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康城电影节,梦想者朝圣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5月第一个周末,戛纳电影节将会正式拉开序幕,全世界成千上万的电影人和影迷都会前来共度这一电影盛世。

    戛纳电影节随着这些年选片制度的改变,再加上第三世界的电影人开始进入眼球,使得戛纳电影节的风头越发响亮,欧洲三大电影节,戛纳更是独领风骚。

    戛纳电影节对于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电影人,皆有着难以抗拒的诱惑。

    当然,如果你是伍迪艾伦那种大佬,你可以矜持的等候戛纳“三顾茅庐”,然后谈下无声的条件。

    吴孝祖是伍迪艾伦吗?

    显然他还不够pn!

    伍迪老爷子用生平告诉了后辈电影人,如果你想一直保持着旺盛的创作节奏,且每一年都有新作品上映,那么就一定多揾情人甚至契女。

    无数艺术前辈证明,艺术领域,缪斯女神是创作灵感的无限源泉。电影导演和女演员碰撞灵感本就是社会赋予的责任与义务。

    尼斯机场,吴孝祖走下飞机,蒋志强已经安排好了汽车,送他们到20公里外的戛纳。

    地中海的海风徐徐吹来,5月的戛纳温度大约在3-22之间,气候宜人。

    公路上,车辆无数。甚至有不少男男女女背着硕大的睡袋的背包客,朝圣一样的一步一步朝着戛纳前行。

    “电影节期间,游客太多每年我都有一种来到了九龙城寨的感觉。”旅行车内,蒋二少翘着二郎腿,磕着瓜子,随风飘扬的瞥了眼形形色色的游客。

    黑脸四旬老汉侯孝苋捅了捅旁边眯缝眼苍凉的杨德倡和大帅比型男吴先生不确定地问:“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他是在显摆自己来的次数多?”

    “可能是显摆我们有车。”吴孝祖想了想回答。

    “换一个视角来表达,或许是羡慕对方有硕大的背包,他没有?自卑情绪让心理受到了不平衡的波动,所以用一个理由来进行无目的的宣泄。主观意识上这符合人类的心理诉求,客观上”

    杨德倡托了托眼镜:“客观上讲,他可能是内心空虚,一种物质上的炫耀。”

    “所以我们应该配合吗?”侯孝苋沉默半响问。

    “你们两个酒店房间是谁订的?”吴孝祖笑眯眯的挑着指甲。

    黑脸四旬老汉和儒雅苍凉中年大叔对视一眼,尽在无言中。

    “蒋老板,这些游客都是精神上的空虚!”侯孝苋说。

    杨德倡深吸一口气:“你这样的观察角度,颇有几分冷眼旁观二三事的心态。”..

    听着身后混迹在一起狼狈为奸的二个三个扑街,蒋志强脸黑无比。

    湾湾没有直飞尼斯的航班,杨德倡就约侯孝苋一起赴港去参加戛纳电影节。来到港岛,两个穷鬼怎么能不傍上吴孝祖这个小富豪。

    因此,三人一起来戛纳也就成为了理所当然。

    吴孝祖入选了非竞赛单元“一种关注”,当然,本次前来最大愿望还是顺便来宣传一下双雄和恐惧斗室。

    欧洲市场虽然不大,但买断额度很可观,尤其是法国、意大利、荷兰几处好莱坞弱势范围,功夫片为首的港片还是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尤其是各地的唐人街。

