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奶骑与绿MT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龙城冰室,三楼办公区,呃三楼杂货区。

    肥成夹着鸡,肥成杵着下巴,眼神空洞,失神落魄。

    “五百万?”

    江嘉华叹了口气,目光望向旁边揉着太阳穴的吴孝祖,“你是老板,你讲的算。”

    吴孝祖目光落在肥成脸上,不喜不悲。

    500万港币在年,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可以称得上是一笔巨款。

    肥成这货,一晚上全砸进了股市此刻股市全线大牛,偏偏他买的股票跌的那叫一个惨比赌马输的还惨。

    “占便宜了?”吴孝祖突如问道。

    “啊?”肥成瞪大眼,一脸懵逼。

    “别告诉我,你连便宜都没占到就被人掏空了身家?如果真的这样,我还真的让阿东砍死你个扑街。

    讲讲吧,成哥——

    让我听听你这终日打雁的花间提枪肥大骚,怎么就被母鸡给啄了眼正好给大伙当做笑话乐呵乐呵。”

    吴孝祖似笑非笑的怒极而笑,揶揄道,“让我看看到底哪个女人有这样手腕,把你这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扑街给耍一通。”

    “”

    肥成偷偷吞了吞口水,瞄一眼众人,尴尬讪笑道,“狄波菈”

    吴孝祖点点头,脑子突然一愣。一脸惊愕的猛然抬起头。

    屋内众人也都露出震惊表情。显然,他们也没想到眼前这团红烧肉竟然勾搭上了艳明远扬的狄波菈。

    此刻,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见证奇迹的求知感。

    这事,突然有点刺激了。

    “你讲的那个狄波菈是”

    梁镓辉面色古怪的看着肥成,难以置信问,“不会是”

    肥成羞涩的点点头。

    “我顶你个肺——真的是那个狄波菈?”梁镓辉惊愕地舔舔嘴唇,“她老公不会叫谢四哥吧”

    “咳咳”

    点破不说破,日子才好过。

    吴孝祖宿醉感消失不见,脑子轰轰的旋转。

    此刻,他只有一种荒谬的怪诞感觉。他很难把后世十二种绿光谢厨师与眼前的肥成联系在一起。

    在他们震撼间,肥成把自己与狄波菈从意外认识,到对方主动约他在半岛酒店理发,大玩圣诞小麋鹿,再到办理理发卡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娓娓道来。

    “我原本打算不见兔子不撒鹰,但咳咳”

    肥成见众人盯着他看,尴尬的连忙把话题褶了过去,把话题转到正题上,“股市我最近也一直研究,确实利益很大。

    我特意咨询了专业的股票经纪人。这支股票也确实非常出色我也调查了,这支股票是港岛大亨鲨胆彤旗下的公司,谁能想到鲨胆彤这么不顶用。”

    “鲨胆彤”吴孝祖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鲨胆彤就是郑玉彤,绝对是与李超人、包船王相提并论的人物。

    “股票到手一泻千里”肥成越说越气馁。

    屋内安静。

    “剁闲?”罗东看着吴孝祖。

    “不不会,鲨胆彤这这种人物不会在意这点利益。公公公司稳定对这些大亨来说比赚一笔快钱更重要”苏黎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笃定分析。

    “那这么说还有机会翻本?”肥成好似抓到了救命稻草,脸色死灰复燃。

    “不不不一定。现在股股股票大跌只可能是背后有人狙击股票市场自古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鲨胆彤是股票这潭水中最顶级的捕猎者,能够阻击他也只能是一条大鲨鱼。

    港交所自从0年代股灾后,坐庄的往往就是那几位大亨。能够让一只股票如此疯狂的跌落,不但要有强力资金狙击,恐怕下一步还会有不利好股票的信息爆发出来现在就是神仙打架。唯一的办法就是凭运气!”

