腰,颔首感谢。..

    百闻不如一见,见面更胜闻名。

    邹汶怀外界的名声不太好,但你接触过他你会感受到他的平易近人和细致周到。说他装腔作势也好,说他善于伪装也罢,但作为一方大佬,如此做派确实让人如沐春风。

    刘备到底是真仁义还是假仁义,知行合一做到了最后,真相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谢谢邹生。”

    吴孝祖杯子送往嘴边,呷了一口,入口,柔和清香,不浓不艳,视为妥当。

    “好茶!”

    “哈哈,品茶如品人,茶品观人品。”邹汶怀帮着续杯,吴孝祖依旧托杯前倾,一老一小两个人不谈电影,不触较量,却处处有着观察。

    “邹生,我这次来有求而来。”吴孝祖看到邹汶怀不打断,并眼神示意继续讲,瞬时就平添了几许好感。

    “因为某些缘故,两部电影都受到了金公主那边的冷处理。我希望邹生可以扶我一把”吴孝祖说的很诚恳。

    “呵呵,放心,能帮的我一定帮。当年我走出邵氏,也是一路贵人扶持才有的今天。年轻时候遇到困难,我能理解。小龙去世,如果不是许氏,可能嘉禾就衰败下去了,包括后来的阿龙、三毛”

    邹汶怀笑看着吴孝祖,“院线方面我会帮你协调,这没问题嘅。”

    “邹生”

    吴孝祖目光一闪,将信将疑,却发现邹汶怀一直露着淡笑,眼神颇为真挚。

    饮了三杯茶,吴孝祖心中突然一笑。

    中国人有法吗?当然有,商鞅的年代就把法融入我们血液里,但更多时候,我们习惯把法放在肚子里,我们不讲;

    心中有一把秤,叫做理,也不会轻易去说;

    嘴巴专门讲情的,没问题,没问题,到时候你才知道有没有问题。

    他讲没问题,他讲放心。但,绝口不提日期,绝口不提安排。

    嘴里讲出的话,不是真,不是假,只是叫做:妥当!

    所以,麦加不得罪甚至可惜吴孝祖,更会打电话给他劝慰,但不代表他会选择站在吴孝祖身边。因为,他说的话只是因为妥当而已。

    笑容可掬热情大气的邹汶怀,他讲的也是妥当。

    对他们来讲,妥当只是一种习惯。

    茶香之后,吴孝祖品明白了邹汶怀话中的含义,他分明在点拨自己。学学许氏、宝禾、威禾学习,这就是他的条件。

    邹汶怀与岑健勋的处理方法在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想要慢慢吞食掉吴孝祖这块肥肉。

    往日里,不是他们不动心,只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机会。今时今日吴孝祖主动送上门,哪里会放过?

    落井下石这种事才是生意场上的常态。

    大雨瓢泼,雷电交加,黄昏这场雨下的很大,如果说,早晨的雨只是让吴孝祖感受到一抹寒意,那么这场黄昏街头的大雨则透着刺骨的冰冷。

    原来,自己就像是光着屁股站在雨水里的小麋鹿,并不是野狼、老虎、狮子、花豹这些生物惧怕自己,只是因为他们爱惜毛皮,不愿意冒雨捕食罢了。

    一旦天空放晴,这些捕食者就会一窝蜂的扑上来,咬断自己的喉咙,吞掉自己。

    024火车头电影公司赚钱,风光无限,吴孝祖也自认为自己算是个车马跑,现在才知道,终归还是一枚棋子。就算是车又如何?还不是任人摆布?

    如此**裸的境地反倒让吴孝祖冷静了下来。

    他可以鼓捣出的士罢工,可以策划出邓广荣出糗,可以用手段算计让影片大卖。但,当雷韫龙这个二世祖一出手,竟然陷入危险地步?

    雷韫龙比其他人更强?

    显然不对。

    只能说自己的肉太香了。

    前两次自己如何破的局?破坏规矩?践踏规矩?还是一直游离在规矩之外行事?

    显然不是!

    他当初之所以可以破局,正是因为他尊重规矩。

    吴孝祖笑了。

    也许很多人这个时候更乐意看到破坏规矩的自己吧?

    我偏不!

    看着满天大雨,吴孝祖既没有中二的仰天长啸,也没有暗暗握拳。

    他只是抖了抖雨伞,轻轻撑开,眼神中褪去迷茫,又带上惹人厌的眯眯笑。

    两次碰壁反而是吴孝祖最大的收获!

    他看清了很多人的态度,自然也明白了自己要如何去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