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回归港岛,灵魂歌手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年的戛纳电影节华人面孔很少,远没有后世那样被小花们攻占红地毯和漫天飞通稿的地步。

    所以戛纳保安很少,吴孝祖蹭蹭红地毯自然也就没被驱赶。反而受到了不少关注。

    吴孝祖和杨德倡、侯孝苋、蒋志强三个骨骼惊奇的人一起走过红毯他自然也无心留恋。

    这几日,他和蒋志强接连参加了不少的酒会。

    一个字头的诞生入选了一种特别关注,虽然没被人特别关注,但依旧是叫响了一点名头。

    戛纳不愧世界上最大电影交易平台称呼,凭借着蒋志强三寸不烂之舌和常年游走在西片市场上的人脉,很轻松的就把这部戏卖出了十几个国家的买断放映版权。

    最高两三万美元,最低四五千美元,总体收获了超过30万美元,算是大赚一笔。

    没办法,吴孝祖名气太小。何况影片也并没有进入正式竞赛单元。一种特别关注最多只能算是戛纳给新人导演表现自我的地方,属于安慰奖

    幸好,吴孝祖的一个字头的诞生获得过亚太影展、南特三大洲电影节的奖项,不然肯能卖片都很难。

    这一届戛纳注定会被很多影迷拿出来鞭挞。算得上是法国作者电影人和欧洲作家电影人的一次自嗨。

    当然在影片质量上,与上届捉襟见肘单凭着马丁斯科塞斯这个美国佬充场面不同。

    年第40届戛纳竞赛片质量要好了不少。

    至少,影迷、记者们看到了维姆文德斯的柏林苍穹下、尼基塔米哈尔科夫的黑眼睛,以及安德里-康查罗夫斯基的羞怯的人,几位大师的作品。

    但,本届评委会主席法国导演伊夫蒙当率领手下评委团依旧是我行我素的把金棕榈大奖颁给了法国电影在撒旦的阳光下。

    法国电影时隔2年再次获得这一荣誉,爆冷获奖的那一刻,观众、记者们全场嘘声一片,甚至直接离席。

    吴孝祖都怀疑这届评委团一定认识梁静茹,竟然把一个场刊评分倒数第一的作品捧上了宝座。这种勇气,堪比墨镜王在第5届戛纳电影节,放飞自我后一口气颁出五个影帝和六个影后的壮举!

    一届顶六届,加量不加价!

    那一年,吉尔雅各布老爷子一口老血喷出。然后老王这个戛纳嫡系电影大师就跑柏林电影节撒欢儿玩去了。

    电影节,评委的口味有时候决定了电影奖项的归属。

    吴孝祖唯一的收获可能就是收获了选片总监吉尔雅各布老头的欣赏,顺便混了个眼熟。

    当然,如果怒上了莫妮卡贝鲁奇也算成就的话,吴孝祖干、的、不、错!

    可怜的意大利国宝,欧洲女神,西方性启蒙老师,冷艳性感身材劲爆的莫老师免费被男人捅了一晚上,宫内灌壁,水流成河,最终白捅了。

    莫妮卡贝鲁奇老师等了几天,最后等到的是ll封面上挂上了一个绕首弄姿的乌克兰模特的照片。..

    生活就是这样,总不会一帆风顺。

    龙城冰室,三楼。

    “湾湾、港岛两岸电影人‘公车上书’,联名发表另一种电影宣言!湾湾掀起电影新浪潮!”——星岛日报。

    “电影创作的自由!港岛电影的创作自由何日来临?”——明报。

    “我们对电影的看法、我们对环境的忧虑、我们期待的改变与我们的决心,湾湾作者电影人上演民国七十六年湾湾电影宣言炮轰当局,掀起新旧影评之战!”——大公报。

    吴孝祖**着上身,下身则套着一条短裤,手握着笔,看着平铺在面前的报纸。

    杨德倡等人的动作很快,吴孝祖刚回到港岛,那边就在文星杂志上“砰!砰!砰!”三声枪响,接连刊登三篇重量级的文章,直接拉开了湾湾电影宣言序幕。

    自此,

    湾湾电影就走向了文艺电影的怪圈深渊。

    再过一两年,杨德倡、侯孝苋这一批大师级的领军人物凭借文艺作品闯出名头的时候,湾湾商业电影就彻底失去了唯一的可能性,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湾湾电影圈就像是落魄的土豪,攒了一点家底,突然冒出两位天赋出众万中无一的继承人无奈,这两个继承人就喜欢赔钱!引得其他人争相效仿!

    可惜,并不是每一个拍艺术片的都是杨德倡和侯孝苋,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拍摄出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和悲情城市这种经典之作。

    后世,一部海角七号能让湾湾人民吹好几年不是没有道理。

    “达令——”

    王祖苋套着一件白色衬衫,走路间难掩双腿春光,腻歪的搂住吴孝祖,很自然的就跨坐在吴导演毛绒绒的大腿上。

    双毛互撩,瞬间就能感受到王仙仙的湿润的坦诚。

    听着腻音,吴孝祖身子下意识往后一躲,打了个寒颤。

    “喂,你什么表情啊?”

