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贰章 哥哥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中环,新艺宝唱片公司录影棚。

    从录音室的玻璃望去,一名朗逸星眸,俊秀内敛的男子戴着耳麦,站在落地麦克风前轻轻地吟唱,声音飘渺,充满了悲天悯人的怜爱。

    “矛盾、虚伪、贪婪、欺骗;

    嫉妒、阴险、争夺、埋怨;

    自私、无聊、变态、冒险;

    好色、善良、博爱、诡辨;

    地狱天堂,皆在人间

    幸福在哪里?幸福在哪里?”

    声音飘荡在空气里,恰是高级动物这首非主流杀马特**型摇滚小调。

    不同于吴孝祖版本字字带冰,理智到极致的冷酷的宣泄,眼前的低吟更加飘渺、感性,有一种自我情绪的放飞,别有一番滋味。唱出了男歌手中难表现出来的温柔与自怜。

    调音台,一位阳光帅气,温文尔雅的高大男子爱怜的冲着玻璃内的‘爱人’,眼神中都透着温情。

    旁边的录音师正认真的拎着耳麦监听这曲随口演唱的小样,录音棚内的男子的声音、技巧比之上一张专辑又有了巨大的进步,论歌曲的完成度,港岛男歌手与之比拟的不超过一只手。

    陈太抱着双臂,微笑着看着玻璃内的挚友、家人、知己为一身的俊朗内敛的男子。

    年,陈淑芬跳出华星唱片,自组“恒星娱乐”,成为了港岛第一批专业性经纪公司。上演了0年代“王劲花跳槽门”。

    唯一不同的是,她旗下艺人比王金花的艺人更“傻”,更念感情,竟然全都跟随她一起跳槽,并没有出现范兵兵们这些识时务的聪明人。华星也未成为“华谊”。

    同样是大家长、保姆式的经纪人管理方式,陈淑芬要比王劲花强出好几个霍汶夕。

    “音乐很有味道,歌词虽然简单,却也剑走偏锋。算是一首有态度的歌曲。”

    录音师对走出录影棚的男子,叹息摇头道,“可惜这首歌实验性太强,缺少流行元素。很难被普通歌迷接受,商业性、流行度太差。”

    这首音乐明显不同于港岛现在流行乐的曲风。这位录音师的话说的不为道理。这首高级动物哪怕在后世也属于实验性十足的另类歌曲,且是那种注定自嗨型歌曲

    走出录音棚的俊逸男子笑了笑。对于录音师的话不以为意,目光对视上面前高大帅气的男子,对方挂着阳光温暖的笑容。

    “喝杯水”

    高大斯文男子递过准备多时的白色保温杯,关心笑问,“怎么突然想唱这样一首歌?”

    “诺——”随手拿过茶水间复印成一沓的纸张,嘴角一勾,把手中资料递给面前的男子与陈淑芬,“前些时候一直在宋城拍摄倩女幽魂,突然就读到一个很”

    皱皱眉,他突然不知道该用哪一个词来形容这个故事。

    “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他笃定点点头,拿捏了一个接近的词汇。

    “噢?”

