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夹枪带棒,隐隐交锋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看着穿着纯白色西裤,摇曳着蜜桃丰臀走在自己前面的林清霞,吴孝祖思维深陷在对方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的电动马达的抖音节奏之中。

    哒哒哒。

    高跟鞋踩着大理石面上。吴导演尾随在身后,遵守交通规则,绝不强行超车。

    因为他觉得,他有机会赶上这班车。。。且绝不超速。

    “前几天我和亦纾讨论:你觉得喜欢一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人是什么感觉?”

    她说,正若顾城的一首小巷,很美的一首小诗,我念给你听。”

    林女神微微转身,杏眸流波,浅笑轻吟:

    “小巷,

    又长又弯,

    没有门

    没有窗,

    我那把旧钥匙,

    敲着厚厚的墙。”

    林清霞的目光淡淡散散,似呢喃,似诉说,似缅怀,似疑问,最后眼眸中的光线汇聚在一点,聚焦在吴孝祖五官分明,刀刻斧凿般立体的英俊面容上。

    林清霞自有一股腹含诗书气自华的平稳气场,落落大方,全身散发着阳光般的亲和力,让人心生亲近,难生拒绝。

    不要认为知识越多的人越难以接触,不要认为文艺青年气质高冷,全都高高在上。

    实际上,最难相处的人应该是那种看上去很文艺,但又没什么文化的人。

    换句话说,在**丝界与文艺界,颜值一样大于一切!

    吴孝祖虽然不如郭达斯坦森自带美颜,但英朗俊逸的外表依旧让他对所有迷妹/迷姐/迷侄女

    所以,吴孝祖一直坚信,对待自己的迷妹、粉丝最好的报答就是一步到胃的艹粉。这才能体现自己“深深”的爱。

    看着眼前这个迷之御姐,吴孝祖目光这才从突突突突突突突的节奏中收回来。

    “你觉得呢?”林清霞笑问。

    三十岁后,不吝惜美色,不隐藏身材,不委屈自己,不迁就旁人。傻白甜大嫂子终究成长为了一代风华绝代的东方饺子呸,浇注!

    吴孝祖目光直视,开口道,“我以前看到湾湾的电影,常常看到一男一女明明互相喜欢,最后还是要选择放手——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没有可能。”

    林清霞脸色微变,她强颜欢笑的拢了拢秀发,“噢,是吗?”

    吴孝祖看着把自己包成一颗硬壳鸡蛋的林清霞,手指伸过去,帮其轻拢了一下不安心的零散秀发,恰若天下无贼中黎叔欣赏着“河童头”手剥鸡子的轻盈动作。

    修长的手指轻挑起青丝,指尖轻轻带过吹弹可破的冰雪肌肤。

    “如果,明知道喜欢的人五分钟后必须要过安检离开,如果安检就在十米之外,那或许意味着——”

    “?”林清霞疑惑,“意味什么?”

    “意味着,我们可以再亲吻四分五十秒!”吴孝祖一本认真强撩。

    林清霞一怔,继而嘴角挂起莫名的笑。

    如果亦纾在这里,一定会非常的惊异,因为她和亦纾讨论那个话题之后,她的回答则是:终有一天,回头想想,我们身上错的事只会在最对的时间发生。

    她和吴孝祖的姊汁.avi,也许本就是一场美妙的错误,但时光最巧妙的就是让他们在彼此最对的时间相遇,所以,她也愿意珍惜彼此的“四分五十秒”。

    吴孝祖的话总结一句话:别bb,别矫情,撅好!请享受过程。

    如果不是周围人来人往,吴孝祖可能会上演真人版夜勤病栋。

    “哈哈,好巧啊青霞,没想到这里见到你。”

    一声虚伪的笑声传来,绿豆眼蛤蟆嘴的王京这个猪头焖子提着一个果篮,笑眯眯的走上来,他身旁则跟着大眼界中为数不多流露猥琐气质的陈柏祥。

    两人目光紧随声音,直勾勾盯上林清霞。

    “青霞你来这边??”王京虚伪笑。

    “看个朋友。”林清霞礼貌回应。

    “噢。我在这边认识不少医生,需要帮助一定揾我帮忙。”

    王京说着话,目光瞥向吴孝祖,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猥琐笑容,“吴导,好久不见。听说剧组出事情了?渍渍,吴导演你还真的是运气糟糕。拍摄电影就碰到这种事情,倒霉啊。我认识不少风水先生,得唔得介绍他们给你认识?放心,绝对药到病除,看我面子上收你半价。”

    “王导演真的会安慰人。”

    吴孝祖笑着对林清霞指了指面前猥琐的王京,在对方得意笑容中,目光淡淡问道,“王导这么会安慰别人,一定度过了许多自己安慰自己的夜晚。

    这才认识不少医生、风水先生。

    生活真的不容易。

    所以我就常常告诉身旁的人,出来混,一定要多交朋友。你看,王导这一生虽然遇到了如此多的坎坎坷坷,但也交到了这么多的好朋友。关键时刻这些医生、风水师都能帮他一把

    对了——”

    吴孝祖目露关心,很体贴的指了指王京手中的果篮,关怀问候,“王导,家人有生病咩?严不严重?”

