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探班《倩女幽魂》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抬头望望天,黑压压、阴沉沉,好一副清冷阴霾景色。摆明了天青色等烟雨我在风里雨里等你的戏码。

    青瓦屋檐,雨成珠线。

    竹椅轻摇,吴孝祖老神在在的摇头晃脑,一袭紫色烟云轻纱蔓,眉目流云轻转,自怜妖媚、楚楚动人的王祖苋卧在身边。

    嘴唇轻咬王祖苋自备的话梅。

    “咳咳”徐尅伸着干巴瘦的脖子轻咳,那表情分明再说:过分了啊!

    “十里平湖绿满天,玉簪暗暗惜华年。若得雨盖能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吴孝祖转过头,笑眯眯的对徐尅微微一笑,“此时此景,恰若此词此景。我现在真的很期待你这部倩女幽魂了。”

    没错。

    吴金像奖最佳导演来倩女幽魂探班。

    看着徐尅濒临在爆发边缘,吴孝祖也放弃了调侃。眼神瞄了一眼不远处忙碌的艺术指导。这个斯斯文文的白面书生叫奚仲雯。..

    又瞥了瞥两位主机位摄像师。一个叫黄永恒,一个叫潘蘅生。两人对于这种古装戏,拍的真好。

    “阿祖,好不容易等到你这位金像奖最佳大导演莅临指导一定要给一点意见”

    徐尅挂起生涩的笑容,眼睛发亮的盯着吴孝祖上下打量,“不如客串一个角色如何?我特意安排一段你和贤贤的对手戏,使唔使?”

    徐尅露出和气的笑容,慈爱的扫了眼睛一亮的王祖苋一眼,笑得越发灿烂。

    “不如我提点意见”吴孝祖僵笑。

    “恰好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改剧本。不好意思,阿祖。”

    徐尅歉意的继续笑,鬼魅朝着旁边候驾的程晓东招招手,道,“小东,还不赶紧给吴导换上服装,试一试戏?”

    “”

    吴孝祖看着白胖白胖的程晓东捧着衣服走过来,嘴角抽搐。

    他算是看明白了。

    徐尅这扑街纯粹就想要自己的第一次啊!

    其心可诛啊!

    “你觉的呢?小贤?”徐尅笑容越发诚恳看向王祖苋。

    “”

    吴孝祖看着笑容灿烂的徐尅,忍不住的嘴角抽搐,脸色一黑。这家伙太奸诈。他用自己的小头想,都能猜到王祖苋的回答。

    “真的?那太好了!祖哥,这还是我们第一次演对手戏吧我还真的没看过你的古装扮相”王祖苋眨着美目,欣喜希冀。

    倩女幽魂拍摄场地,全剧组都静静的盯着面前剑眉星眸的男人发呆。

    麻布粗劣的长衫,脚上踏着千层底棉布鞋,头上挽着发髻,随意的插着一根木笄。

    轻轻一撩长衫,步伐轻渡,一举一动都吸引着现场的目光,渊渟岳峙。

    白面斯文的奚仲雯满意的看着场内众人的表情,他也没想到吴孝祖换上古装,侠骨天成。器宇轩昂、玉树临风。眉间都藏着侠气和锐利。全身散发出气定神闲的宗师气魄。

    看着吴孝祖,徐尅一脸无奈。

    这还拍个屁啊!知道的明白这是宁采臣与聂小倩的故事,不知道的以为面前这位是主角呢。

    “许多人缺少侠气,眼前的这位吴导演天生夹带着侠气。他的举手投足都带着北派戏曲中的身段风范,这一亮相”

    一个瘦弱、塌眉、三角眼的中年人含着笑,对徐尅点评,“这位吴导演不简单。”

    “好犀利。”哥哥穿着白色内衬,也赞同的感叹一句。

    然后目光接着放回身旁笼子里瑟瑟发抖的果子狸身上,一人一兽四目相对。互相害怕。

    吴孝祖前世是传媒艺术院校导师,虽然是导演系出身,但接触了不少婊演戏的婊子咳演员。互相没少切磋技艺。他的婊演基础也很深厚。

    内地的表演戏很讲究基本功,在这一方面戏曲给了内地表演理论很大的支撑。不少演员,尤其是舞台剧演员多少都研究过京剧等戏曲的身段做打。

    吴孝祖作为经常指导婊演的姿深老湿,如何能不懂得这些专业姿势?

