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仇家遍地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吴孝祖与王祖苋的出现,让不少有心人看在眼中。

    “那个扑街领着小婊子来了。”

    邓广荣恨得牙痒痒的盯着吴孝祖,深吸一口气,瞥了眼陈子强:“三哥,你当年护着那个臭三八,现在怎样?还不是一红就一脚把你踹开?早知今日,不如便宜我”

    “老六,你也不是不知道三哥一向对旗下艺人很关照,只能怪小女孩眼皮子太浅。”

    秦祥淋笑着和稀泥,转移矛头,笑道,“听说这个古惑仔出身的吴孝祖同雷二少硬碰硬?真是犀利啊。

    前两日我参加新浪潮那帮人组织的酒会,严昊、余允抗那帮新浪潮对于这个后辈可是很不满。”

    陈子强微微笑,全然没有一丝火气,自顾自的摘着一串葡萄,“梁羽生的龙凤宝钗缘里讲过一句话,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又何必生气呢?”

    “真不生气?”

    邓广荣双眸紧盯着陈子强,“凭借着你我的人脉,在圈子里给这个古惑仔添点麻烦,并不是一件难事。”

    “点样?难道曝光吴孝祖与王祖苋两人的恋情?

    我想聂小倩的影迷要是知道他们的梦中情人被潜规则,恐怕一定

    算啦,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随口讲一讲就好了。

    再怎么说我和小贤也是父女关系。

    孩子大了,展翅高飞本就是再稀松平常的一件事罢了,我这个做契爷的总要有点长辈态度吧。”

    陈子强往嘴里扔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紫色葡萄,汁水溅起,满嘴生津。

    “恋情?”

    邓广荣看着一脸虚伪的陈子强,不以为意的冷笑。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你和我唱什么聊斋!?

    自助餐桌的角落。

    王祖苋手指快速夹起一块寿司塞进嘴里,鼓囊鼓囊快乐的嚼,两颗大板牙此刻发挥了主要作用,好似一只小仓鼠咔咔咔的消灭嘴里的食物。

    “很好吃?”

    一个略带磁性好奇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女明星可以这样的吃相吗?”

    “咳——”

    吃的正欢的兔八哥呸!兔牙老王被吓的直接被红豆饼噎住喉咙,整个人翻起白眼双手朝着对方来回招手要水。

    一支玉手连忙把手中的“白水”递上前,老王想都不想仰脖就灌灌到一半的时候瞪着眼睛死盯着面前鹰钩鼻面带冷艳的女人。..

    鹰钩鼻女人也怔了一下,看着王祖苋傻傻呆呆的模样,噗嗤一下笑出声,“抱歉,我习惯饮伏特加忘记了!”

    “咳咳咳”王祖苋满脸通红的干呕。

    “你冇事吧?”

    鹰钩鼻女子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帮着王祖苋拍了拍玉背,“我只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当红女明星这样吃东西,所以好奇而已。”

    “谢谢”接过对方递过的纸巾,王祖苋嘴硬的辩解,“我实际上只是浅尝辄止,没有吃很多啦——嗝——”

    正说着,一个饱含着生猛海鲜、红豆饼食材的综合味道呼啸而出,直接掩盖对方身上香奈儿的气味。

    “”

    “”

    “噗嗤——你同聂小倩不一样。”

    鹰钩鼻女子笑了,很意外的,她对于眼前这个女孩子印象反而很好。

    可能勾心斗角的事情经历多的人对于王祖苋这种情商低的耿直大妞总有着几分天然的亲近。

    “这边东西怎么缺了这么多?”突然,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旁边惊叫一声,四五个名媛齐齐凑过来,其中一个指着旁边的侍者训斥。

    “小姐,并不是我们偷吃,而是那位小姐都吃了!”侍者指着王祖苋甩锅。

    “什么啊!!什么叫我都吃了?”

    王仙仙不干了,瞪眼坚决的反驳这种污蔑,“我才刚来,只吃了一块红豆嗝——饼——嗝!”

    “哟,大明星竟然口味这么好啊!”

    一个女人看到王祖苋的脸,阴阳怪气的对身旁几个闺蜜道,“你们不知道,人家现在是全港最火的女明星,还和荣少传绯闻呢”

    “哟,就她这个”另一个女人手在鼻子上扇了扇,一脸嫌弃,“这种货色吱吱吱!”

    “嘻嘻,你们别说,人家扮演的聂小倩还是很漂亮,可惜”有一个女人扯着嗓子,然后嘴型无声的冲着几个小婊妹们努努嘴:高脚鸡!

    “咯咯咯咯”一众母鸡捂嘴笑。

    “这种没素质”

    “你说谁没素质?”王仙仙不乐意了,咬着嘴唇,挺胸挺身而出,恼怒,“你们”

    “怎么,你最多不过是一个小明星而已,真当自己有多么金贵啊?既然你乐意吃,那就多吃一点好了,省的以后没得吃!”女人们阴损刻薄讽刺。

    “人家是小明星,最起码凭自己双手赚钱吃饭。你们几个呢?”

    突然,鹰钩鼻女子一把拉住委屈气急的王祖苋的手,不动声色的走上前,目光淡淡的扫视眼前几个“名媛”,“这里不是你们几个撒野的地方。如果不懂礼貌,回去让你们的契爷教教你们。如果还学不会,我就亲自教教你们!”