    林清霞差点笑出声,憋着笑,伸出纤纤玉手在吴孝祖腰肾部位轻轻的掐了一把——没掐动。心中暗赞吴孝祖果然好腰,好肾。

    王京眼角抽搐,面上则打了个哈哈,夹枪带棒笑道,“谢四哥前两日摔倒了,我碰巧过来看望而已。倒是吴导你一定要当心,剧组风水不少,可以传染嘅

    对了,项生最近与我合作了一部戏要开机,章敏小姐恐怕没时间客串你那部恐怖片了。不知项生同没同你讲?”

    王京的模样就像是被老师委任了劳动委员的小胖墩,得意的表情溢于言表。脸上充满了炫耀。

    似乎,他认为项生的宠爱真的很重要。

    “是吗?这就好——”

    吴孝祖长长的眼睫毛一刷,倾吐一口浊气,面露释怀,“我昨晚也打电话给项生,我这部戏恐怕档期来不及上映。叫他随便安排一个导演拍部戏应急。毕竟,我和徐剋这种金像、金马奖级别导演对电影要求更高一点”

    吴孝祖云淡风轻的模样,让王京差点骂娘。

    这b装的简直l成了瞄人缝!

    但,真!的!好!气!人!

    所以,

    装b这种事情,格调虽然很重要,但最重要还是扎心见血。

    在吴孝祖的电影票房口碑双丰收,既能赚钱,还能拿奖的情况下,少年得痔的王京第一次有点前列腺发炎,尿尿分叉。

    “这么说吴导演的电影是文艺片咯?”

    陈柏祥看到好友吃瘪,忍不住出口帮腔,“可惜,徐导演受伤了,这部戏要搁浅了吧?幸好章小姐答应了阿京的新戏”

    “真的???”

    突然,一身白色西装御姐模样的林清霞好似一个花痴小女孩一样,紧紧的搂住吴孝祖的胳膊,“你一直讲新戏没有戏份,现在是不是可以给我来演了?”

    说着,林女神在王京、陈柏祥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小女孩撒娇一样羞耻的来回摇晃起吴孝祖的胳膊,“求你了,你就给我一个角色吧”

    求你了

    给我一个角色吧

    王京与陈柏祥心库嚓一声裂粉碎。

    吴孝祖也愣了一下,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御姐好似想要舔棒棒糖的小女孩一样撒娇。

    “这个”吴孝祖深沉迟疑。

    林清霞手暗掐吴孝祖腋下嫩肉,心中好笑:感情这家伙还真的入戏了。

    有没有道理?我可是林清霞啊!主动求戏,你还考虑!

    事实证明,三十岁女人撒娇比十八岁女人还更骚情,更懂得男子心、肾需求。

    心理满足,肾体满足。

    “哎,好吧。实际上我本人对于明星并不是特别钟意。我和徐剋导演这部戏的情怀,一般导演不会懂罢了,青霞你就客串一下里边的女性角色吧。”吴戏精唏嘘一句,满眼伤怀。

    看在王京眼中,那一副众人独醉,我独醒的浮夸演技不但侮辱了他的人格,还特么侮辱他的智商。

    “林小姐还真的是真性情,同王祖贤小姐一样优秀。”王京口蜜腹剑夸奖。

    “是吗?”

    林清霞面色不改,云淡风轻硬怼回去,“那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眼光都一样好吧。”

    吓!

    吴孝祖自己都吓了一跳?眼底闪过一抹大被同眠众生的神色,然后就见到林清霞笑眯眯的看向自己。

    女人才真的是口不对心才对或者也是因为上下两张口的缘故吧。

    如今这种女性意识崛起的时代,拥有着独立完整人格的女性,恐怕没有女人允许自己的爱情出现男人齐人之福这种事情。

    女人的恋爱,本就是一个女人推翻另一个女人的政权。国无二主。

    在那些豪门富豪家庭,门外可以有小三小四小五小六小十三,但庭院内只会有一个女主人。

    这并不是几十年前了!

    如今,左拥右抱大多会出现在射交场所。爱情就不用想了。

    “呵呵,过段时间我有电影工作室成立,吴导、青霞你们一定要来捧场。对了,不如叫祖苋一起来。”王京面露笑容,再次捅刀。

    将心比心。

    他在外边鬼混无所谓,但绝对不敢认真。家中的女人可以装作不知道,但一定要给对方面子。他不信吴孝祖比他能强多少?

