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个人风格的延续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昏暗浴室。

    潘恒升弓着腰撅着屁股,怀中抱着巨大的摄像机,轻手轻脚的满满朝后退,旁边的灯光师、收音师等七八个人也都随着他后退而移步。

    浴缸上方,邱立涛挂着威亚,窝着身子,用很怪异很不舒服的姿势竖抱着摄像机,对着眼前浑浊的浴缸水。

    浴缸内。

    梁镓辉紧闭双眼,全身颤栗轻微抖动,脖颈处青筋崩起,脸上浮现出惊恐,身体颤抖越来越大,双手无意识的开始胡乱挣扎,旁边,密封袋封着的摄像机外挂镜头,插入水中,摄像助理黎耀晖一双手臂都僵硬在那里,却不敢乱动分毫。

    这一组镜头,吴孝祖选择了三镜同开,且保证角色动作主观、客观镜头的连续性。

    同时,在镜头上,既包括推扯镜头的空间拉扯感,给观众带来猛然的先入为主的心理暗示,又要有旋转镜头的呈现,表现角色本身的慌乱与挣扎。

    这对于镜头的调度,后世可能在相机、无人机的配合下可以很好的完成,但——

    这在此时的港岛,绝对是一次全新的尝试。这些镜头全加起来,最少需要0组。

    当初吴孝祖提出这个构思的时候,邱立涛、潘恒升都觉得吴孝祖疯癫了。

    三个摄像师额头淌着汗,既特么紧张,又格外刺激。个个都紧夹住蛋,崩着全身的神经。

    站在旁边的小鲜肉叶炜信握着拳头,手心满是汗渍,拽着的鱼线把手都勒出了红痕。

    灯光组控制着灯温、灯色。

    这场戏,吴孝祖要求灯度既不能如那些鬼片那样阴冷,又要又冷意存在。整个色温显得幽冷而昏暗。为此,邹林选择了不少支蓝光棒做为镜头捕捉的光源点。

    随着吴孝祖一挥手,叶炜信剪断鱼线

    “咳咳咳”

    憋在水中多时的梁镓辉猛然睁开眼,水下被密封袋包裹的镜头随着他的目光移动。

    突然!

    一只消瘦惨白的男人手抓住浴缸边沿。

    “咳咳咳啊!”

    梁镓辉吐着苦水,整个人毫无防范的摔出浴缸。

    砰的一声,这一摔绝对是确确实实的真率,为了表现角色的慌乱,这一组镜头要一气呵成,因此,浴缸旁边也无法安置垫子作为缓冲。

    梁镓辉也没有要求用替身,而是实打实的把自己摔在冰冷冷脏兮兮的地砖上。

    “有咳咳人嘛?”

    “嘿!!”

    此刻的梁镓辉,微弯着腰,肩膀往里缩,惊慌失措的来回乱看,一双眼睛内全然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如果仔细观察,他的喉结吞咽显得十分艰难,让人看到忍不住和他一起陷入这种慌张情绪之中。

    “浦你阿姆!这是十八层地狱?!!”梁镓辉恐惧的不得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壮胆。

    “不,你没死。”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

    “谁!!谁在那里?”梁镓辉整个人面容骤变,手胡乱摸着墙壁。

    忽然,

    头顶的白炽灯一闪,他下意识的一闭眼,灯光在亮起来的时候,头顶悬挂的邱立涛则随之运动。

    白炽灯管连续闪烁,浴室内一暗一明,“滋滋滋”的电流声在安静的封闭空间内,好似小孩子的笑声。

    摄像机极速推进,梁镓辉的五官特写映在镜头内。

    恐惧斗室这部戏,主题表现的是人性以及生命。吴孝祖则思考了更多。

    整部戏,灯光的隐喻、空间感的暗示、镜头的解读,无疑都是在诠释吴孝祖对于这部电影的理解。

    温子仁这个人在这部电影中,实际上呈现的全然就是西方式的恐怖表现方式。与之相比,后来他在拍摄的潜伏、招魂反而添加了不少自己的个人理念。

    吴孝祖对于“选择”这个主题颇为亲睐,或者说这本就是他个人电影风格的一个标签。

    密室、虐杀、戏谑、玩弄、幽暗、冷酷、血腥,这些一切切就像是积木拼图,最终目的实际上是搭建出吴孝祖心中对于自我风格的展现。

    迄今为止,吴孝祖的几部电影,很清楚的就能显示出他的电影风格。

    恰若一个字头的诞生所带来的电影结构的革命,身处在港岛的吴孝祖并不清楚这部电影在国外所产生的影响。吴孝祖在这部戏中,运用西方油画般的画面感来诠释东方对于因果宿命的解读。

    这在西方人眼中则是充满了嘲讽式又无比绝妙的剖析人性的方式。

    选择,这一主题实际上贯穿一个字头的诞生。吴孝祖都不明白,自己这一步走出去,不但没扯到蛋,还让其受到了许多西方电影人的关注,尤其是独立电影界。

    做为戛纳干儿子的南特三大洲电影节,也特别为爸爸推荐了这部电影。

    在电影圈子内,尤其是各大电影节,都在不断争夺话语权。东方电影的代表是日本电影,以黑泽明为首的一群电影人在西方电影圈创下了硕大的名气。

    随着时间推移,日本电影开始没落。反倒是底蕴深厚的内地电影开始受到西方的关注。

    但,这里边更多包含了对中国的臆想和好奇。例如陈凯哥的黄土地。

    吴孝祖的电影却不同,这不仅仅电影画面充满了油画般浓眉重彩的暴力美学风格,电影结构上真正的打破了往昔的桎梏。

    尤其是吴孝祖透过镜头、色彩、空间及时间的讲述方式,真的震撼到了许多电影人。

    在内地电影圈第五代开始站撸奖项的前夜,吴孝祖用中西方通用的电影语言开始了对电影的探索。这是视与听后来的一段评语。

    对于此刻的吴孝祖,他最主要就是快速拍摄完这部“大成本”电影。对于一部大部分都是室内剧情的恐怖电影,吴孝祖在资金上,充分发挥了“吃拿卡要”的作风。

    灵异气氛下,这部电影的拍摄速度也格外快。

    在恐惧斗室开拍的时候,古惑仔2也拍摄结束,进入了后期制作阶段。

    对于这部电影,吴孝祖一直有所关注,赚钱的买卖他自然不会抛之脑后。

    随着恐惧斗室拍摄过半,古惑仔这部戏也正式完成了后期的制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