    苏黎耀嘴皮利索滔滔不绝的把这件事情分析的头头是道。停下来,这才见到众人齐刷刷的看着他。..

    “咳我我我平时除了学习法律,也也对金融感兴趣”苏黎耀腼腆的挠了挠头。

    肥成好车,又钟意脱口秀吹水,语言煽动性极高。

    罗东军迷,历史战争知识信手捏来,再加上杀伐果断。

    现在苏黎耀法律知识还未可知,但这金融逻辑分析直接甩对金融了解仅限于“花呗、借呗、信用卡”的吴孝祖一条街。

    “饮水”吴孝祖递过一杯水。心中莫名有点凌乱。

    自己这三个细佬比自己更像穿越者啊!

    相比而言,自己好像最残只懂得拍电影泡明星!

    不细想一下,倒贴进击的邵大妹和主动付房费的狄波菈吴孝祖感觉自己活得萌萌哒。

    “运气?”肥成瞬间泄气,脸若苦瓜,咬牙切齿骂,“死三八害人不浅,我非要教训教训她。”

    “这件事恐怕没这么简单。”

    吴孝祖摆摆手,脸色平静望着在座众人,目光最终又回到肥成身上,骂道,“人家炒股最多炒成股东,你这是炒成老公就你真当谢老四是易于之辈?他和号码帮关系密切,如果事情败露,当心被砍成咸鱼段扑街!”

    肥成表情惭愧,头越垂越低。

    “大佬”

    “我骂你不是因为500万资金。”

    吴孝祖蛮横打断,目光锐利的盯上肥成,“五百万最多不过是身外之物。大不了我们再来赚。我生气的是你胆大包天,把大家辛辛苦苦赚的钱就这样给丢出去。”

    “大佬我错了我”

    “抬起头来!你错的不是损失钱,而是遇到事情就六神无主的扑街样。当初,我们一路从观塘杀到铜锣湾,再大的事情都能顶住。怎么?现在五百万就扛不住了?

    犯错要认,挨打站稳。

    自己的事情自己扛,你扛不住,我这个大佬来扛!”

    吴孝祖目露凶光,牙齿摩擦嘎嘎作响,“够胆吞我500万!浦你阿姆!贪我钱,我让你连本带利吐出来!”

    “”

    看着咬牙切齿的吴孝祖,江嘉华、梁镓辉脸色一黑。刚刚那豪气冲云霄的风姿瞬间变得很l!

    嘴上说着在乎的不是五百万,现在看来哪里是不在乎五百万?

    “这件事会不会出自谢老四的手?这个扑街截了对方的粮草,对方反手害他也是情有可原。或者这就是那对公婆自导自演的双簧?”罗东冷冷道。

    “四哥谢老四不至于玩这么大吧?老婆都”梁镓辉目瞪口呆指了指肥成。

    “咦,我想起来了。当初我泡咳咳我展开展开追求的时候,正好见到狄波菈去警署报案,说自己的车子丢失。后来,我调查我才发现,她的车子实际上是被谢老四偷偷卖了,东拼西凑了五十万也投进了股市。”

    肥成突然想起说道,“这是不是说明”

    “试试不就知道了。”吴孝祖露出和蔼的笑容,看向肥成“看看你这奶骑犀利,还是绿甲抗伤更高。”

    “啊?”

    众人不解。

    “五百万而已。一会你再取一二百万去撑场面。”

    吴孝祖意味深长的微微一笑,“总是不能落了你肥成大亨的风采。既然你开房都在半岛酒店,那就继续好了你现在要做到五百万就是毛毛雨点样,得唔得?”

    “放心!装大水喉我最在行!”肥成拍胸信誓旦旦。

    “深喉你最在行才对吧!”

    罗东冷冷道,“如果不是大佬不责怪,我今天就膳了你!扑街,胆子看来和你身材一样都足够肥!再有下次”

    “绝无再有!”肥成紧夹着腿,胆颤心惊发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