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婚宴和请帖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湾仔,孖家酒楼。

    孖,暗喻着成双入对,多子多福,相当的有美好寓意。酒店菜品也很有心意,安排也算隐秘。

    所以。

    梁镓辉看中了这酒楼离新房距离近

    嗯,梁镓辉在湾仔区买房了,全款!!!摒弃了之前租来的公共屋邨。

    年,他再获金像影帝加成,湾湾市场也解封,瞬间从无人问津到了门庭若市。

    上半年就接了好几部大戏,双雄、恐惧斗室不用说了,吴孝祖肯定不会亏待好基友。

    小宝尔东生金像奖后看上了梁镓辉,邀请他参演了人民英雄,一部现实题材的警匪片。大致属于港版的热天午后。

    除此外,梁镓辉也参与几部不明所以的作品。大概是为了赚买房钱。

    酒楼大厅贴着四四方方的红色喜字,挂着拉花气球,显得喜气洋洋。

    位置不大,只摆了四桌宴席。

    前一世,梁镓辉与江嘉华在公共屋邨结的婚,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婚礼和婚房。

    这一世生活条件到是强了不少,但两公婆都是低调的人,也并没有铺张浪费,草草领完结婚证,宴请双方父母和亲戚朋友。

    婚宴现场显得很热闹,肥成、罗东、苏黎耀、邱立涛、刘炜强这群人忙前忙后。

    宴请的除了双方至亲好友,基本就是圈内真正的挚友。

    “很欣慰吧?”

    吴孝祖胸前挂着一朵俗气艳红色伴郎胸花,嘴上叼着烟卷,站在李瀚翔身旁,他能够感受到老头子心中的开怀和欣慰。

    大概就是一种自家养的二哈终于不咬沙发,知道发春找母狗的那种心情吧。

    “可惜没做成翁婿新郎结婚了,岳父不是你。”

    吴孝祖吐口烟雾,顺手递过一支烟,纯粹是尬聊,李瀚翔斜了他一眼:。

    “有屁就放!”

    “我放了,您可能光顾着唏嘘感怀了,没听见。”吴孝祖正经回应。

    如果这不是梁镓辉的喜宴,李瀚翔导演一定会用脖子上不掉色、不浮水的真拇指粗金项链呼在吴孝祖脸上。

    “臭屁不响,响屁不臭。你这屁和你话一样臭。”

    李瀚翔瞥了眼吴孝祖,没好气的道:“双雄定档在了暑期档,牙口这么好?这么有信心。”

    “总是要试一试吧。”

    “小心磕掉门牙。自从出现暑期档这个招牌,早就成为乐三大”

    讲到这,李瀚翔突然反应过来。

    “我倒是忘记你这部戏也有新艺城的投资。但你要知道,亲儿子和干儿子待遇不一样的。”..

    “当不成儿子就当爸爸。”吴孝祖偏过头,笑的人畜无害。

    李瀚翔撇撇嘴,指着窗外,“真当我年岁大,眼盲?”

    “┑( ̄Д ̄)┍”。

    吴孝祖无辜表情的摊摊手,生硬转移话题,“翔叔,现在港岛分级制度马上就要实行了,你有冇心思出山拍摄一部?如果这个时候拍摄一部风月想来应该很有的赚”

    “外边狗仔难道不是你揾来的?”

    老先生不理会吴孝祖的话,伸手指了指窗外突然涌现的人头挑眉。

    吴孝祖一怔,沉吟一下,道:“电影人凭作品说话,但如果作品找都不找你,还说什么话?进入江湖内,便是搏命人。总要现有人给饭吃,再谈其他吧。

    如今的港岛电影圈,想要站稳,就要懂得妥协。明星和狗仔本就是相辅相成的关系。结婚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李瀚翔没讲话,反手拍了拍吴孝祖的肩膀,背过手往回走,自言自语,“有些时候,你做了一些事情,总会被人骂。因为只要你去做,就一定会有人看不惯、不满意。但总要有人承担骂名。娱乐圈这个行当,太浑!”

    吴孝祖露出笑脸,他觉得李老头这话说得颇合自己心意。

    “所以,总要几个不要脸的人出头才行。家辉在你公司,最起码不会吃亏。”

    李瀚翔回头看了眼愣神的吴孝祖,叹气,“像我们这种单纯的艺术人才,总是需要一个混蛋腹黑老板来罩着。家辉不错,有你”

    望着甩一甩衣袖,渊渟岳峙的背着手,宗师般姿态离去的李瀚翔,吴孝祖先是愣神,继而苦笑。

    “老而不死是为贼。”

    原本吴孝祖有心揾李瀚翔拍摄一部大尺度风月片,然后让他顶雷,自己在后边跟着赚钱。

    这老头不等自己开口就拒绝了。然后还特么貌似不知是损还是夸奖了一下自己。

    吴孝祖笑了笑,没太在意。

    想想也是,此刻的李瀚翔春风得意马蹄疾,在内地混的是风生水起,远不是后来被台、内地双封杀,只能窝在泰、韩等地当流浪创作人,专拍三级片谋生的那个狼狈大导演。

    后世,韩国的青涩片很多都受到了港岛的风月片影响,其中影响最深的就是李瀚翔。

    “夫妻对拜——”

    李瀚翔笑看着台上穿着西式服饰的公婆二人,突然来了一句。果然,随着这声号角,台下肥成、邱立涛、刘炜强等人瞬时间开始了起哄“送入洞房”。

    婚礼很简单,两公婆对彼此你知我深浅,我知你长短,知根知底,熟门熟路。

    婚书也早就领了,今天宴席最多不过是一个形式。

    众人也只是起哄打趣,增加一点喜庆气氛罢了。

    酒宴热烈,人声鼎沸。

    “大佬——”

    肥成吸着肚子,猫着身子凑上来,偷偷递过一张请帖,附耳小声道:“刘鸾雄派人送了一张请帖给我们,你看”

    “请帖?”

    吴孝祖拆开请帖,发现是一张普通的酒会邀请函。

    “大佬,你讲会不会是对方发现我们在身后抿食?”肥成担忧询问:“咱们几百万的资金,如果真的被对方给发现”

    吴孝祖皱了皱眉,按道理说对方就算发现也不应该声张,毕竟自己最多是跟在他身后喝点肉汤而已,并不会妨碍对方蛇吞象的计划,但出于谨慎,吴孝祖心中对于这张请帖还是陷入沉思。

    “既然对方发来了请帖,不管出于何种目的,我们都要去一趟。”吴孝祖舒散眉头,缓缓道。

    “就怕是鸿门宴。”肥成道。

    “肉就在桌子上,想吃肉还不敢入席?”

    吴孝祖笑了笑,“况且就算是亏了,也不过几百万而已。不用太过于担忧,大不了我们兄弟多拍几部电影弥补一下亏空好了。”

    在吴孝祖心中,股市本就是意外之财,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而且,他也不认为刘鸾雄会因为这点事情,因小失大。

    “好啦,不要愁眉苦脸了。我们去会一会这位大刘生好了。”

    吴孝祖拍了拍肥成的肩膀,转过身走向婚宴现场,整个人完全没有一丝愁绪神态展现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