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夜未央,人未眠,各有盘算。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呼——

    月光下,幽昏夜。

    一台红鸡突如加速,飞驰驶过。

    倒车镜内,一双眼睛正望见山腰处停泊的一台骚红色mr2跑车。

    普通的diso车子普通的摇,

    普通的灵魂在普通的出窍,在普通的动次打次中,普通的**

    摇出的一曲引亢高歌呻吟曲调,靡靡之音格外妖娆。

    这是一首摇滚,充满激情、节奏和愤怒。

    这也是一曲民谣,充斥着叙事细节地骚柔与描绘。

    车辆算是一方遮掩,却藏不住彼此热情燃烧地心心相印。

    没错,心与心紧贴,心心相印。王祖苋有着心心相印的平胸天赋。

    谷道细缝瘦马,吸阳吸下,热肠人在舔牙!

    车窗外,朦胧昏暗,月夹藏着几许娇羞,躲在云朵背后,风一荡,闸门打开,月华这才不甘心地如洪水般洒向大地。

    吴孝祖躺在座椅上,对于跑车的空间有一种强烈的不满意。

    月光下,王仙仙真的如妖似仙,今日装备不齐,很想知道王仙仙包裹着轻纱薄幔,用聂小倩来迎战的话,不知会不会有几分别样风味。

    “哥哥讲要同你好好谈一谈电影的事情”

    “找我谈电影?”

    “那个”

    王祖苋披着男士衬衫,惊鸿一瞥难掩妖娆。

    衣扣解至胸口。

    长发垂肩。

    乌黑长发与雪白肌肤映衬优美。

    柔夷轻夹香烟,放在红唇兔齿之间。脸上露出担忧娇柔的小忐忑,欲言又止,一副犯错模样,低声解释。

    “我我我在剧组看你写给我的情书当时当时”

    “你把我写给你的情书给张国栄看了?”吴孝祖声音轻颤。心思百转,开始酝酿情绪。

    “我不是故意他人真的很好,他也特别喜欢你写给我的这个故事。我和他也没什么的”王祖苋慌乱解释,生怕引起吴孝祖误会。

    看着慌乱的王祖苋,吴孝祖挺了下腰。

    你当然不会和哥哥有什么。

    吴孝祖双眸先是怔神,接着瞳孔轻缩,显现出失望,继而眼皮耷拉,露出僵硬的强颜欢笑。

    看在王祖苋眼里,吴孝祖先是惊愕,继而失望,最后流露出感人肺腑的悲伤。

    情感既丰富又层层递进,充满了表演层次。

    短短几秒钟,吴孝祖展现出了细腻的方法派表演技巧

    “冇关系,我的所有都可以给你,如果你愿意我的一切你都可以”

    吴孝祖话音刚落,王祖苋就猛然吻住了他的嘴,腰肢主动的扭动。

    吴孝祖心中在思考着王祖苋的话,盘算着张国栄的目的。

    港岛丽景酒店。

    月光透过窗前的薄纱,洒在屋内。

    白嫩脚丫挑着拖鞋,轻轻挑动。

    双腿轻叠,浴袍遮盖在腿根,难掩凹凸好身材。

    童颜**。

    既充满了挠人的妖娆,又有着惹人怜惜的清纯。下巴很尖,充满了狐媚。

    她长了一张男人看了蠢蠢欲动,女人看了也蠢蠢欲动的,典型的小三狐媚子脸蛋。但实际上,她才1岁半而已,只是一个刚刚成人的女孩子。

    “最佳导演?”

    “王祖苋?”

    牙齿轻咬红唇,手握着遥控器,目光盯着电视机内重播的金像奖颁奖晚会。

    “我一定给你一个惊喜。”青春律动的心充满了中二反叛的念头。

    1岁她就被那个混蛋灌汤包。

    她对他的感情自认为没有人可以比拟。现在突然一个台妹来“第三者插足”,她如果在澳洲不知道也就无所谓,现在知道了

    “要胸没胸的傻大个”

    王仙仙在她口中就是脸蛋一般,身材一般的一般人。只是明星的身份似乎比她更光亮。

    “我就不信!”鼻子一哼,手中拿过vb港姐报名表。

    吴孝祖总不会知道,自己这副身体还m有一个1岁的骨折债务等他偿还。

    不然他真的锤蛋自尽的心都有,1岁这种年龄前身都下得去手。

    也幸好他没有所谓的萝莉女儿或者天后老婆之类的配置。要不然他就是奶爸独闯娱乐圈了。

    福记茶楼。

    二楼灯火通明。

    “金像奖最佳导演,两个影帝,够不够分量?”

    项胜亲自斟茶,目露轻笑的扫视面前两位“电影公司老板”。

    乐安电影公司,上海仔郭永明,长相斯斯文文,穿着一身灰色西装,干干瘦瘦。好似股票经纪多过水房大佬。似乎上海人总喜欢用“明”来做名字。

    豪发电影公司,刀疤权郭灿权,三邑人。长相普通,浑身似乎透露着生意人的精明。

    如果不是眼角处挂着一处刀疤,整个人很像是观塘开工厂的工厂主或者铜锣湾夜市的小贩。

    “一千万不算高了吧?”

    项胜和气的随口一句,顺手把茶杯推到两人面前,“做生意之前,可以斤斤计较。但生意确定,自然是手起刀落。不知二位?”

    “一千万确实不高,不知道这笔钱”

    上海仔端起茶杯,轻呷一口,顿了一下继续轻笑道,“谁来洗?”

    “对啊,我们拍电影利润是一方面,最主要是这些钱可以干干净净。”郭灿权问道,“不知道,项生你该如何来洗这笔钱?”

    “借钱讲究九出十三归,金融洗钱市场则是三七分。我这边很公道。这个如何?”项胜手沾茶水,在桌子上划了划,“四六,我收六成,给你们四成。”

    没错,洗钱大头是洗钱渠道来拿,真正洗钱的人只占了一个小头。三七分都已经是公道价格,何况四六?上海仔与刀疤权互望一眼,朝着项胜点点头。

    “好,项生我们同意合作。”

    项胜当初与吴孝祖说过,合作的电影的钱绝对干干净净。这种话吴孝祖不信,项胜更不会当成真事。

    港岛电影圈的钱,谁有知道有几分是社团的黑钱?

    正如那句俗话。

    同样掏出一百元,你知道哪一张高大,哪一张低俗?

    在港岛这个金钱社会,钱奴役着很多人的脊骨。

    然后很多人宁愿把脊梁骨做成羊蝎子给洋人,也不愿捡起来挺胸做人。不然的话,后世拿来的那些狗腿子?

    相比而言,这些社团虽然是尿壶,却比zz干净不知多少。

    这种情况下,吴孝祖也有着自己应对之策。他不会把自己捆绑在任何人身上。

    他可以做凌霄花,却不会一直当一条绳上的蚂蚱。

    这一晚上,因为金像奖,很多人陷入了失眠。

    浅水湾别墅内,三十岁的女人摇着红酒杯,看着点室内英俊散发着荷尔蒙的男子嘴角含笑。

    每一个电影人、每一家电影公司都重新审度吴孝祖这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