    英雄本色起了一个好头。西方市场第一次看到了除去功夫片之外的“枪战片”。

    在这个时间点,港岛的动作片在电影动作界属于“高端技术和理念”,鬼佬观看的时候只有瞠目结舌的份。

    后世,黑客帝国之后,袁家班、成家班为代表的动作指导入户好莱坞,这才给好莱坞带来了精彩可学习的全新的动作理念。

    之所以说英雄本色是跨时代的经典,不单单是因为它在亚洲的票房,更重要,它所表现的暴力美学,第一次让鬼佬们领略到了除去功夫片之外的东方美学。

    在八十年代吴雨森确实是身披猪脚光环。他无意识发扬出来的暴力美学,对于电影界影响深远。

    在之后,北野武、大卫林奇、昆汀塔伦蒂诺、三池崇史,包括沃卓斯基姐妹也都受到了这种影响。

    当然,这一世,吴孝祖在一个字头的诞生中的暴力美学的渲染,比之吴白鸽更浓郁精彩。

    桥上死去轮回的桥段,油画般的画面塑造,光线、色彩、旋转镜头的处理和慢镜头的运用,结合在一起,已经足够当做教科书的暴力美学镜头了。

    这种影响,最直观的就是西方对于港片接受程度慢慢扩大。并不再局限于功夫片范畴。

    在这之后,吴雨森、程龙、洪金寳、林岭栋都输出了不少港岛的动作片、英雄片、枪战片。后世,很多人最熟知的法国导演吕克贝松其动作片风格中就有几分港片的影子。

    双雄、恐惧斗室带来戛纳,未尝不能出口转内销,如果真有片商可以看得上,对于吴孝祖乃至新艺城都是最好不过的一件事。

    就算无人问津,也没有多大损失。

    吴孝祖总不会白痴到单纯的只为了“一种特别注目”来参加电影节。

    想到这,瞥了一眼杨德倡与侯孝苋。

    呃

    好吧,总有些人心中存在着诗和远方。

    当然,就算是杨德倡、侯孝苋,来这次戛纳也并非一无所求。

    杨德倡的目的吴孝祖不知,但侯孝苋则是为了推销自己的新戏导演版恋恋红尘。

    虽然参加不了戛纳,但可以为其他奖项做准备。

    下午三点,算上公司的翻译、助理,一行六七人入住了距离影节宫不远的一家四星级酒店。戛纳电影节的到来,使得整个戛纳酒店业进入一年中最火热的时间段。

    酒店距离海滨大道不远,开窗就能看到海,步行七八分钟就可以到达影节宫。整座酒店入住的大多数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人。

    当然,好莱坞的许多大导演和大明星不会入住在这里。

    太吵!

    许多好莱坞明星多会住在不远处的小岛或者海景别墅、总统套房,总之有钱随便浪。

    酒店门前,无数的背包客对着停下车的酒店住户走上去推销、纠缠。

    “打扰一下,请问先生你介意留给我一个空铺吗?”

    “我只需要一个床铺,我今晚就是你的!”

    “帅哥,也许今晚我们可以一起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如果你愿意的话。”

    一个个异国风情的女郎不断上前推销自己,只为了能够不住路边。在戛纳电影节的两周内,公园躺椅会成为一个无比奢侈的地点。

    “咕噜——”

    蒋志强恋恋不舍的收回绿油油的眼神,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液,瞥了眼老实巴交跟在身后的杨德倡与侯孝苋,冲着吴孝祖微微摇头:“我后悔帮他们订酒店了。你说”

    杨德倡目光弯弯的干笑,侯孝苋则紧拉了拉行李箱。

    吴孝祖回过头,一匹一匹凹凸有致的大洋马,确实可人。虽然劣质香水味有点呛鼻,但有了大洋马,谁还在意一点味道。

    “我觉得你可以试一试”

    “我也这样想,这些大洋马质量比砵兰街的质量好很多,而且还便宜!”

    蒋二少不由分说,反抹了一把油头,手指掏出一把酒店房门钥匙,微微一转:“这些女孩都是梦想的朝圣者。我觉得有必要让她们净化一下我日渐黑暗的心灵!”

    除了他,酒店不少男人都转着钥匙。

    这场面就像是艺术、师范、护士学院门口,一排豪车前脸处摆放着饮料瓶一样。

    吴孝祖对这场景太熟悉了。

    并不是几十年后女孩子更pn了,而是几十年后,一夜情的成本更廉价了。

    侯孝苋松了一口气,紧拉着行李箱走进电梯。

    正当吴孝祖也想推心置腹的与欧洲人民沟通沟通技术和友谊的时候,杨德倡一脸严肃开口道:“阿祖,我有一件事想和你谈?”

    吴孝祖伸进裤子里的手触碰着钥匙圈,目光看着杨德倡郑重认真的表情,余光则瞥了眼角落里对视的冷艳目光。他很喜欢那个目光。

    “很重要?”吴孝祖不甘心的问。

    “关乎生死,关乎未来。”杨德倡声音铿锵有力。

    “”

    吴孝祖低下头深吸一口气,看来这次没有机会和欧洲人民一较长短了,抬起头,露出诗意的笑容,直视杨德倡,“好啊,正好我有时间。”

    “嗯,我知道。”杨德倡用手术刀般的思维回应了吴孝祖的话。

    两人一起走进朝着电梯走去。

    恍惚间,吴孝祖感觉自己的钥匙似乎我说的是似乎掉在了地上!

    吴孝祖全然没、看、见!

    这时候总不会有一个人冲出来喊一句:先生,你的益达吧?

    当,吴孝祖步入电梯的时候,这个事件并没有出现。

    当然,也不会出现有女人学着昨天送机的王祖苋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对吴孝祖讲:小哥哥,小哥哥,我有东西送给你。

    “送什么?”

    “把我自己送给你!”这种王式中二少女戏码。

    “叮——”

    电梯停下,吴孝祖随着杨德倡、侯孝苋走进了他们的房间。

    楼道里打扫卫生的胖保洁老阿姨客气不失礼貌的对着三个男人微微一笑,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

    “叮!”

    突然,另一部电梯也升到了同一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