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未见已相逢,相逢既有缘,有缘恰该谈钱(下)
    ps:求推荐票!求月票!第二更。

    “这部电影一定要精益求精!”王仙仙下了决断。

    吴孝祖冲着王仙仙笑着点点头,果然并不是胸大无脑。脑子这种东西和胸大不大根本没多大关系。

    “这部电影既然想要精致,必然要有最好的剧组、最好的演员、最好的配置,但”

    吴孝祖唏嘘摇摇头,“1024火车头工作室如今在摄制夺命双雄古惑仔2,接下来还有一部新戏,资金已经捉襟见肘了。

    这个时候投资一部恐难收回成本的文艺爱情电影,恐怕独木难支。

    我虽然是一个导演,但还是一个老板。总要为手下人考虑,而且我也不想贤贤和我吃苦受罪。

    在我心中她就是我的专属公主,怎能眼睁睁看她跟我一起吃苦?所以”

    “我无”

    王仙仙急不可耐的想要拍胸脯表决心,胸前乳鸽微微微微微微一颤,没等开口,就被旁边张国栄给阻止下来。

    “我投资——”

    张国栄笑着道,“不如我来出钱拍摄。需要多少钱、需要什么演员、服装、道具、人员配置,你列出单子,我来我和陈太一起来筹备。”

    吴孝祖眨眨眼睛。

    “如果想要拍摄出最好的效果,这部戏投资不会太小,恐怕不会太赚钱”吴孝祖试着道。

    张国栄抿着嘴微笑着轻轻摆头,目光明亮的看着吴孝祖,“最多不过是几百万,我赔得起。”

    大气!

    吴孝祖差点就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富家子弟出身,不愧是“谭张争霸”,不愧是当红辣子鸡,不愧是名下众多物业的小富豪,不愧是戏比天大的张国栄!

    有那么一瞬间,吴孝祖感觉自己很低鄙。但看看哥哥满意开心的笑,他释然了。

    钱能解决的事情,又算得了什么呢?

    “哥哥你能掏出几多?”吴孝祖开始聊干货。

    “戏比钱重要,既然我第一次投资一部戏,拍到作品满意为止好了。”张国栄转过头看了一眼陈太,目露征求。

    “你开心就ok。”陈太肯定回答。

    “石神是一个数学教师,蓄须、留发、增肥”吴孝祖望着风度翩翩如贵公子一般的哥哥,不忍心的开口,“如果可以,最少一个月的教师体验”

    “冇问题。”张国栄眼前一亮,果断回答。

    “我说的是那种不闻外事,吃住行全身心投入的体验。”吴孝祖直盯着张国栄,“体验生活中,你不再是大明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

    “要做出这么大牺牲?十仔他今年有不少活动,发专辑。开演唱会能不能通融一下?”陈太着急的打断。

    她很担心张国栄这次改变形象吃力不讨好。

    毕竟他出现在观众面前,一直是风度翩翩、阳光灿烂的形象。

    突然改变这么大,很可能让观众不买账。

    以张国栄当红辣子鸡的身份,不必这么下贱的糟蹋自己。

    吴孝祖端起茶杯没回答。

    “冇关系。”

    张国栄伸手在陈太手上拍了拍,笑着安慰道,“我看了故事。里边的这个角色寡言、安静、孤独、沉默。

    蓄须、留发,体验生活都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况且阿祖可是刚捧出一个金像影帝,说不准明年我也有份提名也说不定”

    陈淑分张了张口,见张国栄主意已定,心中一叹,默不作声。

    金像影帝?

    周闰发还好,梁镓辉演变态听说都差点疯魔。

    娱乐圈消息很容易传播,吴孝祖“死虐”演员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

    据说雨夜屠夫那个被提名最佳新人的高什么红,差点被虐到失禁。拍摄古惑仔,那个女主播出身的周慧慜被捆绑在车上,在闹市里横穿

    眼前这个充满男性魅力的男人,分明有一颗“死艹”演员的心。她不确定张国栄演这个角色会不会被对方折腾一通,最后落一个失败下场。

    吴孝祖放下茶杯,微微一笑道,“这个角色不张扬,好似街边循规蹈矩、庸庸碌碌的芸芸众生。

    我好担心你太帅,让观众忘记角色。

    我希望这部电影,这个角色,让观众看到一个不同以往的张国栄。

    他不张扬、他不夺目、他甚至不帅气、不显眼。

    平凡到像一枚纽扣,掉了,都没人在乎。”

    吴孝祖看了一眼张国栄,“我从你身上看到了这种可塑性。这个角色最大的特点是平凡。

    但这是你最大的障碍。所以”

    正如张国栄自己说的一样,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个角色了!

