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说今晚月光那么美,你说是的……
    维多利亚港。

    月色娇娆,凉风轻拂。

    烟雾氤氲,灯光昏黄。

    高大挺拔肩宽腰窄,两条大长腿好像标枪靠在车门上,失笑的看着面前同样一脸意外,憋着笑却又忍不住笑得异常灿烂的女人。

    复古手推波浪齐肩烫发,皮肤白皙,搭配着万种风情的秀眉,眉宇间温雅而知性,双眸似水流春波。红唇烈焰,显得唇峰丰满诱人。

    蓝色大毛领紧身大衣把身段勾勒的丰满妖娆。完全一副民国御姐特务风。

    林清霞头偏到一旁,嘴角忍不住的露出笑容,女人味十足。这种笑意,想要憋住,却怎么都憋不住。

    美人画皮难画鼓。

    身材丰腴的林清霞简直就是御姐的经典代表。她们,冲撞间都会有肉浪弹起的感觉。她们会激发起男人的征服感。

    吴孝祖也笑,男人那种洒脱的笑。

    缘,这个字好奇妙。吴孝祖也没想到兜兜转转来到维多利亚港,竟然遇到林清霞。

    林清霞也没想到自己在这边遇到吴孝祖。

    两人在年后,一直没有联系。吴孝祖给林御姐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接通。

    却没想到,无意识又邂逅在维多利亚港。

    月光倾斜洒满维多利亚港,圆圆的银盘好似硬盘一样,如此耀眼。

    “你怎么来这边?”

    “你怎么在这里?”

    林清霞与吴孝祖话音齐落,互相一怔。..

    “我来这边看海”林清霞淡笑道。

    “我来这边看你——”吴孝祖聊骚。

    三十岁的林清霞前世是不是也是这样美,吴孝祖不知道。不知为何,吴孝祖觉得林清霞比之前瘦了不少,身段更加曼妙了。

    月下望美人,美人如画。

    林清霞这幅画在月色下如此妖娆曼妙。

    “看来维多利亚真是我们两个独自保留的秘密。”

    吴孝祖看着林清霞,笑着朝对方走了过去,“还记的上一次,我们也是在这里相识。海水蔚蓝,月光也如此的明亮,同样也是一个圆月。放的也是这首歌”

    “月半弯,倚於深宵,

    晚风轻飘,

    一张俏脸,泛着半点的醉意,

    夜已醉了,夜已醉倒了,

    让它安静到天晓”

    吴孝祖身后的汽车内,飘荡着张雪友的月半弯。

    “维多利亚的秘密吗?”

    月光下,林清霞黑漆漆的星眸微微完成月牙,望着吴孝祖,兰息轻吐。对于感情,她有向往、有踟躇、有疯狂、有柔情蜜意。

    在她这个文艺御姐的眼中,没有比眼前更浪漫的事情了。

    文艺女的浪漫并不是鲜花烟火,烛光晚餐。

    文艺女青年最喜欢的就是不期而遇、蓦然回首、月光下的邂逅。后世,披着文艺女青年外衣的女孩属于成本最低的炮架群体。吴老师喜欢勾搭文艺女。

    维多利亚的秘密?

    吴导演行走间闻言,一顶小帐篷瞬间升起。直接架起了迫击炮!

    “这是我们两个维多利亚的秘密吗?”

    吴孝祖距离林清霞处停了下脚步,凶器顶住对方小腹,威胁生命,全然不顾对方娇嗔的眼神,目光直视,“今晚月亮很美”

    林清霞被吴孝祖盯得很紧,偏过头,望着海上月,文艺范十足。

    “月下看美人,人比月亮更美。”吴孝祖前倾身子,附耳撩骚。

    王仙仙拍摄倩女幽魂,吴导演难以自动刷牙。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吴孝祖这个正人君子,怎么能放过林御姐?

    大家都是成年人,打个友情炮增加一下友情,多好!

    “这里天寒地冻,不适合谈心。不如去我家,我家的沙发又大又舒服”一本正经看向林清霞,发出邀请。

    “去你家?做坏事吗?”林御姐似笑非笑打趣。

    “但凡太好的,都不是真的。而坏,却不可能做得了假。”

    吴孝祖气场平稳,不慌不乱,眼神好不闪躲,“当然,如果你愿意做坏事的话”吴孝祖不置可否的摊摊手。

    “能给我唱首歌吗?”

    文艺御姐林美人挑着眉,酝酿着文艺感情,偏过头盯着吴孝祖轻声道,“我想听你唱的那首三十岁的女人。”

    林清霞很喜欢吴孝祖当初演唱的那首三十岁的女人,不知为何,今晚她特别想听吴孝祖唱歌给她。

    按道理讲,一个三十岁的女人本不该有这种十八岁小女孩的心思,但正如那句话:谁规定三十岁的女人,不能发十八岁的春?

    女人,哪怕三十、四十,心中都藏着一个公主梦。只是有女人的公主梦,随着生活的波折与磨砺慢慢消除殆尽,揉碎在生活的柴米油盐里,喂给了老公、儿女。

    往往有一些女人不甘心和生活做妥协,或者遇到一个把她们宠上天的一个或者一群男人,然后她就做了公主——

    所以,女人还是脚踏实地的好。

    看着面露骚情的林御姐,吴孝祖坦然自若的环绕上手臂,把其慢慢抱在怀里,手自若的搂在细腰上。

    男人头,女人腰,一碰就糟糕。

    一个女人能够让男人搂她的腰,不要压抑,去吧,比卡丘!准备好又大又软又舒服的床,谈谈里巷,谈人生儿养女的地方吧。

    “当我们抱在一起的时候,我知道这样或许是不对的,

    因为我是个自由自在的男人,所以我不是你最好的选择”吴孝祖附在林清霞耳边,轻轻的哼唱起一段很深情低声的轻松小调。

    林清霞头靠在吴孝祖胸膛,听着陌生而悠扬的歌声,手拥抱住了吴孝祖的后背。

    “当我们吻在一起的时候,我知道这样或许是不好的,偏偏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夜里,我们宁愿错也不愿错过”

    我们宁愿错,也不愿错过!

    “波——”

    忽然——吴孝祖歌声戛然而止!

    嘴唇一热,温暖香甜的柔软压在吴孝祖身上,两只手臂挂在脖颈处。

    吴孝祖手直接托住蜜桃丰臀,热烈回应。

    月光下的维多利亚港,一个二十多岁的精壮英俊男人拥抱着一个三十岁的身段妖娆丰腴的知性英气女人,动情热吻。这可能就是真正维多利亚的秘密吧。

    整个场景美的像一副画,动笔的人叫做上帝。

    上帝他老人家给林清霞的感情关上了一扇窗,然后就送给他一个人渣,告诉她洗洗睡吧。

    吴孝祖动的是荷尔蒙。

    林清霞升腾的是多巴胺。

    一个是难以抗拒,一个是想太多。

    所以,他说今晚月光那么美,她说是的。

    月光下,她被那一句“我们宁愿错,也不愿错过”击中了心扉。

    三十岁的女人走出了这勇敢的一步。两人的友情可能更进了好几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