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过招拆招,利益摆正。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餐桌上,菜肴丰盛。

    原盅炖佛跳墙、蟹肉蛋白煎琵琶燕、大辽参炖北菇菜汤、酿焗鲜蟹盖、椰汁炖官燕、蟹肉海虎翅、清蒸极品老鼠斑、煎陈皮牛肉饼、红烧顶裙翅、大红片皮乳猪

    满桌尽显富豪气质。干鲍、鱼翅、燕窝、龙虾一亮相,就晃瞎了四人眼。

    大气开间,空间感十足。在港岛这个放屁都能被反弹的地方,面前这豪气大开间,简直让人惊世骇俗。一间千尺包间简直足够秒杀港岛百分之七八十的家庭。

    “略备薄筵,多多见谅。”

    刘鸾雄挂着憨厚的笑容,但举手投足皆难以掩藏金牌装b范儿。

    这一手直接就顶着几人鼻子告诉他们:装b我是认真的!

    尤其是其一脸云淡风轻的豁达姿态,瞬间让肥成心态炸掉,就好比韩宇大魔王vs位选手,一样的炸裂。

    这,就是富豪!

    一桌菜,最普通的食材都要几万块,何况面前明显就精挑细选的极品食材烹饪的菜肴了。例如一条普普通通的老鼠斑,几百块也可以吃到,但面前这一条,隐隐约约透露出一股我是“水鱼之王”的姿态。这一桌十几万总是要有的。

    “刘生!有筵无jiu——”

    肥成心态炸裂想要挽回一二,话音没落,就见到服务员小哥哥用餐车推着一车酒走进来,红、洋、白、啤、鸡尾酒应有尽有。..

    贫穷,不但限制想象力,还特么有可能会限制话语权!

    “闭嘴。”罗东偷踢了一脚。

    “话都到嘴边了,你让我咽回去?”

    肥成咬着后牙槽挤出一丝不甘心,面色上还依旧保持着微笑。

    “咽回去——”罗东板着脸,冷酷糯着嘴唇,“已经打脸了,没必要让人家反正抽。”

    “人不言则不立。”肥成挤出一句。

    “??????”

    听到声音的苏黎耀、罗东齐刷刷问号脸看向一脸写着“我要搞事情”的肥成。

    吴孝祖则露出一丝笑意,冲着想要阻止的两人微微摇摇头。

    “胖子,你讲什么?”

    罗朝晖抠抠耳朵,伸出头,嚣张冷嘲,“你讲咩?我好像没有听得太清楚”

    “啾啾啾啾啾啾”肥成面不改色心不跳小胖嘴从0撅,无辜脸吹起小曲:

    “酒干倘卖无,酒干倘没无”

    肥成故意晃着脑袋,冲着罗朝晖使劲得意的吹,然后划出一个花式高音,猛然收尾,从容淡定的一竖兰花指:

    “那是什么儿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以喝酒酒”三层下巴扬起,冲着旁边抛个媚眼,“对吧,刘-先-森——”

    嘶

    刘鸾雄敦厚目光紧紧盯向罗朝晖,被誉为“地产神童”的罗朝晖嘴角瞬间抽搐。

    吴孝祖看着反讽的肥成,目光满含笑意。

    对方一上来就来了一出下马威,肥成这种胡搅蛮缠、扮丑卖乖的应对方法显然很有效果。

    实际,从走进包厢的这一刻起,谈判就已经开始。

    刘鸾雄主动落座,他旁边圆脸的刘銮泓主动接过话茬,笑着指了指罗朝晖,“这次的筵席都是阿辉主动张罗准备,也不知合不合诸位的胃口!”目光轻轻的扫过四人,话带玄机。

    “看来真要好好感谢一下罗先森,任何事情都想的这样周到。”

    肥成把“任何”两个字咬的很重,神态散漫无所谓的道,“至于合不合胃口,不吃怎么知道?”

    “小心吃惯大排档,突然吃到生猛海鲜,太补,身体受不了。”

    罗朝晖阴阳怪气道,“就算强吃下去,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一个能消化的胃。”

    “要不不吃了?”冷场王罗东冷不丁的冒出一句,瞬间冷场。几人各自端起茶杯掩饰尴尬。

    “先吃菜吧,你说呢?吴先生?”

