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个双雄对峙的世界,我非黑,你非白!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沙沙沙”

    吴孝祖捧着画板,素描笔一字一顿的在白纸上“雕琢”着人物。

    千万投资,这对于吴孝祖来讲是一个新的挑战。

    他崛起于微末,自雨夜屠夫、一个字头的诞生、古惑仔,每一部电影都见证了他的成长,随着自我对电影理解的增进,每一次都会有阶段性的自我提升。

    从剑走偏锋,到慢慢的渐入佳境,再到新生感悟。

    一步步走来,吴孝祖习惯用自我的理解,来诠释他镜头下的人物和故事。每一个镜头都凝结了他的汗水和付出。

    他写剧本、确定电影稿本、画故事板、勘察场地、亲自确立镜头、灯光乃至后期的剪辑。付出的努力与心血,外人何曾去关注?

    吴孝祖在娱乐圈的起点本就低,再加上他善于“团结”同行的名声,使得他在娱乐圈就是臭名昭著的搅屎棍和疯狗。名声不比前两年的麦党雄强多少。最起码人家麦党雄根基比他身后,同时与嘉禾的关系比他好。

    临摹?

    作弊?

    照抄?

    实际,从第一部雨夜屠夫开始,吴孝祖在商业嗅觉之余就参杂了许多自我的理念与风格。三部电影的摸爬滚打,他寻到了一个掌镜大卡司、大制作的机会。

    导演是一个特别需要有时代嗅觉及生活阅历的职业。

    我们常常发现一些惊才绝艳的大导演随着时间推移,总会流于平庸。这本身就是自我对时代嗅觉的失准,以及生活阅历的局限。

    电影导演是一个很简单的工作,简单到只要你会喊“aion”,就足以扮演这一角色。

    同时,导演更是一个极其严苛,需要心怀敬畏的工种,这个职业需要你有强大的统筹能力,理智的判断力,充足的生活阅历,细致的观察力及不可复制的艺术创作力。

    一个导演,要想要不被时代抛弃,必须沉下心去经历、去摸索、去冷眼旁观观察这个时代。

    吴孝祖最大的作弊不是脑子里模糊不清的记忆。他最大的金手指就是他的时代感不局限于0年代、0年代,他对时代脉搏的把握比其他人更广积累更深厚。

    画板上,白鸽展翅,唱诗班在歌唱,黑色简笔画的男人张扬的翩翩起舞,整个画作充斥着浮夸和吊诡。

    在这副化旁边,铅笔勾勒出无穷的阴影,一名简笔画男子从黑暗中走出,背后一双双突兀的眼睛盯着他,喻示着承担和责任。

    一个巨大的“”把两幅画隔开,有种别致的平衡。

    下边,好似吸血鬼一样的浮夸男子手握着一把华丽的手枪枪与面容沉重的英挺的男子持枪对峙。侧面眼神,一个肆无忌惮,一个沉重哀痛。

    这一幅简单的画,吴孝祖画了六个小时。脚边,无数纸团铺满地面,半截长的铅笔也散落一地。

    “”

    梁镓辉走进房间,满地的稿纸让他难以下脚,豪气的捡起一个纸团,褶皱的白纸内两人个男人一个坐在那,一个站在那,目光对视。

    坐在那的男人双目空洞,戴着手铐脚镣。

    站立的男人捧着一束鲜花,嘴角上扬,两腿丁字步扭在那里。

    一个背影后面涂的满是铅笔阴影,另一个背影后面则是铁栅栏,一束光艰难射进来。

    这幅画让梁镓辉心脏一紧,画中两个人强烈的反差,却又构成了诡异的平衡。失去任何一个,这幅画都会显得失衡而突兀。

    “呵,点样?”

    梁镓辉耳边响起笑意,手中画纸猛然被撤走,这才回过神。

    “这就是你讲的双雄对决的故事?”梁镓辉散了一支烟递给吴孝祖,却见到吴孝祖递过几页密密麻麻的资料给他,不禁一怔。

    “人物背景资料,你拿去完善。”吴孝祖道。

    “对我这么好?人物小传你都有准备?”梁镓辉笑着接过资料。

    “你对手戏应该是周闰发。”

    吴孝祖错身而过,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梁镓辉头撇过去,看着吴孝祖的眼睛,嘴角淡淡一笑,扬了扬手中的资料,“我有几多时间准备?”

    “一个月”吴孝祖补充道,“我这边需要确定拍摄场地、沟通剧组和演员。”

    梁镓辉紧了紧资料,笑容灿烂的点点头。

    一个优秀的演员一定有着强烈的自信和骄傲。

    最近这段时间,媒体们全都一面倒的捧神仙发的小马哥是第六届最佳男主角的不二人选。殊不知梁镓辉也奉献了一个远超“咸丰”的“林过云”。

    如果论角色的精彩度,林过云不输小马哥!

    “对了,房间就麻烦你了。”走出房门的吴孝祖突然回过头,指着满屋的凌乱自言自语道,“不知一会嘉华姐回来看到你把房间折腾成这样”说到这,朝着梁镓辉投来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给予鼓励。

    “??”

