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先礼后兵,驱狼吞虎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维多利亚港。

    狗男女紧紧相拥,热情忘我的激烈亲吻。

    街道对面路边,停泊着一台黑色雅阁,黑色玻璃窗缝往外冒着烟雾。

    “乐哥?”

    副驾驶位置上带着鸭舌帽的男人转过头,正见到儒雅男子端着木质烟斗,凝视双眸,饶有兴致的望着车窗外上演情感大戏的男女二人。

    “白毛仔呢?”

    “白毛的马仔讲他过海去收账。”鸭舌帽男人回答。

    “收账?他还真是尽职尽责,这么晚还过海加班。明年我应该颁他一个优秀古惑仔奖啦。”

    “可能是比较急迫吧”

    “算啦。他不愿直面阿祖也情有可原。当初阿祖领他们搵水,如今真让他们过来讲数,总是有些不妥。”

    陈家乐拎着煤油火机又点了一下烟斗,吧唧一口,烟雾升腾,一张儒雅的面孔掩藏在浓雾青烟后面,看不清真实的表情。

    “今晚月光这样好,阿祖心情看来也真的不错。谈生意而已既然白毛躲开,那阿鬼你去问候问候祖哥好啦。看看我们这位吴导演愿不愿意做生意”

    “好。”鸭舌帽男人点点头,干脆利落推门下车。

    “阿鬼,对社团前辈要讲礼貌,有些时候做事情要先礼后兵。”陈家乐摇下玻璃,低着头认真的摆弄着烟斗,头也不抬,声音平淡。

    “放心吧乐哥,我最乖了。”

    阿鬼说完,手指敲了敲副驾驶车窗,雅阁车升起玻璃,缓缓驶离。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站在路边,掏出一包“好彩”抽出一根搭在嘴上,手掌护着火,深吸一口,这才吐出一口烟雾。余光瞥到雅阁车离开,拇指和食指捏下香烟,目光直视不远处热情轻吻的浪荡男女。

    “社团前辈?”

    阿鬼目露戏谑,迈步走了过去。

    永胜电影公司。

    “你真不担心?”

    冷峻的男人盯着面前衬衫西裤的斯文男子,“和胜那边传来消息,阿乐今晚搵吴孝祖谈事情。要知道吴孝祖可是和胜的人,如果被阿乐抢了先”

    “有些事情可以急,有些事情就不能急。锦上添花,哪里有雪中送炭更好?”项十三端着书道,“欲速则不达,欲达不能速。”

    “和胜那边可是动作不小,电影一定是他们下一步的搵钱之地。你难道不担心”项镪疑惑不解。

    “港岛不会只有我们聪明,和胜自然也能看到电影圈的利益。但是,他们的眼光不够长久。习惯了风卷残云,如何还懂得徐徐图之?”

    项胜解释一句,继续道,“我们永胜是项家的永胜,我们可以慢慢布局,考虑长远。

    可三联呢?很多东西,利益一旦纠葛,就算是他们明白此中到了,各自的利益诉求同样不允许他们考虑这些

    吴孝祖这个人有精明有实际,没有好处的事情他不会做。三联这种刮成皮的快钱做法同吴孝祖不合拍。”

    项十三自认自己很了解吴孝祖这个人。

    冷静、卑鄙、实际、不择手段。但是却又眼光长远,有忍耐力、有自我节制能力。

    和胜想要逼迫吴孝祖,只会适得其反!同时,他同吴孝祖的合作,也看到了古惑仔背后的巨大利益。如今,双方合作他们永胜并没有占据主导地位。

    有机会,他未尝不想吞掉吴孝祖。

    正如他刚刚同他十哥项镪说的一样,有些时候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雪中送炭,你要靠我取暖才行!

