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伍章 洗洗更健康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铜锣湾混乱一片,血泊横流,继6年月1日,雨夜大乱斗之后,港岛第一次百人以上械斗。

    英女王访港、港督嗝屁一系列zz延伸事件让港岛陷入了一种迷茫的徘徊。有人看到了出路,有人开始露出。

    日本幕府,拉开了以下克上的切腹序幕。

    港岛0年代末期,0年代初,社团受经济、zz影响,也开始了“群魔乱舞,以下犯上”的步伐。

    此时,社团上层大佬们,要么准备擦屁股洗白白,意图侍寝,要么收拾行囊抛屋变现准备跟着头顶的主子移民跑路。

    交接仪式之前,港岛富豪卷走了多少浮财?

    这种人心彷徨的阶段,古惑仔们如鱼得水。他们那里明白什么叫夕阳产业?没有了强烈的束缚和压制,越发癫狂。0年代后期,0年代初期,属于古惑仔最后能够‘出人头地’的阶段。

    1年月1日这场铜锣湾械斗,开启了社团猖狂的短暂疯魔。要想使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这些矮骡子自以为开始“出人头地”、“一手遮天”,实际上zz上,他们连夜壶都算不上。

    最多算七度空间月如意花王米娅ab。

    “阿sir,我报警——”

    肥成挺着巍峨双峰,点着骚柔的华尔兹滑步,穿着 v领plus版鳄鱼恤,竖起的手臂,挤压颤胸,挤出堪比胸牙利花样滑冰名妓将冰场乳神霍夫曼的效果。

    粗胖萝卜似的胖手骚气的撩起一根金灿灿的手指,雕刻成‘福’的戒面,好似小锤子“咚”的敲在黑色佳美的车窗上。

    身后是混乱的械斗现场,眼前是一台黑色佳美轿车。

    “咚咚咚。”

    肥成的粗胖手指有技巧,有粗度,有力量,有态度。

    春节期间,他在钵兰街玩到肾气外泄,稀释清汤。但为了重振雄风,凭借着粗胖手指依旧撩骚点穴一条街。

    肾有力竭,指有衰呼?

    十指接替,生生不息!

    他相信凭借着自己的双手的辛勤劳做,能够起到膈穴止痒的效果。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五根粗胖手指在车窗上浪到飞起,车子都震动起来。这种冲击力与频率的良好结合,人送外号“钵兰指魔”。

    “枪王之王”吴孝祖。

    “钵兰指魔”李莉成。

    “结巴细舌”苏黎耀。

    “旱道速滑”罗伊健。

    额,祖哥旗下,岂有善茬?区区钵兰,不在话下。

    经历过钵兰街,才能应付住娱乐圈。没玩过天上人间,如何敢趟海浪盛宴?这都是一个道理。

    钱家豪坐在车后座,强忍着不去看窗外那张猥琐菊花欠扁大胖脸!

    他不吱声,司机和胖差佬也不敢吭声。

    三人僵坐在佳美车内,听着车窗上弹到飞起的骚扰。

    肥成眨眨眼,露出人畜无害的胖笑。特奇妙的解开黑皮腰带,掀起肚腩,掏出短粗黑硬的——大哥大。

    “不知道打电话给警务中心,告诉他们铜锣湾江湖大厮杀,一台挂着l1车牌的黑色佳美停在这边一边看戏,一边”

    肥成碾了碾鞋底的瓜子皮,笑容开花,“一边随手乱扔杂物,他们管唔管”

    “——”

    车窗摇下,钱家豪咬着牙,双眸冒火地盯着肥成,“扑街,你做咩——”

    “哟,钱sir?”

    肥成大胖脸一低头,肥肉叠出三层下巴,悠悠颤着油光,表情极度浮夸,“真巧”

    然后瞪眼一指不远处打作一团的古惑仔,小学生立正一般,一嗑脚,全身抖三抖,“报告阿sir,我举报古惑仔当街打架——同时我自首我自己,刚刚在生命受到威胁,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情况下,做出了正义的正当防卫行为”

    嘎吱嘎吱。

    钱家豪手指骨节都捏的发响。他今天原本是闻风过来“抓贼抓脏”。特么,现在这个贼站在自己面前冒充良民

    他特想问问肥成,你觉得我长得像傻-b吗?

