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陆章 一支红杏春来爆,墙内开花墙外骚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姓名?”

    “港岛巨富李嘉诚的李,好一朵美腻的茉莉花的莉,是非成败转头空,几度夕阳红的成!”

    “!!严肃点!”

    两只胖手一摊,“我老豆从来都是这样教我介绍名字,直观形象有礼貌。点样,难道非要我报个英文名给你?”

    “肥仔——”差佬一扬手。

    “啪”

    肥成抢先大巴掌直接拍在桌子上,“阿sir,你搞清楚,我只是配合你们办案,不是犯人。

    你这种态度让我很怀疑你对我有偏见。不好腻死——”

    胸口前倾,凹挤压的山峰波涛汹涌,“我现在要等我的律师来才会开口。”

    此刻,在办公室,钱家豪像垂着头,咬着牙关被鬼佬上司训斥痛骂。

    铜锣湾大乱斗,简直触碰了英国佬的尿点。文汇报、大公报一些报纸不断抨击港英政府。这种丑闻,钱家豪担不起,鬼佬们一样担不起。

    虽然是婊子,但谁特么还不想竖一个贞节牌坊。

    此刻的钱家豪,恨不得砍死审讯室的那个肥仔,他的心态就好像是后世一部电视剧和平饭店中的窦仕骁。忒想弄死李莉成。

    他整日打雁,没想到被一头看不上的“蠢猪”给耍了。

    肥成迈着八字步,大摇大摆的在郑钟健律师的陪同下走出反黑组的大门。

    “烂仔,我听说你钟意钵兰街?”

    钱家豪阴鹫迎面走来,错身而过,表情阴冷咬牙切齿道,“你最好不要让我抓住你的把柄,不然小心你这身肥猪油。”

    “”

    肥成反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渍,对着身旁的郑钟健看过去,“用口水故意恶心人算不算犯罪?”

    “可以告对方暴力威胁或者按警务人员违反警务条例来处理。”

    郑钟健道,“不过我建议可以先写封投诉信,投诉这位阿sir。”

    “好!给我写一封投诉信给他的上司,中英文那种。”

    肥成转过头看向钱家豪,嬉皮笑脸道,“钱sir,港岛**律嘅。不知道这封投诉信影不影响你升职嘅?”

    “升职不升职都不影响我抓你这个蠢猪!”

    钱家豪阴损道,“你学你老豆开的士好啦,唔使你死鬼老豆在下边都担心你。”

    “冇关系,下边不会缺你的位置。”

    肥成双眸泛冷,嘴角上翘,“可惜某人却被我这个蠢猪算计了。这算不算比猪还笨?又冇脑子,又冇眼力,下次见到钱sir时候,得唔得变军装?”

    错身而过,肥成歪着头低声道,“钱sir,不要同我玩砌生猪肉这一套。我这个人胆小,但幸好跟了一个好大佬,大佬几部电影本岛票房就几千万,你信不信随便放出声,撒钱就会有人帮我袭警?”

    “恐吓我?衰仔?”钱家豪脸色大变。

    “我有提你名字咩?”

    肥成收起笑脸,指了指身旁的郑钟健,“如果你有意见,同我律师谈。放心,我大佬有的是钱保释我。”

    说着对郑钟健道,“郑大状,我大佬说要同警署搞好关系,麻烦你帮我捐50万给警务基金,提高警员福利是我们这些企业家的应有之题。

    顺便提一句话给警务处,一定不能浪费我们纳税人这份情谊。我本人呢,不但是小有名气的导演,还是电检处电影分级检查小组的成员,你港英主子都承认我赚钱合法。

    没我们,边个来养活你们这些差佬?我们做生意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肥成的话慷锵有力,霸气恒生。镇住了旁边不少路人的同时,也让钱家豪脸色阴晴不定。

    在港岛,钱可以解决大多数事情。有钱人能够享受很多权利。

    “说的冇错,我们纳税人的钱不是被你们浪费嘅!”

    旁边突然响起一声娇媚叫好声,入眼望去,娇艳性感的丰满女人盘着贵妇头,挎着古奇坤包,站在旁边。

    大v字领低胸红色包身中款薄裙,极度贴身,蕾丝罩杯边露出,露出一抹雪白诱惑。脖颈处挂着钻石项链,垂在事业线内,显得很有事业心。

    肩膀处披着一条巴宝莉经典格子款大披肩,难掩前凸后翘,蜜桃臀极为夸张。小腹微微涨隆,展现特有的少妇肉感。

    黑色水晶丝袜包裹腿上,充满了媚俗骚情,大红色高跟鞋更是把这抹春情渲染的格外妖娆。

    小扣心扉久不开,一枝红杏出墙来。

    “狄小姐?”肥成上下扫视眼前的少妇,心脏凸凸,“这是?”。

    “我的车子被偷,这群差佬却碌碌无为,我在警署坐了半天,还没有答复。”

    狄波菈轻哼一声,上下打量肥成,红唇轻抿。狄小姐这种称呼怼她这种已婚卸过货的腌肉机莫名有一丝**味道。

    “这样啊”

    肥成眼珠一转,轻咳一声,对一旁西装革履的郑钟健豪气指示,“郑大状,麻烦你帮狄小姐处理一下丢车案。”

    “好,李导。”

    郑钟健眼睛不眨就应承下来。要不说每一个律师都是戏精。

    “狄小姐,不介意的话,我让司机送你一乘吧。这位郑大状可以全权处理这件事情。”肥成手指竖起,金光闪闪的金戒指指向不远处一排黑色平治。

    果然,装b这种事情要时刻谨记。他太得意自己把剧组三台道具车一起招来的举动了。

    六台黑色平治摆在那,照亮狄波菈的眼。

    “这不会太麻烦吧?”

