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铜锣湾少年杀人事件(下)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黑暗,慎白。

    斑驳的巷口,好似一张血盆大口,吞噬希望,充斥绝望。

    报纸上的照片俯视角度下展露出无尽的冷漠,细细的墙壁间,灰暗的血泊中,少年卑微倒在地上。周身边污水横流、杂乱无章,一个花季少年死去了。

    灰暗、冷漠、绝望、无情、残酷。这张照片不断给人带来负面的情感冲击。

    后世,很多艺术摄影师认为“我们的任务不是在艺术作品内发现大量内容,也不是榨取更多解读,我们的使命是削弱内容,从而使人们能够看到作品本身,从而直指人心!”。

    王尔德那个颜控党的一句歪理邪说却成为了对摄影师们的绝妙赞美:“唯浅薄之人才不以外表判断。世界之隐秘是可见之物,而非不可见之物!”

    通过冷漠的照片,能够杀死媚俗和煽情,同时也可以直指人心。

    明报上的这张照片最是如此。照片旁边,写着评论。

    “到底是鲜花,还是罂粟?

    它是意气风发,还是马毛猬磔?

    年轻人追捧它为琼浆玉露,家长则视之为毒泷恶雾!

    打架、砍人、染发、吸烟、酗酒、泡妞、捆绑、说脏字!这,明明是一种对未成年人的摧残,却被誉为年轻人的明灯!

    请问?

    这到底是谁的青春?到底是谁的热血??!!

    一个为赚三瓜两枣的无耻之徒,昧了良心、丢了骨气不说,还偏偏用歹毒的心思,卑鄙的方式来祸害年青一代!

    目的就是赚钱!

    其行可鄙,其人可杀,其心可诛!

    奸同鬼蜮,行若狐鼠!这亏心短行之举,人人得以唾其面!丧尽天良的心思,人人杀之后快!

    这种人的肉,狗彘不食!猪狗都恶心他肉的肮脏!..

    这种人的血,虫蚁不闻!蝗虫蚂蚁都嫌弃他血液的恶臭!

    古惑仔的让年轻人陷入“古惑仔”的争斗。半真半假的小社团不断涌现,学校与社会的朦胧地带不断上演着悲剧!

    古惑仔!一部危害年轻人身心健康的烂作!如果你为人父母,一定不要让你的孩子去看古惑仔,如果你有良知,一点要告诫旁边人这部电影的危害。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共勉之!”——明报:一个有良知的普通市民的自白。

    明报这篇文章,锋锐如箭矢,直接扎入古惑仔的心脏地带。

    拔起来都牵连着血肉碎末,简直狠辣无比。

    近段时间,古惑仔浪潮席卷全港,瞬时间就让无数的年轻人开始模仿起古惑仔中的行为。

    青春的叛逆浪潮撞上了古惑仔,让这代人的叛逆有了明确的宣泄之地。

    恶劣事件此起彼伏!

    铜锣湾少年杀人事件就像一个火星,瞬时间点燃了火药桶!

    文艺名人、作家诗人、社会名流。顿时间被这篇文章炸出来,手持利剑,朝着吴孝祖“捅”过去!

    看着照片上,倒在血泊中的少年。

    吴孝祖心阵阵发凉。这个扮成“陈浩南”的少年不正是自己吗?看似在电影圈崭露头角,但却随时都有可能血染街头,长睡不醒!

    背地里,不知道多少人把“吴孝祖”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三部电影大卖,口碑票房获得称赞,自然就损害了一些人的利益。

    苍蝇不叮无缝蛋,显然这一次他们把古惑仔当做这枚臭鸡蛋!一下子就用最恶毒的方式来往吴孝祖和古惑仔身上泼脏水!

    文人的笔,有时候比军人的枪还厉害!

    诛心!

    这篇文字,目的不言而喻。搞臭古惑仔!搞臭吴孝祖!

    吴孝祖之前对记者的发言被很多人叫嚣为“青春热血之声”,这一次,真的是动刀子了!

    春节档!

    这他妈才是真正的歹毒手段!

    吴孝祖不是第一个被春节档搞死的导演和影片,也不会是最后一位!

    弄不好,吴孝祖就会惹一身骚!他这新浪潮旗手就会成为笑话。

    一群人借着“铜锣湾少年杀人事件”掀起的风浪,真狠!真厉害!真歹毒!

    也他妈的真夸张!

    “大佬”苏黎耀看向吴孝祖,面露担忧。

    “学学人家写文章,成语用的我读都读不懂!”

    吴孝祖冲着众人微微一笑,指着明报上的文章,唾面自干地笑道,“你们现在知道多读书有几多道理了?不然人家在报纸上指名道姓的骂你猪狗不如你都不知。”

    “大佬,要不要——”肥成手掌在脖子上一划,面露胸光,一旁的罗东也目光冰冷的点头。

    “点做?”

