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三联电影公司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咕噜噜”

    棕黄色的茶水顺着紫砂壶倒进茶杯。紫檀木的茶盘上,四只茶杯稳稳圈成半弧形。

    关公巡城。

    布满老人斑的手微微翘起壶嘴。

    “请茶——”

    四只手纷纷拿起茶杯,一阵吸溜声在静室内响起。..

    “慢一点肥伯”

    身后两只手搀扶住胖乎乎的老人,名为肥伯的老人朝着身后人摆摆手,杵着拐棍稳稳站起身,环视面前的四人,声音平淡的好似在聊家常,“我听阿乐讲,你们都支持社团的产业转型?”

    “是的肥伯,如今生意不好做。几处肥肉都有主人,不好打打杀杀。”下巴处留着羊咩胡子,身穿黑绸对襟短褂的男人如实回答,“所以大家都在转型旗下产业。”

    “嗯,本该如此。早些时候我们支粉摊、摆花档、开赌馆、押妓楼,总是什么来钱做什么。现在时代不同了,差人盯得紧,总不好再靠老一套来赚钱。时代进步,社团一样要进步。”

    肥伯单手拎着茶壶,给四人添水,“不过呢,最重要的是大家都有钱搵。”

    放下茶壶,摆了摆手,“你们今天来我这边饮茶,也算有心了。做生意呢,就不能忘记社团。”说完,露出慈眉善目的笑容。身后的一名中年人走过来搀扶老人离开。

    “肥伯,如果有人不守规矩怎么办”光头佬声音响起,故意问道,“金盆洗手,总可以吧?”

    “一天是社团的人,一辈子都会是。

    就算你金盆洗手,只要社团需要你,你都不可以拒绝,因为可能有一天,或许是你需要社团。除非,你混不出名堂,又没有仇家,那就可以撤底摆脱社团了。

    替社团办事,其实只是一份工作,不过这工作的规矩比较多。而且,犯了这些规矩的惩罚,不是被扣薪金或被开除,而是会丢了你的命!”肥伯转过头,长寿眉下老态龙钟的浑浊眼睛弯弯露出笑意,“怎么?你要金盆洗手?”

    “冇会。我只是想问问社团里是不是有哪一条规定,写着放监就脱离社团而已。放心吧,肥伯,我点会金盆洗手呢?我想差佬和仇家也不会允许啦”光头佬反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笑容灿烂。

    儒雅气场中年男子手中把玩着一件貔貅的和田玉手把件,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另一边身材粗壮一副莽夫形象的火熊目光中若有所思。

    羊咩胡子眼皮一耷,轻轻摩挲茶杯的手指微微一顿。

    肥伯与陪在他身边的精悍中年人也一同离去,茶室内只余下心思各异的四人。

    “肥伯和各位叔伯那时候,他们是什么赚钱做什么。没道理轮到我们这里坏了规矩吧?

    你们谁底下没有几百号细佬等着你开工吃饭?夜总会、泊车这种生意已经做到头了,大家最多混个温饱。”

    光头佬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衬衫,自言自语道:“现在呢,最好搵水的生意呢我是不想错过。”

    抬起头,看向儒雅男人,皮笑肉不笑道,“乐哥,你当初对我讲,锅里的肉社团让我吃我才能吃。现在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夹?”

    “你想怎么夹?”陈家乐收起貔貅,目光凌厉的望向光头佬。

    “我无所谓,这两年你坐馆。”光头佬扣了扣指甲耸耸肩,“不管怎样,总要有个说法吧。你说呢,火熊?”

    “冇错,终归是社团的人。自然要有个说法。”火熊扭了扭脖子附和。

    “别看我,我跟随各位大佬的意见。”羊咩胡子直接道。

    “啪——”

    光头佬双手一合,目光直视陈家乐,“乐哥,要不然,就麻烦你去谈一谈?”

    “好啊。”儒雅男子冷笑的点头,“我让白毛去打电话。就不知人家大导演给不给面子。”

    大导演?

    光头佬、火熊目露笑意。

    古惑仔这部电影的动静太大,大到他们这些真的古惑仔都不得不关注。

    2万票房!

    很多人瞬间眼红。

    利益这种东西,有人喜欢谈合作,有人喜欢谈逼迫。0、0年代,港岛娱乐圈的“繁荣”离不开这群社团的祸害。

    整个港岛本身就是一池浑水,娱乐圈就是重灾区。

    吴孝祖倒好,非哪里浑往哪趟

    他本人还是小觑了利益对这些人的刺激。试想一下,港岛这些电影工作者,在港英这个时代,谁没有“义气当先”的给社团朋友帮帮忙?

    吴孝祖自然也犯了灯下黑的毛病。

    电影双周刊编辑部。

    一群老烟枪分围坐一圈,烟雾环绕,各怀心思。

    年,第五届金像奖,商业大众电影第一次登堂入室。

    房事龙领奖的时候都感叹,“我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个奖!”。

    在此之前,金像奖真的只是新浪潮、文艺小圈子的玩物。

    细数之前的历届获奖者,要不就是江湖前辈,要不然就是新浪潮的干将。警察故事第一次打破了“新浪潮”作品对特有奖项的垄断。

    当然,龙叔自己金像奖金牌陪跑员的职业生涯也华丽的拉开了序幕。

    后来为了表彰他的专业陪跑贡献。在吴思源被炮轰,挂印而去之际,金像奖筹备委员会把这口大黑锅甩给了一脸懵逼却心里美滋滋的七龙珠-社会龙叔。

    他在此之前,已经执着的攒下了“导演协会主席”、“演艺人员协会主席”、“武师协会主席”的龙珠。

    其实,那时候的房事龙整个事业重心都放在了好莱坞,身心快乐的在美利坚赚美刀然后然后就没然后了。

    第二十届颁奖典礼时,他这个主席因为拍摄尖峰时刻2缺席囧!没干满一届就让人给踹了。这duangduang的节奏,弄的陪跑业务员再不提金像奖

    此刻,商业大众电影与文艺小众电影的争端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年第六届金像奖注定是两种意识争锋正激烈的战场。

    要么东风压倒西风,要么西风压倒东风。

    除此之外,电影人与影评人之间的斗法也越发明朗起来。纵然他们依旧想要“挥斥方遒”,但一群穷酸书生却需要依靠真?爷们俞乗才能维持下金像奖这个烂摊子。

    所以,金像奖大众化、商业化的道路他们想阻止都无从下手。

    “这次金像奖改在丽晶酒店举办。”

    真爷们?俞乗一锤定音。旁边的洪祖兴、黎晓聘、张同组、吴思源、梁李少霞等人纷纷支持。

    林锦波、何威、舒名、蒲峰、张维雄、方保罗、石棋、李焯洮这些影评人和电影资深研究学者也闭口不再有异议。

    影评人中有人想放在电影艺术中心,有人想放在侵会学院大专会堂问题是没钱。

    见此,电影双周刊的三位大拿陈柏生、刘志华和施逑一对视一眼也纷纷点头同意。

    “接下来就是金像奖各项提名,制定场刊发出去”陈柏生咬咬牙,使个大劲,“先印刷2本好了。”

    “5本,我来搞定。”俞乗推了推眼镜,云淡风轻。

    “”

    从社长陈柏生到主编施逑一再到一个个身经百战的影评人个个耷拉着脑袋。

    港岛三大女强人,风姿卓越施喃生,美艳才女林燕尼,不给面子俞四眼。

    众人习惯了。

    翌日,港岛电影金像奖提名名单公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