    他不是不能表演,只是在自己导演的作品中不愿意“出戏”。他自认为自己还没有瞬间“入戏”、“出戏”的本领。

    徐尅盯着午玛,听懂了对方的话。

    眼前这家伙这一出场,完全就是侠客亮相,哪里有被树妖姥姥谋害的受害者模样?

    午玛的眼光,徐尅很认同。

    这家伙就是出身戏曲世家,而且算是港岛少数真正懂得北派戏曲身段的行家。他演的燕赤霞才可以演出三分侠义、三分豪迈、三分懒散和一分诙谐。

    港岛戏曲对电影圈影响深远,七小福的把戏曲舞台上的身段融合进了电影桥段之中,形成了类似于程龙、洪金寳等人类似于杂耍式的动作。

    这些动作看似简单,但里边也确确实实内含着不少真东西。例如程龙,虽然是武生的童子功,但在白鹤拳功夫也不浅,同时对刚柔流、拳击、合气道也很有造诣。细看早年间他的身材就知道,很壮、很烈。

    当然,拳怕少壮。

    但不管如何讲,此刻的港圈动作戏,确实深受他们这一批人的影响。

    反倒是北派舞台身段在港片中少见不少,唯一能算得上个中翘楚的应该算是于容光了。

    午玛本质上不算,因为他并不是动作演员。

    倩女幽魂片场毫无仙气,反倒是乌烟瘴气。

    这或许就是光影的奇妙。

    电影拍摄,尤其是古装戏的拍摄,本身就没有电影上看得那样侠骨柔肠、书生意气。

    戏份一样要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拆开拍摄,现场古装与现代服饰齐飞。

    相比起老一辈导演,徐尅的电影从来都不单纯讲古代故事,他也从未去真正的把自己当做“武侠”的代言人。

    你看电影就会发现,徐尅的电影里反倒是很少有“侠”。后来拍摄笑傲江湖,他与胡金诠导演分道扬镳终归也有电影理念上冲突的原因。

    这种冲突并无高下,只能说是个人风格不同。

    徐尅的电影很多时候本就是用古代环境来包装时代的内核,通过古代讲述现代的故事。

    倩女幽魂也好,黄飞鸿也罢,包括后世的一些电影,本就是切合现代观点的故事内核。

    徐尅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讲一讲古代的“侠”,然后七剑下天山就扑街了。

    看着班杂混乱的拍摄现场,劣质的道具和简陋的环境,吴孝祖对于这种“土法炼钢”的特效倒升起了不少兴趣。

    他来探班,心中也有几分偷学一下徐老怪的想法在里边。比如说倩女幽魂用定格动画的方式来制造的人鬼大战,技术上并无新奇地方,但恰恰在徐老怪手里就如此贴切,徐老怪偏偏就有用故事让你忘却技术的单薄的魔力。

    “化妆师死尸妆”

    徐尅憋了半天,一挥手直接把吴孝祖扒拉到“死龙套组”。没办法,总不能让吴孝祖站出来抢戏吧?

    当吴孝祖莫名其妙的躺在舢板上扮死尸的那一刻,他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侯孝苋委屈的表情。

    果真是: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啊!

    这一刻,吴导演欲哭无泪。

    吴孝祖不会知肥成在抄袭、吹水的路上双灯是越擦越亮。更不会知他又双叒叕的驰骋在另一座山峰上双灯互怼。

    正所谓:

    里里外外一只手,两腿一夹却没有。

    栽什么树苗接什么果,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

    对了,这曲目叫做红灯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