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食得咸鱼抵得渴,刷锅洗碗凭什么?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龙城冰室,一楼餐厅。

    “砂锅鱼煲——”

    苏黎耀拿着锅夹把砂锅放在餐桌上,砂锅的保温效果极佳,锅内不断翻滚着水泡,鱼香四溢,让人食指大动。

    桌子上摆着七道菜,砂锅鱼煲、芦笋紫苏春鲜虾、白切鸡、柠檬蜂蜜勾汁鸡翼、梅菜扣肉、蒜蓉蒸白菜、橄榄肉碎四季豆。色香味俱全!

    蒋志强、罗东、肥成、苏黎耀、江嘉华、梁镓辉几人眼观鼻,鼻观口口内生津。

    丰盛的菜肴抵不过众人心中的忧虑。

    如今,门外寒风凛冽。

    明报就像一把利刃,直插古惑仔心脏。整个港岛都全都是关于古惑仔的负面消息。有些时候,谁讲话声音大真的有可能就代表他们讲的“正确”!

    这几日,绝对称得上是风雨飘摇!

    今时今日,吴孝祖这个抠b布赖恩客突然间请客吃饭

    众人心里说不慌张那是假的。

    梁镓辉身姿不动,眼白倾斜,竖着耳朵听着厨房的声响。当吴小蹭电话里念起“我请客”三个字的时候,他真以为自己幻听。

    这事透着一股突兀的突兀!

    “?”

    肥成舔着脸,冲着苏黎耀一抖胸,努努嘴:大佬今日什么情况?

    苏黎耀死盯着大胸弟的左右双胸一上一下的**。

    “咳!”大胸弟不满。

    苏黎耀双手一摊,眼神内充满了无辜。

    “凸凸!”

    大胸弟翻个白眼,身子一挪,胸从左甩到右,望向寂寞如雪罗二哥,“浩南伊健”

    ‘罗伊健’手里把玩旋转的泛着冷光的ipp,冷冷的给了肥成一记死亡凝视。

    “东哥,你知不知大佬心思?”

    肥成没敢对‘罗伊健’努嘴,只能低声谄媚询问,“上一次大佬亲自做饭,还是和胜大头乐来讲数那次,大佬给我们做得面条”

    “”

    罗东盯着肥成看了一眼,手上翻转的ipp突然一停,声音平静道,“我只为大佬做事,谁动他我就砍谁。”

    声音很平淡,但却充斥着血腥味。

    罗东终究是罗东,他不是罗伊健。但也正因如此,他才能演绎出一个让年轻人痴迷到疯狂的陈浩南!

    “也对。”

    肥成点点头,露出白牙,舌头舔了舔嘴唇,“现在社会治安这么差,还是混黑社会有保障点。”、

    “不不动刀,那群扑街,不知道什么叫叫疼!”苏黎耀也如实应声。

    蒋志强和梁镓辉看着平静如斯的罗东,笑眯眯的肥成,脸露恍然的苏黎耀,嘴角一阵抽搐。

    人家写报纸骂你,你你就准备砍人?拜托,还要讲不讲一下法律意识!

    这不胡闹吗?

    “不过,如果真的能刮出这个写文章的忍,乱砍一通,没准票房还能受益也说不定”江嘉华突然开口。

    嘶!

    蒋志强和梁镓辉缩了缩脖子,对视一眼:这是掉贼窝了!

    等等?

    梁镓辉反瞪回去!说谁呢?这是我爱人!笑眯眯的对着江嘉华奉上爱的微笑。

    江嘉华目光中露出“乖”的赞赏。

    蒋志强竖了竖风衣领子,不去理会这三个四个五个神经质!莫名的心中也升起:如果真能制造噱头,砍人什么的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近猪者不一定胖,被吴孝祖进者一定黑,这个原理成为日-后女明星们的座右铭!

    正在此时,吴大厨围着围裙,手上端着一盆汤走了出来。

    “百合蜜枣杏仁猪肺汤。滋阴润肺,适合冬天喝。”

    放下汤,双手随意在围裙上擦拭了一把,环视众人,打趣道,“点样?这些菜不合胃口?”

    “呼”

    蒋二少一口干掉杯中的白水,抬起头正视吴孝祖,道,“阿祖大不了我们就提前下档好了,反正现在票房也有5万。钱已经转了”

    一边说一边观察吴孝祖的脸色神态,瞥了一眼丰盛的菜肴,语重心长道,“我们冇必要因为一点小事误终身拼命这种事情可以缓一缓。”

    “是啊,阿祖你这突然搞出这一桌丰盛断头嚎——”梁镓辉话没讲完就痛嚎一声,旁边的江嘉华笑脸如初的看着他。

    吴孝祖没理会众人,自顾自的伸手捏起一只鸡翅放入口中。柠檬用手挤压出的汁透过划开的口子沁入鸡皮之内,与蜂蜜和耗油融合在一起,橄榄油一煎,锁住了香气,然后在放佐料焖至收汁,撒上柠檬片和香葱末。

    “我吴孝祖既然敢拍电影,又怎么会害怕被人骂?”