    额帅了那么一丁点而已。但自己这种成熟男人,一样深受广大女同胞喜欢。再说了,男人脸蛋漂亮又如何?最重要是有实力。

    他坚信自己的新戏票房不会输给吴孝祖。

    “我必然捧场。”吴孝祖微微一笑。

    项胜与王京走到一起,这是吴孝祖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前一世,两人就一起搭台唱戏,互相成就。

    不管怎样,这个时候的王京对市场脉搏把握的很准,有着自己的电影手段。

    哪怕在后世,你可以说他电影烂,没诚意。但,他依然是港岛电影圈,依稀能够赚钱的导演。

    比说他媚俗市场也好,卑膝资本也罢,但这抹杀不了他电影的商业属性和他本人的电影才华。

    项胜与其合作,让吴孝祖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步伐。

    很多人以为弄出一点小障碍就能吓退他前进的步伐,殊不知吴孝祖这个人天生有反骨,就是那颗混不吝的铜豌豆一般的荒野老嫖客。

    御用班底的人员反水?

    剧组人心惶惶?

    徐剋伤了?

    这又如何?

    吴孝祖这个人,从来不说硬话,不办软事。

    他同很多导演不一样,他就像他在金像奖颁奖典礼说的一样,其他人是修炼了五百年,然后鲤鱼跳龙门。

    但他,先要修炼五百年才能成为鲤鱼。

    谢谢你们经常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坚挺的被什么活!

    三和电影公司。

    潘伟业习惯性的摸了摸秃头,眼前几家小报上,全然是徐剋受伤的新闻。

    “徐剋拍戏昏迷片场,生命垂危!”——东方日报。

    “恐怖片剧组爆发灵异事件,三人生死未卜!”——天天日报。

    “钢绳断裂,徐剋受伤入院。金马金像奖两位导演第一次合作腹死胎中!”——明报。

    全港多家报纸的娱乐版面上刊登了徐剋在担架上被抬进医院的图片。

    正如吴孝祖所想的一样,这件事本就纸保不住火。

    所以

    吴孝祖干脆就浇上了一桶汽油。..

    大众喜欢什么?

    大众一定不喜欢诸如“工作失误”这种解释说辞,他们坚信一定是片场冲撞了鬼神,风水有问题这才出的事情。既然如此,吴孝祖发扬了做好事不留名的习惯,接连让蒋二少推动这件事情的发展。

    维持恐惧斗室这部戏的热度。

    后世,希斯莱杰、保罗沃克的事件可以让影片持续升温。今生,许冠杰、房事龙当初宣传卫斯理、龙兄虎弟时候,新闻上不是爆出抑郁症就是生命垂危,两部电影的票房都受到了这种热议的影响。

    面对徐剋这好不容易出的事故,吴孝祖自然不能辜负了徐老怪。

    人家冒着生命危险造就的关注度,凭什么不能宣传?

    所以,一时间全港娱乐版面充斥起了徐剋受伤的新闻,害的在医院胖了七八斤的徐剋看到报道的时候才知道有一个叫“徐剋”的倒霉导演,在报纸上被死亡了七八次之多。

    徐老怪那个气

    徐剋气?

    潘伟业则一脸得意阴笑,在他眼里,吴孝祖倒霉就是他最大的乐事。

    没错,剧组的事情就是他的礼物。虽然他摸不准自己的场子谁在捣乱,但终归吴孝祖有着重大嫌疑。

    黑社会又不是警察,不用非要证据!

    所以,他出手了。

    一击就打中了徐剋这样的重量级导演,这件事宣扬出去,潘伟业觉得自己在这个狗屁娱乐圈一定更加威风犀利。

    在他看来,娱乐圈和他看场子一样,一定要竖起招牌,一定要让别人害怕,这样才能更方便揾人来开戏。

    这就是社团的处事方法。

    于此可以看出,项胜确实是一个很可怕的黑社会。

    可惜,并不是每个黑社会都懂得用娱乐圈的方式来搞电影。

    这叫像你用房地产的思维搞网购,那不扯淡吗?

    你用房地产思维玩主题公园你到底是圈地还是真的想要打退外来文化?

    马爸爸有一句话说得好,很多人和企业,骨子里不带有网购的血液。这在娱乐圈也一样管用。

    很多入侵娱乐圈的社团正如如此,他们认为他们的做事风格可以摆平一切,实际上,殊不知每一步都在为其他人做嫁衣。

    “告诉下细佬,多多给我照顾这个剧组,我让整个剧组要寝食难安!”潘伟业阴鹫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