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你初一点灯,我十五插蜡
    p:求推荐票!求月票!

    旺角,天宝山雀馆。

    破旧的玻璃门面上,斑驳的墙壁上贴着乱七八糟发黄的小广告。门前站着几个吊儿郎当叼着烟的古惑仔。

    “大发哥靠,什么意思?嫌我的钱脏吗?生意上门都不做?”

    一名瘦骨仙牌友习惯性的同面前的古惑仔打了招呼,却直接被对方推了回来,踉跄的倒退几步。

    “今晚开趴体,爆满。改日好了。”长毛古惑仔喷了一口烟圈吐在对方脸上,“下次我多给你安排几个大水鱼好啦。”

    “丢!什么年代,还在雀馆开趴体。”

    瘦骨仙牌友面色不愉的打量了一眼四周,路旁的消防栓处、栏杆处、报刊亭三三两两的古惑仔隐隐把牌馆包围在中间,神色一收,急急忙忙的走开。

    “呸。”

    长毛古惑仔吐了口痰,回头看看鸦雀无声的雀馆,不耐烦骂道,“搞吊毛,耽搁我生意不说,大晚上让我在这边同一群扑街吹风”

    “呲溜”

    麻雀馆内,剑拔弩张。

    古惑仔们怒目而视望着坐在正当中,端着一杯茶水,气定神闲的男子。

    呃,肥男子!

    整个房间的气氛显得很吊诡。

    古惑仔面面相觑,他们见过砸场子的,却没见过自带精致茶杯来砸场子的。

    “#”

    罗东冷瞥了一眼压在椅子上的肥成。旁边,四五个古惑仔捂着鼻梁,东倒西歪被搀扶到一旁。

    “叮”

    一名马仔护着手拿着火机给大马金刀坐在首位上的白毛佬点燃嘴里的香烟。

    烟雾升腾。

    “成哥、东哥,好久不见,你们突然送这么一份大礼给我,不合规矩吧?”

    白毛佬夹着烟的手点了点鼻青脸肿的马仔,眯着眼板着脸,“祖哥你们他妈的到底是想做生意,还是想回来做古惑仔?我现在真的搞不明白!

    不如两位给我解释解释吧?”

    “解释什么?解释做生意还是做古惑仔?白痴都知道选做生意!我也很无奈啊!

    不过白毛哥你有句话讲的对,凡事都要讲规矩。”

    肥成放下盘着的大腿,吊儿郎当回视,“今天,我剧组十七八个职员被人挖走,导演还被揍成猪头,你说我要不要讲规矩?”

    “肥成你第一天出来混?需不需要我借部电话给你,帮你报警啊?”

    白毛气急而笑,“今天你公司导演被揍找我,明天港督被杀,是不是也要找我?

    况且”

    白毛神色复杂的看向两人,“你们以什么身份来问我?如果你说你是和胜的人,好啊!今天我就给你交代!

    可你是不是呢?

    如果不是,今天你们不给个交代,恐怕很难走出去。”

    “那感情好!我正好缺个睡觉的地方。”肥成混不吝道,“包吃包住包打炮,我感谢你还来不及。”说着,肥成就蹬掉鞋,脱袜子,抠抠脚。

    白毛佬脸色骤变,脸黑的朝着旁边的马仔摆摆手。

    “成哥,你到底想怎样?”

    见到马仔都退下,白毛佬五官凑在一起,一脸无奈,“我大佬现在是乐哥,我现在是和胜的人。”

    “我只想让你告诉我谁揍的我的人而已。”肥成一脸委屈的摊摊手,“你告诉我,我立刻滚蛋。顺便还把刚刚那几位兄弟的医院费全额报销。”

    “光头佬秃鹰”白毛佬歪着头小声嘀咕一句。

    旺角,kk夜总会。

    光头佬一脸狰狞的看着眼前的大堂,双眼冒火,全身颤抖。

    富丽堂皇的夜总会,地面上、舞池中、吧台上,密密麻麻全都是张牙舞爪的蟑螂!!!

    密密麻麻的翅膀、密密麻麻的脚,沙沙的声音充满了恐怖感。灯光下,黑压压一片,一眼望去,让无数古惑仔头皮发麻。

    甚至有蟑螂顺着脚脖子往上爬。整个夜总会就好像是人蟑间地狱!

    密集恐惧症者看到面前无数只攀爬的蟑螂,恐怕直接就会吓晕过去。

    纵然是这些见过血腥的古惑仔,一个个也是脸色发白,全身发痒,有一种叫做麻心的感觉萦绕心头!

    “是谁!!!”

    光头佬怒吼,“到底是谁!!”

    “秃鹰哥正是夜总会火爆的时间,突然间好多个卡座内的手提袋引起了服务员的注意,然后就有人打开谁知道”

    一边说,一名大堂经理的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然后就突然有人开始往舞池扔手提袋

    整个夜总会的客人全都吓跑了。连我们工作人员都吓的不知所措!现场的蟑螂数不胜数,公主和妈咪们都吓的花容失色。”他越说,光头佬脸色越黑。

    光头佬接到马仔通知,有人在他另外几个场子捣乱。狂傲的就呼喊手下古惑仔奔赴过去。

    然后

    电话就一直不停歇。

    所有的场子,接连出现各种混乱。

    场子有人闹事、打架!