    突然,刘鸾雄脸色憨厚的拎起筷子,冲着吴孝祖笑。

    “当然。”吴孝祖颔首微笑。

    “这里的中式菜肴在港岛算是首屈一指,我很钟意来这边食中餐。每次都要从中环开车过这边,食完中饭在回公司。”

    刘鸾雄自顾自的夹菜,筷子遥指了指椰汁炖官燕,“这道燕窝,香甜可口,不过我血糖偏高,医生告诉我不适宜多吃,但在美食这方面,总是忍不住偷嘴”

    “大佬,你这可是注意营养搭配,胃口好比什么都重要。男人靠吃,女人靠睡。”

    罗朝晖日常拍了一记马屁,然后瞥了眼吴孝祖,“不像某些人”

    “阿辉——”

    刘鸾雄突然不满的摆摆手,敦厚正色道,“大家做生意,谈不上谁对谁错。这就是一场生意而已。说话也没必要阴阳怪气,打什么机锋让人难堪。

    我们做生意讲究的就是和气生财,坦坦荡荡。只要符合各自利益就好!没必要难为别人。”说着,目光歉意的冲着吴孝祖笑了笑,“手下的细佬总是话多,吴先生不要介意。”

    “冇关系。”吴孝祖擦了擦嘴,神情认真笑,“我今天既然上了台,就不怕自己下不来台。

    刘生,我赴您的筵,自然也并没有勒索、敲诈的意图。生意两个字很贴切,生,陌生。意,心意。两个陌生人通过利益来互知心意,这本是一件很坦荡的事情”

    吴孝祖目光直视刘鸾雄,笑容坦荡。

    两个人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口是心非!

    刘鸾雄讲和气生财?讲坦荡?反正前世吴孝祖耳闻来看,面前这位根本就是生意场上的嗜血巨鳄。鳄鱼什么特性?偷偷的潜伏在水底,突然出击。

    刘鸾雄的手段从来都充满血腥感!

    至于吴孝祖口上说着不敲诈、不勒索一脸知心好友的面目就更扯淡了!

    不敲诈的话,何必讲这么多?

    所以说,生意场上,不要看,更不要听对方说什么,直接看他如何做就好了。商人,尤其是港岛出身的商人,别和他们谈太多情怀,这都是一群彻头彻尾的金钱主义者。

    更何况刘鸾雄本就是李超人提携的后背,更是如此!

    “呵呵,不愧是大导演,说的好。我大兄就常常教育我们做生意就是做人。”刘銮泓笑着搭话。

    “做个好人,办件好事,导个好片,卖个好钱。好巧,我大佬也这样教导我们。”肥成一改之前的敌对,瞬间换上诚挚微笑。

    笑容的诚挚表演基本达到了吴孝祖要求的成。

    “日行一善。”罗东再次总结。

    现场,再次冷场。

    “呵呵呵。”苏黎耀笑了笑。

    罗朝晖与刘銮泓对视一眼,每个人都是演员,每个人表现出来的一些特质也许有本性缘故,但更多都有着巨大的表演成分。

    罗朝晖的跋扈、张扬,未尝不是一种伪装。

    在这个圈子里,习惯嚣张的人必然有自己的绝活。

    因为,

    没绝活的,嚣张一次,基本都挂了。

    “吴先生,不如,开个价吧?”刘銮泓笑道。

    “一个亿。”肥成竖起手指。

    “咳咳咳”罗朝晖直接辣椒皮沾在嗓子上,眼泪都咳嗽出来,声嘶力竭提高声音,“你讲几多?!!!!一个亿??!!是我听错了,还是我耳朵不好屎!!??”

    “你耳朵没问题,但嗓子破音了。”罗东突然插嘴。

    噔噔-噔噔噔皮皮!

    “一!亿!你不如去抢!!!!”罗朝晖惊叫恼怒,“谈生意,不是钓凯子!”

    “你也说了,谈生意嘛难道我说一个亿你真的给吗?那么认真做什么?活跃一下气氛而已。”

    肥成不屑的翻了翻眼皮,很顽皮!

    “肥仔,这种事情不好开玩笑”罗朝晖指着肥成狠狠道。

    “边个开玩笑?我只是说活跃气氛。哎——不要指我!”

    肥成蛮横打断准备插话的罗朝晖,食指左右摇动,“活跃气氛与开玩笑是两码事。如果我开玩笑,我喊得就该是0个亿!”

