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柒章 探班、套拍和真人真事(求订阅)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古惑仔在湾湾上映,多少有些水土不服。

    不过,凭借着靓男靓女和打打杀杀,依旧受到许多年轻人的追捧。陈浩南的横空出世与‘山鸡’赵山河的痞帅非常受少男少女的喜欢。

    古惑仔这部戏,当初为了赶时间,并没有在台北实地取景。这多少算是一个遗憾。如果在台北取景,想来票房更会可观。

    当初,一个字头的诞生在台北能够大卖,王祖苋这个台妹确实贡献了自己的号召力。湾湾在港岛输出的三名女星:林清霞、胡慧仲、王祖苋。

    尽管王祖苋此时名气最小,但依旧自带“台北观众流量”。这情景堪比后世好莱坞中国内地专项版中的那些自带流量的女明星。

    再加上影片涉及不少湾湾元素,可以让湾湾观众代入其中。当然亚洲电影展的桂冠也足够引人夺目。相比而言,古惑仔在这一点上差距很大。

    本身古惑仔这类型的电影能够在台北上映,就非常困难。湾湾文化当局对于“思想教育”很看重。国教片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才真正慢慢消减。

    当年,李翰翔这一批人进入台北,才真正意义上给湾湾带去“商业片”概念。

    如果不是德宝电影公司和学者电影公司神通广大,一般的发行商根本无法保证上映。这种题材对于气氛浓厚的台北来说,算得上是“邪魔外道”。

    也幸好,古惑仔足够争气,在上映画幕很小的情况下,上座率却持续走高。

    古惑仔在台北上映,意义非凡。..

    以至于,港岛电影圈许多有心人都惊愕发现——梁镓辉竟然悄无声息,不知不觉之中解封了。

    这个事情让电影圈从业者一下子闻到了不同的风向。从这方面说,古惑仔对024火车头工作室意义重大!

    梁镓辉、罗伊健、吴镇予、刘清云,尤其是前两位一跃成为024火车头工作室的头牌明星。周慧慜的小结巴也受到了少男的喜欢,024火车头在古惑仔上收获到了除了金钱之外的附加值收获。

    金钱方面。

    港岛本土票房收入,除去制片成本、宣、发费用、人工支出、后期的各项繁琐开支,024火车头工作室在收回制片投资后,纯利润收获超550万港币。

    公司账面漂亮到让事头婆江嘉华都笑容挂在脸上。

    吴孝祖本人额外分成万左右,罗伊健这个主演也最少可以拿到50万以上的犒赏。梁镓辉、吴镇予、肥成、苏黎耀、刘玮强、邱立涛等等,众人也都可以拿到数额不菲的一笔红包。

    德宝做为发行商、院线,自然拿了大头,其后永胜、安泰亦然也都跟随大赚一笔。如此简单的“捞钱”,也就不难奇怪项家一些人有心思“高姿态”吴孝祖了。

    加上之前电影林林总总的收入,024火车头工作室的存款将近千万。更何况公司还有一些外埠账务还未到账,这种赚钱效率已经足够惊人了。

    当然,这和后来营收上亿的赌神相比,还有着巨大的差距。

    “阿祖——”

    项胜白衬衫西裤走下车,不等吴孝祖迎上来,率先伸出手,笑容真挚的主动打起招呼。

    哪里有一丝“杀鸡儆猴”的做派。

    铜锣湾的事情,项家总归逃不掉一个冷眼旁观的评价。

    他们这杆大旗竖在港岛,一有风吹草动,这杆大旗就先随风飘荡。江湖风风雨雨,哪里会逃过他们的眼睛?

    水房、和胜、义胜盯上古惑仔这块肥肉,他们会不知道?无非就是想要和吴孝祖“待价而沽”,坐地起高楼。

    可惜

    李莉成导演根本不吃这一套,让这帮默契“斗殴”的家伙们直接大水冲了龙王庙,洗洗更健康。

    项家这根自以为的救命稻草,最后发现人家根本不来拽!这种情况,稻草的价值哪里还能体现?

    “我知你在沙田这边劳苦,特意让阿虎去陈记搵来的老火靓汤给你。”

    项生接过司机递过来的保温桶,打趣道,“淮杞石斛螺头汤,壮阳补肾,绝对赞。”

    “补肾壮阳?项生,我怕我饮到火气太大——”吴孝祖一语双关笑着回答,目光淡淡的从项胜脸上扫过,对方的司机正把烧鹅等一些卤味分发给剧组工作人员。

    “阿祖,这次事情我做的欠妥当,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项胜盯着吴孝祖,干脆利落的把责任揽下来,绝无半点“绕弯”。

    这种态度让吴孝祖也不禁心中暗暗竖起大拇指。项胜这个人为人处世无可挑剔。

    “”

    吴孝祖沉吟一顿,忽如一笑,直视项胜,“现在我相信这件事真的不是出于项生你的主意了。这次的做事风格太糙了”

    “哈”

    项胜大笑,点头承认,“冇错,这样的做事风格真的是太糙了。愚蠢至极。有些人总自以为是的用黑社会的方式来做生意,殊不知这种方式急功近利不说,还容易断送项家原本营造出来的良好局面。

    最主要还不是这些!”

