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壹拾贰章 新的时代序幕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吴孝祖微笑着鼓掌祝贺黄月泰凭借一个字头的诞生再次拿下金像奖最佳摄像这项专业大奖。

    “有人说,一部电影是导演思想的延续,一部电影是导演对故事的阐述,一部电影是导演最直观的情感表达,下边要颁发的就是最佳导演大奖”

    郑裕伶拿着手卡声情并茂的念着串场词,随着她的声音,吴孝祖也收起笑容,目光紧盯着舞台。

    最佳导演!

    金像奖的舞台灯光璀璨,吴孝祖坐在台下,眯着眼,见到颁奖嘉宾赫然是新浪潮代表人物严昊。

    “很开心能够做这次的颁奖嘉宾,这次金像奖最佳导演竞争十分激烈,每一位导演都奉献了让人震撼的作品。我相信这是港片的盛世。

    还记得两年前我也是在这里收获了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项肯定。”

    严昊作为颁奖嘉宾,这让台下不少人都微微蹙眉。

    本届的金像奖分蛋糕的情况依旧是很严重,俞乘、黎姑娘她们想要把金像奖发扬光大看来也受到了许多学者电影人、作者、作家电影人的掣肘。

    上一届,警察故事横空出世打破了新浪潮的垄断,那么这一次呢?

    “获得第六届港岛金像奖最佳导演提名的有:方育坪美国心、李翰翔火龙、吴雨森英雄本色、吴孝祖一个字头的诞生、关锦朋地下情、尔东昇癫佬正传。

    每一部电影都非常的精彩,那么到底花落谁家呢?”严昊露出笑意,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眼获得提名的几位导演,表情各异。

    随着急促的声音,台下的提名者也都不免陷入紧张情绪。

    吴雨森蹭了蹭手心的汗,抿着嘴,死盯着台上开奖的严昊。虽然心中觉得英雄本色足够精彩,同时也带来了电影革命,但内心依旧难免患得患失。

    李翰翔的火龙拍出了港片难求的正剧感,整部电影绝对是难得的精品。何况中英双签之后,港岛内部不少人对于内地多了几分彷徨,李翰翔这部火龙有着很大的影响。

    方育坪更不用提了,两届最佳导演。每一次的电影都反映出不同的人物视角。这部美国心也充满了实验性和现实味道。

    吴孝祖呢?

    一个字头的诞生堪称是电影结构划时代的产物,接连获得多项洲际、国际大奖,整部电影的从结构手法、光影塑造都充满了创造性的表达方式,同时吴孝祖也在港片内第一次把东方式的宿命、因果用偏西式的光影方式表达出来。

    相比之下,关锦朋的文艺小品和尔东昇的现实题材就略显单薄一些。这也是为何梁超伟无法对抗住周闰发与梁镓辉的原因。

    吴雨森很紧张,因为他需要市场的承认,更需要电影圈的认可。可以说,6年开始,港岛电影圈进入了电影人创作的高产期。

    吴孝祖坐在椅子上,嘴角带笑。

    身子不自觉的有一点颤抖。

    这不是紧张!

    这是兴奋!

    他在亚太影展没有过紧张,在收获了南特三大洲电影节等一系列听说过没听说的电影奖项都没有这样亢奋。

    他此刻很有一种一名球员登场热身的那种跃跃欲试。因为,他分明看到了港岛电影最黄金年代的来临。老一辈创作热情不减,中生代开始掀起电影浪潮,新生代也磨刀霍霍,这种同高手同台竞技的期待,让吴孝祖格外享受。

    他阴谋诡计?

    他厚颜无耻?

    他机关算尽?

    但,不能否认他依旧还是一名电影人!在女人、金钱与长得帅的前提下,他如何不喜欢名声?

    有人说过,任何进入娱乐圈的人要么求名,要么求利。吴孝祖承认自己是一个俗人,他从不愿意做所谓的无冕之王。更不想磨磨蹭蹭熬资历,等待着港岛电影凋零在熬上这个舞台。

    他要做的,就是要同这些高手一一过招,然后艹翻他们!

    正所谓,前半夜想想自己的妞,后半夜惦记惦记别人的妞。

    轻轻摩挲了嘴唇,吴孝祖紧盯着舞台。

    “获得第六届金像奖最佳导演的——”严昊翻开信封,眼瞳一瞪,有一点诧异,但又有些无可奈何。

    “吴孝祖一个字头的诞生!”

    “轰!!!”

    随着严昊不情不愿的掀开谜底,现场一片欢呼,十几名穿着风衣的汉子猛然站起身,鼓掌狂欢。

    “阿祖!!”

    “啊啊啊啊!!”

    周闰发与梁镓辉一一朝着吴孝祖送上恭喜的话语。

    “呵呵”

    吴孝祖嘴角露出淡笑,缓缓站起身,然后轻描淡写的朝着刘玮镪、邱立涛等人压压手,这才一甩风衣朝着舞台走上去。

    “”

    吴雨森死盯着吴孝祖,对方那股云淡风轻装b范刺的他眼睛疼。

    “别灰心,金像奖权衡妥协而已。”

    徐老怪在旁边轻声劝道,“金像奖内的那些影评人不想让商业片占据主流,选择吴孝祖无可厚非。对方的电影值得这个奖杯。”

    吴雨森没回应,目光内全是吴孝祖的身影。心中的失望可想而知?在任何一个时候英雄本色都足够把他捧上最佳导演的宝座。

    可惜他遇到了吴孝祖。

    “扑街仔”

    望着慢慢走上台的吴孝祖,李翰翔笑骂一句。目光中露出几许赞扬。最佳导演,吴孝祖实至名归。

    一个字头的诞生所呈现的东西越是内行就越会感到震惊。这是一部足以改变很多电影人电影理解的作品。

    吴孝祖走上台,看着严昊不情不愿的把“双头怪”颁给自己。

    严昊有理由抵触。他们从未把吴孝祖当做是新浪潮的一份子。

    吴孝祖第一次打破了新浪潮的枷锁。后世,这个枷锁是林岭栋来终结。

    “感谢评委对我的认可,谢谢。”

    吴孝祖不紧不慢摆弄着奖杯,对着话筒轻声道,“众所周知,我并不是科班出身,也并没有名师指导。在这个圈子里,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新人。

    对于电影,我们每一个电影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电影这门学科,既简单也复杂。但不管怎样,当我进入这个圈子,对这门艺术就保持着巨大的敬畏!

    每一部电影,我都如履薄冰。我常常对自己说,其他人是一条鲤鱼,修行了500年跳了龙门变成龙了。

    而我呢?原来是条泥鳅,先修炼1000年变成了鲤鱼,然后在修炼500年才跳了龙门。

    倘若我们一起失败,那很多人还是一条鲤鱼,而我可就变成泥鳅啦。我如何敢不谨慎?”

    吴孝祖的语调很轻,节奏很慢,却让现场一片安静。

    看着下边陷入沉思的众人,吴孝祖嘴角带笑。

    得了便宜还卖乖?

    吴孝祖没有这样中二!

    金像奖把这个奖给自己,吴孝祖也很意外!在这种时候,他不介意多表现一点一名“奋发图强后进学生”对艺术的强烈追求的姿态。

    吴孝祖通过这段讲话,第一,表达了自我对电影艺术的敬畏!第二,放低姿态,摆正态度,为后续计划做准备。第三,树立自我个人逼格品牌,便于捞钱。

    吴导演毕竟是一个有艺术追求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