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拍摄和电影X情结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拍摄现场。

    人工滤镜和温暖灯源射在面前明亮鲜艳的旋转木马上,打出很温馨的画面感。

    不同于港岛电影人钟爱自然光,或者说他们很多人根本都搞不懂光线对于影片的影响。吴孝祖偏爱人工打光。他喜欢用光线的冷暖、明暗变化来烘托画面感和人管关系,从而推进故事发展。

    前世,冯大炮在其海口的电影公社拍摄芳华,整部电影全采用人工打光,光线调度很有几分阳光灿烂的日子韵脚。文艺兵在舞蹈室炫舞的画面,大玻璃窗投射进来温暖的光芒,百分之百人工完成,既漂亮又很有时代感。

    除非很多要求写实的电影,不然电影拍摄更多都会选择人工打光。

    这部戏,吴孝祖对光线的要求更繁琐。他需要用光线的变化来喻示故事进程。

    第一场戏,娱乐场内,鲜艳活泼的旋转木马,欢声笑语。透过人工光源,就会显得极为柔情温馨,能够渲染后面双雄对峙之间的极度仇恨的缘由,加深说服力。

    “泰哥、标叔,这边镜头主要拍摄‘韩立’与孩子的温情画面,所以我需要你选用慢速镜头。旋转木马、孩子的笑声,温暖的阳光打在孩子天真无邪的笑脸上”

    吴孝祖拍了拍身旁的旋转木马对黄月泰、黄仲标两人描绘自己需要的画面要求,娓娓道来。

    “标叔,记得慢拍中给这两个吊臂一个特写,最少3/4秒定格。”

    眼前,吊着木马的两根金属吊臂分别挂着不同的旋转木马,如果画面上出现“”的图案,不但会让影片充满不确定感,还能够让温馨画面被切割,在视觉上给观众心理暗示。

    吴孝祖第一场戏,很“奇怪”的选择了剧本第一幕。

    电影本身是多线性画面拍摄后的重新组成和拼接。很少有导演会把这样一场戏特意安排出来进行拍摄。

    想到这,吴孝祖轻瞥一眼不远处状态气质皆对峙的二人,微微一笑。..

    片场,周闰发气势外放的站在那,梳着大背头,嘴角挂笑,眼神迷离,身上穿着极具质感也很有设计感的红底黑面的披风类大风衣。

    想来发哥是世界上为数不多能够驾驭背头的男演员,上一个是背头之神——马龙白兰度。

    不远处,梁镓辉正在蹲在地上,脸上挂着亲昵神态的抱着一个小演员在培养感情,人物安静内敛。

    唐三与韩立这两个角色,一个性格外放,一个性格内敛。

    林清霞抱着玉臂站在镜头外,眼睛不时在场内表演的演员与场外捡拾器之间移动。

    镜头推进,吊着木马的金属吊臂在画面中突然定格3/4秒,两个相连的吊臂出现一个不宜忽略又充满不确定感的“”交叉。

    这个“”的图案,吴孝祖用来暗喻两个主人公相互纠葛的宿命感。

    同时,在后期,这个“”镜头会从客观慢慢变为主观镜头。就是步枪瞄准准心,顺着准星推拉镜头,瞄准镜内就会是持枪而卧的周闰发。

    “咦?”

    “?”

    林清霞意外的瞥了一眼身旁眉清目秀的年轻人,她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来自新艺城,吴孝祖却很大度的把其提携、安排在场务这个职位。

    “阿信,有什么奇怪的吗?”林清霞亲和微笑的主动开口询问。

    “吖?青霞姐我就是觉得吴导演这个镜头的处理特别考究。采用了景物衬托人物状况的方式”

    名为阿信的年轻人见林清霞仔细聆听,忍不住的指着场内正在重新摆放的旋转木马道,“刚刚灯光明艳的时候,整个画面明亮生动,生机勃勃。旋转木马都鲜艳崭新。

    但你看,刚刚孩子中枪,b机位拍摄的旋转木马另一面”

    顺着手指,林清霞朝着捡拾器望过去。

    斑驳破旧的旋转木马映入眼帘,整个木马孤孤零零,充斥着一股孤寂和压抑。

    “还有,刚刚那个吊臂交错形成的‘’,是不是已经昭示将会有错误的事情的发生?”

    年轻男子补充道,“仔细就会发现,发哥和辉哥两个人的站位在俯拍镜头下是平衡构图,呐发哥背后的树枝上绑着鱼线,我估计他开枪的时候,搭配着鼓风机,这两条树枝也会自然随意的形成一个大致‘’的图案,也象征他的射击因为风速的缘故,出现了不好的事情”

    林清霞听着身旁年轻人的“指点”,细细回味,恍若初见一般的盯着不远处那个正和梁镓辉、周闰发两人比比划划讲戏的男人,认真的姿态,让她认真的笑。

    “谢谢你,没想到你懂的这么多。”林清霞对旁边年轻人和颜悦色感谢。

    “不用不用实际上我也是看了吴导演的‘导演手札’,听了他和剧组人员谈话这才注意到。”年轻人慌乱的摆手,一脸傻笑。

    “阿信,导演喊你!”

