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见面道辛苦,必定是江湖(下)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半岛酒店,冷清的客房楼道中,一扇黑色客房门开了一个细缝,慢慢打开。

    一个肥胖灵活的狼狈身影蹑手蹑脚的踩着毛毯爬出来。

    带上房门。

    一只胖手挣扎的搀扶住墙壁,缓缓站起身子。

    两只腿一个踉跄,原地打晃画圈。

    见到身后没有动静,肥成颤着干白的嘴唇这才轻舒了一口浊气。

    一宿,他被用虎狼方式,采用各种技巧和药物催熟了整整八回其后果,发展到最后,他就和蹦到海堤上被骄阳烤晒的咸鱼一般,每一次只够相濡以沫了。

    屋里那位根本不在乎他身体承受承不住,疯狂反复使用。全然一副“过把瘾就死”的使用态度。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五肢麻木,裤裆内火辣辣的肿胀的疼,但最恐惧的是,他竟然感受不到关键物品的存在。

    他这不仅是被榨汁机榨干了,简直是被一台多功能绞肉机给搅拌了如果不是视觉上关键物品还在,他真怕自己遇到的是一台3寸进口刀片刨肉机!

    “先生”

    吓!

    肥成脸色煞白,满头虚汗的转过头,手指疯狂的放在嘴边竖起禁止标识,满面恐惧。

    身后的服务生莫名其妙的看着面前这个肥仔,腿肚子好像跳ppping一样,疯狂抖动,力道、卡点相当完美。很有几分美国流行天王迈克尔杰克逊的风范。

    一根手指竖在嘴边,一只手抓着强,两腿抖动,脸色惨白。肥成挂着比马东老师还大的眼袋,操着赵忠祥老师的声音,用矮大紧公知脸,问道,“你干嘛?”

    两只往日了色眯眯的眼神只剩下满眼的萎靡。

    “您是李导演吧?有人让我把这张便签交给您,他说你休息好之后,他在咖啡厅约您”服务生笑着递过一张便签。

    “有人约我?”

    肥成脸色骤变,哑着嗓子颤音道,“男人还是女人?”

    “呃一位先生。”

    “库库库库库”

    肥成咧开嘴,既压抑声音,又憋不住的笑出声,全然没见到服务员怪异警惕的眼神,“男人好!男人好啊!”

    “呵呵呵呵”服务生咽了咽口水,干笑。

    “好了,我知道了。”肥成接过便签,朝着服务生摆摆手,发现其恭敬的站在那冲着自己笑,全然一副职业化模样。

    “??”肥成疑惑瞪了一眼,暗道一声:莫名其妙。

    服务员依旧职业客道站在他身旁笑,很像是厕所内递毛巾的服务生。

    “笑我?叼!浦你阿姆!”

    肥成翻了个白眼,小声骂了一句。

    手扶着墙,甩胸晃腿,双脚画圈的一跛一崴地离开,留给服务员僵硬的笑容。

    服务生摸了摸自己光头,他第二次碰到在半岛酒店帮忙后却不递小费的抠门胖子!

    龙城冰室。

    吴孝祖挪开盘在自己腰上的两条又白又滑的大长腿,昨夜吴孝祖全身心的“教捣”了王祖苋一宿。

    戏服散落满地,王祖苋脸上也画着聂小倩的妆容。乌黑长发散在光滑美妙的**上。

    该说不说,王仙仙身材经过开荒翻垦,开始从青涩走向了成熟。一对a也因为腰肢的纤细,显得有点了挺拔感。

    这段时间一直扮演聂小倩,她身上多了许多妩媚之色,坚持练瑜伽,最近又练了练舞蹈,身体柔韧性也好了很多。

    王祖苋的身材属于可玩性很高,而且发开做动作之后,配合体验感也非常好的体质。

    既前段时间荒野嫖客机枪扫射的角色扮演后,昨晚又体验了一把绝湿剑客大战美艳女鬼的降妖除魔的扮演游戏。

    中间吴导演来了兴致,还掺杂了一下自己好为人师的一面,充当了一把补习老湿这种长辈角色。两公婆一宿玩的床受不了

    吴孝祖背对站起身,阳光洒在后背,一条青龙栩栩如生,狰狞中透露着威严。

    白皙修长的两根手指轻轻顺着吴孝祖背脊滑下,抚摸着青龙刺青,然后一具柔软的躯体就贴了上来,两只手顺着公狗腰顺延到了前边。

    “老师”嗲嗲的湾湾腔刚冒出,两只手就被弹开有道是:

    芙蓉帐暖又逢期,燕子衔泥又一季。

    春潮打雨早来急,温口水滑马杀鸡。

    吴孝祖授液解惑后,留下媚眼如丝瘫若泥,风情不改一对a的王仙仙仰在床上小昧,养精蓄蕊。

    与此同时,半岛酒店,肥成手里拎着西服,两脚画圈的走进酒店咖啡厅。

    “辛苦啊。”

    刚一走进咖啡厅,身后就传来一声莫名的声音。

    正所谓,见面道辛苦,必定是江湖!显然,后面这位突兀出现的男人一眼就看出肥成的状态,显然是此中老江湖。

    转过头,入眼是一张充满乖戾面孔,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此刻,他露出张扬的笑容。

    “李导演,你能坚持一晚上下来,了不起,辛苦啦。”

    嚣张跋扈模样的男子自来熟的大笑着看着肥成,“点样?晚上够不够味道?那个女人简直就是人形绞馅机,有多少存货都绞下来。我每一次应付都要提前补几根狗鞭来食”

    “你系边个?”