    王仙仙炸毛了!

    呃真的是炸毛!请不要歪楼。

    “我小学肄业,你中学肄业,能不说鬼佬语言交流吗?”吴孝祖硬着头皮真的是硬着头皮啊揶揄,“这些天听鬼佬话听的都快吐了!”

    “我国光艺校——”

    王祖苋表情嗔怒的争辩,夹在吴导演毛腿上的两条大白嫩长腿下意识的紧了紧,刺挠

    吴孝祖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王仙仙这种念半年艺校就跟不上进度,然后跑港岛从影的学渣后世貌似也混成了知名校友。

    呃,专科学校的荣耀校友,带小红花的那种。

    “哥”

    倩女幽魂前的王祖苋断不会这样撒娇,那时候她千年狐狸未曾修成白浅帝姬。但如今自从开窍后,她就很懂得魅惑手法,不然吴孝祖也不会一下飞机就被她给缠绵的贡献出一大波蛋白质。

    看着顺势躺在椅子上,笑眯眯的打量自己,王祖苋娇嗔开口:“倩女幽魂定档港岛月暑期档,马上要进入宣传。徐导说要进入宣传期,频发上通告。

    如果票房大卖,还要去湾湾、东南亚进行路演宣传”

    “??”

    吴孝祖看着娇媚的王仙仙,展现了一下尊重。

    “你也知道港岛人骨子里习惯轻视外地人,他们喜欢喊我为台妹。上节目我免不了要受刁难”

    凤眼查看了一下吴孝祖的脸色,继续装可怜,“总会被人要求表演个节目什么的吧。

    跳舞展露风骚你也不愿意吧?所以我想我如果唱首歌,应该会更好。既没有卖弄风骚,又应付了刁难,两全其美——”

    望着王祖苋一副梨花带雨祈求眼神,吴孝祖正经的点点头,然后不等王祖苋露出得意笑脸,突施冷箭问道:“徐尅的主意,还是陈自强的主意?还是两个人的主意?”

    “陈妈的主意”

    王祖苋嘴没把门秃噜出来,说完才发现吴孝祖戏谑的盯着她,脸一红,娇憨仰脖,“我不管,人家就要唱歌。”

    自从上次吴孝祖为她创作了思念是一种病,王仙仙同学就深深陷入了歌手妄想症之间。当初,作为古惑仔的插曲,思念是一种病也算是其中最哑火的歌曲了。

    很多影迷不懂“思念是一种饼”的艺术腔调。再加上当时,王祖苋并没有前一世的人气,所以这个饼就真的成了一个戗面饼,没有发起来。

    如果如果后世王祖苋没有受情伤、躲舆论,避世到加拿大,我是歌手这种栏目她一定会自费参加。

    这是一个从骨子里五音不全却非要放飞自我的灵魂歌手!

    “周慧慜的怎样那种歌就好现在电台轮番播放怎样。”王祖苋见吴孝祖没拒绝,作死的顺着短裤内的杆往上爬。

    吴孝祖看着王祖苋,忍住没笑。虽然小姐姐乐感也很渣,但你这是车祸现场好吗。

    你是生对了年代,如果是三十年后,黑粉能把你骂出翔。

    “好。”

    吴孝祖也想看看,王祖苋能不能在唱歌的路上走出一条乡间小路。

    收获了想要的答案,王祖苋很开心的趴在吴孝祖身上,突然想起什么,抬起下巴,瞪着大眼睛问:“对了,家辉哥和嘉华姐的婚礼你准备礼物了吗?”

    礼物?

    “男人之间谈礼物太肉麻,我还是给钱吧。”吴孝祖想都没想如实回答。

    “真羡慕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听了嘉华姐和我讲过,他们结识于微末,一路走来,相互陪伴这种感情真好。”王祖苋根本没听吴孝祖的话,满脸憧憬喃喃自语。

    吴孝祖当没听到。

    感情王祖苋在这套路他呢。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王祖苋目光婆娑的看着吴孝祖。

    “爱过、不后悔、明天有事、保大、救你。”吴孝祖想都不想道。

    王祖苋眨眨眼睛,懵的盯着吴孝祖。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有一天你走,我不会送你。你来,不管风雨我都会接你。这就是我对你的承诺。”吴孝祖干咳一声回答。

    王祖苋好似一条美女蛇,慢慢爬上,冲着吴孝祖耳边吹气,伸出小舌头轻勾滑过:“我知道。”

    吴孝祖也不知道她知道什么。

    但他知道,今晚,走后门的王仙仙注定也要为走后门付出一定的代价,比如,被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