    正当他还想同林清霞多聊几句话的时候,不远处的副导演兼罗礼苋冲着他招手大吼。

    树荫下。

    罗礼苋手里拎着道具组签完字送过来的“仿”真枪,见到叶炜信跑过来,沉声吩咐,“一会卧射的时候,你来负责清点弹壳,我们多准备试验一下弹壳落地的声音、镜头。”说着,罗礼苋递过一把黄橙橙金属弹壳。

    “一共20枚,一定清查清楚,保管好。”

    “放心罗导。”叶炜信嘴上笑着接过黄铜子弹,手上很严谨的一颗一颗清点明白。真枪实弹这种东西,容不得半点马虎。

    如今港岛电影圈拍摄电影,仿真枪和道具枪都有。道具枪五花八门,但相对来就会显得失真。所以,港岛电影圈包括成龙、吴雨森他们拍摄枪战电影,都会选择仿真枪。

    甚至后世他们都会同警署申请真枪。杜大炮拍摄枪火就申请的真枪。

    这种“仿”真枪除了细微有差别外,整体构造完全符合真枪原理。只是膛线、零件并无法保障,真用起来估计0米外就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现实生活中,哪里可能提起一把枪就杀人?电视上经常看好人追击匪徒,明明可以捡装备,却熟视无睹,非提着大刀追杀实际上挺有科学缘由。

    一把枪如果没经过校对调试,正常人拿起来不会比烧火棍强多少!哪怕是神枪手,拿到一把新枪,如果没有调试,一样有可能脱靶。那种拿过陌生枪就变身枪神,唯一的可能就是恐怕导演本身都没摸过真枪。

    真枪尚且如此,更不用说这些“报废”枪械了。安全方面来说,这些枪械在警署都要备案,子弹弹道轨迹也都有备案。除非你是武器专家话说,武器专家何必这么麻烦内?

    夺命双雄的拍摄现场,特写、中景全都一律仿真枪械拍摄。吴孝祖要求子弹弹壳跳弹的样子都要模仿出来。

    吴孝祖总不能学吴白鸽,一把手枪就能当成加特林还使用,然后最后莫名其妙还能记住对手的子弹

    在电影拍摄哄,沉甸甸黄铜子弹压膛的视觉品质更能刺激观众的肾上腺。

    罗礼苋亲自来演示这些“特写”镜头。

    枪火、飞车、爆破、烟火这些工作,罗礼苋全都擅长。这次拍摄夺命双雄,罗礼苋算得上是物超所值。

    024火车头,随着几部戏下来,也渐渐的有了一个所谓的“验证手势”班底。

    邱立涛、刘玮强、罗礼苋、钱文、邹林等等众人,再包括肥成、罗东和苏黎耀三兄弟,这个阵容可能没有洪金寳的洪家班那样走上幕前,光鲜亮丽。但论幕后实力不输给任何一个专业“妓”术团伙。

    “吴家班”这个玩笑话一语成谶。

    相比起洪家班、成家班、袁家班、刘家班莽汉当道,吴家班显得更加注重技术。

    以发展前景来看,他们最多算是个发廊,吴孝祖这能发展成东管。

    前一个邱立涛这个发廊开业失败,但不用担心,马上刘玮强这个足疗店就要开张,然后吴孝祖还有罗礼苋这个日租房

    除此之外,吴孝祖又挖到了一个小鲜肉导演。

    叶炜信。

    后世叶炜信算是港岛“青年导演”一代的佼佼者。朱丽叶与梁山伯、爆裂刑警这种口碑佳片他能拍,卖钱的纯商业片杀破狼、导火线他一样可以。

    所以,当这个在新艺城信差、杂工、场工一直做了两年幕后的清秀男孩被派遣来帮忙,吴孝祖就没打算还回去。

    这最起码也是一所足疗洗浴

    眉清目秀又透着干练聪颖的叶炜信只是觉得吴导演很提携自己。殊不知自己在人家眼中,已经摆明车马亮了相。

    024想要发展,离不开青年才俊。

    吴孝祖看着几千块签了五部戏的吴镇予走进剧组,越发认同这个观点。

    斗鸡变山鸡,吴镇予商业价值虽然没有罗伊健那么骇人听闻,但依旧是火了不少。

    对待这些潜力小牛,吴孝祖的态度就是物尽其责,然后给予平台。就如同刘玮强一样。没有人是傻瓜,忠心这种事最不值得推敲和试探。

    在商言商,价值是最好的合作基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