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求订阅)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龙城冰室三楼,空无一人。

    卧室。

    浅色紧身牛仔裤包裹着两根又直又长的丰腴美腿,紧紧并在一起,并拢的严丝合缝。..

    白色紧身露脐装,蜂腰恰若柔柳,让不大的胸微微勾出堪堪一握的充实与调皮。

    女人,当你的胸无法增长,不要悲伤,不要弃奶。

    你只要让腰越来越细,一样会拥有傲人的凹凸身材。

    蛮腰秀翘臀,杨柳如聘婷,婀娜更多姿。

    柔美的蛮腰配上柯基丰腴翘臀,对真正懂行的男人具有无限的炮火吸引力。

    这就像是一匹好马配上了好鞍,好车配上了极品马达。

    美腿、蛮腰、翘臀,九头身大美人!

    蜡烛下,美人如画。

    南国藏尤物,容华若桃李。

    后世,港岛女星比美,必有贤贤的眉眼镇楼。

    黄霑、倪狂、蔡阑三个老流氓在今夜不设防上都忍不住齐齐称赞她的眉眼。

    蔡阑说:“这双眼能够杀死人!”

    倪狂说:“艳光四射,不可逼视。原来是这个样子。”

    黄霑说:“你的眼神很厉害,好似刀,放飞箭!”

    讲真,以后世的技术,做个王祖苋同款不难。甚至能更大更双也说不定,那时也有更多女人懂得了一字眉、上扬眼线的妆容。

    但如面前这个娇憨女人这样美的荡人心魄、美到魅惑的眉眼却后无来者。或许后世汤薇有几分如此的惊艳,却也讲不尽万种风情。

    这般眉眼风情,亦成为了一首错过堪折地绝唱。

    今天,吴导演想亲手掰开这朵娇憨的花。

    还是那句话,吴孝祖独爱王祖苋的“憨”。

    这个憨是真,也是假。

    这是在最美年纪说退就退的慧,这也是明知男人有家室的蠢。不过,都不重要了。名花已然有了主人,只有主家才好既远观还亵玩焉。

    “你的美让我飞蛾扑火。”吴孝祖伸手轻抚美人俏脸,皮肤光滑,吹弹可破。

    “那你一定是一只幸福的飞蛾,咯咯咯咯咯痒!”王祖苋仰着俏脸,心里美的掩不住嘴角的笑。

    她笑起来从不掩嘴,想笑就笑。她憨的气鼓鼓挑衅“球后”。

    “上天待我不薄,让我今生有幸牵你的手。”吴孝祖淡笑看着面前的自家老王,越看越好看。

    “那你要不要珍惜我?”王祖苋摇着头,俏皮娇憨的抿着嘴,脸上全都是幸福。

    “你就是我心房内最重要的镇馆之宝,我一定会好好珍藏你。”吴孝祖深情看着王祖苋,微微一笑,“生日快乐!贤贤!”

    月3日,王祖苋的生日。

    “人家过生日有鲜花美酒,还有烟花美景,你不会就想用一顿烛光晚餐糊弄我吧?”王仙仙手伸出,美目娇嗔,“礼物呢?”

    吴孝祖笑着翻出早已准备好的一本笔记本,双眸透露着三分真诚,三分坦荡,三分占有,一分愧对。

    “?”王祖苋傻眼巴巴的望着这硬皮笔记本。

    “这是我陪你度过的第一个生日,我想买戒指、买鲜花、买跑车、买钻石或者买一处房子送你。”吴孝祖目光深邃,亦真亦假。

    “这些东西,只要有钱都可以买到。我虽然身家比不上那些有钱人,但几百万不在话下。就算是送一幢大hus给你,我也舍得。

    但我突然发现这些东西并不能代表我对你的爱。因为,那些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我在今后的日子里,随时随地都可以给你更好的物质生活。因为你今后的日子里,必将有我无时无刻的陪伴。”

    “我为你写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可能封存在我心中无数年,但今天它才找到故事的女主角”

    吴孝祖深情款款,翻开手中的笔记本,“如果真有一段话能够诠释我对你的感情,一个故事描绘我对你的爱,我希望这段话、这个故事是我亲手给你写出来的。

    今后,你的2岁生日、22岁生日、23岁生日、30岁、40岁直到白发苍苍,我都会守候在你身边。”说着,吴孝祖把笔记本递给王祖苋。

    王祖苋接过笔记本,感动的泪眼汪汪,直接投入吴孝祖的怀里,眼泪鼻涕横流。

    唯有爱才能铸就时光

    “你身家还有几百万呢?”王祖苋吸着鼻子,哭腔含糊的在吴孝祖耳边嘀咕。

    “吹蜡烛吧。”吴孝祖脸黑的装作没听到。

    他觉得这一大段感人肺腑的台词白说了。感情自家老王就是一小财迷。

    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

    王仙仙闭上眼,轻吹面前的蜡烛。

    看着一切都唯美如偶像剧的桥段,吴孝祖也适当的甩出偶像剧桥段的台词。

    “许的什么愿?”吴孝祖笑着追问。

    “我能先吃块蛋糕吗?”王祖苋眼巴巴的盯着奶油蛋糕,口水横流。

    “”

    咔吧,吴孝祖心摔稀碎。自家这女神的女友不但是财迷,还有一颗吃货的心。

    “你不是要竞选聂小倩,减肥吗?”吴孝祖无奈道。

    “就一小块!”