    梁镓辉看着乱糟糟的房间,想想自己好心收留对方来家里多安静搞创作,这扑街吃他、睡他,临走还诬陷他

    梁小抠恨不得拎刀砍死这个扑街。

    这几天,吴孝祖为了“养精蓄锐”完善新戏,特意跑到梁镓辉这边躲清静。

    江嘉华领着苏黎耀这段时间正在四处找办公楼。

    1024火车头电影工作室当初设在茶餐厅没问题,但如今自然不太合适。

    一家电影公司,或者其他类型的公司也好,随着发展壮大,公司框架就需要真正的搭建起来。

    1024火车头电影工作室这种草台班子自然不能算作一家正规企业。

    以本埠、外埠票房的账务为例,这项工作就需要专门的财务人员来负责。宣传、财务、制片这本身都是最基础的部门,但在此之前,1024火车头工作室的公司性质不会比街边大排档高级多少!

    再加上,如今旗下多了罗伊健、周蕙敏这两位新出头的当红新星,1024火车头再继续窝在茶餐厅的话,吴孝祖自己都嫌不方便。

    一心想出专辑的王仙仙每次晚上在床上练嗓子都格外响亮。

    自己这个大佬总不能日日租时钟酒店吧?

    所以,吴孝祖大公无私的一挥手就批准了1024火车头搬离出龙城冰室。

    吴孝祖这边确定新戏题材为“双雄”类型。

    双雄对峙的电影设置属于港片史上不朽的丰碑!这一设置对后世不少主流商业电影都给予很大贡献。

    每一个电影导演都会有自己独树一帜的电影风格和理念。

    吴孝祖对于空间、站位、镜头及暴力美学的个人风格在三部电影中展现无遗。哪怕他转型的古惑仔依稀可以看到这种影子。

    所以,吴孝祖干脆回归自己善于处理的这种黑色幽默电影,玩一把大卡司的暴力对峙。

    任何一个导演,都会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领域。

    吴孝祖这种理智到冷血的人无法真正导出那种无厘头喜剧。

    对自我认知的准确也是吴孝祖超越其他人的一点。

    大荣电影公司。

    工人拆下“大荣”的招牌,重新安装上了一块名为“影之杰电影公司”的牌匾。金灿灿的公司招牌格外晃眼。

    前台依旧是那个前台,老板依旧是那个老板。

    邓老板陷害吴孝祖没成,消停了一阵。这一个月在湾湾、奥门来回跑。古惑仔下档,这才姗姗回港。

    他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注销“大荣电影公司”,重新注册成立了一家名为“影之杰”的电影公司。

    “大荣”的招牌臭了大街,人人一提起大荣电影公司,都忍不住想起“咸湿一哥”。

    罗梁和胜报凭借着“咸湿同人”这一噱头,着实圈了不少“同人粉”。

    为了避免麻烦、消除影响,邓老板也换了一个马甲,重新开设了这家“影之杰电影公司”。

    凭借着过往在娱乐圈的人脉,他在湾湾、奥门拉来了不少投资,如今好比重金求子的寂寞少妇

    办公室内,消瘦一圈的候孝苋立在沙发钱,手拿着故事板,一页一页的翻动讲演——

    “在急剧变化的都市浪潮下,亲情、友情、爱情都混淆了道德判断,物质上的疯狂追求不断颠覆伦理标准。

    家庭、黑道、学校的恩怨互相撞击,衍生了扑朔迷离的纠葛。这都是属于少年人的青春和回忆。”

    候孝苋滔滔不绝的讲解着自己的创作意图,当他表明自己是古惑仔主创人员,同时拍摄的也是一部关于都市少年青春题材,戏中还涉及到黑道元素的影片之后,邓广荣想都没想就大手一挥给予投资。

    如今谁不知古惑仔是一个欲待开发的金矿,如他所知,现在不少独立电影公司都已经立项了不下十几部关于“古惑仔题材”的影片。

    这股风潮就像当初僵尸潮、枪战潮、奇案潮一样汹涌!

    候孝苋的名字他在湾湾就听人讲过,算是湾湾新生代导演之一。同时这个家伙还是古惑仔的监制。凭借着这种资历,就值得邓广荣投资。

    “我这部电影同古惑仔一样,也有漫画”候孝苋想起吴孝祖叮嘱他说话一定要坦诚,连忙说道,“我这故事脱胎于日本漫画尼罗河的女儿”

    “侯导演,投资绝对没问题。你开个数好了——”邓广荣心花怒放,看候孝苋好似看到了绝世珍宝。这分明就是自己的聚宝盆、摇钱树!

    候孝苋心中感叹。

    果然!

    港岛电影人对电影才是真正的热爱!

    吴孝祖坦诚君子,诚不欺我。

    邓广荣这个人眼光有,但可能是担任演员时间太长他观察一部影片习惯性从电影人角度出发。

    这种角度看问题,候孝苋的剧本哪里会有问题?他背后可是有朱天文这位金牌编剧操刀。总比王墨镜靠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