    “嘤咛”

    林清霞整个身子好像是发面一样,任凭着吴孝祖来回狠揉。全身火烫酥麻,情深意切的感情化作声声“吸溜”声,伴随着月光升起氤氲。

    “波——”

    吴孝祖手下意识一顿,用力一环林清霞的腰肢,把其拉进怀中,嘴与嘴分离开。

    目光望向身旁三米外胳膊伏在栏杆上抽烟的男子。

    “你们继续,我不介意多等一会。”

    鸭舌帽男子收回望着海面的目光,偏过头,目光促狭的看着吴孝祖自我介绍,“你可见叫我阿鬼。如今在湾仔有几处酒吧归我打理。那边的卫生费也经常我来收。”

    “和胜的人?”

    吴孝祖手轻轻抚摸着林御姐的美背给予安抚,目光在对方脸上打量一下,指着路边三台白色面包车,面色淡淡,“先礼后兵,看来是陈家乐的做事风格。点样,吓我?”..

    “我哪里够胆吓祖哥你?不过是细佬们没有见过世面,领过来认识认识江湖前辈而已。”

    阿鬼笑着道,“我不过是过来给祖哥你送一张戏票而已。”说着,一张戏票递给吴孝祖。

    看着眼前的戏票,吴孝祖轻瞥一眼,嘴角泛笑,“游园惊梦这么老套?”

    “生书熟戏,听不厌的曲艺。乐哥知道祖哥你是个念旧情的人,他就拿了戏票约你和几位叔伯一起饮茶,还希望祖哥你不要拒绝”

    阿鬼揶揄道,“祖哥,你如果真的不接,我们这些做小弟的就真的很难做啊。这终究不过是一张戏票,祖哥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我们很熟吗?”

    吴孝祖笑容灿烂的摇了摇头,“以陈家乐的心思,他应该会派个熟人来同我讲话才对。白毛仔都比你要合适。但偏偏派你来,你觉得为什么?”

    阿鬼神色一怔,收敛起一点乖戾,目光重新审视面前这位“前铜锣湾话事人”。

    “陈家乐一定让你先礼后兵,可惜你明显没有领会到他的心思。你知不知为什么要先礼后兵?”

    吴孝祖不等对方回答,身子前倾,手接过戏票,低声笑着说,“你回去告诉陈家乐,听戏听曲都好,最主要是选一个良辰吉日,备一杯好茶!”

    “”

    阿鬼诧异的看着对方搂着林清霞的腰离开,目露疑惑。对方开始一副抵触样子,怎么突然间就变了态度?余光瞥了一眼不远处推门走下车的二十几个古惑仔。

    难道真的是怕挨揍?

    吴孝祖自然不是怕挨揍!

    和胜凑上前这种事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哪怕没有和胜,也会有号码帮、潮州帮、水房、安乐前来蹚水。

    不要说吴孝祖,试问0、0年代的港岛电影工作者,谁没有被社团中人找上门过?

    吴孝祖之所以接过戏票,最主要的原因他是想到了项十三!

    古惑仔这部戏,项十三不断催促。这种情况,让吴孝祖心中警觉。

    对方何种心思吴孝祖不想去猜,但他从不放过以最坏的心思来揣测对方。

    既然前有狼,后又狐,为何不让他们都走进来呢?

    项十三、陈家乐、吴孝祖各有各的心思。

    一个想先礼后兵,一个想雪中送炭,一个想驱狼吞虎!

    利益决定自身的做法,吴孝祖并不会因为项十三同自己合作过就把其当做自己人。他同蒋志强不一样,蒋二少和他是纠葛在一起的利益共同体。

    项十三最多算一个合作方。当初选择他,本就是扯虎皮。对于吴孝祖来说,项十三和永胜并不是不可缺少的那一个!

    古惑仔这个项目,吴孝祖只会攥在自己手中,项十三既然想吃,那就看一看谁的牙口好了!

    想吃肉,总要亮一亮牙齿吧?不然如何确定你食肉还是食屎?

    所以,吴孝祖接过了戏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