    肥成倒驴不倒架,挺着灯,直起腰嘶!稳住软软的两只腿,晃了晃手中的便签,“你吩咐服务生搵我来嘅?寻我几多事?不会只是同我讨论谢老四老婆技巧吧?

    如果真的这样,恐怕你失望了。我虽然略显疲乏,但应对一个女人,不成问题”

    “很多人往往是过了装b的年纪,才有了装b的能力。”

    面色跋扈的年轻男子,轻狂一笑,“你和我,我们这种人不一样!肥仔,你非常合我胃口!”

    肥成面色一正,目露认真。

    眼前这个表情张扬,性情乖戾的家伙不简单!从他的话中就能感受到弄弄的装b自信。这种自信不是空中楼阁,一定是有着强大的实力给了他这种装b的自信。

    就比如他自己。

    肥成看着眼前这个嚣张跋扈的男子,感受到对方如同自己有的一拼。所以,他看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丝的反感。

    能量守恒定律。

    在一定时间与空间维度之中,两个同样装b的人碰在一起,总会同性相斥却又惺惺相惜。

    “你不是让狄波菈联系我吗?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股票经纪。”

    跋扈男子说着从内衬中掏出一张烫金的名片,得意的递给肥成,“罗朝晖就是我啦。”

    “罗朝晖?”

    肥成耷拉着眼皮,看着装b十足的烫金名片,脸上忽如挂起笑容,“原来是罗老板。果然一表人才!鄙人李莉成,冇罗老板这样犀利,在金融圈如鱼得水。我混电影圈嘅。”

    笑容灿烂的看着面前这个罗朝晖,目光闪烁,道,“看来罗老板是有生意寻上我咯。”

    眼前这个人显然就是帮着谢闲、狄波菈等人购买股票的人。他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肥成心思不断闪烁。

    对方不请自来,第一就是真的被自己“吊上来”。自己对狄波菈说的想要再购买几百万股的说词打动了对方。

    低头看一眼烫金名片,再看看对方戴着的名贵手表和名牌西服。

    肥成嘴一翘。

    貌似这与他们的计划有了很大出入。

    那么

    除非对方另有所谋。

    谋的是什么?

    肥成觉得自己应该打电话与大佬商量一下更好。似乎,这件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吴孝祖刚好为人湿走出房间,就听到了办公桌上响起了电话铃声。

    “我系吴孝祖。”

    “大佬,剧本有意思了。人物多了几只。”电话那头的肥成拿着手提电话,笑眯眯的盯着不远处的罗朝晖,皮笑肉不笑的道。..

    “你的意思,大卡司喽?”吴孝祖露出一抹笑意。

    “好大!最主要的是,对方竟然主动走进了剧本。”肥成对着品着咖啡的罗朝晖微笑颔首,声音不停,“而且绝口不提我们继续买股票的事宜。虽然他一副桀骜张扬的样子,但我才走出房门他就通知我看来”

    “看来他比我们更着急!”吴孝祖笑道。

    “没错!按理说他这样急不可耐的约我,应该抓紧谈事情。但现在反倒是一副不紧不慢的姿态。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当我肥成痴线?哼哼”

    肥成挂着笑容,阴**,“祖哥你教育过我们,见面道辛苦,必定是江湖。看来这位的水不浅啊!”

    “我一会让阿耀探探他的底。”吴孝祖手握着电话,云淡风轻一笑,“人家喜欢玩,你就陪人家玩喽。不动声色的就贪了我们五百万,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这样好拿。”

    嘟嘟嘟忙音传来,吴孝祖挂下电话。

    罗朝晖?

    态度急切?

    却不想吴孝祖脑子闪烁,感觉似乎抓到了某种线索。

    “对方这是不想打草惊蛇?或者”吴孝祖手指转着钢笔,突然一愣,“或者我这些股票有问题?”

    那又有什么问题呢?

    吴孝祖很暗恼自己前世没好好关注关注金融。

    可惜,他连上一期的彩票都记不住,天生对数字不敏感。上辈子记手机号记了二三十年,只记住了自己父母的手机号。

    “这只股票”

    吴孝祖眉头紧蹙,想到这只股票似乎是鲨胆彤旗下上市公司的股票。

    貌似,自己参合进了一件很巧合的事情中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