    王祖苋大拇指与食指微微扯开一小段距离朝着吴孝祖比划,然后可怜巴巴的求着吴孝祖,“我就吃一小块,好不好”

    说着,缓缓站起身,扭动小蛮腰,迈着大长腿,贝齿轻含香艳红唇,微微咬住一处,唇纹深凹,晶莹剔透。

    水汪汪荡着水波的双眸含情露春的直勾勾盯着吴孝祖。

    轻柔的坐在吴孝祖腿上,好似美女蛇。

    “啪!”

    蛮力分开吴孝祖腿,撩起秀发,身影模糊,渐行渐矮。

    衣带渐褪终不悔,蓬门今始为君开。

    一枝红艳露凝香,巫山**谁乱撞。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吹拂月华浓。

    美人如花折又折,狂风怒海浪滔滔。

    年年睡睡有今日,睡睡年年有**。

    潮起潮落又翌日,日三竿头做早操!

    吴孝祖没有什么甜言蜜语,也没有珠光宝气。

    他就凭借着对王祖苋的硬实力,硬生生的睡服了大女神王仙仙。给了她一个最回味无穷的生日慢乐。

    吴孝祖终归是允许王祖苋吃了满嘴的奶油。

    笔记本也放在了书桌上,名字若隐若现。

    拍摄完古惑仔,他每晚都会写写画画。这个“笔记本”是吴孝祖信手涂鸦之作的一个故事。

    感人肺腑的一个爱情故事。

    浅水湾别墅。

    玉兔西垂独望阑珊,灯火不灭孤守空床。

    皓月与繁星终归带不走人的悲伤,人生恰恰不能定格在初见,冬月临窗沁凉悲画面。

    她是星光灿烂之中的皎洁明月,但依旧躲不开阴晴圆缺。

    女人,要想越活越亮,离不开太阳!

    没有日光,何谈皎洁?

    软塌上,光滑如丝的真丝睡裙中伸出一截碧莲白藕,恰似剥了刻的鸡蛋,白嫩充满了弹性,米脂若胭的拇指,豆蔻如玉。

    手腕轻轻摇晃红酒杯,吊带微微滑落,冰肌玉骨惹人怜爱。明眸皓齿唇半开,红酒入口,香舌轻卷细细品尝。

    施楠生叠着腿坐在旁边,脚勾着高跟鞋,一颤一颤的挑动,目光紧锁在林清霞身上:“喊我们来,真的只是陪你观月品酒?”

    “既相见得恨晚,又嫌相爱的太慢。进也难,退也难。不忍心错过眼前人,又怕伤害旁边人。

    总以为缘过了不会聚散,偏偏真有人踏碎了自己的心门。想的是回头上岸?还是迎风破浪?

    如此深情呢?又难以启齿。彻底忍痛呢?心思又难眠。”

    亦抒一口干掉酒杯中的酒,**着脚丫,坐在软榻上。笑眯眯的看着林清霞,“住在五光十色的城市里,谁也免不了沾上些许缤纷。不必过于在乎其他人的看法,如果你愿意,我支持你。”

    “说的轻松,人家有女友的好吧。”施楠生插嘴道,“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自己骗自己?”

    “阿姐,人家给一个漂亮的名目,你就接受好啦。何必苦苦追寻真相呢?说穿了,哪里还有什么好听的话。”

    亦抒翻了个白眼指着林清霞,对施楠生道,“有个知己不容易,你累了他背你,他累了你背他,说说话,解解闷,日子就很容易过了。

    你讲骗?

    那个吴什么的我看还蛮不错啦。

    骗一个人,要费好大劲的,不在乎她,又如何费力骗她?所以,如果真的有人费力骗,千万不要拆穿他。

    每个男人都再骗,何不找一个称心如意的骗自己呢?最起码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不算假吧。”

    吴孝祖要是知道有个黑料一大堆叫亦抒的在这里帮自己两肋插刀,说不定会多买几本书支持一下亦师太。

    他总不能告诉亦抒,挺身而出真的是假的吧?

    亦师太这个人是一个很没节操的闺蜜。但有时你不得不承认,这个神经质往往扎你心,扎着扎着就给你扎痊愈了。

    林清霞摇着头,无奈的笑。

    书桌上全都是关于古惑仔的新闻报道。

    看着吴孝祖风光无限,她特别希望对方“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爱情是一个特姿势的东西。

    比如老汉推车,后门别棍呃。

    总之,你在爱情这场游戏中摆不正姿势,那么你就无法得到最舒服的结局。

    浅水湾。

    望海望月,潮水缓慢映荡明月。海上月是天上月,心中人自然是心上人。

    铜锣湾。

    炮火连天,潮水汹涌鸡打礁石。天上日是屋里日,心上人一样是身下人。

    龙城冰室卧室内,吴孝祖就好像驾驶着帆船的勇士,搏鸡着浪潮。

    在这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积着乌云,在乌云与大海之间,一只海燕高傲的飞翔——高尔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