    “?”吴孝祖挑眉。

    “这件事,我最怕失去阿祖你这个朋友!”

    项胜一脸煽情的轻轻念道,“这么多年,我见过不少名噪一时的年轻人,你是唯一一个底层出身,心怀大志的同时又懂规矩、肯努力的年轻人。”

    “知我者项生也。”

    吴孝祖也虚与委蛇,一脸真诚的含笑道,“不瞒你讲,我也很怕失去项生这样的一位良师益友啊!”

    两个戏精上演了一幕英雄惜英雄的戏码,大有一股“度尽劫波朋友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姿态。

    鲁迅先生说:合作伙伴之间,总会荡漾起利益的小船。只要船不翻,友谊姑且长存吧。

    两人边走边谈。

    “我昨晚约了水房的上海仔还有义胜的刀疤权一起饮茶。”项胜脸上挂着笑容,“和胜那边传来话,陈家乐据说去了奥门,是不是很有趣?”

    “项生,你这又是上海仔,又是刀疤嘅。”吴孝祖指了指自己,笑道,“我就系一个拍电影的打工仔。最多算是个生意人,如果你谈电影,谈生意我倒是乐意奉陪。至于你讲的这些说实在的,我一点兴趣都冇有。”

    两人对视。

    项胜紧紧盯着吴孝祖,感情吴孝祖还真的把他项胜当做挡箭牌了。

    “古惑仔2暑期档上映,如果我开戏,你要借罗东给我开戏。”

    项胜沉吟道,“还有,你亲自开部戏,我们合作。不然我不好堵其他人的嘴。”

    项胜这也是狮子大开口。

    “古惑仔2上映档期没问题,至于罗东那边我都讲了,我生意人而已。如果项生你封个大红包给阿东,他没道理不帮自己人嘅。况且项生你还这样大方。

    至于说开部戏合作怎么个合作法?”吴孝祖问。

    “你话事,我买单。”

    项胜指了指夺命双雄剧组,“新艺城千万都愿意支持你,我没道理不跟红。虽然我不懂电影,但做生意我还略知一二。我看周闰发和梁镓辉这两个人就蛮不错。既有票房还有演技,还能借一下这部戏的人气。”

    “项生的胃口真让人羡慕。”

    “冇办法,新安扛不住和胜、水房和义胜三家一起。不搵一块既美味又好消化的食物,恐怕难安抚住各家。我只有这样,才能打发掉这三只饿狼。”

    项胜认真道,“永胜和我都想踏踏实实在这个圈子站住脚。以阿祖你的才智自然不难看出我们项家的打算。不然,你这个生意人也不会放心同我项胜合作,不是吗?

    但那三家不同,水房上海仔开了家乐安娱乐,义胜刀疤权有一家豪发电影公司再加上和胜的三联电影公司。

    他们习惯食快餐,可没有太好的耐性。你也不希望他们三颗老鼠屎搅和了这一锅美味佳肴吧?”

    吴孝祖看着厚颜无耻的项胜,头一次看到一颗老鼠屎嘲笑其他三颗老鼠屎。

    什么叫做当婊子立牌坊,眼前项胜华丽的诠释了这一点。

    “恐怕很赶”吴孝祖道,“如果想借上新艺城的东风,那人力物力就要加倍付出才行。”

    “冇问题。要人给人,要钱给钱。”项胜气场平稳,口气笃定,“影片投资多少,你尽管开口。”

    “项生,兄弟我本身就是本本分分的电影人,不懂得狮子大开口这种事情。从来都是童叟无欺,诚信经营。一就一,二就是二,三不如这样——”

    吴孝祖摇了摇手掌,“五百万好了!”

    “我负责投钱,你负责拍摄,实际上多少钱都无所谓。阿祖,你不要见外——”

    “我见外嘛?”

    “见外。”

    “我这还算客气?”吴孝祖手指变成六。

    “太见外了。”

    “这样都算见外那这样呢?”吴孝祖突然收回其他手指,只留下一根手指竖在项胜面前。

    “好!就这个数。”项胜笑着一把握住吴孝祖的手指。

    “不怕我赔掉?”

    “你会赔吗?”项胜笑道,“放心,不管赔或者赚,你的那一份都不会少。”

    “我是生意人,危险和赔本的买卖我都不会干。”

    吴孝祖莫名笑了笑,“我现在突然真的有一个好的题材来拍。”

    “咩?”

    “真人真事改编得唔得?”吴孝祖眼角带笑。

    有些时候,你拿的少,对方反而不愿意。一千万的投资,对方反而放心了。这种事情很玄妙。

    他有信心,只要夺命双雄票房大卖,那么这部“轧戏套拍”的电影就算烂到家,一样会赚钱。

    周闰发在八十年代,就是吸金利器。

    项胜说是一千万,但究竟谁来买单?水房?义胜?还是永胜?

    吴孝祖微微一笑,双眸投向不远处的周闰发和梁镓辉。

    心疼两个人五秒钟。

    尤其是发哥,明明冲着情义,只收新艺城一份钱,现在弄不好就要打两份工。

    吃了一碗凉粉,偏偏掏两碗的钱。

    要么硬怼到底如果真的这样,可能也就冇有后世发哥的大名了。

    所以,怎么看,发哥都要裤裆藏手雷—有苦难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