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冲突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哥哥你和唐唐最近还好吧?”

    吴孝祖看似问的随意,却故意提了一句,其目的是为了解救自己心中最初的美好。当然,主要是不想身后出现向日葵。

    “我们很好啊。”

    张国栄露出孩童般纯真的笑脸,“这段时间跑通告,多亏了唐唐。”

    “呵呵,那就好。”

    吴孝祖露出笑意,直接开口问道,“那,不知哥哥你找我有事吗?”

    张国栄眉毛一挑,故意茬话提点吴孝祖,“阿祖,当然有事了”看着吴孝祖没醒悟,不禁再次提点,“你是不是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Σ(っД;)っ????”

    “你你你你不会真的想过河拆桥吧?”

    哥哥看着吴孝祖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瞬间上火,急的磕巴起来,“你上次不是说允许我拍摄嫌疑人吗?你不会是忘记了吧?

    我我我我都已经联系了不少圈内好友帮忙也已经备好钱了!”

    哥哥急的一下子就没了儒雅气质,好似被哄骗的小孩子一样,急的跳脚。

    “500万够不够?我可以免费出演”

    “500万?”吴孝祖瞪眼。

    “不够吗?没关系”

    张国栄又急不可耐的说:“如果不够,我可以再多投资一些,没问题的,一切都好说钱不是问题!”

    一切都好说!

    钱不是问题!

    有那么一瞬间,吴孝祖真的很想坑呸!为了艺术,问一问哥哥最多能投多钱。

    但想一想哥哥的路人粉算了,一切为了艺术!

    薅羊毛总不能可一只羊薅,薅的和葛优似的,谁看不出啊?

    看着一脸担忧紧巴巴盯着自己的哥哥,吴孝祖摇摇头,露出诚挚的微笑,“当然没有忘记。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完善剧中人物,就在等哥哥的档期。

    可是哥哥你最近一直在跑通告”

    吴孝祖表情变得严肃,直视张国栄,倒打一耙道:“我讲过,石神这个人需要演员沉下心融入骨子里来诠释,可是哥哥,你现在的状态”

    不言而喻。

    哥哥是个实诚君子,吴孝祖的话让其一脸羞愧。

    “对不起,阿祖。我从明天开始就去揾一家学校去体验生活,我一定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你放心。”

    张国栄抬起头平淡却有力的保证,然后好奇询问,“女演员和其他演员方面,你有什么想法吗?”

    “倒是有一点想法”吴孝祖这边刚开口,不远处突然传来一片喧闹声。

    角落里,蒋志强与雷韫龙两人冷冷对峙,剑拔弩张。

    “蒋志强!!!”

    雷韫龙冷冷看着蒋志强,“这里冇你事,你不要多事。”

    瞥了眼蒋志强身后的王祖苋,阴**,“我同王小姐交个朋友,你最好让开”

    几分钟以前,雷韫龙端着一杯酒,直奔王祖苋而来,根本没有考虑其他的问题。甚至都没有等自己的狗腿跑回来回复自己消息。

    看着美貌靓丽的王祖苋,他感觉自己等不及了。

    作为徐尅的老板,他不认为一个戏子能够拒绝自己。或者说,一个戏子,有能力拒绝自己的心意。

    雷家在港岛上流社会算不得顶级,但在娱乐圈,雷家一定是响当当的一块招牌。

    金公主娱乐公司的名头,想来没有几个明星敢轻易得罪吧?

    “交朋友?抱歉,雷二少,我想小贤应该不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蒋志强强硬怼回去,同时伸手拦住旁边恼怒的肥成几人,主动挺身交涉,“雷韫龙,你最好还是不要乱来。”

    “乱来?”

    雷韫龙冲着旁边马仔指了指蒋志强笑,“他说我乱来。我怎么会乱来呢?”

    头贴近蒋志强,不阴不阳道,“蒋二少,你不会是投资了几部电影,赚了点钱,真以为自己是圈内大佬了吧?多管闲事,教育我?”

    雷韫龙阴阴的笑了笑,脸色骤变,阴鹫的咬牙大骂,“我丢你老母!你特么算老几!!??

    雷鸣,给我把王小姐请过来,我今天就一定要交王祖苋小姐这个朋友!我看在金公主戏院,谁他妈敢多事——”

    话音刚落,中分头的马仔朝着王祖苋扑过去——

    “我干你”肥成恼怒刚要伸手,肩膀被人一拉,一个挺拔的身影跃身而出。

    “咚!”

    一支红酒瓶直接“拍”在奔过来的中分马仔的头上!

    中分头雷鸣感觉头上一疼,身子好似喝醉一样,没等他反应过来——

    “咚!砰——”

    连续酒瓶砸下——啪!最后一下,红酒瓶彻底碎裂!..

    雷鸣身子摇摇晃晃,鲜血模糊了双眼,头晕目眩的看见面前出现一个身材伟岸的目光淡淡的男人,耳鸣中只听到有人尖叫,然后就直愣愣的直接仰头摔倒在地上,鲜血与红酒顺着头顶染红了整张脸——

    静

    “啪啪”

    吴孝祖拍了拍手上的碎渣,目光淡淡的看着血肉模糊,倒地抽搐的男人,停留片刻便一扫而过。

    用红酒瓶拍人什么感觉?

    大致就像是用板砖拍人。

    啪的一下,感觉好似砸死癞蛤蟆一样。

    最后一下碎掉的瞬间,对面倒地抽搐的人满脸分不清到底是红酒还是鲜血

    “有人想交朋友?”

    吴孝祖目光淡淡的看向雷韫龙,扫过对方惊慌失措的脸,又打量了一下周边看热闹的人。

    格外安静。

    吴孝祖转过头,看着呆呆的王仙仙,忽如一笑:“傻女没见到你家男人手划破口子?傻乎乎”

    “喔——”

    王祖苋这才缓过神,急忙的从裤兜里掏出卫生纸不要问为何能掏出纸,女孩子谁还不备点纸擦咳咳当然是擦口水用,你以为呢?

    “好大的口子一定很疼吧?要不要我叫救护车给你”

    “不用,你亲一下我,我就不疼了。”吴孝祖笑着调戏。

    王祖苋彪乎乎的真亲了一口平胸中二少女的思维跨度常人很难理解。

    所有人都愣神的看着在那秀恩爱的两公婆,齐齐黑线。

    尼玛,你男人打人的啊!!

    麻烦你低头看一看,底下那倒霉蛋都血肉模糊了好吗?

    难道现在不是应该叫救护车给人家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