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戏子、痞子和公子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聂小倩!!”

    “荣少,我好中意你——”

    “哇!!啊啊啊!!王祖苋你好靓!!我爱你!”

    电影结束,主创人员依次登场。

    瞬时间!

    欢呼声爆炸,好似要掀翻屋顶,无数糙汉扯着红脖子大喊乱叫。一开口,一嘴甘蔗渣喷出三尺。

    港岛观众有看戏时候饮糖水、嚼甘蔗的习惯。

    0年代开始,午夜场在香港电影开始成为一种重要的仪式。

    电影公司及电影主创人员,会在周末的同一时间在一批影院安排首映,学生、年轻夫妇以及那些流连于风月场所的无业游民都是午夜场的固定观众。

    午夜场对导演来说是一种磨砺,如果戏不好,观众不买账,一定会喷口大骂,除此之外,如果电影太烂,这些甘蔗也会化作利器,砸向导演和演员。

    当然,如果戏好,那么午夜场就真的起到了后世“自来水”的作用!

    聂小倩一现身顿时就让全场男性的荷尔蒙急速升温。

    今晚,王祖苋七分袖短款雪纺衫,裸露香肩,高腰复古的铅笔裤,两条美腿笔直修长,让人入迷。全身散发着清丽妖娆的御姐风。

    20岁少女的活力和清新,却永远轻熟御姐的气质。

    徐尅、程晓东甚至王祖苋本人都没想到她会如此受欢迎。现场风头直逼哥哥张国栄。

    前一世,王祖苋拍摄倩女幽魂钱,片酬不超过20万。倩女幽魂后,她的行情超过20万!这还是她的经理人陈子强放出的友情价。

    台下,雷韫龙脸色桀骜,目光痴迷的盯着台上曼妙妩媚的王祖苋,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兴趣。

    “二少——”

    看到雷家二少雷韫龙一副色眯眯的模样,身旁的马仔纹闻音知雅意,缠绵的凑上前,“需不需要我揾来这个王祖苋过来陪杯酒?”

    对于他们来说,王祖苋至多算是一个戏子。陪男人吃酒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更不用提雷韫龙身份摆在这里,想来这个小戏子总会给几分面子。

    说不得,对方心中还无比乐意呢!毕竟,此刻还没有女明星吼出“我就是豪门”这种洗地之语。

    女明星全都盼望着嫁入豪门,哪怕这个豪门之中有着再多的腌臜倒灶的肮脏事,但依旧无法阻挡港岛女星对豪门的向往。

    为了豪门,高尔夫球又算得了什么?

    女星笑话的不是关芝琳洞口塞球,如果真可以,相信百分百会有人三洞塞棒球来取悦豪门。

    这种心理怎么说呢,在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港岛,尤其是有钱人真的可以欲所欲为的社会,这本就是司空见惯的一件事。

    港岛,一个极度自卑又容易跪舔的金钱社会。

    所以,有些扑街数典忘祖,添鬼佬的菊以求继续成为儿皇帝。内心之中,他们对于突然乍富的内地“穷亲戚”有一种无法忍受的嫉妒和担忧?

    笑贫胸不笑娼的社会,你奶我喝!?

    电影院后台。

    “陪酒?”

    陈子强茶色眼镜后目光锐利的仔细打量面前这个梳着中分头的“传声筒”,不动声色微微一笑,“先生,不好意思,小贤今晚恐怕没时间,不如改日我约”

    “陈经理莫不是不给雷二少面子?”

    中分头脸色难看的瞪着陈子强,阴**,“二少可是真心实意的邀请王小姐食夜宵,你这样阻拦,恐怕不好看吧?”

    说着,递上一张名片,软中带硬威胁道,“鄙人不才,雷鸣影业的经理雷鸣。陈经理,你也知我们打工的要看老板脸色,你也不愿看到我难做吧?如果那样呵呵”

    雷韫龙。

    陈子强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目光阴鹫,目空傲物雷家花心二少爷,思绪万千,竖起兰花指,媚笑开口:“雷经理说的哪里话,陈某人如何能阻挡雷二少的事情。按理说陪杯酒也没什么但是”

    目光闪烁,人畜无害的笑,“小贤一向很有主意,我这个做妈妈的也不能强求。

    况且我听说雷二少一直撑徐尅,上一部刀马旦,这一部倩女幽魂可都是雷二少投的钱,艺人敬老板酒天经地义

    一直以来,小贤的私事我这个经理人都不好插手,人家有人罩呵呵,你看我,又多嘴了!人老了就容易碎嘴——”

    陈子强话里话外暗有所指,眉目嬉笑间暗藏着阴柔。他是银色鼠队的成员,细数一下队员,不乏邓广荣、谢老四、秦祥淋,邓广荣与吴孝祖的恩怨就不必说了,算得上是死对头了。

    邓广荣咸湿男猪脚的光环至今还在咸湿刊物界飘荡。

    何况作为嘉禾邹汶怀的座上宾,他自然知道邹老板祸水东引的打算。如此一来,他没道理不倒打一耙,把这个“打脸”的机会踢给吴孝祖了。

    港岛这些娱乐圈留声留名的人,哪一个不是从阴谋诡计的各种算计中走过来的?

    况且,论起亲密,郑嘟嘟、红姑、张曼钰这些契女才是嫡系,王祖苋属于野生培养。

    戏院散场。

    “哥”

    王祖苋应付完狗仔,抬头就见到站在面前,微微张开手臂的吴孝祖,脸色娇羞,却依旧如燕归林一般的融进吴孝祖的臂弯内,献上香吻。

    全然不在乎身后还剩下没走远的一些观众震惊心死的目光。..

    轻啄了一下红唇,吴孝祖手掌轻拍王祖苋的柯基翘臀,环住其腰,这时,王祖苋才发现张国栄和徐尅几人打趣揶揄的目光。再看吴孝祖似笑非笑的脸色,娇嗔的轻捶了一下吴孝祖的胸口,虽然依旧娇羞的红着脸,却任凭吴孝祖搂着腰肢,一脸的甜蜜。

    “阿祖,小心贤贤的影迷吃醋啊。”

    徐尅饶有兴趣的开了个玩笑,与吴孝祖聊了几句,好不见外的转身离开,去应付其他人。

    只留下一脸淡恬,儒雅翩翩的哥哥微笑的看着两人。

    “小贤,不介意我借用一下阿祖吧?”张国栄笑着打趣。

    “哪有”

    王祖苋落落大方反驳一句,丢下一句,“我去找嘉华姐的话”,把空间留给吴孝祖和张国栄。

    王祖苋离开,两个人陷入无声的对视。张国栄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吴孝祖看,看得吴孝祖一脸便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