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什么最重要?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路边的街景慢慢倒退,华灯初上,港岛褪去了白日里的繁忙,开始了繁殖。

    “我要,你在我身旁。

    我要,你为我梳妆。

    这夜的风儿吹,

    吹的心痒痒咻咻咻咻”

    吴孝祖坐在靠在后排,吹着旖旎的口哨,嘴角泛着笑种种一切,显露出他的心情确实不错。

    前座的苏黎耀、罗东二人皆默默不说话。

    “个个不讲话,一定有问题。”蒋志强翻着白眼疑惑。

    他现在坐在贼船,既上不去,又下不了。

    问题是吴孝祖这扑街做事非要把握十足才会告诉他,其余时间全靠猜。

    心累!

    蒋志强无奈,干脆闭眼,来个眼不见心不烦。但是他心痒痒啊!

    身心都有一种兴奋的颤抖。

    搞事情是会上瘾的!

    吴孝祖满足了他对于搞事情的所有定义。

    将计就计、浑水摸鱼、以退为进、釜底抽薪似乎每一次吴孝祖总要搞出一两次事情来。

    但同时他也明白,娱乐圈不是慈善机构。

    争名夺利,这四个字很形象。

    争!夺!

    已经很露骨的诠释出娱乐圈的勾勾绊绊。

    最佳拍档大火,那是踩着嘉禾和邵氏上位。英雄本色大卖,既要平衡内部利益,又要面对外界虎视眈眈。

    一个电影和电影人的崛起,离不开这些弯弯道道。哪怕是王天霖家的胖儿子王京,一样躲不过圈子里的尔虞我诈。

    这个圈子就是这样——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实际,前一世也一样。每一部电影上映,都是一部现实版的“宫心计”。某些大佬甚至买其他事件的热搜阻挡一些电影和明星上位。

    这个圈子太现实了!

    每一朵白莲花身下都有无数肮脏的淤泥供养。清水只能出芙蓉,出不来白莲花。..

    莫名的,蒋二少现在有点明白吴孝祖那句“食得咸鱼抵得渴”的内含了。

    “公平?”蒋二喃喃自言。

    “嗯?”

    “公平?”

    “嗯。”

    蒋志强看着双眼明亮的吴孝祖,忍不住摇摇头,欲言又止伸了伸手指,终究摇头苦笑,“你这是在玩火啊!”

    “蒋生,如果有人告诉你,他电影站着就能把钱赚”

    “不可能。”

    “不可能吗?”

    “绝不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所以,我就常说,这世界哪能什么好事都降临在你头上?你觉得站着重要还是赚钱重要?”

    “实际上如果能站着赚钱也挺好。”

    “不,我问你站着重要还是赚钱重要!”

    “赚钱重要。”

    “这才对啊!”

    吴孝祖手拍大腿,大笑道,“我也觉得赚钱重要!”与此同时汽车停靠在兰桂坊酒吧。

    “我没弄明白你什么意思?”蒋二瞪着眼珠,混混沌沌,不明不白。

    “公平和赚钱都重要!”

    吴孝祖理所当然的推开门,头也不回走进面前名为“v3”的酒吧,重重的门都无法掩盖里面舞池dj的喧嚣震动。

    “你们明白阿祖这话什么意思吗?”

    蒋二纠结不已的看向苏黎耀和罗东。

    “蒋蒋生,大佬说公公公公平和赚赚钱一样重要。”苏黎耀连忙回答。

    罗东点头吐了个烟圈。

    “丢—”

    蒋二少翻了个白眼,问这两人等于白问。

    “你们不进吗?”

    “祖哥讲我这张脸太显眼。”罗东酷酷道。

    “我一会要开车。”苏黎耀理所当然道。

    得!还是白问!

    酒吧内,dj打着碟,小小舞池内鬼佬和年轻女孩扭动着身姿尽兴挥洒着荷尔蒙。

    “今晚dis nigh,你不会喊我来泡妞吧?”望着舞池内新鲜的货色,蒋二少蠢蠢欲动。

    吴孝祖瞥了一眼无数妖艳贱货,小腰个个扭成了小马达,尽情享受欢乐时光。

    “我约了项十三和陈大少、冯公子。”吴孝祖唐突张口。

    蒋志强瞬间收起纨绔做派,目光紧盯上吴孝祖,“你想拉他们入场?”

    讲完,眉头紧锁,自己先否决,“不对。他们在春节档这种时候,没必要因为一部古惑仔做出这种不明智的决定。”

    “如果不是因为古惑仔呢?”

    “院线?”

    蒋志强猛然睁大眼。见到吴孝祖微不可见的点点头。心脏都忍不住狂跳起来。一瞬间,他脑子里闪过无数的想法。

    “我们要付出多大代价?”

    蒋志强压住心内的激昂情绪,目光笃定看向吴孝祖。

    做任何一门生意,双方互相之间必然是有各自所需的东西,而且价值相等,付出与回报达成默契,才这叫生意。

    “或者说,他们想要我们付出什么!”蒋志强看着走近的三张熟悉面露,再次强调。

    “可能是让我们做锥子吧。”吴孝祖笑着回答。

    锥处囊中?

    蒋志强摇摇头,深吸一口气,“出头椽儿先朽烂!”

    呃,这句话出自金瓶梅词话,显然,蒋二少读书读得很杂。

    “你觉得几成胜率?”蒋志强目光烁烁看着吴孝祖。

    “原本有五成,现在嘛”吴孝祖先展开左手手掌,右手又竖起一根食指,“现在六成了!”

    “怎么又加了一成?”蒋志强疑问。

    “他们迟到了,加一成!”吴孝祖认真道。

    “你这胜负赔率也太随便了吧?舞池里的这群女孩都没你这赔率随便。”蒋志强失笑打趣,然后同吴孝祖起身一起迎了上去。

    翌日,威禾电影公司,办公室。

    “我-草-你-大-爷!吴孝祖——”

    大鼻子程老板赤红着脸,一把踹翻面前的茶几,整个人好似一只愤怒的公牛,狂躁不安,办公室内一片狼藉。

    门外的职员都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龙哥如此暴躁痛骂一个人。

    他平日里傲气归傲气,除了在片场,待人还算够义气。真不知道这一次这个“吴孝祖”怎么惹到自家老板了。

    “阿龙,消消气——”

    陈子强连忙安慰怒火中烧的程龙。

    “龙哥,要不要我们出面教训一下那个扑街!”

    立在一旁的卢慧光和几名其他成家班的兄弟都纷纷开口。

    “千万不要”陈子强连忙阻止。目光瞥向地上散落的报纸,也一阵无奈。

    也怪不得程龙发脾气,这个吴孝祖,简直无耻到了极点!泥人都有三分火气,何况练武出身的程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