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梅花三弄一场戏(求订阅)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古惑仔的这一波乱咬,瞬时间整个娱乐圈风起云涌。

    教唆未成年人犯罪这个话题太严重!

    幸好有程龙这个大明星。才使得这样一个严肃的话题一样受到无数人的关注。

    对此,吴小蹭,深感欣慰。

    蹭一蹭而已,绝不鞭长触底。这是吴孝祖的原则。

    他并没想把程龙得罪死,不然他完全可以曝光对方隐婚实情。这个事情,娱乐圈知者都甚少。

    但这种事情对吴孝祖并没几多好处。若不然,你认为吴孝祖能不曝光?

    古惑仔在吴孝祖眼中价值不仅仅是一部电影那部简单。所以,他并没有选择借东风,因为那无异于饮鸩止渴。

    d的情况是前车之鉴。就算是神作,也不足以弥补整个系列的损失。反观漫威,无脑尬舞情节,依旧是几十亿票房的赚,这还不算凭借系列影片所带来的周边效益。

    对吴孝祖来说,古惑仔系列及周边影响是一个价值上亿的项目。

    谁砸我碗,我就干你年轻貌美的小妈,让你家破人亡!

    谁在砸吴孝祖的碗?

    嘉禾?

    新浪潮那个圈子?

    伪公知精英?

    文人学者?

    都是,却也不是!

    砸吴孝祖碗的实际上是“港岛影视及娱乐事物管理处”!那么,港岛影视处的美貌如花的小妈是谁?

    电影分级制度!!!!

    古惑仔的被骂,让吴孝祖突然寻到了一个绝好的契机。

    这把刀由敌人送到了他的手中!

    或者,吴孝祖就是这把刀!

    整个娱乐圈越风雨飘摇,那么这把刀就会越加锋利!

    这段时间,社会版上,伪公知精英们大肆抨击古惑仔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文人学者也含沙射影的怒怼这部“教坏小朋友的电影。”

    明报能够泼脏水,就足够看出这些正统电影人、作家对于古惑仔的不屑态度了。

    港岛的言论自由被这些人发挥到了极致。

    同时,这种贬低的新闻也颇受民众的欢迎,这就更激发报纸狗仔争相恐后的推波助澜了。

    古惑仔与龙兄虎弟这两部电影,越被骂反而是票房稳中带升。就算是程龙都有点意外,这也使得陈子强连夜更改公关文案。

    但,架不住殃及鱼池啊!

    肥老板每天都西装革履的去湾仔警署、中环警署、九龙警署——报道。

    肥老板天天“上-访举报”所有新上映的电影充斥“低俗内容”、“教唆未成年人犯罪”、“影响社会治安”。

    在港岛这个深受东西方文化交融的地方,什么人最厉害?

    未成年人!

    他们可以哭、可以闹、可以胡作非为,还**可以大喊大叫,最后还有相关未成年人法律保护他们

    肥成遵循大佬的“三不原则”。

    不违法,不回应,不放弃!每天勤奋的去各个警署去尽一个良心市民应该做的事情。

    “猪头成”这个温暖亲切的雅号被报纸、警署差佬客客气气的冠在肥成身上。

    然后,每一部新上映的小制作电影,才一上映,就瞬间被肥成拎出来鞭尸。

    丰年影业公司,李永基导演的僵尸少爷被举办“恐吓未成年人,教唆犯罪!”

    僵尸也咸湿、捉鬼杂牌军、沙呦娜拉再见、这几些电影全都被一窝蜂的“点名”。

    最可气,古惑仔、龙兄虎弟依旧大卖,他们这些被“举报”的电影却一部比一部扑

    夜里,不知多少电影公司、电影人破口大骂吴孝祖和猪头成这个祸害。

    整个娱乐圈都被肥成给搞浑了!

    其中,明报上边骂的最狠!

    龙城冰室,三楼,卧室。

    实木书桌上摆着一件天青釉雕花风耳青瓷花瓶,瓶内插着三两枝不俗不媚的梅花。

    “你这是寒梅立屋中,只为伊人弄的情趣,还是梅花香至苦寒来的励志啊?”蒋志强手指挑了挑梅花,目光烁烁的看向书桌前伏案疾书的吴孝祖。“如今外边风雨飘摇,你得唔得?”

    “识唔识咏梅?”

    吴孝祖放下钢笔,抖了抖手中字迹未干的信纸,意味深长的冲蒋志强挑眉一笑,轻轻吟咏道: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不识。陆游嘅?”蒋志强凝眉直视,“我就怕你最后笑不出来啊!陈蓉美、冯秉仲这两位可不是善茬。你就真信他们?”

    “我当然不信他们。”吴孝祖笃定的拿起桌案上的明报,“但我信它!”