    幸好他没问!

    不然这种强-奸不成反被艹的行为一定会得到李莉成导演的“出手指相助”。

    钱家豪不是白痴。可他却把看似人蠢如肥猪的肥成当做了白痴。

    他这台车停泊在剧组这边一天,真当肥成眼盲?真当肥成胸前明晃晃大灯是摆设?

    肥成不知道钱家豪有什么阴谋,但总归一定是没憋好屁。

    既然如此,干脆把这股祸水给他引过来好了。刚刚他接到了吴孝祖的电话。

    “大水冲了龙王庙?龙王说洗洗更健康!”

    洗什么?

    洗牌!

    前一世,1年,社团真正意义上大肆进入娱乐圈,这一世依然如此。利益驱使下,娱乐圈这潭水越搅越浑。这时候,洗洗牌面,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水房、义胜、和胜都出现了来摘桃子,是不是觉得缺一个熟悉的身影?

    新安!

    所以,这时候吴孝祖需要耐下心思,一个不慎,就被某人当马前卒拱了。

    三家都想过来占便宜,哪有这种好事。当初,引永胜入场,合作拍摄电影,看上的不正是他背后的那块虎皮吗?这个时候三个社团都进场,新安却毫无动静

    既然如此,干脆把这件事挑明好了。

    所以,肥成明目张胆过来调戏钱家豪报警。

    皇气出面,大家各种小动作就都会暴露在明面上。这对于吴孝祖更有利。毕竟总归到底他还是一个守法的生意人。

    电影本身就是一个买卖,而且还是一个投资数额巨大的买***一般的商业行为投资都大。

    试问一下销售公司,有哪些货品一件就需要几百万、上千万。一家电影公司,例如华谊,全年几十亿的营收,这种创收比要比很多生意撬动的资金都更庞大吧?

    古惑仔票房2万!港岛到底有多少公司月营收能达到2万?这还不算湾湾、东南亚及其他外埠收入。

    在利益面前,你要说项胜没起小心思那根本不可能。他要是没有心思,前世也不会伙同李修苋一起抄周星星的底了。

    项胜这个人有野心、有原则、有耐心、有脑子、有眼光、有手腕,同时还很识时务。

    这一次铜锣湾的事件,吴孝祖不相信他会不知情。

    不过既然他装不知情,那吴孝祖就干脆一起装糊涂好了。

    九龙城十字路口处,一幢破旧斑斑的三楼,桌上架着铜锅,冒着香气。

    一位招风耳面若枯槁,纹路纵横的干瘦小老头伸出筷子涮了涮肉片,沾了沾干碟。

    “打边炉最简单,但最考究火候。火候冇到,肉夹生,不香。火候过了,肉太老,不好嚼。”

    老人自顾自的用竹筷子敲了敲碟子,“诺,这次就火候冇到。”

    “是,七哥他们太着急了。”

    斯文安静的项胜托了托金丝眼镜,疲乏的揉了揉鼻梁,“电影利益太大,大到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入场搵水啄食,”

    项胜心里也恼。

    但意外发生,他也无可奈何,只能顺水推舟试探一下吴孝祖。

    这种“抢食”的手法太糙了,糙到让项胜无奈。

    “吱吱”

    干瘦老头也不嫌脏的用筷子夹起几粒谷子放进鸟笼里,拿出鸟笼里的防溅食盒。

    “看这食槽里还有小半下的谷子,但你离近才会发现,鹦鹉早就把谷子吃干净了,剩下的半盒全都是谷子皮。

    这半盒谷子皮就很有迷惑性,不知道多少新手被误导,鹦鹉最后无食可啄。”老人话里打着机锋,已有所指。

    项胜看了看盒子内的谷子皮,他刚刚也误以为这半盒是鸟食,没想到里边早就被吃干抹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