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叁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上)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沙田,废弃风扇厂房。

    夺命双雄拍摄监狱戏份,新艺城联系到了一处废弃的风扇厂房,用来拍摄‘换成周闰发脸’的韩立来‘勾搭’原版唐三的弟弟,由吴镇予扮演的唐马儒的戏份。

    内景拍摄选择了这处废弃的风扇厂,外景新艺城按照吴孝祖要求联系油轮进行拍摄。场景选择方面,新艺城的资源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夺命双雄这种千万投资的电影,吴孝祖也不能免俗的来几场大场面戏份来刺激观众眼球。这些大场面往往就是烧钱的地方。

    飞机、轮船、汽车飞撞、爆炸、楼塌种种搭建的大场面的消耗,让新艺城前期5万款项尿崩一样倾泻而出。

    夺命双雄注定是港岛商业电影里程碑一样的“消耗品”。

    商业片,尤其是大制作、大卡司的商业电影,实际上比独立小成本电影更难拍摄。也更加考验导演的统筹能力。

    好的文艺片导演,只需要照顾自我的内心就可以,最多就是用自我的这种文艺情绪引发观影人的共鸣。相比而言,商业电影无疑更难!

    拍摄现场。

    “爆破组、道具组、布景组、灯光组”

    罗礼苋扯着沙哑的嗓子,灰头土脸的不断冲着现场工作人员招手,有条不紊的指挥现场“烟火爆破”。

    旁边,吴孝祖抱着双臂屏气凝神站在黄月泰身后,眼睛在现场与镜像之间来回观察。确定摄像取景完美的呈现出自己需要的场景。

    为了配合电影主题,吴孝祖要求每一次爆破都要具有诗意般的暴力美感。

    每一盏灯,每一束光,每一个烟火爆破点,每一个爆破药量多少。吴孝祖都有严苛的要求。

    电影是门艺术,同样也是一个细密复杂的工程。哪怕是滤镜选择的错误,都会导致观众出戏。

    一部电影,说白了就是由一个个画面组成拼接而成,而画面呢?镜头就是又一帧一帧的镜头合成,每一个镜头背后都是整个剧组配合的结果。

    导演是个很简单也很复杂的工种。门槛的专业性相对很低,但这份工种的门框却很高。

    “祖哥——”

    正当电影拍摄时候,突然间,古天樂莽莽撞撞的闯进片场。

    “轰!!”

    爆炸声响起,漂亮火花伞状四射,渲染的整个仓库充满了淋漓尽致的暴力美感。

    古天樂惊慌失措的站在火花下,整个人就像是犯错被主人怼在墙角的泰迪,战战栗栗满脸惊悚,背后火花四溅,映衬之下,古天樂脸都又煞白了几分。

    “浦你阿母!!!”

    罗礼苋怒火冲天,含怒一脚朝着旁边一位失手的爆破组工作人员就踹了过去,直接把爆破小工踹飞翻滚出去,然后自己心疼跳脚的望着场内五彩频繁的烟火,扯脖大吼,“快点切断线路!!”

    现场瞬间乱唱一团。

    这一炸,最少损失0万港币!!幸好罗礼苋的爆炸开关保险做的足,并没有如后世某些抗日神剧一按毁所有。不然,最少30万的损失!

    “祖祖”

    古天樂抬起眼皮,含着哭腔可怜巴巴的望向吴孝祖。

    古主席此刻远没有后世大刀阔斧喊改革的雄心壮志,一双嘴唇颤颤抖抖,早已吓得六神无主,惊慌失措。

    “?”

    吴孝祖目光平静的扫向古天樂。

    0万块已经浪费了,就算是再发火又有什么用?吴导演心胸一向很宽广。

    “给我一个不阉了你的理由!”吴导演声音冷飕飕的飘荡起来。古仔双腿并成形,他真怕大佬一刀断送自己性福,他还指望20岁结婚生子呢!

    铜锣湾,古惑仔拍摄场地。

    “喂喂,有冇活人?”

    一名黄发男子摇摇晃晃走进片场,身后跟着四个瘦骨仙一样的古惑仔,一脸嚣张,“出来一个喘气的答话。”

    古惑仔2剧组工作人员眨着卡姿兰大眼睛瞪着面前五位战士。

    “愣什么愣?喊人啊!”黄毛看着愣住的众人,不耐烦的抖着腿,用一种半身不遂的抖动展示自我的流行趋势,“卫生费、茶水费”

    港岛电影圈,拍戏之前都要有制片人、监制打点好附近的社团,确保拍戏完好拍下来。如果没打点好那么各种牛鬼蛇神都会冒出来。

    吴孝祖拍摄夺命双雄依旧要和沙田那边的义群打招呼,古惑仔在铜锣湾这边自然是新安来负责。..

    铜锣湾新安、和胜、水房的势力都很大。

    “各位,我们在这边拍戏,同新安的达哥点过卯的。不知各位?”黎叔看到情况,拿着一盒烟,笑眯眯圆滑的迎上前。

    “挑!”

    黄发男子嚣张的竖了根中指,瞥嘴不屑道,“抬癞皮达唬我?老东西,你眼盲了吧?你契爷我义胜的。这一片现在我们负责。识相就交数,不然就送你几根甘蔗食。”

    “义胜?”

    李钊基、吴志雄等人带带拉拉的走过来,瞪着眼冷哼,“我管你义胜还是号码帮。我们开工交了数。难道要我向全港几百家字头轮流交一遍吗?

    回家同你家大人讲,说我肥佬基交了数,想要数自己去找癞皮达。”

    “现在的出来混的矮骡子素质越来越低。”肥佬基瞥嘴道。

    “港岛社团后继无人啊。”

    肥成走过来,眼睛斜瞥着一旁的阿鬼,阴阳怪气道,“现在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敢报字头出来收数。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说着,肥成唉声叹气的摇着头,一副悲悯天人的样子。

    旁边的阿鬼目光阴冷的盯上眼前的黄毛,“滚蛋!不想死就滚远点!”

    黄毛看着围拢过来的众人,脸色一变,色厉内荏的往后退了一步,继而好像想起什么,恼羞成怒的指着戴着鸭舌帽的阿鬼骂道,“丢你老母!我们义胜的钱没有人可以赖,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好了。”说着,手指一曲,放进嘴里,吹了一个响哨。

    “你们有种不要跑!”黄毛嚣张大骂,“今天的卫生费就当作你的医药费!”说话间,四五十名拎着砍刀的古惑仔凶神恶煞的突然涌现而来。

    看到这,黄毛仰着下巴露出得意的笑容,然后笑容僵住,眼孔放大,一脸懵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