    “哪里的话。我和狄小姐也算朋友吧?之前我在春风得意楼还捡到狄小姐的钱包。这就注定了我们之间的缘分。还有上次,我开我老豆留给我的的士去给他扫墓回来,正好还碰到狄小姐我们这哪里是一句麻烦能够阻挡的?”不由分说,肥成就绅士的一伸胳膊,示意狄波菈上车。

    “那就麻烦了。”

    狄波菈眉角含笑,挎着小包,扭动着全身的红色妖娆走向黑色平治。

    肥成殷勤的主动去开车门,引得狄波菈捂嘴一笑。这种被人奉承的感觉她好久没有享受到了。

    谢老四过年那是一年不如一年。

    前几年投资房产,赔到差点吐血。近些年股市上小赚一笔,但去年做生意却赔的狼狈不堪。再加上欠下大笔赌债。

    如果不是每次狄波菈都要赴澳卖人情。谢老绿不用等谢小绿岁卖身还债,直接就要托妻献子了。

    狄波菈对于肥成心内轻视,但是却很享受这种奉承。尤其是眼前这个肥仔既对自己迷恋,看上去还很有钱

    肥成盯着肥臀挪进后排的狄波菈,搓了搓手,他又在花丛中,全身沾满叶的经历,直接就把狄波菈给分析的彻彻底底。对付这种女人,肥成很在行。

    帅对于这种女人实际上已经不是主要了。

    再帅能帅过谢老四?帅过贺赌王?这种骚气浪荡货,最主要是要让她看到自己的实力。

    如今,肥成别的没有,还真的有点实力。过年间,大佬把公司存款放在了他这里一大部分,好几百万!

    肥成抹一把发蜡背头,舔舔舌头。他对于这种丰满少妇简直没有抵抗力。

    毫不掩饰的一屁股也坐上了平治,紧挨着狄波菈坐下。

    “哎呀,狄小姐这个包脏了。”

    肥成打量了身旁美妇半天,终于发现狄波菈古奇包上有一点脏,心中大喜、展现自我演技的时候到了——

    “开车去中环,这样漂亮的狄小姐当然要拎当季最新款的包包”

    “不用不用我这个擦一擦就好了。”狄波菈顿时吓一跳。她第一次遇到头一次交朋友,对方就要掏几万、十几万港币买包送她,这简直不要让她太梦幻。

    如果不是对方没在坚持,她差一点就没抵挡住这种土豪手法。

    她不知道,自己早生了几十年,如果晚生几年。她能遇到送别墅的土豪。

    “这样啊”肥土豪金戒指的手摩挲了一下肉感十足的三层下巴,不用分说的道,“狄小姐车子丢了出行一定不方便。这样,这台车你拿去用。自己随便开

    不对,狄小姐这种大美人怎么能自己开车呢?我这个司机也留给狄小姐,只要狄小姐想要用车,随时待命。”

    “这”狄波菈迟疑。

    “狄小姐你放心,这纯粹是一个影迷对偶像的喜爱。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其他想法。如果真的有,那也是狄小姐你太漂亮了”肥成直接笑道。

    直接前后堵死狄波菈拒绝的话。

    “那就谢谢了。”狄波菈笑着应承下来。她心中自然清楚肥成的想法。但她不反感这种做法。或者说,她很享受这种男人的殷勤。

    这两年随着卸货完成,身边男人自然没有当年那种殷勤。尤其是碰上一个谢老四这种钟意偷腥的老公。两夫妻现在基本是各玩各的。

    她到没有真的看上肥成,但是这不阻碍她享受肥成的爱慕。这种想法在后世很多宝马女身上都有。

    两人是一个浪,一个骚,全都自有各自的打算。

    谢老四不知道,一个肥仔想要送一顶帽子给他戴,谢小绿也不知道,他弄不好就能多一个契爷。

    春风得意楼。

    “五十万!”

    谢闲拿出千元面额的一摞港币,豪气的砸在桌子上,放荡不羁的环视众人,“我早同你们讲了,我谢某人不缺钱。股市就是我的提款机”..

    “股市这样好赚?”老友胡枫诧异问。

    “比你想的还有的赚!”

    “现在股市大涨,选对一支股票,少奋斗十年。”

    邓广荣在旁边也应和一声,手拨倒桌上的五十万港币,笑道,“四哥现在犀利到爆。一会一起去打高尔夫,谈一谈股票的事情”

    “哈哈”

    谢闲大笑,“我最近跟在杨生后边喝汤。知不知杨生为边个铺路冲锋?”手指往上一指,“鲨胆彤!”

    “鲨胆彤?我看你应该叫鲨胆闲”旁边,桀骜邪气的曾茳没好气呛道,“小心乐极生悲。”

    “我叼你老母”谢闲怒骂。伸腿朝着曾茳踢过去,两人一时间剑拔弩张,骂骂咧咧不断。

    胡风与邓广荣隔在中间,当起了和事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