    唐赫德被勾起了好奇心朝着挚爱点点头,接过书稿,坐下来认真的读起这个中篇故事。一旁的陈淑芬也感兴趣的凑过来,一起细读。

    “还有插图?”陈淑芬一脸诧异。

    俊朗秀美的男子耸耸肩,露出孩子般的笑意。她当初拿到王祖苋的故事复印好之后,也愣了半天。

    这不仅仅是一部,还是一个格式完整的剧本,而且还是添加了绘图故事板的剧本。

    出道十年,拍过的电影也有十几部。头一次看到有这么完善的剧本。还附带故事板。

    他不是科班出身,扪心自问,在这之前,真没见过导演把故事中的重要情节用素描画图的方式直观摆在他面前。

    透过画图,他更能感受到这个“爱情”的震撼,同时也给他带来了不曾有过的新鲜感。

    不得不提,港岛电影演员学历普遍很低,虽然因为出身剧组最底层,灵活变通能力和经验都很丰富。但演员最基础的知识储备却很少。

    一名演员可以学历低,但知识一定不能低。相比学院派出身的演员,港岛演员的口白功底可以说弱成渣。

    渣到去内地捞钱,演什么角色依旧不自觉的带上港普的口音,这一点上,他们差的太远。

    在最基本的剧本、分析上,也依旧有很大的缺陷。就算是有些人出身vb有艺员训练班,但基础依旧很单薄。

    不管黄秋笙的人品如何,他的演员职业素养却很值得称赞。当初他就是自感学识不够,又去港岛演艺学院进修了一年。有这种想法的港岛明星少之又少。

    他此时的状态就是“流量小生”,且是每月20g,全年有影迷承包的流量巨星。

    在此之前,他出演的电影基本就是“青春电影”。英雄本色是他第一次展露自己的演技。可惜遇到了华语影坛百年难得一遇的小马和坑逼吴老二。..

    吴老二脑血栓见到他,组团徐老怪就使劲哄骗。最开始明确他是第一男主角,全片担当,兄弟情、爱情、事业与亲人互相矛盾的纠结林林总总,承诺给他巨大的表演空间。

    然后

    庆功宴上吴老二诚挚对其道歉。

    自从英雄本色大火之后,无数电影公司请他来拍戏,收到的邀请数不胜数。但还是头一次见到准备这么充分的导演。

    这些日子他在拍摄倩女幽魂的闲暇之余,总会拿起剧本读下去。一看之下,越发沉醉到故事之中,难以自拔。

    故事中的爱情,让他既震撼,又痴迷,又感同身受。

    他很好奇写出这个故事的导演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新艺宝唱片公司恰巧帮他寻到了这首高级动物。

    他对这首歌,实在是谈不上喜欢。却能够感受到这首歌曲里有一股子港岛音乐不曾存在的人文思考在里边。

    歌坛上,他是谭张争霸的巨星。影坛中,他是一片爆红的当红辣子鸡。

    他温雅安静,他活泼阳光,他翩翩风度,他丰神俊逸。他是长不大的孩子。

    他今年30岁,他叫张国栄。

    他就是哥哥,一个后世被神化和妖魔化,却依旧能hld住这种神话和妖魔化。

    他离开,人间再无绝色。

    他美了一辈子,却凄凄惨惨戚戚,以最需要勇气也最懦弱的方式离开了人世。

    “这个故事”唐赫德翻完最后一页,唯留一句叹息。

    “黯然神伤?或者是痛彻心扉?”

    张国栄笑着轻声道,“原来我不知道我追寻的爱情是什么样,看了石神,我知道我苦苦追求的爱情原来就是这般模样”顿了顿,张国栄孩子般的一笑。

    “真好。”

    真好?

    也许不好,因为这种爱情对“原作者”吴孝祖来说算是一种病态的“三观不正”表现。

    整个故事是超现实经过抽取之后的艺术升华的表现,这种方式很像是伍迪艾伦的电影,简单的故事,总包含着不简单的情感,充满了戏剧性的冲击。

    这种病态的感情直插哥哥的心!

    铜锣湾,肥成笑眯眯抖着胸的看着排成队准备表演的古惑仔们,此刻李莉成导演自带一股奸商光环。

    几十名群演兼保镖兼壮劳力兼威慑器材这买卖不亏!

    不远处的佳美车内,阴云密布。

    前排的差员汗珠滴答滴答的往下淌,身后的钱家豪脸色阴沉寒冷如冰双眸冒火,融合出一股*****的威仪。

    “bss,你放心,那几个家伙是水房的人,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这个肥仔别看请来一群人。但社团人士和这些龙套绝不在同一档次上”肥佬信誓旦旦解释。

    “最好是。”钱家豪冰冷冷的吐出瓜子皮。

    “一定是”差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