    不等蒋志强开口,吴孝祖继续道,“明报骂的这么狠,无非就是文人学者社会公知们自命不凡而已。

    既然他们如此自命不凡,那就多自命不凡一些好啦。愿意为民请命,那就为我这个升斗小民请请命好咯!”

    看着一脸听得认真的蒋志强,吴孝祖淡淡一笑,“我对查老板谈不上几多腌臜贬低,也谈不上几许崇拜。

    写笑傲江湖的时候,他是金镛。作品值得流芳百世。

    但,卖报纸的时候,他是查良镛,不过是一个商人。”

    “查先生最起码算个儒商!”蒋志强不忿插话。

    “儒商?噢”

    吴孝祖摊摊手,故意追道,“不知道儒商要不要赚钱养家?不会是专门千金散尽吧?蒋生,我看你都好过那些儒商哦”

    “他是金镛啊!”蒋志强忍不住的出口。

    “你看,蒋生你偏偏要把文化和赚钱结合到一起。还记不记得我问你,站着重要还是赚钱重要?”

    吴孝祖笑的很灿烂的把信纸装进信封,“那不如问问查老板好了。明报骂这么多期,也赚的差不多了!我的润笔费可是一期都没收”

    “”

    蒋志强瞪着吴孝祖,“你知不知金镛这两个字在港岛代表什么?”说着,脸一垮,愁眉苦脸的道,“你择青霞大美人坑一坑也就算了。不会真的想要坑查先生吧?”

    “蒋生,话可不能这样讲。”吴孝祖一本正经道,“青霞我可是很敬意的女演员。查先生更是我最喜欢的作家。”

    “有尊敬到床上的女演员嘛”蒋志强酸酸的嘀咕一句。林清霞怎么都算是他梦中情人被吴孝祖给弄碎了!虽然他不知道碎了之后,吴孝祖这扑街睡没睡

    但,英雄都做了,相许还会晚吗?

    吴孝祖全然选择没听到,岔开话题,道,“蒋生,一会麻烦你陪我去趟威禾”

    “恩。”“恩?”

    前一声是习惯使然,后一声则是真实情绪流露。

    蒋志强看白痴一样看着吴孝祖,“你知不知,成家班里已经有人放话,见你一次揍你一次你这是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你要死,不要拉着我。”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看着蒋志强讳莫如深的样子,吴孝祖哭笑不得的宽慰道,“安心好啦。伸手不打笑脸人,我送一场富贵给程龙大哥而已”

    “呵呵”

    古惑仔事件后,吴孝祖玩了一首梅花三弄,何为三弄?

    梅花一弄戏风高,薄袄轻罗自在飘。半点含羞遮绿叶,三分暗喜映红袍!这是票房大卖,喜不胜收!

    梅花二弄迎春曲,风雪溶成冰玉肌。错把落英当有意,红尘一梦笑谁癫,这是批判谩骂,拉人下水!

    梅花三弄嘛,就要唤群仙了!

    警署是仙!

    程龙是仙!

    陈冯二少亦然是仙!

    明报还仙!

    群仙归位,各显神通的时候已经到了。

    万事俱备,只差一蹭!

    蹭不进去就下档闪人,暗压下系列,再寻其他。

    蹭进去

    这一棒,叫你灰飞咽灭!

    总之,没损失!

    出门前,吴孝祖把信件交给一楼大堂等候多时的一名瘦骨嶙峋的男人。然后拉着蒋二少去威禾电影公司会一会港岛炮王房事龙!

    此去只求闲富贵,人生须得老风流!

    房事龙也算是性情中人!

    对于性情中人,必然要欺之以方!武师出身的程龙有着所有武人的通病!后世很多人都知道房事龙三大追求:女人、面子和世界和平!

    女人和世界和平这两点困难点,但面子吴孝祖很乐意给。

    戴高帽这种事情吴孝祖很专业。

    这就是为何吴孝祖没有把程龙得罪死的缘由。

    明报报馆,总编室。

    一名西服革履气质儒雅,长得有点像老梁故事汇里的老梁一样的老人坐在办公桌后边伏案疾书。

    “把条子递给董先生。”

    老人随手把写好的纸条递给秘书,让其传阅给明报总编董乔。他平时并无笔下人物那般口若悬河、夸夸其谈,反倒是略显拙於言词,讲话很慢。

    所以,平日里他习惯用“笔”来管理事物,有一些意见、提示都习惯给员工下“小纸条”。这算是他的一大特色。

    这种管理透露着文人式的琢磨。

    文字这种东西,往往都经过深思熟虑,因此,每次他的纸条都就事论事。

    “查先生,胜报的总编给你捎来一封信。”不多时,秘书手拿着一封黄色信封走了进来。

    平日里给他这位老板写信的人不知凡几,多数都要排队等候。但同行写信给他,往往都会优先处理。哪怕这个同行有点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