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福临门筵(下)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正是鄙人。”

    吴孝祖看着面前彻头彻尾的榨汁赏金猎人,面露好奇,挂起淡笑,“不知?”

    “吴导演还真是年少多财。”

    狄波菈对于帅哥免疫力还算很高。自家长寿老谢本就是出名的大帅哥。

    见吴孝祖不置可否,狄波菈也不以为意,顺手从lv坤包内掏出一张烫金请帖,笑着放在桌上,“有人委托我来请吴导演赴宴——”

    “罗朝晖?”

    肥成脸黑的身子跳起来,“他算个屁!他讲赴宴就赴宴?当他系边个?”这话说出口,包含着弄弄的酸味。

    看着狄波菈媚眼如丝的模样,肥成就觉得自己有一种要改名叫做“林黛绿!”的趋势。

    这他妈还真的是:

    天生一个仙人洞,千军万马来相缝。

    两岸连襟啼不住,欲要白日变黑樱!

    谢老四也是,就不知道好好教育教育自家的女人?红杏争春,像什么话!?

    模范挑担肥成一脸郁闷暗骂。

    “刘鸾雄得唔得?”狄波菈没理会肥成,目光紧盯上吴孝祖。

    原本,她对肥成的吹水半信半疑,此刻笃信了一大半。

    在她看来,如果没有万贯家财,刘鸾雄这种富豪会亲自宴请?

    现在看来,肥成所言不假啊!广场协议这种事,对面这个年轻人真的有参与!

    好几百倍杠杆的事情她也打听清楚了!

    绝对可行!!!!

    想到这,她并没有给吴孝祖抛媚眼,她这种女人很有分寸。反倒是眉眼含情的秋水依依的看向肥成。

    羡临渊不如退而结网!

    不管如何,肥成随随便便就可以为她花掉几百万,这个可做不了假!!

    “刘銮雄?!!!”

    吴孝祖翻看面前喜庆的烫金请帖,微微一怔,“福临门?”

    那位当代伍兹,球王刘鸾雄?

    想到这,脸色一阵怪异。

    脑子里莫名荡起小船儿和波浪。

    这位体坛大亨不会是想要自己保媒拉纤吧?现在想想,貌似关尔夫?洞主?真?球后应该还没开始步入体坛。

    现在的刘鸾雄更还没冒出钟意女明星的癖好。

    “什么大胸小胸?我外号铜锣湾胸王我骄傲了吗?”肥成挺胸而立。

    “凸凸!”罗东、苏黎耀竖起中指。

    “肥成,你先送狄小姐下去吧。狄小姐,告诉刘生,我一定赴宴。”吴孝祖笑着摆摆手。

    “不麻烦了。我有通告要录。”

    狄波菈媚眼剜了肥成一眼,在耳边做了个电话手势,“晚上联系你。”说着,扭着屁股离开。

    只留下脸色阴晴变幻,归于煞白的肥成。

    “咕噜”

    咽了咽口水,肥成盯上一旁的苏黎耀,“阿耀,不如你把十全大补锅地址告诉我,我过去照顾照顾生意。大家都是朋友嘛哈”干笑两声,见无人回应,肥成一脸尴尬。

    吴孝祖捏着请帖,陷入沉思。

    刘鸾雄生平吴孝祖不是很了解,但脱那些女星的福,他多少知道一点刘鸾雄在**十年代,有个“股市狙击手”的匪号。

    股票?!

    吴孝祖瞬间想到了自己手中攥着的几百万股股票。

    “刘刘刘鸾雄这么耳熟”

    苏黎耀推了推眼镜,疑惑的抬起头,“大佬,这这个刘鸾雄,不不不正是咱们拆借拍拍拍摄双雄那部电影,以及马上开拍恐惧斗室电影的那个废旧的风扇厂的老板嘛!!??

    冇冇错,就是他!!”

    纳尼?!

    吴孝祖几人齐刷刷看向苏黎耀。

    这么巧?

    沙田拍摄场地确实是一家废旧风扇厂!

    这个风扇厂竟然就是刘鸾雄的旗下产业?

    “搞风扇的这样叼?”肥成小声嘀咕。

    “搞搞风扇的不**,但但能把风扇卖到全世界,并且把公司鼓捣上市才叼!”

    苏黎耀叹惜一句,“这位刘刘生,简直犀犀利的很。”

    “阿成”吴孝祖看向猥琐的肥成。

    “??”肥成眨着小眼睛,一脸谄媚。

    “冇事。”吴孝祖摆摆手,苦涩笑着摇了摇头。

    他有种感觉,他他妈的费力扒拉的拍电影、求上映、耍计谋赚下的身家,恐怕还没有肥成大佬随便买支股票赚得多!

    这让一项腹黑的吴大佬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罗东如今风靡全港,相信第二部古惑仔后,定然可以巩固他当红小鲜肉的地位。

    苏黎耀好强上进,自学法律、金融,且正在考律师证书,分明也是一位前途光明的精英人士。

    肥成最猥琐,但尼玛架不住肥大佬有位面之子光环啊!!

    捡钱包艹了小谢他妈!

    吹牛b吹成千万导演!

    好不容易任性一回,买一支大跌的股票,突然有大亨主动找上门想买这些股票!!

    吴孝祖嘴角一翘,笑了。

    可能很多人会想,拍电影赚了几百万,为何不苟富贵勿相忘?

    电影公司的股份为何不分一分?

    本身,吴孝祖就没把这些东西当做自己,更没把肥成、罗东及苏黎耀三人当做外人,本身这家公司就是四兄弟的傍身的财富,自家兄弟何谈分利?

    最主要,他一直希望引导三人走上正途,各自有各自的道路。

    出生入死的兄弟本就所剩不多,他并没想过让三人成为附庸,绑在自己身边。

    授鱼不如授之以渔!

    这才叫真正的苟富贵,勿相忘!

    人生本就是一场旅行,他只希望,自己一世出走,回头望望,依稀还是此间少年。

    咳咳

    吴孝祖自我安慰。

    “祖祖哥,这筵筵筵席”

    苏黎耀欲言而止,眼明心亮道,“往前迈一步,恐怕又是江湖河海,又又是一场波澜。”

    “什么是江湖?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江湖本就是人情世故。”

    吴孝祖环视兄弟三人,“我现在也想明白了。退出江湖,退的是刀光剑影。却逃不开人情世故。不然和胜也不会找上门来了。”

    三人沉默。

    新安、胜义、号码帮三家投资新戏,吴孝祖为何注册公司,不就是在这江湖上多放几艘船嘛。

    苏黎耀看得很清楚,他们手中的股票绝对是一个大麻烦和大机遇。吴孝祖赴宴,就踏进了另一个旋涡。

    但,别忘记!

    和胜吃了亏,却没掺和进其中。这本就是一枚定时炸弹。

    他们要做的就是不断壮大自己。

    “告诉大家,剧组等我消息开工。”吴孝祖摇了摇头,“先让剧组人与徐尅确认拍摄场景。搭建的拍摄场地一定要精益求精!

    所有道具都要力求真实!让道具组把那几件复杂的用刑道具多打造出几架。”

    “好。”三人点点头。..

    “晚上你们三个陪我去食海鲜”吴孝祖轻笑,目光投向阳光灿烂的窗外街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