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未见已相逢,相逢既有缘,有缘恰该谈钱(中)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嫌疑人的献身?”

    吴孝祖目光划过张国栄的脸。

    神态热忱,钟灵毓秀的双眸中跳跃着期待的小火苗。

    pu!pu!的往上燃烧。

    “我知我的想法很唐突,也不合时宜——”

    张国栄会意的朝着旁边扭捏的王祖苋点点头,诚挚的望着吴孝祖,“但,仲希望你不要责怪小贤。我真的好钟意这个故事。”

    目光神往,自我感动。

    “往昔难判,断不敢乱测姻缘。

    此时方知,此身笃定心之所恋。”

    声音缠绵又夹带着几许侥幸。

    似判词。

    似呢喃。

    收回目光,一对大好的眸子定格在吴孝祖的脸上,满目期许,眉毛轻缓,眼色柔和。

    “我想,写出这个故事的男人,大该会是一个妙人。”

    目光所及,嘴角一笑,“见到贤贤如此幸运,我心里越发肯定。

    希望阿祖你不要介意我读了这个故事。

    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把这个故事拍成电影,我想很多人或许会被这个故事感动,一定会!”

    莫名的有几分矫情的滋味在空中荡漾。

    哥哥万般皆完美,唯独处女座的性格赋予了天然的“矫情”。这种性格,塑造了张国栄的完美,也或许让其多了几分执拗。

    吴孝祖手捧着茶杯,轻吹了吹淡黄色的茶水,瓷盖轻扫,小口呷了一下,不置可否。

    客厅安静如斯,空气有朝着尴尬走向发展。

    “祖”王仙仙撒娇打破气氛。

    “原本我只是把我对贤贤的感情用文字记录下来,希望她可以明白我对她的感情。

    我心中盼望,十年、二十年、我变成糟老头,她变成老太婆。冬日里,火炉旁,她腿上盖着毛毯,我依旧可以陪着她一起慢慢的老去

    但男女之间,尤其是我们这个年龄,感情的路上总是难免磕磕绊绊。毕竟她才20岁,我也才2岁。

    况且又都身处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

    我不知我是否有足够的运气,能够一直陪她走下去。

    或许,有一天,她会离我而去也不可知”

    吴孝祖微笑的冲着急切表情的傻妞王祖苋微微摇头,继续煽情。

    “哪怕有一天,我们真的因为外界的各种原因,难以眷属。

    我依然希望她知道,有一个男人在她多年回忆的依稀之中如烟花绚烂一般的爱恋着她,哪怕”

    吴孝祖顿了顿,“哪怕这感情很自私。

    我需要她清楚的记住,

    她的青春年华有我,

    她的每一分每一秒有我,

    她的每一点空间与时间,

    我都在不断填满直到她不需要我爱为止——”

    阳光照进现实,洒在吴导演的身上、脸上、眉毛上,金黄的光芒如此耀眼,刺的众人眼疼。

    张国栄静静的听着吴孝祖诉说,手指轻颤,头微微低垂,睫毛打湿。

    一旁的王祖苋呆呆的看着吴孝祖,泪水不停的往下淌,嘴角却挂着笑。

    “傻女,哭咩?”

    吴孝祖手指灵活的轻轻拭去王仙仙的泪痕。

    “讨厌!非要让人家把妆哭花坏死了。”王祖苋破涕而笑,一笑牙很白。

    “得夫如此,腐女何求?”中年腐女陈太轻轻一叹。

    她总没想到如今圈内风评一般的吴孝祖用情如此之深。

    现在想想,诸如林清霞的绯闻,戏中女演员周慧慜、高丽红的绯闻恐怕皆是无稽之谈罢了。

    一旁被教育一脸的三兄弟姿态各异。

    肥成正襟危坐,并着粗粗的双腿。

    双胸垂蛋上,蛋在腿中泣。

    本是本身生,想奸狄太急。

    他对于大佬的话深有同感,第一时间就抓紧默背下来。

    反倒是一向冷酷的罗东目光直直,想到了近期一改常态的劭美戚。

    苏黎耀看看左右,憋着,不说话。不知怎地,总有一种被强行秀了一脸的感觉。

    春天这个季节,对狗这种生物,很不友好!

    “既然贤贤叫你哥哥,我也就不客气了。”吴孝祖看向张国栄,问道,“哥哥,你懂我说的话吗?”

    “我懂!我懂你的意思。”张国栄直视吴孝祖,连忙回答。

    吴孝祖淡笑,幸好你懂!

    “我就是被你这书中的感情所感染,所以才让贤贤介绍,然后急不可耐的前来拜访。现在看来,这一趟真的很值得。”

    张国栄目露感动,沉吟说道,“阿祖,我想”

    吴孝祖目光直怼上张国栄,反倒让哥哥略有些尴尬。

    正当张国栄心中迟疑的时候,突然发现吴孝祖犀利的目光唰的一下,转变成鼓励的神色,顿时给了他开口的勇气。

    “阿祖,实不相瞒,我很想试一下这个男主角你先不要否决,我知道我的形象与男主角的气质不相符,但我相信我能够演好他。”说完,又忍不住的重复一句。

    “我一定能够演好这个角色,港岛没有比我更适合的人选了。”

    张国栄从未如此求过一个角色。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本不该出现这种事情。他但还是做了。

    只为了一个缥缈的角色!

    他拍失业生的时候,没有过这种冲动。烈火青春没有、鼓手没有,英雄本色一样没有。

    这一刻,他有!

    他心中知道,如果错过了这个“石神”,他也许就真的错失了自己对于感情一次最好的诠释。

    或许,他也会缺少勇气去面对洪水猛兽吧?

    “我知道。我知道,绝冇人比哥哥你更适合这个角色了!”

    吴孝祖开口稳住张国栄,“如果我要是拍摄嫌疑人,我一定选你做男主角。正如这个故事我来做导演最合适一样,男主角,你一定是最佳人选。”

    张国栄感激一笑。

    “但是”

    咯噔——

    处女座最讨厌听的就是但是,张国栄身子前倾,双眸紧张的看向吴孝祖。

    “你也知道,我现在正在拍摄夺命双雄,一千多万的投资,根本难以分心。

    而且,最近还有一部戏要拍。

    我个人的精力根本无暇照顾,你也该明白,这部戏不能将就!你们也不想见到一部感人肺腑的戏被敷衍糟蹋吧?”

    张国栄、王祖苋、陈太、肥成、罗东齐齐摇头,只有苏黎耀目光闪烁,心中揣测学习吴孝祖的讲话方式。

    说话大喘气,果然都是成功男人的标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