    “贺小姐”

    “贺小姐——”

    ‘名媛们’看着眼前的鹰钩鼻女人,齐齐色变,尴尬的挤出僵笑。

    “认识我就好,我以为我在这里吃点东西,还需要向你们报备呢。”贺超琼挂着笑反问,“既然这样,不如把这里留给我吃东西好了,你们”

    这话翻译过来就是:我在这里看你们不爽,滚!

    几个“名媛”灰头土脸的离开,只剩下王祖苋一脸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贺超琼。

    “自我介绍一下,贺超琼。”

    “喔王祖苋。”兔牙老王眨眨眼。

    “我知道,聂小倩嘛。”

    贺超琼微微一笑,打量了一番王祖苋,“你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我印象里长的这么漂亮的女人,应该都或多或少有公主病。”

    “我有!我有公主病嘅!”

    王祖苋头若捣蒜,看着贺超琼客气的微笑,急眼解释道:“我真有公主病!不过祖哥告诉我,女孩子不能因为公主病而放弃了美食。唯有爱情与美食不可辜负。”

    “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贺超琼品了品这句话,点点头。

    “你有公主病嘛?”王仙仙尬聊。

    “??”

    贺超琼怪异的看了眼一本正经的王祖苋,确定对方不是神经病,无奈的笑了笑,“我没有。”我就是公主!

    宴会大厅。

    “阿祖,这位就是邹汶怀邹先生。”

    周闰发主动把吴孝祖给坐在沙发上矮小瘦弱笑容亲和的小老头介绍,“邹先生,这位就是阿祖。”

    吴孝祖看着面前好似邻家阿公一般的瘦弱小老头,很难把其与传闻中的嘉禾的掌门人,霸气凛然的邹汶怀联系在一起。眼前这个分明就是一个颐养天年、提笼逗鸟的街头阿公。哪里有影坛大亨的气场。

    吴孝祖打量邹汶怀的时候,邹汶怀也再打脸吴孝祖。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吴孝祖,只不过上一次隔着很远,看的不是很清晰。

    此刻,看着面前年轻的过分,剑眉星目身材高大,无时无刻不挂着笑容的年轻人,邹汶怀微微一笑。

    吴孝祖倒是很符合他心中的形象,锐利的像是一把斩钉截铁的宝刀。上一次看到这么自信的年轻人还是十几年前,那个年轻人叫李小龙。

    眼前这个吴孝祖不同于李小龙的咄咄逼人,他挂着咪咪笑,双眸却透露着野心。

    “邹先生影坛前辈,久仰大名。”吴孝祖笑着打招呼。

    “呵呵,些许虚名罢了,未来还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我托各大喊你一声阿祖。最近我可是一直听人提起阿祖你的大名才对,初出茅庐票房就一部接着一部大卖,有机会我们可以合作一二”

    “哈哈,阿祖,邹先生可是很看好你啊,我同你介绍一下其他人”

    坐在旁边的光头佬麦加笑着插话,同时,也把邹汶怀最后那句合作一二的话给折到话音之外,他早就把吴孝祖当做是自己的千里马,哪里容得邹汶怀染指。

    “三毛就不用介绍了吧?”麦加指了指洪金寳。

    “三毛哥我们认识。”吴孝祖笑着朝对方打个招呼,洪金寳也客道的回应的点点头,两人并非第一次打交道,上一次洪金寳还有心让吴孝祖给关芝琳洗地。

    “这位是何冠倡何生,这位是港岛四大才子蔡阑”麦加笑着指向身旁一位儒雅气质的男人和一位眯缝眼挂着淡笑的男子。

    吴孝祖一一打起招呼。

    “果真是年少有为。”

    何冠倡保持着微笑,好似一位教书先生打量一番吴孝祖,“吴导演和麦加你们鼓捣出一部一千四五百万的大制作,看来这次的暑期档图谋不小啊!”

    “不要糗我和阿祖了。你们都是前辈,我们就是拾人牙慧。边个不知邹老板与何先生你们两位都再荷里活圈钱了。几千万投资都不眨眼,我们这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麦加不动声色的解释,他可不想嘉禾死盯着自己呕心沥血的这部大制作不放。

    “双雄过两日首映,还请几位前来捧场。”

    “好啊,我倒是蛮喜欢吴导演的作品,除了那部古惑仔。”

    蔡阑笑应声,目光看向吴孝祖,“吴导演,我还是很喜欢你前两部作品。恕我直言,古惑仔这类作品似乎难登大雅之堂,影响也很不好。当然,还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这么唐突。”

    “不介意,古惑仔就是赚钱。我介意什么?”

    吴孝祖不卑不亢的怼回去,“电影首先要为大众服务。古惑仔艺术性确实乏善可陈,但未尝不是港片的一次拓展和尝试要不然也不会市面上如此多的跟风之作,你说呢,蔡先生?”

    蔡阑尴尬笑了笑,他和蓝乃才的大路电影公司也跟风了“古惑仔”!

    所以,别看这些人嘴里大喊着古惑仔危害性大,实际上他们背地里没少去做这种事情。

    对于生意人,没有比票房更能刺中他们敏感神经的了!

    唯票房论,本就是港岛的格局。

    大哥别笑二哥,大家彼此彼此!

    吴孝祖对于这些才子、公知,并没有多少畏惧。哪怕对方真的是值得尊敬,那值得尊敬的地方也只是他的才华和作品,并不一定是对方的为人和人品。

    何况,在商言商。

    所以,吴孝祖没觉得有什么朝拜的情绪。

    该怼就怼!

    环视宴会厅,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吴孝祖耸耸肩,反正自己也不差多得罪一个人。

    虱子多了洗洗澡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