    因为,张国栄真的是一个情痴。这个词不含褒贬。

    港岛也许有很多人比他形象更符合剧本的要求。

    但,吴孝祖相信,没有一个人比哥哥更能演绎出自己笔下这个角色的内核来。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

    皆非情之至也。

    这故事本身也许病态,也许说白了只是一个泡沫的爱情童话。

    但,这更是一个化为灰烬的故事。

    需要一个甘为尘埃的演员。

    看着为戏痴心的张国栄,吴孝祖莫名的也很想塑造出一个不同于十二少、不同于程蝶衣、不同于欧阳锋的张国栄了。

    “我三十岁了。

    好想送给自己一个礼物。

    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人把感情写的这么合我心意。

    也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男人这样写一段爱情。”

    张国栄目光转向吴孝祖,眼神坚定,“我第一次碰到让我自己感动的角色。

    也第一次吃到这么赞的鱼蛋粉。为了多吃几次鱼蛋粉,我就算付出再多,也一定要演。这个角色,只能我来演。”

    处女座往往也很自信呃自恋。

    “十仔”

    陈太欲言,张国栄冲其微微一笑,“我知陈太你最疼我了,容我任性一次啦。”

    陈淑分叹了叹气,她看过故事,知道这部故事多有魔力。抬起头看向吴孝祖,“希望”

    “放心。”

    吴孝祖点头。

    言之未尽,却明白陈淑分的担忧。

    他自己在圈内“死虐”演员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与梁镓辉那种百折不挠的倒霉货和周闰发耐艹属性不同,张国栄这种贵公子、当红偶像可能并没有那么耐虐。

    陈淑分心疼张国栄这个大明星,真怕吴孝祖把张国栄当糙汉折腾。

    她不敢想张国栄在影迷中变成狄拢会是狄拢会是神马后果。

    总之恐怕不会是一件多开心的事。

    “不需要同ong商量一下吗?”

    走出龙城冰室,陈太小心翼翼的看向张国栄。

    这个角色一定是张国栄出道以来最大的挑战,鬼知道那个吴孝祖怎么想到这样刻骨铭心的故事。

    “唐先生会支持我的。”

    张国栄好似孩子般的露出真挚的微笑。

    目送那辆印象中既有的车牌消失不见,吴孝祖这才收回了目光。

    他相信,张国栄一定会献上一个从未呈现过的经典角色。

    带钱、带人、带资源入组的张国栄更是非常符合吴孝祖的要求。

    同时,这样一个爱情故事,有张国栄在,实际上也天然就带了一定的流量关注和票房号召力。

    当红偶像可能真的扛不住一部大卡司商业电影的票房。但,这不能否认当红偶像明星的票房“豪”召力。张国栄在此刻的港岛娱乐圈,绝对算前几名的真正偶像级明星。

    且是那种能让粉丝死心塌地花钱的偶像。

    肯让歌迷、影迷花钱的偶像明星,才是好的偶像明星。

    嫌疑人的前期筹备会交给陈淑分来负责,1024火车头这边负责和她进行统筹。相信有着张国栄的监督,前期筹备一定不会太差。

    谁让他是处女座!

    或许,张国栄还会给他带来意外惊喜也说不准。

    想到这,吴孝祖目光看向紧夹双腿的肥成和一旁的苏黎耀,心思转动道,“阿成,阿耀,最近古惑仔2拍摄进展可以稍放一放,全权交给阿强去拍摄。你们两个去注册几家公司先挂在你们名下。”

    “公司?”肥成诧异。

    “有疑问吗?”

    “当然没有,申请公司这种事情我很在行。放心,包在我身上。”肥成挠挠胖脸,讪讪道,“公司名怎么称呼?”

    “”

    吴孝祖眨眨眼。

    “好了,大佬,我知道了,见鸡行事不是,我的意思是发挥主观能动性!”

    肥成看着吴孝祖愁眉不展的样子,身子不禁一颤,“1024火车头”在他听来,绝对没有“大富豪”之类的称呼更高雅,自己大佬取名困难,还是不要难为他的好。

    吴孝祖这边嘱托好肥成事宜,旁边的王祖苋就眼巴巴、水汪汪的跟上来。

    “你消肿了?”吴孝祖纳闷问道。

    “什么?”

    王祖苋顿时俏脸一红,昨晚吴孝祖折腾了好几次,车厢内、车盖上、路边虽然港岛春天回暖,但乍暖还寒。

    幸亏有又烫又硬的热得快,不然她一定无福消受夜里的寒流。

    “我也想演嫌疑人”王祖苋道。

    “年龄不符吧?你演妈妈还是女儿?都不合适。你也不想这部戏将就吧?”

    孝祖摇头拒绝,目光直视对方,“贤贤,实际上很多时候并不需要你去做什么。你只需要知道,这个故事,是我写给你的,就足够了。”

    “你现在是金像导演,我这个女朋友却连戏都没得拍你总不能我不管,你安排戏给我拍。”王祖苋理直气壮赖上了吴孝祖。

    大有一种,我凭本事骗来的男朋友,当然要赖上的劲头!

    “好好拍倩女幽魂,放心吧,下半年你只会嫌时间太少。”

    吴孝祖笑着提了一句,只留下一头雾水的王祖苋发懵。

    平生不识聂小倩,何敢自称小骚年?

    “男人靠吃,女人靠睡,我去补个美容觉去吧。”王祖苋摇了摇头,把烦恼抛在脑后。

    目光突然望见办公桌上摆放的金像奖杯细细的“双头怪”。

    双头怪奖杯上,莫名挂着湿漉。

    王祖苋脸莫名一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