    吴孝祖扫了三人一眼,手指挨个点名,“你,024副经理。你,千万票房导演!你,当红人气小生。”随着吴孝祖的声音,三人都为之一憋。

    “还记不记得你们当初为何出来做矮骡子?”

    “?”

    三人诧异不懂。

    “当然是因为穷了!难道真的是为了兴趣啊?”

    吴孝祖没好气的摇摇头,“现在呢,人家出来卖,你也出来卖,怎么就不上道呢?”

    “”

    肥成看了看苏黎耀,小声纳闷嘀咕,“上什么道?不会是想要我们古道热肠吧?”

    苏黎耀、罗东往旁边挪了两步,离这死肥仔远一点。

    吴孝祖言语平淡神态自若道,“要玩这个,我们就陪他们玩这个好啦!如果古惑仔死了,一定会有很多人陪葬”

    啪!

    吴孝祖反手把报纸按在茶几上。

    奸同鬼蜮行若狐鼠?

    狗彘不食?

    真把吴孝祖当“古惑仔”骂?

    他前一世也是艺术院校人民教师好不啦?那时候不单单会脱衣服,自己捋胳膊卷袖子也上阵参与了不少次圈内对骂!

    原本,吴孝祖还认为春节档就这样顺顺利利赚一笔,谁知道人家憋大招,分明就是想至他于死地!

    祥兴餐厅几个字由右自左,颜色暗淡,充满了时光岁月感。门前挂着圆圆的马灯,昏黄灯光落下,几台日本车停泊在门前。

    玻璃门上半拉下卷帘门,表示打烊。屋内,发黄的吊扇、传统的卡位,一进门就见一张“唔好随地吐痰”的告示牌。

    餐厅很窄,中间一张圆桌格外显眼。

    “咕嘟、咕嘟”

    牛骨汤不断翻滚,热温氤氲,香气腾腾。

    “看没看新闻?”

    余允抗嘴里哈着气,嚼着肉片看了一眼对面几位好友,嘴角带笑道,“我们那位新浪潮旗手可是遇到麻烦了。”

    “呵,古惑仔这部电影对年轻人危害太大!”严昊随口道,“当初我去看首映,就有见面不如闻名的感觉。

    虽然我并不觉得他有资格称尊论祖,但雨夜屠夫与一个字头的诞生还算很有新意,这部古惑仔完全就是跪着赚钱可惜,这次弄不好这个吴孝祖跪习惯,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谭继明、黄国墙、马旭峰、方育坪几人都笑笑没有言语。

    一群新浪潮聚在一起打边炉,话题也全是围绕着“吴孝祖”。话里话外有几分唏嘘,但更多的还是幸灾乐祸。

    他们大多是科班出身,接受的都是精英教育。自诩为港岛精英。当初被影评人称为“新浪潮”。

    吴孝祖呢?

    古惑仔一只,如何能进入他们这群之中?

    看着众人嬉笑怒骂,余允抗笑着迎合。

    他们这群港岛的精英、公知群体,没道理见到一个“古惑仔”招摇过市?

    文人相轻!

    更何况他们眼中混入他们圈子里的“古惑仔”?

    电影圈,不是不可以有“文盲”。

    那群武师、明星出身的导演也都混在圈子里。大字同样不认几枚。

    但,在他们这些知识分子眼中,那些人都是纯粹的铜臭味,不值一提!

    可吴孝祖不一样啊!

    两部电影,既有人文,又有技巧,还有自我的风格,然后还他妈能赚钱!

    一个古惑仔竟然比他们强!这种心思

    后世,冯大炮未尝没有受到第五第六代导演的鄙夷。说句实话,虽然大炮乱放跑,后期的电影不乏有卖弄情怀的嫌疑,但几部电影确实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实际上很多人不知道,冯大炮最开始也是走文艺路线的导演然后赔惨了。

    吴孝祖此时的待遇还比不上冯大炮呢!最起码冯大炮有“京圈”撑他。

    吴孝祖好不容易扯一个新浪潮的大旗遮风挡雨,没想到内部这些前浪们,第一个旱跳出来咬他!

    嘉禾。

    “契爷,你喊我?”

    一个大鼻子先进屋,紧接着duangduang的浓密陈独秀一般的秀发下,迈着八字腿的房事龙笑眯眯推门走进来。

    “阿龙啊。”

    何冠昌笑着迎上前,吩咐秘书倒两杯咖啡,招手同程龙一起坐在了真皮沙发上。

    “最近我们同教育署、福利署有一些公益性的活动,阿龙你记得到时候参加。”

    “放心好了干爸,我不会忘记嘅。”程龙接过咖啡抿了一口。

    两父子在办公室谈了一会,程龙这才告辞。

    邹汶怀慈眉善目的看着程龙离去的背影,目光平淡。朝着何冠昌办公室走过去。

    还是那句话: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赤忠者无夸夸之言!

    在利益驱使下和人情拂照下,程龙是一匹忠心又讲义气的好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