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福临门筵席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湾仔庄士敦道,福临门鱼翅海鲜酒家。

    港岛富豪名人最钟意的几家饭肆之一就有“福记”——福临门。

    这间酒楼属于名副其实的富豪饭堂,港岛中餐菜肴执牛耳,唯有位于中环的大班楼能与其并驾齐驱。

    破旧褪色的招牌,在人流如织的湾仔显得格外不起眼。堂内装潢简单大气,却并无人们想象之中富丽堂皇。显得极为平实。

    酒楼略显冷清,踏着楼梯走上楼,三楼正堂中孤生生的摆着一桌丰盛筵席。

    一双鸡翅木筷子率先映入眼帘,轻轻插入面前冬菇羊菌菇炆腐皮盘中,夹起一段腐皮放入嘴中咀嚼。

    方脸大耳,全然一副富贵相的男子位坐主位。

    抬起头,面露敦厚,目光内敛望着面前正襟危坐的一位西装革履的长脸中年人。

    “袁大班,不知意下如何?”

    “刘生,我不过是替鬼佬打工,如今这潭水太深,恐我难以招架。时间不早了,我就不耽搁刘生你用餐了。”

    话音说完,面前男子微微一笑的婉拒告辞。

    “菜肴不合胃口可以再添菜,尝都不尝”敦厚男子望着走下楼的买办,眼睛一眯,面露淡笑。

    “如果对方不撒手,我们很难抄底。”坐在一旁的圆脸男子出声道,“如今四叔与彤叔两人小打小闹,却把我们逼上了绝路。”

    “大佬——”

    正当此时,一声跋扈张扬的声音从楼下传来,然后就见到罗朝晖快步走上来。

    “如何?”圆脸男抢先问。

    “普雷阿母!那个死胖子根本就油盐不进,全然一副拿捏的姿态。干他娘,早晚喊人砍死他。”

    罗朝晖拎起“细刘”刘銮泓面前的茶水,咕噜咕噜灌下,抓了一把椅子坐下,瞪眼骂道,“那个扑街竟然拽着我询问股票的事情,竟然还想再买”

    “还想再买?真有人不在乎钱?”刘銮泓诧异道,“或者他们想平地起高楼?讹诈我们?”

    “挑!如果不是谢闲那扑街把所有股票转给了这个死肥猪,我们也不比这样被动了。”罗朝晖破口大骂,“臭三八,耽误事!”

    “这么说,现在是死局?”刘銮泓眼露失落。

    “死局?”

    坐在正首的敦厚男子淡淡一笑,“我当初创业,最大愿望就是能够拥有一间两千尺豪宅(10㎡),拥有100万港币。天怜我,几万块我几年间就完成了一个小目标,赚了一个亿,那一年我2岁。老天都帮我!一个个艰难都有贵人扶持。

    我从一个亿赚到了两个亿、三个亿哪一次不是拼命搏来嘅?死局?我经历过不知几多死局!

    死局最有趣的一点在于你不知道谁会先死!局内之人?还是设局的人?我问过彤叔,他这种心平气和的心态如何在商场纵横?你知他如何同我讲?”

    敦厚男人笑容挂满嘴角,“商场里哪有和气生财?自古本就是够胆降龙伏虎,胆怯就喂猫养兔!”

    “现在这些人就是豆腐掉进灰堆里,吹不得,打不得。如何使?”刘銮泓看着大兄。旁边的罗朝晖缩了缩头,与他这件事相提并论,似乎自己大佬谋划的更大。

    “山不向我走,我便朝山去。”马赛回旋刘鸾雄霸气的看了眼罗朝晖,“先解决这个导演。帮我约那个吴孝祖见面,就讲刘鸾雄请他吃饭。”

    “大佬,这太赏他们脸了吧?一个小电影公司老板而已,伸出一根指头都能整垮他”罗朝晖轻蔑乖戾撇嘴,“几百万股”

    “阿辉,对方能够在这个契机入局,要么够胆有依仗,要么眼光够犀利。这两点不管如何,都不简单。”

    刘鸾雄看了眼罗朝晖,开着玩笑,“你真当人家走狗屎运,买股票偏偏就买到我看好的这一支?

    有这种运气的话,不如去买**彩好啦。一个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的人,点会是只凭运道?”

    “吴孝祖?”刘銮泓嘀咕。

    “点样,你熟悉?”

    “有点耳熟,感觉边个同我讲过。”刘銮泓摇摇头,最后也没想起来从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似乎前段时间有人同自己念叨过这个名字,但说什么都想不起来。

    “阿嚏——”

    肥成不爽的揉了揉鼻子,全然不知高?尔夫球手在念叨他。

    肥成买股票就是看行情大涨,再加上那台呼伦贝尔牌榨汁机“嗦”使鼓“洞”,这才一下子放飞自我,购买了几百万股的股票,全然不会知道这些股票的重要性。

    诅咒小能手除了嘴开过光,同时也是开箱子小红手。

    妥妥的氪金欧皇!

    “呼哧”

    肥成气喘吁吁的爬上龙城冰室的三楼。

    “老子有了钱,一一一定先修个电梯。”

    “你不如先买个黄金乳-罩,省的乱蹦。”罗东看着一屁股压塌沙发的肥成,胸口正来回摇摆。

    “凸”

    肥成竖起带着腥味的中指,翻着白眼,哈着嘴,“我有黄金不如先弄一根黄金狗驴鞭在身上。”想了想狄波菈的深不可测,广阔遨游,他把狗换成了驴。

    吴孝祖看着把肾虚写在脸上的肥成,摇了摇头。自己按辈分算谢十二道锋味叔伯大爷吧?

    在娱乐圈总是这样,一不留神就容易多一门亲戚。做男人多难?过年要不要给压岁钱?

    “成哥我我我识九龙城寨有十十全大补锅。”杵在旁边的苏黎耀强迫症的按住肥成不断跳动的两盏大灯,“很受欢迎。”

    “我用得着十全大补锅?现在那个臭三八被我搞得还在酒店撅着,下不来床”

    “成哥,有个叫狄波菈的找!”突然,楼下传来一声叫喊,哒哒哒,英俊小受模样的古天樂兴奋的跑上来,他身后跟着一位容光焕发的丰腴少妇。

    嘶!

    肥成下意识夹紧腿,不露分毫,整个人蔫成一团梅菜扣肉。

    “阿成”

    狄波菈光彩照人的冲着肥成眨了眨眼睛,目光在吴孝祖、罗东身上上下下来回打量一眼,脸蛋充满光泽开口道,“不知吴先生是哪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