    “一一一个亿很公道。你们如如果事情办成,一个亿很容易就赚回来。”苏黎耀正经的偷换概念。

    “我先翻译一下,我兄弟讲的是一个亿,不是三个亿,谢谢。”肥成突然补充。

    “在商言商,一个亿根本不可能。股票本身有它的市场价值,我们可以溢价回收,但你们这种狮子大张口,我们恕难同意。七百万!你们转手就赚了二百万,盈利率已经很高了,很难有生意有这样高的短期回报率”刘銮泓开口道。

    “回报率?**彩回报率比不比得上?不要讲回报率啦。二百万?我们拍部电影都不止这个盈利。”

    肥成撇撇嘴,“如果真的这样,我们干脆等着分红好啦”

    “肥仔,你这叫胡搅蛮缠!!”罗朝晖怒喊。

    “我现在想想,你耳朵可能真有问题。”罗东冷冷道。

    双方你来我往,不断互相争辩。每个人都争论的面红耳赤。

    肥成、罗东、苏黎耀,或者说吴孝祖原本并不清楚这些股票的价值。

    但他们知道,对方很需要这些股票。

    要不然,罗朝晖当初也不会那么急匆匆的堵门会面肥成。

    知道这一点,实际上就已经足够了。

    不是吗?

    “吴先生,你觉得我该给你多少?”

    突然,刘鸾雄开口,顿时让陷入白热化争论,大声对峙的双方都闭上口。

    “比起用大嗓门企图压制全世界的人,让全世界都安静下来听你小声说话的人更可畏!”

    一瞬间,吴孝祖心中就浮现出这句话。

    刘鸾雄,可能花边新闻让人忽略了他的手腕。你只看见他塞球,一颗球千八百万。

    但,没看见,他也许塞球的这个时间,已经赚了十几颗球,甚至赢得了一座球场也说不定。

    球洞?

    最多不过是调剂品。

    此刻,正在攀向人生顶峰的刘鸾雄让吴孝祖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特质。

    这种特质似乎叫做:枭雄。

    上一次,他是在邱大佬身上看到过这种含而不发,零星的影子。

    三十几岁的刘鸾雄,正是开始发劲的时候。吴孝祖很庆幸自己可以正面感受一波这种枭雄奋斗时的气魄。

    你可以说他做生意不择手段,但却不能阻止他登上顶峰。此刻锋芒毕露的刘鸾雄给吴孝祖带来了很大的感触。

    对方这种自信的态度,让吴孝祖这个身外人都为止感叹。

    “刘生,实际上我们再次之前打过交道。”

    吴孝祖莫名其妙的重启了一个话题,让房间内的众人都一愣。刘鸾雄也整场第一次神态变换,露出诧异目光。

    “我之前在沙田拍摄了一部电影,正好用到一间爱美高的风扇厂”

    “啊,我想起来了。”

    刘銮泓突然拍大腿,附在刘鸾雄耳边低声道,“对方就是借用咱们旧厂拍摄电影的电影公司。之前新艺城的麦加联系的我们”

    “到没想到我们还有这层渊源。”刘鸾雄恍然。

    “这家工厂很不错。”吴孝祖笑道。

    “不可能!那间场子虽然不再作为我们的制作工厂,但就算卖地皮也不止两三个亿。”刘銮泓直接打断。

    “细刘生,放心。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懂得分寸。这间工厂后边的空地和主厂区我还没那么大的野心。

    我钟意的就是路西隔出的一间小厂房飞地而已。那里应该是工业用地,不值几多钱吧?而且就算是今后开发,也不影响旁边那片地的整体开发。”吴孝祖目光从刘銮泓身上收回,望向刘鸾雄。

    那块飞地小厂房,面积不大,但也不小,发展成一个电影公司的几处拍摄棚绝对可以满足。其价值最少在一千五百万-两千万左右。

    这得力于港岛增长的房价。年,港岛房价比2年中英合约签订时涨了三分之二。这也就是沙田工业用地,如果换做其他地方,这一处厂房,恐怕都可以上亿了。

    港岛地价下一次大跌还要等到年金融危机,一跌就是年。

    吴孝祖在赌!

    赌的不是股票价值,而是赌自己手里的股票对刘鸾雄更重要!!!!

    “合作愉快。”刘鸾雄没让众人等待长时间,稍微一琢磨,就举起手中的茶杯,露出憨厚的微笑。

    “这时候应该可以喝点酒了。”肥成一脸震撼的看向罗朝晖。

    “”

    罗朝晖咽了咽口水。他此刻内心也在不断翻涌,一处厂房啊!!!五百万瞬间翻了三番这绝对是比抢钱还快!!

    “他耳朵确实有问题。”

    罗东摇摇头,怜惜瞥了罗朝晖一眼,起身去叫服务员上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