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晨昏两场雨,一场寒,一场冰(上)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啪!”

    天空放晴,吴孝祖掏出烟盒,轻轻一弹,嘴稳稳接住烟蒂。

    “大佬?”

    正躲在一台黑色平治内吹冷气的肥成见到走出德宝电影公司的吴孝祖,连忙放下腿,屁颠屁颠掏出火机迎上去,心虚问:“岑健勋那个卷毛点讲?”

    “吁——”

    烟圈在烈日下没坚持几秒就烟消云散,吴孝祖狠吸了一口,把香烟反手放进肥成嘴里,瞟了他一眼,“点样?现在后悔了?之前那个神气样呢?”

    拍着肥成的肩膀,带起一片波涛,稻花香里硕丰奶,蛙声一片。

    “嘿嘿,那个卷毛太嚣张我当时就冲动冲动而已。”肥成扇了扇粗手指,带起一片金光闪闪的余光。

    “冲动?”

    “太冲动了,我现在都后悔莫”

    “年轻人一定要气盛,不气盛哪里叫年轻人。”吴孝祖打断肥成口不对心的话,错身而过,“地下车库有一台丰田佳美052车牌,搞废它!”

    看着肥成愣神的样子,吴孝祖指了指背后德宝的招牌,“你没说错,那个卷毛太嚣张了!!”

    金公主院线那边拒绝给自己排片,吴孝祖自然要寻找新的院线上映。他第一个想法就是揾德宝一起来发行上映,虽不期待德宝有好的档期,但凭借两部古惑仔的票房,想来对方应该不会拒绝。

    所以,吴孝祖也就没太在意,安排了肥成来德宝院线,寻咋岑健勋谈恐惧斗室上映事情。原本吴孝祖认为十拿九稳的事情,偏偏就出现了纰漏和意外。

    岑健勋故意激怒肥成,拿出十分苛刻的分成比例来洽谈,对于利益,李莉成大佬自然锱铢必较。最后,两方谈的不欢而散。

    吴孝祖只能亲自来洽谈。

    两个小时前,细雨绵绵。

    德宝院线总经理办公室。

    吴孝祖笑容满面的看着对面岑健勋,两者对视而坐。

    “吴导演,并非我岑某人不顾我们之间的友谊,毕竟两部古惑仔,我们双方合作的很愉快。”

    岑健勋皮笑肉不笑的耷拉着眼皮,摆弄着咖啡壶,“可是暑期档确实是没有合适的档期来安排。你这打招呼打的太晚了,不然就凭我们的关系,我也要把你们的事情安排妥当才对。

    况且,之前我和贵公司那位肥仔也讲得很清楚,有些时候,生意就是生意。吴导,你这样不讲规矩的插队,让我很难做啊。如果无缘无故的调整档期,别说其他人,就是公司里的人也会有意见,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们做管理者的,总要一碗水端平才行”

    笑着推了下桌上的‘合作协议’。

    “我总是要给公司一个交代对吧?毕竟德宝你应该理解吧?吴导演”说完,岑健勋则老神在在地小口抿着咖啡。

    “如果加上双雄的上映条件呢?”吴孝祖看也不看合约,直视面前的岑健勋。

    “发行归边个?”岑健勋装傻充愣的望向吴孝祖。

    双雄这部电影,新艺城投资占了大头,虽然吴孝祖上映的版权在吴孝祖手中,但怎么可能把发行权交给德宝?一千五百万的大制作,难道让新艺城吃西北风?或者喝马上到来的梅雨吗?

    对方这分明就是趁火打劫。

    024火车头电影公司与金公主院线的矛盾随着发哥的回门宴,圈内人自然看的清楚。雷韫龙那个二世祖更是在不同场合发表过“封杀”吴孝祖的言论。

    虽然这种封杀在港岛来讲算是个笑话,但却足够让有心人寻到吴孝祖的软肋。

    没办法,吴孝祖底蕴太薄,关键时刻,连一个圈内大佬站出来撑他的都没有。蒋志强?

    蒋二少老豆是戏院会长,但蒋二少不是啊!

    吴孝祖是人才吗?

    当然!

    电影圈内很多人都认可这个结论。但,吃到嘴里的肉才是香肉,在这样一个机会下,谁不想趁机咬上一口?

    至于说鬼话般的“卧薪尝胆”?

    有冇搞错?

    大家做生意,又不是做圣母玛利亚,难道眼睁睁看着有肥肉不咬一口吗?

    至于说吴孝祖迈过这个坎,那就在商言商好了。

    利益总是摇摆决定的最好筹码。

    金公主亮刀,谁会傻傻无偿帮忙吴孝祖?他们只会拿出更快更锋利的刀,随时准备从吴孝祖身上割下一块肉。

    娱乐圈,不相信眼泪和道义。从你真正决定踏入这个圈子里开始,你就要学会‘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

    “岑经理讲笑话给我听?”吴孝祖淡笑直视。

    “吴导演,你先搞清楚,貌似我们也不是很熟吧?”

    岑健勋端着咖啡,身子随意往后一靠,眼皮耷拉着透着不屑,“从号外辞职以后,进入这个圈子,只年一年,我就制作监制了超过部电影。吴导演,你认为我有时间在这里同你开玩笑嘛?”

    他看不上吴孝祖!

    吴孝祖这个被外界标签的作者电影本就不招岑健勋这个推崇作家电影的人待见,两者属于先天就不对付。更何况吴孝祖自身还带个“伪”?

    古惑仔一出,吴孝祖在艺术圈子里的论调基本臭了大街了。无数先锋、新浪潮、作者、作家们每日不再报纸上骂两句吴孝祖,浑身难受。

    古惑仔票房高歌猛进的同时,也让吴孝祖被隔绝出艺术家的圈子。

    实际上,当一个字头的诞生这电影票房大卖的时候,吴孝祖就已经被新浪潮的小伙伴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

    凭什么大家都玩试验电影,你这扑街就票房大卖?这不就告诉很多人,艺术并非不能卖钱,只是他们的艺术很垃圾不受观众认可吗?

    徐尅如果是新浪潮的另类,那么吴孝祖就是毒瘤。

    在岑健勋这种高知眼中,吴孝祖更是媚俗大众的代表。问题是你媚俗大众也就算了,偏偏你特么还捞奖项,这就不能忍了!

    没有奖项加持和护体,艺术家怎么吃饭?怎么让不懂情况的傻b民众相信自己傻b,相信他们是精英?..

    这绝对事关艺术原则问题!

    高知这个群体最容易出各种奸!大多时候,他们一定要告诉你,你们待的地方不好,你们这里在怎样怎样。

    他们习惯把我们拉到同等的白痴水平线,然后凭借着多年的白痴经验打倒我们!

    “我只是怕说脏字显得没礼貌而已。”吴孝祖笑道。

    岑健勋坐直身子,黝黑的脸上上越发黑,双眼不善盯着吴孝祖,“既然如此,这两部电影就没有合作的必要了。”

    “哦对了——”

    吴孝祖站在门口转身看着岑健勋,“黑皮鞋配白袜子,真的很俗气。还有,岑经理,你的红色领带——好丑!!”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只留下端着咖啡的岑健勋脸色来回变化。

    平治车后排,吴孝祖修长的手指习惯性的敲打着中岛扶手,车窗外,原本晴朗的天空有聚集了阴沉的乌云,梅雨节气的港岛,总是阴晴不定。

    早上一场雨,黄昏似乎又有一场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