    吴孝祖摘下围裙,卷成一团扔在旁边,意味深长的看着众人,笑道,“食得咸鱼抵得渴,这个道理我当然明白。这种不痛不痒的谩骂,你们真认为我会当真?”

    “那你”蒋志强疑惑不解。

    吴孝祖的性格他多少有几分了解,遇到这种事要真的讲他无动于衷,蒋志强第一个不相信。

    “食得咸鱼抵得渴,欲带皇冠承其重。我们既然下定决心在春节档搵饭食,自然没理由因为一点咒骂就受影响。除非教育署、影讯处真的发话,但”

    吴孝祖轻蔑一笑,指望英国佬管他们中国人狗咬狗?

    狗屁!

    言论自由?民主社会?真如此的话,历史上也不会出现那几次规模的事件了。所有的自由和民主第一条永远都是:不要侵犯到他们的利益!

    协议签了,但不要认为鬼佬就真的愿意配合,不在搞事!

    0、0年代港岛社会的动乱有一半的责任就是他们放任自流的结果。

    这个时候,港岛政界的互轧风气简直让人想想都胆寒。也幸好有一些中国人,不管是骑墙,还是真的爱国或者其他心思,总算是维持下了港岛的局面。

    但个中的争斗,因为404的注视,亦不足外人道也。

    任何的自由与言论都是有代价的!真认为港岛待遇和英国本土一样,不如洗洗睡了好啦。霍大亨沉浮几十年这笔账难道不是鬼佬算的吗?不然真以为霍大亨为了兴趣,忍几十年吗?

    退一万不讲,明报的这番言论,卖给谁看?当然是中国人啦!你会相信鬼佬看古惑仔嘛?

    港岛是一个既传统又西式的市场,但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未成年人”这个话题一定有市场!

    “那你的意思?”

    蒋志强诧异瞥着一桌丰盛美食,他之前也认为是‘断头饭’。

    “嗯火候正好,外酥里嫩酸甜可口,中餐西做”

    吴孝祖一脸享受的点点头,嗦下鸡骨头吐出,回味无穷对苏黎耀道,“记得把这道菜加入咱们龙城冰室的招牌特色餐里,一定受欢迎。”

    说着,转头看向面前大眼瞪小眼的几人,嘴角一扬戏谑道,“不会真的不合你们胃口吧?”..

    “唰!”

    七双筷子齐齐插入柠檬蜂蜜勾汁煎鸡翼。

    “好吃!”

    “嗯嗯嗯,味赞!”

    “呜呜呜”

    几个家伙七手八脚的你争我夺。满桌的菜肴每一道菜都得到绝佳赞美。

    看着风卷残云一般争夺的几人,吴孝祖笑着掏出一包烟,弹出三根叼在嘴上,一一点燃,然后把三根烟摆在关公像前插好。

    “出来混,最重要是讲道义。大家票房争夺骂上几句,或者明枪暗箭都无所谓,但涉及到无辜的人就真的不讲道义了。”

    吴孝祖站在关二爷面前,背对着众人。烟雾袅袅,声音淡淡。

    “食得咸鱼抵得渴?”梁镓辉吐掉骨头,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

    “我食了吗?”

    吴孝祖指着狼藉一片的餐桌,无辜道,“现在我还没吃饱。这明明就是咸鱼都不打算给我食,何谈抵得渴?”手里拿起水杯,“总不能叫我干饮水吧?”

    转头看向蒋志强,突然大声道,“5万,鱼还没食到啊,蒋生!”

    古惑仔这部戏吴孝祖是打算做成系列的作品。5万确实很多,但对于整个系列甚至他之后的盈利来讲,讲一句寡汤寡水不为过吧?

    站起身打算捞鱼的蒋志强被吴孝祖突然提高的声音一吓,手里拿着汤勺瞬间一抖,鱼肉洒落一地。

    “你看看,我们明明吃都没吃到,现在这群人让我们刷锅洗碗,我很想问一句,凭什么?”

    吴孝祖笑眯眯的看着蒋志强,“蒋生,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蒋志强瞪大眼珠子看着吴孝祖,吴大厨无辜的朝他示意点头。

    蒋二少放下汤勺,拿起纸巾擦擦嘴角,坐回椅子,抽出一根雪茄,吊在嘴上,“我就知道你吴孝祖的饭,牙口不好很难咽!说说吧——”

    “你们看看!要不说蒋生是咱们的大水喉呢!有眼光,明事理!做人大气”吴孝祖一脸钦佩的竖起大拇指。

    梁镓辉一阵狂咳,他以“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的想法一阵狂塞,现在他觉得自己有点白痴!

    “你说吧,你想怎么搞?”蒋志强**裸问道。

    “哪有”

    吴孝祖笑眯眯的摆手,“我们生意人,讲的就是守诚信,讲道义。”目光闪烁,内含冷光。

    “别人想挡我们财路”吴孝祖抬起头,点了点关公,“花鞋的关公既然不管用,黑鞋关公我们又不能找,不如找红鞋关公好了”

    做生意的拜花鞋关公,社团拜黑鞋关公,拜红鞋关公的是——差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