    甚至有人报警说场子内藏有炸弹,且真的在卫生间喷射出金花四溅的烟花,浓烟滚滚。

    这一晚,他忙于奔波,折腾的身心疲惫。

    没等他处理完这些事情,他这间刚刚开完“电影计划”的老巢的楼下夜总会,就出现了蟑螂的海天盛宴!!

    他现在整个人都有一种要疯掉的感觉,他有一种被人戏耍的屈辱感。愤怒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

    “给我去查!!我一定要刮出到底谁在搞鬼!!”光头佬咬牙切齿狠狠骂道。

    “潘伟业,我是cib的高级探员,我们警官请你回去接受调查。”

    正当此时,一名穿着便衣长着青春痘的年轻差佬拿着证件走向光头佬,“走吧潘先生。你一夜搞出这些大动作,我上司都想请你饮茶。”

    光头佬面色阴鹫的转过头,双眼冷冷的盯着面前的差佬,脸贴过去,面对面咬着牙狠辣道,“阿ir,你确定请我喝茶?

    难道你没看到我被人家搞吗?!!”

    “不好意思潘先生,你这间夜总会卫生问题我们不负责。不过我可以把卫生署的电话告诉你。当然,你可以好好读一下娱乐场所条例。”

    年轻差佬擦了擦脸上的吐沫星子,轻笑,“不过我劝你先找一家专业的保洁公司,不然,蟑螂恐怕很难除净,要是真的影响潘先生你营业就不好了。”

    “阿ir,真有你的。”

    光头佬反抹一把光头,皮笑肉不笑,“我记住你了。”

    龙城冰室。

    肥成、罗东、苏黎耀、古天樂几人蹑手蹑脚的走上楼,三楼幽暗没有电灯。

    “哒”

    吓!!

    一开灯,三人吓了一跳,只见吴孝祖坐在椅子上看着三人。

    “报复完了?”

    “大佬,你讲”肥成看着目光深沉的吴孝祖,解释的话咽回肚子里,讪笑的摸了摸鼻子,“还是大佬你神探再生,一下就看出了我们的小把戏。”

    “光头佬的场子连炸弹都出现,老巢都玩起了蟑螂盛宴,罗礼苋都被你们拉去做烟花,我在不知道,我这个大佬做的也太失败了吧?”吴孝祖冷笑。

    “大大佬我”苏黎耀急忙解释。

    “好了。”

    吴孝祖抬抬手,打断了苏黎耀断断续续的话,目光如炬的看向几人。

    “我十三岁出来混黑社会,这辈子底都洗不干净,但做事一直讲一个原则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我并不是不想替傻强出头。

    但,打打杀杀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我今天很高兴你们没有拎着刀直接砍上门。”

    “祖哥看你说的,我们一直听你教诲,食脑内。”古天樂嬉皮笑脸插话。

    “幸好你们够聪明,没有选择这样做。不然我现在就要请律师了,扑街!”吴孝祖没好气瞪了贪玩蓝月一眼。

    “做坏事一定要心狠手辣。你们这样过家家,人家就有了防范心理。在报复,就难了。”

    “要不砍死秃鹰那个扑街?”罗东眼神明亮道,“还有那群二五仔!”

    吴孝祖胸闷。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吴孝祖又不是港币,如何能让所有人都满意?黎叔他们不过是做出自己的选择而已。”

    吴孝祖轻描淡写,“至于说选择正确还是错误,他们都要自己承担。”

    “至于秃鹰”吴孝祖笑了笑,“他不进电影圈我还没有办法,既然进入这个圈子”

    “我明天先去查查他们新戏的档期。”肥成福至心灵抢道。

    “先把自己屁股上的屎擦干净,明天你们去湾湾拍摄古惑仔2其余部分的戏。”

    望着几人离开,吴孝祖脑子里不禁想起之前和陈慎之通话时候的事情。

    陈慎之告诉吴孝祖,肥成他们这件事后边,竟然有警方的人帮着扫尾。

    这让吴孝祖有点心神不宁。

    他一直感觉有人在后边推自己。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不知道这个人有什么心思,打的什么算盘。

    他无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卧室内“君子不器”四个大字,脑子里萦绕想到了墓地里的熊猫烟蒂。

    “当年很多事似乎另有隐情?”吴孝祖手指轻敲木桌,思绪万千。

    “哪个社团不沾皇气,哪个社团不被警方掺沙子?发霉的社团才没有!肥伯被人跟过,我被人跟过,有谁没被人跟过?招牌大,就一定有人跟!你安安心心就好啦!”

    莫名的,吴孝祖想起当年自己发现卧底,大佬邱哥对他讲的话。忍不住摇摇头。

    “算了,还是把心思放在电影上吧。不然又该有人说进度慢了”吴孝祖自言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